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传统节日不是为拉动消费而存在

文/《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刘洋

2020年06月25日 17:22  

本文2122字,约3分钟

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不管其来由、主旨有何不同,最终的效果是拉动消费。传统中国社会过节,对大多数人来说,一是吃,二是玩,这两项都是要花钱的。

今年农历有闰四月,因而端午节比平常年份晚了一些日子。

在中国的传统佳节里,我认为端午是一个较为“另类”的节日。其他的节日功能明确,且多基于中国传统社会的家族本位。除夕和春节自不必说,那是一家人在辛苦一年后,团聚在一起好好休息,除旧迎新,吃好喝好,犒劳自己,感受着大家庭的温暖;清明节,则是以一个家庭或家族为单元,为祖先扫墓,感念祖恩;八月十五的中秋节,其主旨便是家人在月亮最圆的日子里团圆。

端午节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有这样一个节日?许多地方的民间传说里是为了祭祀几年投江的屈原而有端午节,有些地方如吴地则说是纪念伍子胥。传说毕竟是传说,往往是后人的附会。一个传统节日能够诞生并千百年存在下来,一定有其历史、文化的原因。民俗专家解释说,端午节起源于上古先民择“龙升天”吉日祭龙祖,注入夏季时令“祛病防疫"风尚。这大致不差。

图片来源:东方IC

中国是一个农耕文明史悠久的国度,节日多与农事相关,或者说深受农事的影响。无论是春节、清明、中秋、重阳,总是安排在非农忙时期,农人们可以抽出一段空暇来从容地过节。端午节也是如此,农历五月初五在夏至前后,庄稼正在蓬勃地成长,离收割还有一段时期。这是播种和收割之间的一段空挡,农活相对较少。和其他几个重要节日浓厚的家族色彩相比,端午节“破圈”了,它是注重一个地区内不同家族之间交往的节日,或者可以说端午节的种种风俗和礼仪,除了祛病祈福外,所要培育的是突破家族圈的社区竞争和协作精神。

赛龙舟是过端午节最重要的一项活动,这项活动培养的不仅是人们的尚武精神,更是以这种形式来强化家族之间或村落之间的竞争与协作。龙舟竞渡,固然是以家族或以村庄为单位组织龙舟队,彼此一较高低。但在这种活动的组织和比赛中,引申出的意义是让人们明白分工与协作是多么重要。唐代张建封在《竞渡歌》很形象地描绘龙舟赛的盛况:“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古代中国的农业最重要的两件事是灌溉工程的建设、维护和抵御洪水。做这两件事,靠几个人或一个家族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整合一个地区不同家族、不同村庄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有效率的分工协作。中国古代政治早熟,很早就出现高效的国家组织制度,和这种生产方式、社会形态关系甚大。

图片来源:东方IC

龙舟竞渡,万人观看,使端午节和正月十五的看花灯、三月初三上巳节游春一样,成为便于陌生人交往的好日子。沈从文小说《边城》的主人公翠翠在情窦初开年华,随着爷爷进城看龙舟,认识了天保、傩送兄弟,而在春节和中秋节,她所能交往的多是熟识的人。

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不管其来由、主旨有何不同,最终的效果是拉动消费。传统中国社会过节,对大多数人来说,一是吃,二是玩,这两项都是要花钱的。在生产力水平不发达的时期,吃的消费占一家人支出的很大一部分,用经济学理论来描述,则是恩格尔系数偏高。今天许多人可能觉得端午吃粽子、咸蛋,中秋吃月饼,花不了几个钱,可在古代中国,这些支出对普通家庭来说亦是所费不少。

宋代黎廷瑞《端午东湖观竞渡》云:“记得当年年少时,兰汤浴罢试新衣。三三五五垂杨底,守定龙舟看不归。”这首诗以小孩的视角写出过端午的各类消费。要兰汤沐浴,即以香草泡在热水里洗澡,汉代《大戴礼》云:“午日以兰汤沐浴”;还要穿新衣,当然少不了吃粽子;然而和小伙伴们一起跑到河边的树荫下,看完龙舟竞渡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在过端午节的诸多消费中,龙舟赛是最大的一项。在南方一些乡村包括我的故乡湘中、湘西一带,在我少年时仍然过两个端午节,五月初五为“小端午”,五月十五为“大端午”。赛龙舟不是一天举行,而是从五月初五延续到五月十五,整整十天。参赛的家族或村庄要购置龙舟,要组织健儿训练,要置办服装和锣鼓,等等,这一切要花不少钱。龙舟赛,赛的其实就是财力,大族或族中有富裕人家慷慨解囊,才有能力每年参加龙舟赛。因此龙舟竞渡会引发宗族之间斗富的奢靡之风,一些主张勤俭节约的儒士对此多有批评。

明万历年间大才子汤显祖在浙江处州府遂昌县做县令时,下令禁止端午节民间举办龙舟赛,理由是太耗费财力、人力了。宋代的名臣范仲淹对龙舟竞渡的态度和汤显祖完全相反,《宋稗类钞》记载范仲淹为政浙西时岁荒不费竞渡之事。北宋皇佑年间,范仲淹任杭州知州,江浙一带发生灾荒。为度过饥荒,范仲淹采取了三条措施。其一:纵民竞渡。据载:“吴人喜竞渡,好为佛事,文正纵民竞渡”;其二:鼎兴寺庙。书中记载:“大兴工役,诸寺鼎兴”。寺庙有产业、有钱,于是诸寺招募工人,大肆装璜或扩建。其三:修造廒仓吏舍。“又新廒仓吏舍,日役千夫”,此乃以工代赈。

如果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饥荒年份应该厉行节约呀,而范仲淹采取的是类似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美国总统的经济政策。看来宋代的范仲淹比明代的汤显祖更懂经济学,这大概是才子和名臣的差别,似乎也可一窥宋代和明代士风的不同。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