海南会成免税天堂吗?

文|《财经》记者杨立赟 吴琼    编辑|余乐

2020年06月03日 08:40  

本文4779字,约7分钟

《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拉动免税店板块,海南免税将成为旅游集团的必争之地

海南三亚,旅客在海棠湾国际免税城参观选购。图/新华

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额度上调至每年每人十万元后,兴奋的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二级市场的免税店板块。6月2日,国内免税店巨头中国国旅的股价在集合竞价期间涨停,凯撒旅业开盘涨停。

但是,国旅和凯撒的股价在短暂涨停后均开始下跌,并都以下跌收盘,显示出投资者对政策驱动下的市场前景看法并不一致。同样,代购行业的从业者也大多还处于观望之中。

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数十条优惠政策中包括岛内居民购买的进境商品免征进口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离岛免税购物额度调高至每年每人十万元并增加品种。同日,中国国旅宣布拟变更公司名称,拟由“中国国旅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审查通过并核准。

目前,消费者在海南免税店的消费,基本都贡献给了中国国旅(601888.SH)。海南的离岛免税店完全被中国国旅旗下的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免”)和海南省免税品有限公司(下称“海免”)垄断,在海南自贸港政策中将充分受益。但是,凯撒旅业(000796.SZ)、众信旅游(002707.SZ)等也想分一杯羹,纷纷通过与持牌的免税企业、海南当地政府合作,加紧布局海南免税业务。

不过,疫情尚未完全结束,海南的旅游淡季夏季即将来临,海南的免税消费暂时不会呈现井喷式爆发。十万元的免税额度会不会带动海南真正的高端消费,还有待观察。

免税零售将成旅游集团核心业务

全球常见的免税店业态,主要有机场免税店、机上免税店、边境免税店、外轮供应免税店、客运站免税店、火车站免税店、外交人员免税店、市内免税店、邮轮免税店等九大类型。其中机场免税店和市内免税店是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渠道类型。

海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自2011年开始实施,已经历经五次调整。最初规定每人每次免税购物金额不超过人民币5000元,免税商品限定为首饰、工艺品、手表等18种进口商品,随后逐步提高免税金额,免税商品的品种也不断增加。在今年的新政策推出之前,最近的一次调整在2018年,将离岛旅客(包括岛内居民旅客)每人每年累计免税购物限额增加到3万元。

免税政策适用的旅客范围也在扩大。2011年,只有乘飞机离开海南本岛但不离境的国内外旅客才可购买免税商品,2017年,该范围扩大至乘火车离岛的旅客,2018年又扩大至乘轮船离岛旅客。

海南省内有三亚国际免税城、海口免税店、博鳌免税店三家市内免税店,以及位于海口美兰机场的机场免税店。如果没有时间去线下购物,消费者也可以在线上下单,离开海南时从机场、火车站、港口等口岸提货。

在出境旅游遥遥无期、海南自贸港政策的双重推动下,如今海南免税成了“香饽饽”。“春江水暖鸭先知”,在《方案》问世前,各大旅游集团早已加紧对海南的布局。2018年9月,国旅的国内总部正式从北京迁入海口,注册资本达158亿元。其后,在2019年初,为调整优化公司业务结构,解决公司与控股股东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国旅将主营旅行社业务的全资子公司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中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国旅不再经营旅行社业务,公司发展战略也调整为聚焦以免税业务为核心的旅游零售业务。

聚焦免税业务,拉动了国旅的毛利率。这在该公司2019年年报中有所体现——报告期内,国旅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9.07%,比去年同期提高7.96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公司2019年1月将国旅总社的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中国旅游集团,专注于毛利率水平较高的免税品零售市场。

2020年5月7日,国旅宣布拟以20.65亿元的价格收购公司控股股东中国旅游集团持有的海南省免税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免”)51%股权。交易完成后,海免公司将纳入中国国旅合并报表范围。

目前,中国国旅旗下的中免和海免合计占据离岛免税100%,在海南自贸港政策中将充分受益。6月2日,东北证券发布的相关研报指出,短线看,短期离岛免税将加速增长;中长线看,自贸港对免税龙头利大于弊。企业及个人低税率优惠制度将吸引更多企业及个人入住海南,扩大海南当地消费,且在海南设立总部的中国国旅和凯撒旅业企业所得税或将减至15%。此外,大力发展旅游业亦将对全岛旅游带来联动效应。

根据中国国旅发布的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营业收入479.66 亿元,同比增长 2.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29亿元,同比增长49.58%。东北证券预计国旅到2022年营业收将达到885.41亿元,归母净利润可达91.4亿元,对该公司维持“买入”评级。

不同于国外市场,中国免税行业属于垄断行业,目前共有中免、日上免税行(已被中免收购)、海免(已注入中国国旅)、珠免、深免、中出服、中侨等七家企业拥有免税业牌照,稀缺的牌照资源是这些公司目前利润的主要来源。不具备免税牌照的企业可以参股免税店,只要免税店由具有免税品经营资质的企业绝对控股即可。

国旅的竞争对手们业不甘落后,凯撒旅业、众信旅游等均通过与国资企业和拥有免牌牌照的企业联手以入局。2020年4月9日,凯撒旅业宣布拟将注册地址由陕西省宝鸡市变更为海南省三亚,同时进一步增资海南凯撒集团,彰显在免税领域的野心。

其后,在凯撒旅业《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中,文远(三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拟认购3亿元。文远基金入股凯撒旅业后,其有限合伙人三亚市政府国有独资企业三亚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也将为凯撒旅业提供充分的战略资源和资金支持,加码三亚免税业务。2020年3月,三亚市政府与凯撒旅业签署了合作协议,为其在三亚的落地发展提供便利政策及基金投资等。

众信旅游则在2020年2月牵手中免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共同在境内外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旅游+购物”业务。众信旅游可凭借自身流量和旅行社门店渠道,与中免集团互补,为免税店导流,针对性地输送出境、国内团客及自由行游客客源,协助中免集团国内业务。

东北证券的研报同时指出,《方案》明确提出大力发展旅游业,有望带动当地旅游消费,利好中国国旅(全岛4 家免税店目前占据100%份额)、宋城演艺(三亚千古情)、复兴旅游文化(亚特兰蒂斯)、海昌海洋公园(梦幻不夜城)、首旅酒店(南山景区)。

海南的奢侈品会遭疯抢吗?

奢侈品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海南免税额度只有三万元,消费者只能购买小件奢侈品;这一次额度提升至十万元,消费者的购物车里可以加入手表等大件奢侈品,提高客单价。“开放的力度非常大,是一个提振市场的积极信号。”“一旦海南的试验成功,不排除会复制到其他口岸城市。”她说。

她又表示,海南的免税业并不会直接引起奢侈品的渠道之争。“免税店的商品价格比有税市场低大约30%,确实有价格优势,但是商品并不完全相同。不少奢侈品、香水、化妆品品牌单独开发产品线,让一批产品特供免税店,就是为了不影响百货专柜的销售。”

周婷认为,随着海南优惠政策的推出,奢侈品品牌应该积极主动去调整价格,逐步做好“全球同价”的准备,这是未来一定会面对的问题,不要因为价格而引起销售障碍。

不过,海南的免税消费仍然受到旅游周期的制约。“海南的旅游候鸟症非常明显,北方的游客往往集中在冬季去三亚旅游。”周婷说,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已经持续不少年头,但目前仍然以低端旅游业态为主,高端的产业集群还没有显现。不同于北京、上海有本地和周边高消费人群的带动,赴海南消费的人群数量相对较少,且他们并不是高端奢侈品消费者。“免税额度放宽到10万元之后,可以买手表了,但还是会以浪琴、天梭等低价位手表为主。”周婷说。“如果要以零售旅游支撑发展,那么海南的消费、生活、服务等方方面面的业态都要跟上。城市综合环境必须向品质化、高端化的提升,才有利于零售业在旅游城市的释放。”

她认为,总体来看,海南的免税消费还需要一个较长的建设周期,短期内并不会出现大批游客一窝蜂涌向海南的情况。“一方面疫情还没完全结束,另一方面马上进入夏季了,就是海南旅游的淡季。”

代购们还在观望,海南代购并非代购业内的主流。“海南的免税商品如果是自用,价格还比较优惠,但代购一般不在海南进货,利润空间相比韩国等地不具备优势。”业余从事代购已有数年的杨女士告诉《财经》记者。

受疫情影响,国内来往日韩、欧美等地的航班数量大幅下降,内地居民入境香港以及返回内地均需隔离,因此,一些来往这些代购热门地区“人肉背回”商品的代购们无法出入境,生意受到很大的影响。

在香港工作,兼职做代购的杨凡(化名)告诉《财经》记者,过去她大多是自己将商品带到深圳,再快递到客户手中。由于现在前往深圳需要隔离,她只能采用香港EMS直邮的方式。但EMS邮寄有诸多限制,例如一个包裹不能超过1.5千克等,因此不少超重的商品无法代购。包裹过海关时,还要面临抽查,有补税的风险。“但相比海南,香港没有购买免税商品的限额,想买多少都可以。”杨凡说。

部分代购因此考虑转战海南。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像杨女士这样的代购,实质上只是一名“代理”,货源来自上游同行,在疫情期间依然可以源源不断地通过上家获得从日韩等地直接邮寄过来的商品。

今年4月,日上免税店开放无需出入境也可购买的线上商城,日上免税行账户内有500积分的会员,只要提供国际航班的回程信息,就有机会抽取购买资格,所购买的商品直接邮寄到家。根据日上免税行北京的官方微信,即使是去年的航班信息,也可以参与购买。而此前,只有消费者真正入出境,才有资格在机场免税店购买商品。日上推出该活动后,也有代购大量囤货。“疫情期间我记得从上家拿到的基本上都是来自日上和韩国的货。”杨女士说。

因此,海南取代香港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等国家成为“代购天堂”还为时尚早。

三大跨境电商平台对海南自贸港的相关政策表示关注。考拉海购副总裁兼跨境研究中心主任游忠明对《财经》记者称:“《方案》提供的政策供给,涉及岛内居民购买的进境商品免征进口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首先是对以跨境电商进口为主的平台经营海南本地市场提供了重大利好,与内地跨境进口相比减轻了9.1%的税负;其次对一般贸易进口经营海南本地市场同样利好,减轻的税负幅度更大;同时离岛免税购物额度提高到十万元,也对在海南经营一般贸易进口是重大利好。尽管后续落地的政策细节有待进一步观察,但上述政策的出台,足以让海南形成政策洼地,成为跨境电商行业加速发展的一片热土。”

京东国际方面对《财经》记者表示,从总体方案看,整体模式跟中国香港、新加坡类似,若海南后期为零关税自由贸易港,政策同香港或优于香港,那么跨境进口直邮业务可能会部分或全部转移至海南作国际运输中转站或海南直邮跨境业务。京东国际对此方案将保持关注,根据具体执行细节做具体规划。

天猫国际则认为,这一方案的推出体现了国家鼓励进口、持续开放的政策方向。虽然方案并不直接适用于跨境电商,但对于平台和海外商家来说,对进口业务的发展都更有信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