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数字经济,关键在改造传统产业

《财经》杂志     

2020年13期 2020年06月22日出版  

本文1648字,约2分钟

时隔一年,《财经》的数字化转型专刊再次与您见面,这一年发生的最大事情,无疑是还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但数字化转型却因疫情这只黑天鹅而因祸得福。

遏制疫情的关键是阻断人际传播,减少人员接触,而数字技术不仅能帮助相关部门掌握人员健康状况流动状况,还能在虚拟空间维持人际交互,能提升远程控制能力、现场自动化水平,从而在防控疫情的同时保持生产生活不中断。

在线会议、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生鲜电商、快递服务,这些行业的爆发式增长是人们直观感受到的,而支撑这些增长的,是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算法、AI、AR、VR、数字孪生这些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技术应用。

这正是数字技术公司的用武之地,业内有人感慨,过去数年所做的培育客户培育市场的努力,不及一场疫情的效果明显。这也说明,数字化不是一件靠外部技术驱动,而是靠企业自身需求驱动的事情。

数字技术广义而言是DT(Digital Technology)、IT(Information Technology)、C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的统称,在这三个领域,中国都不乏顶尖企业,尤其是CT和DT领域。它们有的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成为行业龙头,有的依托中国市场成为巨无霸级公司,并正在走向海外成为全球化公司。

但另一方面,中国庞大经济体量的主体,无论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还是农牧业,软件化、自动化、标准化的程度都很低,套用德国人工业4.0的概念,就是还停留在工业2.0到3.0之间。

这也是为何全世界都认为中国的数字经济领先全球,但量化分析结果却并非如此的原因。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每年都要做一次主要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报告,最新的数据是2018年。当年中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为34.8%,排名第九,位列第二梯队,而第一梯队的英国、美国、德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都超过了60%。

信通院的研究是把数字经济分为数字化产业和数字经济融合产业两部分,前者包括基础电信业、电子信息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后者指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新增产出。

比较数字化产业占GDP的比重,中国和英美大致持平,超过德国,四国的比重分别为7.06%、7.22%、7.44%、6.02%。但数字经济融合产业占GDP的比重,中国就大大落后英美德,四国的比重分别为27.63%、53.98%、52.81%、53.99%。

这说明中国经济的数字化程度呈金字塔形,数字技术对整体经济的渗透还远远不够,而英美德三国则呈纺锤形,数字技术已深度渗入整体经济。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数字化产业相对新兴,后发国家追赶起来相对容易,而医药、化工、机械、机床、汽车等传统行业,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了一两百年,自动化、信息化早已完成,在这个基础上吸收最新的数字技术,就是水到渠成。

比如工业软件,中国长期落后,受制于人的程度丝毫不亚于芯片。但开发工业软件不是软件的问题,是整个基础科学及其应用的问题,例如仿真软件的核心是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科学加上软件开发,里面软件开发的技术难度并不高,真正关键的是行业knowhow。

但经济的基座毕竟是传统行业,如果不能尽快提升传统行业的数字化程度,中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而在这方面,传统企业、数字科技公司、政府都大有可为。

对于传统企业,关键是要有补课意识。数字化升级是一笔不菲投资,但正如穷人家也要节衣缩食供孩子读书一个道理,知识改变命运,不读书,就只能在底层社会循环往复。数字技术是人类继蒸汽革命、电气革命、信息革命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不跟上先进生产力的潮流,就不会有未来。

对于数字科技公司,要明白水大鱼多的道理,传统企业都投资数字技术了,自己才能有更大的增长空间。而传统企业是否投资数字技术,除了意识问题,还有实力问题。传统企业不需要酷炫的PPT数字化,需要能给自己创造实效的数字化,需要穷人也能够得着的数字化。

对于政府,此时推出新基建概念无疑是具有战略眼光的精准之举,这一概念若能顺利落地,将为中国经济未来二三十年的增长奠定基础。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