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思考海南自贸港建设:如何避免沦为投机热土

文/张明   编辑/王延春

2020年06月11日 19:08  

本文2425字,约3分钟

《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令人振奋,但真正能够带动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是更加细致、更加落地、更具可操作性的配套细则。为此需要政府转换思路,真正从市场导向的原则出发,充分学习国际经验。

2020年6月1日,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这个方案在开放程度、实施细节、可操作性方面超出了此前预期,令各界相当振奋。然而,在市场一片叫好声中,我们还是应该深入思考。为什么海南在建省并成为经济特区几十年后,发展状况并不尽如人意?阻碍海南经济在过去几十年持续快速发展的障碍是什么?

我们不妨再逆向思考一下,如果未来海南新一轮发展再度不尽如人意,那么哪些因素可能成为阻碍因素?如果我们能够梳理出这些因素,具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那么就能够在更大程度上保障海南自贸港的发展壮大。基于上述逻辑,笔者在本文中提出四点思考。

第一,海南自贸港在未来建设过程中,应努力避免再度沦为投机套利之地。

历史上,海南发展曾经面临三轮大开发的机遇(1984年建省之前、1988年建省之后、2009年创建国际旅游岛),但最终都因为投机套利活动的兴起与衰落而不了了之(第一次是倒卖汽车热潮、后两次均为炒房热潮)。从目前《总体方案》来看,未来海南在税收优惠与资本账户开放这两个方面的政策优势非常突出。因此,通过各种制度设计与严格监管来避免海南在未来沦为避税港与金融投机的热土,就变得格外重要。

考虑到海南过去三次大开发热潮中有两次都发生了房地产投机泡沫,未来如何规范发展海南的房地产市场就变得非常重要。一方面,的确应该通过各种政策措施来避免海南再度沦为炒房之地;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自贸港,长期禁止海南之外的居民购买房产,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因此,如何既保护海南本地中低收入居民的居住需求得到较好地满足,又适度满足海南之外居民的合理购房需求,同时避免房地产投机泡沫的重演,就是对海南政府制度设计能力与实施能力的重要挑战。在这一方面,海南可以充分借鉴新加坡的成功模式以及香港的经验教训,拿出符合海南特色的政策安排。例如,海南是否可以成为房产税先行先试的试验田?

第二,海南应该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与政策优势来具象化未来的发展目标(欲与不欲),并努力弥补可能阻碍目标实现的短板。

根据中央与海南的表态,海南未来不想成为转口贸易与加工制度基地、博彩业乐土与房地产投机之地。海南想成为“三区一中心”,也即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与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不过,“三区一中心”的提法依然比较广泛,缺乏具象化的目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海南应该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与政策优势,在“三区一中心”的大方向下提出更加细化的发展目标。

一方面,发展目标的设置应该和海南的长项有机结合起来。例如,海南在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这就意味着,海南在发展热带农林业、有机食品、生态旅游、医疗+养老的大健康行业等方面,自然有着巨大优势与光明前景。

另一方面,要想实现高科技产业、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等方面的目标,海南就必须设法弥补自己的短板。例如,迄今为止,海南对于培养本土与留住外来人才(包括但不限于企业家)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又如,之所以对人才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是海南缺乏优质的实体企业,也缺乏优质公共产品(例如大学与医院)。再如,迄今为止,海南的经济体量太小。2019年海南的GDP仅仅与浙江省嘉兴市相当。

第三,海南应该处理好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找准自身的独特定位。

毋庸置疑,粤港澳大湾区已经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与创新策源地,并将在未来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海南与粤港澳大湾区仅有一个海峡之隔,因此,处理好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关系,对于海南的差异化发展与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这里笔者提出两条思路。其一,不妨通过海南自贸港建设来带动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粤西与桂东的发展。粤西与桂东是内地与海南的天然连接通道,且迄今为止发展水平较为落后。因此,海南在建设自贸港的过程中不妨加快与粤西、桂东的基础设施与经济联动,带动粤西与桂东的发展,这样就能更好地促进岭南地区的一体化、高水平、均等化发展进程。其二,加快与深化琼港澳合作。作为开放程度最高的自贸港,海南未来属于“境内关外”,这与深圳、广州等城市相比具有更开放的制度优势。这就意味着,至少在要素自由流动层面,海南与香港、澳门的相似度更高。因此,加快海南与香港、澳门之间高层次、多领域的合作,有助于强化海南的独特优势与竞争能力。

第四,落实配套细则、人力资本建设与放松中央管制,对于海南自贸港建设而言至关重要。

魔鬼在细节中。《总体方案》固然令人振奋,但真正能够带动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是更加细致、更加落地、更具可操作性的配套细则。要打破“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的怪圈,就需要中央政府与海南政府转换思路,真正从市场导向的原则出发,充分学习国际经验,出台全面详实、富有弹性、方便落地的自贸港建设配置实施方案。

对自贸港建设而言,人是最重要的因素。海南自贸港建设需要各方面的高端人才,海南自身的供给非常不充分。这就需要海南加大力度从国内外“筑巢引凤”。对高端人才而言,仅仅个税优惠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优质公共产品、良好制度环境与人文环境。与引进高端人才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是转变海南当地官员的执政思维。

最后,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中央政府放松对海南在各方面的管制,是海南自贸港获得大发展的关键前提。例如,笔者最近看到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彭森先生的一个访谈,他提到,在海南构建国际旅游岛多年之后,关于在海南哪个城市开设免税店、开几家免税店,居然还需要多个中央部委花很长时间来会同审批。这个小案例充分说明,要真正促进中国的自贸区与自贸港的发展,无论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应该充分转换思路,在把住重大风险的前提下,进行充分的授权与放权。否则,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与自贸港,恐怕很难发展起来。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编辑:王延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