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国华的一汽岁月

文|《财经》记者 王静仪 蘧毛毛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6月25日 18:46  

本文3552字,约5分钟

一面理顺内部同业竞争关系,帮助集团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一面主抓自主品牌发展,产销均逆势上扬 

6月23日,中央组织部宣布:奚国华接替王炯担任中信集团党委副书记。此前两年,奚国华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他的继任者未予宣布。

奚国华曾在轨道交通系统从业三十多年,他参与“南北车”合并,并担任合并后的中国中车首任总裁,拥有丰富的国企改革经验。2018年6月他被调任一汽集团之时,这家有13万员工、资产总额4578.3亿元的大型央企的改革方兴未艾,业内普遍认为奚国华将在推动一汽集团混改等方面发挥作用。

两年间,一汽集团的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奚国华此时离任,被业内人士评价为“在一汽正好的时候离开”。

2018年,中国汽车产业经历了多年高速增长后,产销量出现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但一汽集团的销量和营收在2019年跑赢大盘,在世界500强企业的排名从2018年的第125位跃升至2019年的第87位,即使今年受到疫情影响,以自主品牌为首的销量也有较大突破。同时,困扰一汽集团多年的上市公司同业竞争问题得以解决,为集团整体上市铺平道路。

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评价道,奚国华在一汽改革的过程中起到了平衡的作用,一是平衡自主与合资板块发展,二是作为温和改革派,在改革中发挥平衡作用。互为印证的是,一位一汽集团人士也对《财经》记者回忆道,奚国华行事较为沉稳。

《财经》记者观察到,奚国华在一汽集团的最后一次公开行程是在6月16日,他到访一汽解放总装车间慰问一线员工。今年疫情期间,商用车龙头企业一汽解放率先复工复产,并且连续3个月打破月产历史纪录,产销逆势上扬。对此,奚国华来到生产车间,勉励员工继续努力。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奚国华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中央企业要挺身而出。今年4月,一汽集团立下“军令状”,确保上半年实现正增长,保持全年目标不动摇:自主品牌红旗、奔腾和解放实现20万、20万和35万辆的年销量,合资公司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则分别挑战233万辆和77万辆的目标。

平衡的智慧

2018年6月,奚国华出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成为一汽集团新核心领导班子的重要一员。

出生于1963年的奚国华,此前的主要工作经历在轨道交通行业,在南车、北车和合并后的中国中车都曾任职多年,对于国企重组改革有着丰富经验。因此,没有汽车行业背景的奚国华,被业内普遍认为将重点推进一汽集团改革。

作为“共和国长子”,一汽集团的改革的路线、方式、成果等都被赋予了更多意义。同时由于一汽集团内部板块众多,牵涉甚广,一汽集团改革的难度更大、更复杂。其中以何种方式实现整体登陆资本市场,是多年来围绕在一汽集团身上最大的悬念之一。

2017年8月,汽车行业老将徐留平北上履新为一汽集团董事长,他从人事变化、机构调整等方面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改革,2018年可以说是一汽集团战略转型的关键一年。

在奚国华出任一汽集团总经理之前,该职位空缺已有两年时间。在一汽改革的重要时间节点就任,奚国华如何搭档徐留平以推进一汽改革,给予外界诸多猜想。

对于改革方向,徐留平曾于2018年的北京车展期间公开对外界称,目前集团上下正按照中央混合所有制改革思路,向混合所有制企业和完全市场化公司治理方向迈进。

奚国华的管理思考,在他今年于《国资报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有所体现:“按照责权利对等、实时全程监控、负面清单管理、及时沟通协调的思路,和战略协同、信息知识平台系统等共建共享原则,不断加强和优化集团总部和各业务板块、分子公司的管理和协同。”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奚国华行事注重平衡。一是,奚国华亲自出马重振自主板块,对平衡一汽合资与自主板块之间发展不均衡的现状起到了重要作用。二是,奚国华相对温和的管理方式在一汽改革中起到了一定平衡和协同作用。

任职期间,奚国华主要推动了一汽解放(000800.SZ)与一汽轿车的资产置换,以及一汽夏利(000927.SZ)的资产重组推进,解决了集团内部上市公司同业竞争的历史遗留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一系列资本操作或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铺平道路。

此前,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旗下的核心资产分别是奔腾汽车和夏利汽车,同属乘用车业务,存在明显的内部竞争关系,一汽从2011年就承诺要解决同业竞争问题,还曾因延期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直至2019年,整体方案终于尘埃落定:主营商用车的一汽解放和一汽轿车进行资产置换,解放上市,而奔腾回归集团;一汽夏利则与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等进行资产重组,离开汽车行业。

同时,在任期之内,奚国华推动了一汽集团和老东家中车集团的合作。2018年12月,一汽集团与中国中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以新能源汽车领域合作为契机,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2018年奚国华出任一汽集团总经理时,曾引发三大汽车央企合并的猜想。但这一猜想并未在这两年落地,三家之间的最大动作是在2019年成立“网约车国家队”:一汽、东风、长安三家车企联合苏宁、腾讯、阿里巴巴等,在南京合资组建T3出行。

《财经》记者留意到,2020年6月8日,作为离任前的倒数第二次公开行程,奚国华和集团副总经理邱现东还带队到南京T3出行公司调研,“协调解决有关事项,研究部署下阶段工作。”

奚国华履新中信集团之后,一汽集团的改革之路将如何继续走下去?目前暂未宣布接任总经理人选。

振兴自主品牌任重道远

一方面抓集团整体改革,另一方面奚国华也致力于推动自主品牌的发展。他于2018年12月出任集团子公司一汽轿车的董事长,此后最紧要的任务便是推动奔腾品牌快速发展。

一汽集团成立于1953年,新中国第一辆自主制造的汽车“解放”和第一辆自主高级轿车“红旗”均在此下线。目前一汽集团的利润奶牛是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等合资公司,为振兴自主品牌,集团正努力推进红旗和奔腾品牌向前踏步。

奚国华到任一汽轿车一个月后的2019年1月,一则对经理层实施内部市场化选聘的公告发出,针对总经理一职提出了销量和利润都大幅增长的目标。

数据显示,2019年一汽集团整车销售346.4万辆,同比增长1.3%;营业收入6200亿元,同比增长4.4%;净利润440.5亿元,同比增长2.2%。其中,自主板块成为业绩亮点,红旗品牌2019年总销量超过10万台,同比增长203%;奔腾品牌2019年销量超过12万台,同比增长33.4%。

前述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评价道:“这几年一汽整体上发展挺好,自主合资都有亮点,传统业务和新兴业务多点开花,经营业绩逆势而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我感觉跟集团领导班子的紧密团结、合力发挥是分不开的。”

即使受到疫情影响,红旗今年的销量也十分突出。前5个月累计销量突破54600辆,同比增长116%,5月单月销量突破15100辆,同比增长高达133%。

对于自主品牌的发展问题,奚国华认为,无论是从当前中国经济大环境,还是汽车市场增长空间来看,中国汽车产业——特别是自主品牌的未来都是清晰明朗的。“中国消费者对民族品牌的信赖和热情日益高涨,为中国品牌提供了巨大的成长空间。”

作为离职前的最后几次公开活动之一,6月9日,奚国华加入红旗H9长测车队,从江苏南京一直开到浙江杭州,并表示“红旗H9一定会是我们红旗振兴之路上的里程碑”。当日抵达后,他还向杭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忻当面推介了红旗H9的产品魅点。豪华型轿车H9将于今年7月上市,售价35万元起,被视为红旗品牌向上的代表车型。

但奚国华也坦言,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也是名副其实的车轮上的国家,但大而不强是我们亟待改善的痛点。“不强”的根本原因就是创新能力不强,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

奚国华提出,变革、速度、成长是中国一汽以及红旗品牌改革发展和战略转型的三大主题。三者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变革是手段,速度是要求,成长是目标。当前起关键作用的是变革,变革即红利,中国一汽深入推进技术变革,全面重塑管理体制、管理架构和动力机制,变革图强、锐意进取。

“面向未来,中国一汽发布了2025愿景规划,即831战略,到2025年,一汽将实现经济规模、价值创造、人均收入等三个翻一番。届时,中国一汽成为中国领先的移动出行生态服务商的转型基本完成。”奚国华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