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点播”第一案宣判,视频网站和用户谁更委屈?

文 | 黄姝静   编辑 | 鲁伟

2020年06月08日 17:28  

本文5470字,约8分钟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构成违约,但同时指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如今这一商业模式已成主流视频网站“标配”,判决会对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一边探索,一边完善。”6月7日,针对引发公众热议的“超前点播”被诉一案,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相关人士回复《财经》E法称,会继续完善产品和服务,向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

北京互联网法院近日对“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作出判决: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违约。爱奇艺需向原告吴声威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并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法院同时指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

“超前点播”是指视频网站推出的一种付费观看剧集的模式,平台会员可选择以每集数元的价格购买普通会员未“解锁”剧集的提前观看权。这一模式出现于2019年暑期档,在过去一年里,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芒果TV等平台均推出了该服务,但质疑与争议一直存在。

据《财经》E法了解,除“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腾讯视频也因“超前点播”被诉——“超级影视VIP诉腾讯视频‘超前点播’案”目前正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等待宣判。该案原告、上海市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健预计,将在9月份之前得到宣判结果。

爱奇艺方面此前公开回应称,“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感谢一审法院并没有否定这个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并无不妥”。爱奇艺方面还表示,对于其他判决信息,保留上诉的权利。

该案原告、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声威则对《财经》E法直接表达了对于“超前点播”模式本身的否定:“一款糟糕的互联网产品,为消费者带来了糟糕的体验”。

6月7日,爱奇艺相关人士进一步回复《财经》E法称,2019年至今,平台方已形成了系统的“超前点播”运营规范,已能够保障用户更方便地了解权益内容、获得服务通知。

虽然一审被判构成违约,但对于爱奇艺来说,“超前点播”显然是其坚持的方向。早在今年2月,爱奇艺CEO龚宇就曾表示,未来会把“超前点播”模式作为一种常态。爱奇艺之外,腾讯、优酷等主流视频网站也仍在推行“超前点播”。

这次判决会对饱受争议的“超前点播”模式带来什么影响?

“超前点播”第一案:模式没错却违约了

2020年6月2日下午,经过约3个小时的庭审,北京互联网法院对“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当庭宣判:被告爱奇艺向原告吴声威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使其享有爱奇艺平台已经更新的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的观看权利;爱奇艺赔偿吴声威公证费损失1500元。法院驳回了吴声威的其他诉讼请求。

此案由来并不复杂:2019年,因认为爱奇艺对包括《庆余年》在内的剧集实行付费“超前点播”的方式侵犯了自己“黄金VIP会员”的合法权益,吴声威将爱奇艺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超前点播”意味着平台会员再付费就可以提前观看特定剧集。以当前几家视频网站的在播剧为例:腾讯视频于6月1日开启了剧集《传闻中的陈芊芊》“会员额外尊享超前点播”服务,会员可在比普通用户每周多看6集的基础上,选择以每集3元或者批量打包付钱解锁的方式直通该剧大结局;芒果TV则于6月3日开启了剧集《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的“超前点播”服务,会员可选择以每集3元或8元4集的方式“解锁”未更新的集数,“提前看下周”。

在“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中,一审法院归纳了四个争议焦点:涉案VIP会员协议导言第二款相关内容的效力;爱奇艺提供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是否违反其约定义务;爱奇艺提供的影视剧片头存在会员专属推荐,是否构成违约;爱奇艺是否承担责任、如何承担责任。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

法院指出,依靠互联网技术,人们对于工作、生活的差异化需求得到逐步满足,个性化表达得以实现。服务于需求的产业模式,是应当被包容的,视频平台基于消费意愿推出的“会员制”服务模式,已为社会公众所接受。在此基础上,深挖需求,贴合用户,催生差异化、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本无不妥。

既然模式无不妥,那么爱奇艺为何被认定违约?

法院指出,爱奇艺平台依据单方变更合同的条款,在涉案电视剧《庆余年》的播放过程中,推出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损害了“黄金VIP会员”的提前观剧权益,使“黄金VIP会员”享受到的观影体验远远低于预期,显著地降低了“黄金VIP会员”观看影视剧的娱乐性和满足感。

因此,虽然基于爱奇艺网络服务的特点,可以单方变更合同条款,但应当以不损害用户权益为前提。爱奇艺单方增加付费“超前点播”条款的行为损害了吴声威的主要权益,故对其不发生变更合同的效力。

也就是说,在该案中,爱奇艺针对《庆余年》推出的“超前点播”服务在与吴声威具体的合同执行中构成违约。

“超前点播”已成主流视频网站“标配”

3个小时的庭审中,爱奇艺数次强调了视频网站目前的经营亏损情况,也提出,“超前点播”已经成为行业内普遍推行的模式。

爱奇艺未经审计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2019财年净亏损为102.8亿元人民币,超过2018年,亏损数额再刷新自身记录。

长期亏损、开拓营利模式无疑是其推出新的会员服务和种类繁多广告的直接动机。

事实上,会员收入在2019年已跃升为爱奇艺的第一大收入来源。爱奇艺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19亿,同比增长23% ,单季度订阅会员净增长1200万人。会员服务收入为46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35%,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六成。

不难看出,付费会员服务未来也将是以爱奇艺为代表的视频网站的重要发力点。而“超前点播”,作为会员服务的一部分,已经交出亮眼的成绩单。

以腾讯视频2019年暑期“超前点播”剧集《陈情令》为例,据36氪报道,腾讯视频官方数据显示,《陈情令》开启大结局“超前点映”的24小时内,有超过250万人点播,以30元6集的标准计算,腾讯视频当天入账即超过7500万元。前述报道援引业内人士称,该剧“超前点映”收入达1.56亿元。

爱奇艺方面在接受《财经》E法采访时表示,“超前点播”服务推出后,通过弹幕可以看到,有很多用户反馈了对该功能的欢迎和认可,这部分用户很高兴能够提前看到剧情更新。

“超前点播”伴随着2019年暑期档热剧《陈情令》大范围走入公众视野。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主流视频网站的“标配”。除前述《传闻中的陈芊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两部剧集,目前还有爱奇艺平台的《嘉人本色》、《月上重火》,优酷视频的《月上重火》、《长相守》等剧已经开通或者预告了“超前点播”服务。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分析称,视频网站目前的主要营利点包括:在线广告、付费会员服务、IP套件(包括直播、在线游戏、在线文学等等)和内容分发。而付费会员模式和广告的播放、观看与用户的日常使用直接相关,也成为争议集中爆发的领域。

麻策认为,“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的判决事实上对于爱奇艺方面是一个利好的判决,“超前点播”至此不再拥有“原罪”,该模式本身得以保留,为视频网站进一步发展、挖掘其营利潜力扫除了阻碍。

原告吴声威表示,“超前点播”的出现在视频网站的发展过程中几乎是必然的,但是最终的违约结果和由此引发的争议是一个偶然事件,“平台可以处理得更好一些的,但是(这次)它们没有做好。”

中国社科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则认为,司法需要完成的任务是在商业行为对用户的权益进行不合理的排除或限制时,适时纠错。对于商业模式本身认可或不认可的判断不在司法判决的任务范畴内。

商业模式创新也要保证用户知情权和选择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在“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一审判决中强调,在本案中,需要关注的是,商业模式的健康发展和运行是建立在遵循商业条款、尊重用户感受,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

这可以被理解为,新的商业模式被推出后,在与用户直接发生关系的具体合同条款的变更、撰写及执行方面,平台应该充分遵守双方约定、尊重用户感受,遵守《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承担平台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就此,吴声威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表达了对“超前点播”模式的不认可。“这是一个很差的互联网产品,它与原有的会员权益其实是有部分重叠的,并不是真正的创新,甚至对于用户有一定的误导的嫌疑,最终带来了糟糕的用户体验。”

法院在庭审中提到的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法,令吴声威印象深刻。

“法院在宣判时曾提及,‘超前点播’推出后,保障原有会员权益不受损害的一种可能方法是,平台单方变更条款更新协议后,可以询问用户是否接受因‘超前点播’模式所带来的权益变更,倘若用户可以接受,则服务协议可继续履行,倘若用户不愿接受,双方可以解除原有协议,并由平台方退回尚未使用的服务价款。”吴声威认为,这种方式可以更加充分地保护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与上述思路截然不同,“黄金VIP诉爱奇艺‘超前点播’案”中体现出来的平台方曾经的做法是,通过《VIP会员服务协议》中的部分格式条款排除用户主要权利,未尽到合理的提示义务,因此该条款被一审法庭判定为无效。

综合来看,刘晓春指出,“超前点播”模式是一种自主的市场行为,视频网站有推出新的商业模式的自由和权利,用户有选择购买或不购买的权利,双方自愿达成一致即可。但用户的正当权利应当得到保障,这意味着平台应当给予用户充分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刘晓春认为,平台若通过设置格式条款来免除法律规定的、平台应当承担的提示义务,无疑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长期而言,对于平台与用户的信任维护、平台用户的黏性增长有害无利。

爱奇艺方面对《财经》E法表示,去年至今,平台方在不断优化超前点播服务。在会员权益说明中,用户可获知该服务的适用范围、解锁方式等详细内容。同时,平台方会通过文字说明、追剧日历、角标等形式提示用户,用户可根据自身需求,提前判断是否选用该服务。

2020年5月23日,爱奇艺更新了其《VIP会员服务协议》版本,对星钻VIP会员的会员权益进行了说明、对“广告特权”、“付费影片”及“超前点播”的相关内容做了更清晰的阐述。

该版本协议在第4节第5条“额外付费”中详细阐释了“超前点播”模式的规定内容,明确了其服务对象及规则、与普通VIP会员的关系和权益区别。

协议称,“超前点播”是爱奇艺就平台上部分定期更新的视频内容,在保证普通用户和VIP会员所享受的原本视频内容更新节奏不变的前提下,向VIP会员提供的剧集的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通过“超前点播”服务,VIP会员可选择通过额外付费,提前观看前述视频内容的更多剧集。

在原告吴声威看来,“超前点播”绝对不会是爱奇艺或腾讯视频的终点。视频网站日后还会不断推出新的收费项目,会有其他关于协议的变更。“北京互联网法院的这次判决其实给了平台一把标尺,实际上督促平台做好用户的权益保护。”

对此,刘晓春指出,对于平台而言,该案的启示在于,应当从善意的、利于平台长远良性发展的角度去制定或变更与用户的协议内容,给予用户充分的知情和选择权,避免用户有“受到误导”“被套路”的感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