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北京应急升级:早高峰不堵了,车站人流锐减,航班取消近半

文/《财经》记者 陈亮 王静仪 蘧毛毛 李皙寅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6月17日 18:58  

本文4225字,约6分钟

非必要不出京的要求下,不少旅客取消出行计划,民航铁路出台免费退票新政。对确有需要的旅客来说,火车和飞机成了重要的出京通道

一日三场发布会,北京市宣布将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

二级应急响应级别下,离开北京变得困难。北京市规定,北京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严禁离京,其他人员坚持非必要不出京,确需离京的要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原本计划在端午假期去广州探望朋友的陈小姐,在6月16晚毅然决定退票。“去了也玩不好,估计会在各种地方被歧视,不如不去了”,她告诉《财经》记者。

作为出行主力军的铁路,原计划在今年端午小长假增开多趟临时客车满足旅客出行需求。但在严峻的疫情防控态势下,下周的端午小长假涉及北京地区的铁路客流高峰料将泡汤。

另一大公共交通——航空也面临大面积取消的情况。6月16日,北京首都机场取消了超300架次的航班。首都机场取消率约40%,较6月15日翻了一倍。

飞友科技分析师郑洪峰告诉《财经》记者,目前航班大面积取消主要还是市场因素决定。非必要不出京,必须出京要持核酸证明打消了消费者的出行意愿,从而导致航空公司取消航班。未来几天涉及北京的航班情况可能会持续恶化。

出租车、顺风车等出京业务在6月15日已被叫停。长途客车也在逐渐减少发车班次。

航班大面积取消

10时左右走出长沙黄花机场,在京工作的黄女士长舒了一口气,“很喜悦,离京成功了。”她对《财经》记者感叹道。

黄女士在京期间没有待在北京中高风险地区,这让她顺利地登上了7时15分的飞机。落地长沙,扫了湖南健康码后顺利出关,并没有被要求检查核酸证明。

像黄女士这样幸运的人并不多,飞友科技数据显示,6月17日零时至6月17日10时,北京首都机场进港航班取消224班,出港航班取消180班。大兴机场进港航班取消99班,出港航班取消100班。北京进出港航班总体取消率近五成。

最为热门的京沪航线截至6月17日10时,已取消80班,总计划115班,取消率近70%。有少部分京沪航班已执行完成。

6月1日至6月12日,京沪航线平均执行架次约在90架左右。6月13日京沪线航班量出现下降,当日执行了66班。6月14日京沪航班执行量回升到88班,6月15日再度下滑至47班。

各大航空公司已展开针对北京的退改签特殊服务。《新京报》报道,南方航空称,由于北京疫情防控原因,相关航班可以申请免费退票,但最终以审核结果为准。旅客申请免手续费退票需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购票日期在6月14日前;二是旅行日期在6月14日至6月30日之间的。

中国国航表示,购票日前在6月15日前,旅行日期在6月16日(含16日)——6月30日(含30日)之间,在航班起飞前提出退票的,可免收退票手续费,此外旅客还需满足四种情况之一。

旅客在提交申请时,北京健康宝小程序上显示的当日乘机人本人健康状态为“集中观察”或“居家观察”;旅客在提交申请时,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防疫行程卡上显示的当日乘机人本人行程卡为红卡、橙卡或黄卡;旅客在提交申请时,能够提供乘机人本人已被隔离进行医学观察,或居家观察,或者是在北京中、高风险地区居住的书面证明;按照目的地防疫政策要求,旅客由北京前往该地需要实施隔离观察等防疫措施。

郑洪峰建议,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如同及时管控一样,及时放松管控,这些对恢复出行市场信心、商务往来信心非常重要。

北京铁路端午高峰已泡汤

在京工作的孟先生6月16日下午接到了家人的电话,出于对疫情的忧虑,家人强烈建议他尽早离开北京回到河南洛阳老家。考虑到要收拾行李、预约快递寄行李、从通州的家赶到北京西站等时间因素,孟先生订购了第二天早上7点49分出发的高铁车票。

但是6月16日晚上,出京政策陡变,要求所有出京乘客必须持有核酸检验证明,非必要不出京。“当时真的有点慌了,西站在丰台区,而且去西站的路上也要经过高风险地区”,孟先生有些担心,到凌晨两点才能睡着。

6月17日早上五点,着急的家人们早早地打来电话催促,孟先生还是出发了。

受访者提供

乘坐地铁到达北京西站,一切顺利,进站、乘车等各种流程都和平时一样,只是车站里的人流肉眼可见地少了很多。“一节车厢三个人,包车了。”孟先生对《财经》记者感叹道。看到健康码一直保持绿色,他终于放下心来。

不止是位于丰台区的北京西站,一位早晨在东城区的北京站乘坐火车的旅客对《财经》记者说,候车厅人非常少,“大概两三排才坐了一个人,人和人都隔得很远,哪像以前根本找不到位置坐。”

截至上午11点,多位今天乘火车出京的旅客都告诉《财经》记者,上车时还不需要核酸检测结果,进站乘车的过程与以往类似,但车站和车厢内的乘客明显减少。

受访者提供

《财经》记者今晨致电北京铁路局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对于乘车的要求是,进站要测温。”这意味着昨晚的响应级别调整,传导到实际执行层面仍有一定的时间差。

北京西站工作人员也明确回应《财经》记者,核酸检测证明7日为北京市要求,北京西站目前未接到需要提供核酸检测报告才可乘车的通知,但到达目的地后,具体防控措施需咨询当地防疫机构。

一方面是政府表示非必要不出京,一方面是抵达后有被集中隔离的风险,不少旅客已经主动取消出行计划。

去年端午期间,北京铁路部门发送旅客近500万人次,日均约100万人次,今年原本也势头不减,计划增开多趟临客满足旅客出行需求。但在严峻的疫情防控态势下,下周的端午小长假铁路客流高峰在北京料将泡汤。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今早发布公告,宣布自2020年6月17日0时起,旅客在车站、12306网站等各渠道,办理2020年6月16日24时前已购的进出北京地区各次列车有效车票退票时,均不收取退票手续费,购买铁路乘意险的一同办理。

汽车出行窗口在关闭

长途客车已逐步减少发车,部分车站已经关闭。

北京省际客运信息网显示:北京最大的长途客运汽车站,六里桥站自6月13日下午15时49分起至今,已有1102条停班通知,涵盖山西、陕西、河北、内蒙古等各地。已购票消费者,可以和车站沟通退票。

六里桥站工作人员告知《财经》记者,目前长途客车站仍有车辆发往市外,具体哪些线路调整,需要静候上级单位通知。更多具体情况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除六里桥站,莲花池长途汽车站、永定门长途汽车站均已发布公告,自6月17日起,采取暂停班线运营,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首都机场客运站原定唐山班线于6月16日开班,由于疫情影响,延缓开线时间,同时赤峰、廊坊、保定班线一并暂停营运,未恢复的班线暂停恢复运营,开通时间另行通知。

一位客运站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可以考虑改为乘坐高铁。

出租车和顺风车方面,北京市交通委6月15日发布通知,要求北京市出租车(含巡游车、网约车)、顺风车暂停出京运营业务。

《财经》记者使用多家出行平台App,试图搭顺风车出城,均被提醒无法提供服务。部分出行平台在登录和用车界面,更新了健康生命和用户宣导界面,提醒用户行程中带好口罩,打喷嚏请用口罩遮住口鼻,尽快实现实名认证,以便后期追溯。

孙先生告诉《财经》记者,打车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司机又变得谨慎起来,会提醒自己戴好口罩。

嘀嗒出行在“顺风车健康声明”中,新增了车主和乘车人,近期未到过新发地市场的承诺内容。滴滴则要求司机每天出车前,必须向平台上传北京健康宝的相关信息。

不止顺风车,单车的杀毒洗消工作也在加强。哈啰出行告诉《财经》记者,在医院等高风险地区早中晚三次回收,重点消毒把手、刹车、座椅、锁等用户接触部件。同时将丰台区新发地农贸市场及周边设立禁停区,未来将在中高风险区域动态设置禁停区。

市内交通量明显下降

6月17日早上9点至10点半,原本拥堵不堪的二环、三环等多个路段变得畅通无阻。在地图软件上则更为直观,以往早高峰一片紫红色的路段,今日已是“绿意盎然”。

以东三环的国贸桥,以及南三环的玉泉营桥附近为例,平日里这些路段最为拥堵,也最让司机头疼的路段,今天即使在早高峰时间,车辆仍可正常通行。

李先生是一位神州优车司机,他告诉《财经》记者,今晨七时许,他用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便从马家堡东路开到了国贸三期,“这在以前不敢想象的。以前早高峰在三环路上开车,车子堵得爬都爬不动,一个多小时都不一定能到。”

二环路上,车流也稀疏了很多。记者途径朝阳SOHO,保利大厦等附近路段,车流量不到平时的一半。

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不像农历年后疫情刚暴发时那般让人不敢出门。《财经》记者发现不少北京市民仍正常出行,但是行人之间大多行色匆匆,排队都主动间隔一定距离,彼此之间多了一些防备。

受疫情影响,乘坐公共交通出行的市民人数也锐减。大多数公交车上的乘客只有寥寥数人,地铁站的人流量也比以往少了很多。

乘坐公共交通的人减少与出行的人减少有关。从6月16日起,北京开始恢复社区封闭式管理,同时下调办公楼宇到岗率,鼓励远程、居家等弹性办公,鼓励错峰上下班。而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公共场所及公园景区限流30%,实行分时段预约限流、远端疏导等防控措。

北京市民杨女士今天由于限号的缘故,只能打车前往单位,但她有些担心安全问题。“希望北京能够放开限号,现在出门打车或者乘坐公共交通,我都有些担心。”杨女士对《财经》记者说。

不过,在高峰时段打车已经没有平时方便。陈先生是一位滴滴出行平台的司机,他向《财经》记者介绍,今天在金融街附近拉活员工到岗率应该不到平时的70%。但是乘客打滴滴或者出租车时,相关平台都显示了乘客排队情况以及调配车辆情况。

“滴滴平台平时是派单给司机,今天乘客打车的需求量大,司机自己抢单就可以了,一般我们都选大单拉。”陈先生介绍称,“并且很多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住在远郊,现在很多地方也不让出来拉活了,再加上需求量大,因此乘客打车得排队。”

此外,北京小区已经严格管理出入人群情况,有的小区必须出示出入证才可通行,快递和外卖人员已经不让进小区。一些商铺已经关门停业,此前备受欢迎的老北京炸酱面门店现在暂停营业。

(除标注外,其他所有图片均为记者拍摄)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所有,独家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财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