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猥亵儿童被判5年,新城走出双重危机

文/《财经》记者 张光裕   编辑/马克

2020年06月18日 19:57  

本文2663字,约4分钟

新城控股经营风格一度激进,王振华猥亵案引爆了公司危机,新城董事会一方面立即与王振华切割,一方面变卖资产加停止拿地,基本走出了公司形象和流动性双重危机

沉寂了11个月后,一度沸沸扬扬的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女童案再次回到公众视线。2020年6月17日下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协助其犯罪的另一被告人周燕芬获刑4年。普陀法院未宣布王振华是否提起上诉。

王振华是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1030.HK)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目前,王振华在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8.58%和68.02%。新城发展是新城控股的母公司。案发前,王振华担任两家公司董事长。

判决结果公布后,量刑尺度引发了较大争议,被质疑判罚过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上海高院官方知乎账号在王振华案相关问题下回答称,王振华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接触,因此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而非强奸。王振华未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综合考量后从重判处有期徒刑5年。

判决结果公布时股市已临近收盘,新城系三家公司股价在有限时间里迅速上涨。十余分钟内,新城控股股价上涨超4%,收盘时回落至1.99%。港股上市公司新城发展和新城悦服(1755.HK)最大涨幅分别超9%和8%。市场分析认为股价上涨因利空出尽。

6月18日,新城控股报收每股32.27元,涨0.12%;新城发展报收每股7.36港元,涨0.82%;新城悦服务报收每股20.55港元,与开盘价持平。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财经》记者说:“此案(对新城)的不确定性因素解除,因此市场反应正面。就目前来看,此案对新城经营的影响已经很小。”

至暗时刻

新城集团的核心业务是房地产,此外还涉足医养、影院、儿童主题乐园等业务。公司起家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这里是王振华的故乡。

早在2001年,新城控股子公司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就借壳原江苏五菱在B股上市,成为江苏省首家以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但在上市后的10余年里,新城的主要融资手段仍为银行贷款、公司债券等。

2015年,新城控股成功由B转A,自此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2015至2018年,新城的年销售额逐年翻番。从2015年的319亿元,跃升到2018年的2210亿元,从一家区域性房企晋身为在全国布局的TOP10房企。

快速膨胀暗藏着危机。

2019年春,新城控股发布了2018年年报,显示其营收同比上涨33.6%,归母净利润同比上涨74.02%。年报发布后十余个交易日内,新城控股股价涨幅超35%,成为A股最贵地产股。

但随后,新城控股收到了来自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质疑新城利润计算合理性和利润增长的可持续性;要求新城就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做出说明;同时,上交所认为新城“期内现金流较为紧张”。因为2016-2018连续3年,新城经营活动和交易活动现金流均为负,且数值越来越大,2017、2018两年分别超过100亿和160亿。

2周后,新城控股以3万字长文回复上交所问询,但市场对其仍有疑虑,利空消息在王振华案发后爆发。

王振华被刑拘后一周内,新城控股和新城发展的股价分别跌去了30%和26%左右。标普、惠誉、穆迪等评级机构陆续将新城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穆迪在报告中指出,新城发展将其所持有的新城控股股份约一半质押用于融资。若股价大幅下跌,新城发展的流动性可能恶化。此外,销售也可能受王振华案负面影响而放缓,构成影响流动性的另一大因素。

如穆迪所预测,新城确实在下半年经历了融资困难。财报显示,2019年下半年,新城控股融资金额为311亿元,不及偿债金额685亿元的一半。而在新城急速扩张的这些年里,其借债始终多于偿债。

变卖资产回款185亿

王振华被警方刑拘后,新城迅速与其切割。

2019年7月3日,就在上海普陀警方发布警情通告当日,新城控股召开董事会,8名董事全票通过,选举王振华之子王晓松担任公司董事长。王晓松同时接任了母公司新城发展董事长职位。王振华不再担任两家公司的任何职务。

面对流动性危机,新城的应对办法是变卖资产加停止拿地。

王振华被刑拘后第19天,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洽谈出售约40个项目,其中5个项目已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新城控股2019年财报显示,其在下半年出让了21家子公司的控制权,其中18家是在7、8两月卖掉的。2019年内,新城控股通过处置子公司及其他营业单位,收回185亿现金净额。

2019年财报同时显示,新城控股在这一年新增土地面积和价值腰斩,同比分别下降49%和45%。2019年第三季度,新城支付的土地价款约为12.66亿元,仅占季度合同销售额的1.68%。

新城应对危机的举措,得到了市场机构的认可。截至2020年1月,标普、惠誉、穆迪都已将新城移出负面观察名单,把评级展望调整回“稳定”。穆迪高级副总裁曾启贤表示,将展望上调是因为新城控股和新城发展的流动性有所改善,并重新展示出了获得融资的能力。

据新城控股2020年一季报显示,其未经审计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28.6亿元,现金短债比为2.11,偿债压力较小。

新城的拿地节奏也逐渐回归常态。克而瑞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4月百强房企整体拿地销售比为0.35,新城控股该数据为0.41,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新城控股月度经营简报显示,4、5两月,新城控股共拿下22幅地块,较往年同期有所下降,但已回到正常轨道。

柏文喜认为,王振华猥亵事件及新城对此事的应对,长远来看对新城的发展不是坏事:“企业会更加重视运营中的不可控因素与突发性事件的影响,让新城的经营思路更加稳健,在发展模式上会更加注重风险防范和管控,在扩张速度上也更加注意企业内外部资源的平衡而不再过分追求增长速度。总得来看,会让企业管理和经营加速走向成熟。”

受疫情影响,新城在2020年仍面临严峻的挑战。2020年前5个月房企累计销量统计显示,在TOP10房企中,新城销量跌幅最大,达到23.06%。

柏文喜认为这与新城的项目布局有关。新城的项目位于三四线城市的比例较大,而这些区域的楼市正在趋冷。新城控股2018年年报披露,其新增土储中66.1%位于三四线城市,位于一线城市的仅有0.7%。

新城仍有麻烦要应对,但柏文喜认为,王振华事件引发的危机基本已经结束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