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往事:3次闯关IPO、业绩过山车、“灵魂人物”曾消失两年

《财经》新媒体 刘洋/文   蒋诗舟/编辑

2020年06月15日 15:17  

本文5525字,约8分钟

6月5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发布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事实上,郎酒在2007年便有意谋划上市,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功,而如今已是其第三次冲刺IPO。有媒体估算,郎酒上市后总市值可达到733亿元,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的身家则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由于均身处赤水河畔,近几年,郎酒频频蹭茅台流量。2019年,汪俊林曾喊话:“未来5到10年,郎酒要与茅台平起平坐。”财报显示,郎酒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3.48亿元,同期茅台的营收则为854.3亿元。

因为历史文化等多种原因,白酒在食品饮料市场中一直傲居群雄。在行业不断进化的同时,市场上强者恒强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2019年就已经感受得到了行业分化,18家白酒上市企业中,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已经基本明确,“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大分化在2019年第三季度就已经明显呈现。“随着社会的发展,白酒行业肯定会进入一个寡头时代”,他判断。

蹭茅台流量、频繁提价、负债居高不下

作为备受关注的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的招股书显示,本次拟赴深交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发行前实际控制人汪俊林合计持股76.7%,发行后郎酒股份总股本由5.5亿股增至6.2亿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白酒产能等项目,募资总额将根据实际发行数量和价格确定。

此外,招股书显示,郎酒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51.16亿元、 74.79亿元、83.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亿元、 7.26亿元、24.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郎酒的净利润增速已达237%。数据还显示,近两年来,郎酒的次高端及高端化战略卓有成效,从营收占比来看,次高端及高端产品已经占据业绩的半壁江山。

图片来源:网络

更有媒体分析,按照目前白酒行业平均30倍的市盈率和2019年郎酒24.44亿元的净利润来看,郎酒上市后总市值或可达到733亿元,汪俊林的身家则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近几年,快速发展的郎酒欲与茅台争高低。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曾多次公开“喊话”,要与茅台齐头并进,并肩而立。在2017年1月四大酱酒品牌的聚会上,汪俊林称,要与老大哥茅台一起把酱酒市场做大。2019年3月,汪俊林放出狠话:“未来5到10年,郎酒要与茅台平起平坐,我们有这个信心,有这个能力。”今年6月8日,7家酱酒核心企业在茅台镇签署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发展宣言,汪俊林在会上称:“茅台是酱香白酒行业内的老大哥,是我们的榜样,也是标杆。”

图片来源:郎酒招股书

那么,郎酒距离茅台还有多远?

财报显示,郎酒在2019年实现了83.48亿元营业收入和24.4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约12%和237%。2019年,茅台的营收为854.3亿元,基本是郞酒的10倍。

有媒体分析,茅台最引人注目的两大特点是高毛利和高价格。2017-2019年,贵州茅台的毛利率分别为89.80%、91.14%、91.30%,堪称“赚钱机器”。产品价格方面,一瓶普通的飞天茅台出厂价为969元,厂家指导零售价为1499元,终端零售价目前在2400元左右。

与此同时,郎酒也在下大力度打造高端品牌,并对高端品牌频繁提价。

据腾讯财经报道,郎酒旗下的高端产品青花郎去年频繁提价,在价格方面已经对标飞天茅台。2019年6月,郎酒宣布青花郎产品的出厂价上调79元,从780元拟提至859元;12月,出厂价进一步上调50元至909元,烟酒店供货价为890元,团购最低成交价为920-980元。郎酒在核心经销商沟通会上宣布青花郎未来的目标零售价为1500元/瓶,将在三年内分6次提价来达成。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郎酒的资产负债率连续3年超66%,是茅台的2倍。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的资产负债率为67.06%、67.02%、66.06%,是有公开数据的白酒公司中,资产欠债率最高的企业之一。对于资产负债率高企,郎酒解释称,主要系公司近几年通过负债方式大力拓展基酒产能与储能、增加营销投入等。

据了解,2009年,郎酒分别斥资7099万元、4099万元取得了2009年春晚和“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的独家冠名权。之后,郎酒又多次在央视投放广告,并几度冠名春节联欢晚会。2017年,汪俊林宣称,未来五年将每年投入20亿元,合计100亿元做广告。

集团改制、业绩过山车、“灵魂人物”曾消失两年

抛开数据,郎酒背后的故事也着实精彩。

郎酒产地位于四川泸州的二郎镇,其前身是清朝末年一家叫“惠川糟坊”的酒坊,后来因为战乱而停业。直到1957年,这家酒坊才重新开业,并把名字改为郎酒。经过20多年的发展,郎酒于1984年拿下了“中国名酒”的称号。1989年,郎酒被评为了我国三大酱香酒之一,与茅台、武陵酒齐名。

前尘往事且不多谈,千禧年前后,郎酒命运开始大起大落。

1998年2月,古蔺县政府同意设立郎酒集团。当月,郎酒集团召开第一次股东大会,由四川省古蔺郎酒厂、四川仙潭酒厂、四川古蔺制药厂、古蔺县印刷厂共同出资设立郎酒集团。3年后,古蔺县政府发文,将上面股东持有的郎酒集团股权100%无偿划转给古蔺国资。自此,郎酒集团成为古蔺国资全资子公司。

图片来源:网络

2000年之后,白酒发展迎来黄金十年。在此期间,茅台、五粮液等大品牌纷纷提价,郎酒却坚持走便宜的亲民路线。有资料显示,2001年1~5月,郎酒销售额下降了65%。

由于郎酒陷入巨额亏损,泸州市政府决定对其进行改制,正是这次改制,宝光集团入主郎酒集团。由汪俊林实控的宝光集团以4.9亿元的交易对价接盘,汪俊林由此成为了持有郎酒76%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图片来源:网络

而后,2006年,古蔺县政府同意将原约定量化转让给职工的郎酒集团23.44%的股权,以原约定价格转让给宝光集团。

不过,对于这一系列操作,有人质疑国有资产是否在这一过程中流失了?

有媒体曾指出,第一,在汪俊林入主郎酒集团的近10年时间里,有没有向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部门支付商标使用权费。如果没有支付,是否意味着国有资产的流失?第二,在2010年汪俊林控股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并将郎酒商标“自然”转到自己名下,是否符合国有资产转让的相关规定,有没有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对此,古蔺县曾表示,古蔺国资2010年至2012年间陆续将久盛投资80%股权转让给宝光集团事宜符合法律规定,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不存在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形。2020年4月,泸州市政府也表示,同意古蔺县政府对郎酒集团产权变动等事项的意见,确认“郎”牌商标等无形资产转让合法有效。

接盘后,汪俊林对郎酒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决定采取“一树三花、群狼战术”的策略。即在酱香、浓香、兼香三个香型上全线发力,在同区域、多品牌、多战线各自为战,业绩为王。正是在这一策略下,红花郎、青花郎等相继诞生,同时郎酒得以大范围铺货销售,快速实现业绩提升。

2011年,郎酒跻身国内一线酒企,2012年公司销售收入突破110亿元,较上年增长约10%。十年时间,从亏损变为营收百亿。

就是在这一阶段,郎酒曾两次谋求上市。2007年,郎酒曾计划IPO,但因企业规模和经营业绩等限制致使上市时机还不成熟,上市计划被搁置。2009年,郎酒集团重启上市计划,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因后来业绩下滑而不得不再度终止。

快速发展的途中,郎酒却突然被急刹车。

2012年,汪俊林身陷“失联事件”,郎酒痛失发展的核心人物。据当时媒体报道,汪俊林曾于2012年12月卷入成都一起案件被要求协助调查,并在此后从公众视野“消失”两年多。

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白酒行业迎来了深度调整期。从2012年3月限制三公消费开始,白酒行业也开始了调整,在2012-2015年间,行业经历政务消费萎缩、高端需求受打压、价格下滑、销量骤降、渠道库存高企、渠道抛货等。在此背景下,各大酒企的业绩一路下滑,郎酒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逃厄运。

据了解,2013年郎酒旗下的红花郎销量遭遇腰斩,整体销售收入萎缩至80亿元。2014年,郎酒集团整体销量下滑,市场预计集团销售收入不超过60亿元,也有媒体当时报道,集团销售额已不足50亿。

不仅如此,郎酒还被爆出库存高企、散酒勾兑等负面消息。除此之外,2013年5月底,郎酒与超200名应届毕业生解聘,没过多久,郎酒集团二郎镇生产总部近千名员工罢工,工人拉着横幅声讨郎酒集团对工人的不公平待遇。2013年9月,郎酒又与其最大经销商1919连锁“闹掰”。多起事件让郎酒陷入声誉危机。

郎酒的低迷状态一直延续到2015年,这一年,“消失”的汪俊林回归了。

2015年8月31日,郎酒股份在其官网挂出董事长汪俊林给700多名新员工培训的照片,“宣告”其正式“回归”。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汪俊林回归后连开三天会议,要求重树信心,转型升级。“大家原以为他可能心灰意冷了,至少应该有一段时间休养生息。可是他没有”,当时的郎酒集团副总裁、新闻发言人李明政在“郎酒视界”公众号中写道。

回归后的汪俊林为郎酒制定了宏伟的三年目标,他要“带领郎酒向100亿、200亿发展”。

时至今日,郎酒的快速崛起让人惊叹。有媒体分析,郎酒上市后总市值或可达到733亿元。而在2016年,根据四川华天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约为103亿元。

从100亿到700余亿,郎酒用了4年。

“后浪”已至,白酒为啥能在中国一枝独秀?

在中国股市,白酒板块长时间备受追捧。不同于科技新贵、也不同于金融精英,白酒像个穿拖鞋下象棋,却在名下拥有多套房产的大叔,低调但多金。

今年5月以来,白酒行业更是迎来涨价潮。据阿里渠道数据显示,5月白酒线上销售额为5.3亿元,同比增长157.3%;销量为252.8万件,同比增长100.4%;均价为208元/件,同比增长28.3%,其中贵州茅台受益于直营渠道放量,线上销售额为2.1亿元,同比增长793.9%。

股市上,白酒板块多热呢?

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末至6月8日,Wind白酒指数累计上涨40.84%。

而回望过去,根据光大证券研报,以2002年(茅台上市之后第一个完整年度)为起点,2002-2018年的17年间,白酒行业指数共有12个年份取得了相较于上证综指的相对收益,其中仅有2002-2003年和2012-2014年未能跑赢上证综指,相对收益最明显的是2006-2007年及2017年。整体来看,2002-2018年白酒指数上涨超1700%,而同期的上涨综指仅上涨51.52%,长期超额收益明显。

与此同时,白酒板块中个股的投资回报率也相当丰厚。光大证券研报显示,除近5年上市的次新股外,贵州茅台上市之后的股价年均复合涨幅达到30%以上,泸州老窖和五粮液分别达到21.96%和17.41%,股价年均复合涨幅位列白酒行业的前三位。同时大部分白酒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后的年均复合涨幅均在10%左右,考虑到白酒公司的上市时间均在20年左右,能达到10%以上的股价年均复合增幅,长周期整体的投资回报已经相当可观。

一直以来,白酒被视为正式场合的主流选择,消费者普遍是中年人群,这一消费品对于年轻人来说颇有距离感。按此逻辑,目前90后、00后正逐渐成为主流消费者,白酒在市场上不应如此火热。

那么,为何白酒行业依然能经久不衰?

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最近几年白酒的产量在下降,但是产值和利润却在上升。这是由于过去的低档或中档白酒减少,各大白酒企业纷纷推出一些高端白酒,这也让价格水涨船高。另外,酒类在中国的消费市场实际是很庞大的,过去人们消费力低,难以承受过高的酒价,而如今,人们对于中档、高档白酒的消费力在上升。

除此之外,中国的白酒文化也是支撑行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中国人是喜欢喝烈酒的,因为它很容易烘托出气氛,十分适合商务活动、家庭聚会。

他认为,年轻人当下不喜欢白酒并不意味着以后不会去消费,当他们变成中年人后,也会逐渐接受这一产品,白酒的消费者群体是源源不断填充的。

同时,朱丹蓬也谈到,白酒是中国特有的行业,除了社交功能外,他还有收藏功能、升值功能。因为白酒利润高且没有保质期,又是大部分中国人的刚需品,所以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向白酒市场发力,同时国家及地方政府也在帮扶支撑酒企,另外,外来资本对于中国白酒行业也非常青睐。

但他预测,白酒行业分化是未来的大趋势,随着社会的发展,白酒行业肯定会进入一个寡头时代。他谈到,2019年就已经感受得到了行业分化,18家白酒上市企业中,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基本已经明确,“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大分化在2019年第三季度就已经明显呈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