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常会再提金融让利企业1.5万亿,净利2万亿的银行业扛得住吗?

文|《财经》记者张威   编辑|袁满

2020年06月19日 10:00  

本文3209字,约5分钟

当前商业银行盈利正面临较大考验,一方面,净息差持续收窄,盈利质量不断下降;另一方面,不良资产上升压力加大将带来巨大的利润消耗压力。业界人士估算,让利1.5万亿元相当于对所有贷款和实体企业发行债券降息约100bp

“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来自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内容,特别是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1.5万亿,让整个金融市场开始沸腾,甚至有来自金融市场的感叹声音为:“这是准备让银行亏损吗?”

多位银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事实上,银行让利,是让毛收入,毛收入是指净利息收入+中收(手续费)之和,要综合考虑费用支出、所得税、拨备计提等因素后才得到净利润。尽管如此,银行人士依然指出商业银行盈利正面临较大考验。

亦有分析人士指出,政府更倾向于让银行让利而不是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等方式以降低企业贷款利率,与近期资金套利现象有所增多有关,这使得央行对降息政策更为审慎。

国常会还提出了当前货币政策要求,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6月18日,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展望下半年,货币政策还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预计带动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近20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将超过30万亿元。

理性看待银行让利

国常会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引发了市场热议,甚至有投资者认为此举不合理,因为2019年商业银行净利润也就2万亿元,如果让利1.5万亿,将导致净利润增速深度负增长。

某股份制银行资金交易员向《财经》记者表示,这种计算方式并不准确,即没有理清银行让利到底是让什么利。事实上,银行让利,是让毛收入,毛收入是指净利息收入+中收(手续费)之和,要综合考虑费用支出、所得税、拨备计提等因素后才得到净利润。

“2019年全部银行业毛收入约为12万亿,1.5万亿让利相当于12%,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上述资金交易员补充,如果2020年总资产增速维持在10%,如果资产收益率保持不变,加之考虑负债端成本下行效果,毛收入依然可以维持正增长。

拆分细项看,可以大致测算,2020年上半年,银行通过贷款利率下调,债券配置,央行提供的3000亿专项再贷款,后续推出的1.5万亿再贷款再贴现、对小微企业应延尽延、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等方式,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向实体经济让利8000-9000亿元,占1.5万亿比重约60%。也就是说,1.5万亿让利安排大部分已经被包含在既有政策之中。

易纲表示,我们通过利率市场化改革,引导市场利率持续下行,推动金融部门向企业合理让利,着力缓解融资贵问题。今年以来,金融部门向企业让利,主要包括三块:一是通过降低利率让利。二是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推动让利。三是银行减少收费让利。预计金融系统通过以上三方面今年全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元。

近两年来,在银行利润增长情况较好的情况下,“以丰补歉”适度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银行人士指出,下半年的延续让利政策的背景下,可以通过下调拨备覆盖率的方式释放利润。

“同时,银行对结构性存款以及大额存单等高成本负债的压降、替换,也有助于降低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从而实现对让利的冲销。”上述银行人士指出,所以,整体来看,让利1.5万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影响。相反,国常会提出这一政策后,市场预期落地,在银行股目前处于较低估值水平下,反而有助于银行股的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多现象表明,商业银行盈利正面临较大考验。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佩珈指出,一方面,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盈利质量不断下降。2020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已收窄至2.1%的历史较低水平,仅高于2017年前三季度水平(分别为2.03%-2.07%)。另一方面,不良资产上升压力加大将带来巨大的利润消耗压力。

考虑到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和经济周期发展不完全同步,未来随着信贷规模的继续大幅增长以及不良贷款风险的持续暴露,商业银行将面临巨大的利润消耗压力,包括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带来的资本计提和不良资产拨备计提和利润冲抵等,因此保持银行盈利增长有利于“以丰补歉”,从这个意义看,过去一段时间银行利润保持增长有一定合理性,需要理性看待。

降贷款利率是核心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0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0.61个百分点,为2007年以来的历史次低点(仅高于2016年12月份)。

李佩珈认为,目前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已有所缓解,企业贷款利息成本已降至历史低位。“不过,相较于全球低利率环境,相较于疫情之下企业发展的需求,相较于小微企业的融资感受来看,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仍有必要。”

如何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李佩珈指出两大途径。一是让银行通过让渡自己的盈利以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和各类收费项目。二是降低银行融资成本,在保持银行盈利基本不变的前提下,促进企业融资成本下降。从这个意义看,当前政府更多的是希望银行让利而不是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等方式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指出,金融让利1.5万亿,降贷款利率是核心。他们做了以下大致的估算:一季度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由去年底5.44%降36BP至5.08%,一季度末各项贷款存量约160万亿,那么贷款利率下行使得银行向实体让利约1442亿元,如果我们假设全年信贷增速13.5%,至年底信贷存量将为约174万亿,假设年底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可以达到历史前期低点2009年Q1的4.76%,全年共降68BP,则今年银行通过信贷角度对实体让利将达到约1.18万亿,占1.5万亿的79%,因此我们认为降贷款利率是让利的核心。

除此之外,浙商证券测算降债券利率让利约700亿,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让利约2300亿,这三项加总已经达到约1.48万亿,其余部分可能通过减少银行收费及其他金融机构让利等方式来完成。

中原证券指出,银行是向实体合理让利的主力。预计下半年资产端仍有50bp的降息空间。粗略测算,让利1.5万亿元相当于对所有贷款(存量+预计新增)和实体企业发行债券(存量+预计新增,不计政府债)降息约100bp。预计银行贷款上半年降息幅度在50bp左右,实体企业债券利率下降幅度应已超过50bp,那么,下半年整体降息空间约在50bp左右,基本和上半年相当。

在此基础上,预计LPR将再次进入下行通道。近期结构性存款以及大额存单利率已经有往下走的苗头,这与前期资产端单向降息的情形已不同,经历5-6月连续两月无下降后,LPR或于7-8月再次开始下降。

据《财经》记者了解,此前央行已经对部分结构性存款占比比较高的银行进行了窗口指导,要求压降结构性存款。随着监管部门要求商业银行压缩结构性存款,5月份结构性存款余额(11.8万亿)已相比4月的历史峰值下降了3009亿元。李佩珈指出,综合看,预计近期内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下降。

此外,央行亦通过下调大额存单价格来主动压缩负债成本,据上述股份制银行资金交易员表示,大额存单价格的下降主要从5月份开始,前四几个月和年初比基本持平,5月份以来降了大概5-10bp。

此外,央行已将“规范定期创新存款”纳入MPA考核,归入MPA定价考核子项,属于“一票否决”考核栏目。上述资金交易员补充,“前期靠档计息的大额存单和其他创新定期存款均需压降,这一政策也带动了大额CD的发行量下降。”

近日货币政策方面,国常会提出,“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浙商证券指出,根据经验,国常会提出降准后,一般情况下央行会在两周内宣布实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