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被查、管理人员涉嫌窃取个人信息,蛋壳公寓怎么了?

文 |《财经》E法 李星郡   编辑 | 鲁伟

2020年06月28日 20:15  

本文2878字,约4分钟

疫情期间遭房东“讨伐”、联合创始人高靖被调查、管理人员涉嫌窃取公民个人信息,中国知名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麻烦不断。

号称长租公寓“三叉戟”之一的蛋壳公寓(NYSE:DNK),最近屡有坏消息曝出。

6月18日晚,蛋壳公寓发布消息: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因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目前正涉及地方政府部门调查。

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1月,是中国知名的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致力于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的住房租赁行业。蛋壳公寓的创始人高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在创办蛋壳公寓之前,曾供职于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多家公司。

目前并不清楚高靖接受调查的具体原因。蛋壳公寓此前在回应高靖被调查时表示,高靖涉及的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公司目前各项业务和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从2020年年初到现在,蛋壳公寓遭遇了不少风波,包括“疫情期间推出的免租政策遭遇房东集体讨伐”、“三年累计亏损50亿元,资金链异常紧张”等等。

此外,《财经》E法了解到,2019年10月,蛋壳公寓的管理人员还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检方提起公诉。

6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方面告诉《财经》E法,目前该案还未判决。《财经》E法将继续关注案情进展。

窃取个人信息90余万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2019年10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的一份起诉书描述了蛋壳公寓一位管理人员涉嫌窃取个人信息的经过:2019年2月至2019年3月间,案发时未满34岁、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紫梧桐资管)事业二部业务总监的董某,为了与另一家长租公寓运营方北京自如生活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自如)进行竞争,不惜采用窃取自如含有公民个人信息的收租房合同交易信息的方式。

紫梧桐资管即是蛋壳公寓在中国境内的经营实体之一。

一位接近蛋壳公寓的人士告诉《财经》E法,蛋壳公寓有多个事业部,包括出房事业部、收房事业部、海外事业部、金融事业部、电销事业部等等。董某此前负责过多项业务,包括收房、出房、电销、渠道等。

董某加入蛋壳公寓的时间比较早,在还只有6个人的初创团队时就加入了公司。

起诉书显示,蛋壳公寓窃取自如客户个人信息的具体操作手段有两个环节:一是,董某指使紫梧桐资管业务经理李某,向自如业务经理姜某索要其下属刘某等人的业务系统账号密码。一位自如工作人员对《财经》E法表示,用电脑通过管家系统就可以看到所辖小区的详细租户信息。

二是,董某指使紫梧桐资管员工马某与外聘人员——北京智慧摩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慧摩码)实际控制人、执行董事周杰对接,由周杰及其下属杜某编写爬虫程序,并利用刘某等人的业务系统账号密码登录自如公司业务系统。

由此,董某窃取了含有公民个人信息的收房合同及租房合同交易信息共90余万条,其中利用刘某提供的账号窃取10余万条。

起诉书显示:2019年2月至2019年3月间,相关人员在实施窃取收租房合同交易信息后,2019年4月4日就有四位人员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包括自如的姜某和刘某、紫梧桐资管的李某和马某;2019年4月20日,董某被刑拘;2019年5月7日,智慧摩码的周某和杜某被刑拘。

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侦查终结后,上述七位人员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2019年7月2日被移送至朝阳区检察院。其间,检方因部分事实不清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一次(2019年8月16日至2019年9月16日),因案情重大、复杂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一次(2019年8月3日至2019年8月17日),最终在2019年10月31日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指出,涉案7人窃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三款,均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三年累计亏损50亿元,曾因免租政策遭房东“讨伐”

公开信息显示,蛋壳公寓现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等13个城市,管理的房间超过43万个,累计服务用户超过100万。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

不过,高速扩张的过程中,蛋壳公寓连年亏损。该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和71.29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72亿、13.70亿元和34.3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50.79亿元。

2020年6月10日,蛋壳公寓发布了未经审核的财务报告,公司一季度净亏损12.34亿元。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当你做的事变成风口时,必须要拼命高速发展,甚至短期我们宁愿多亏钱,依然要追求发展速度。”

除了连年亏损,蛋壳公寓在疫情期间还遭遇过房东们的“讨伐”。2020年2月初,有全国多地、多位蛋壳公寓房东陆续向媒体反映称,蛋壳公寓客服致电房东,告知其未来一段时间在房租支付上会有所延期,此外房东须额外给予蛋壳一个月的房租减免。至于要求房东配合减租的原因,蛋壳客服方面给出的原因为“受疫情影响,属不可抗力”。

彼时,包括北京、杭州、上海、深圳等地的房东,均出示了蛋壳公寓方面要求增加额外免租期要求的证据。在这些蛋壳房东们看来,蛋壳公寓未与房东协商而单方要求新增一个月免租期并不合理。按照房东们的说法,这就意味着蛋壳公寓从房东处索要了一个月的免租期,但并没有向租客提供相应的减免政策。

2020年2月下旬,蛋壳公寓方面表示,公司通过近期与广大房东深入沟通交流后,总结归纳出三种免租期支持方案:疫情期间爱心支持的一个月房租,在合同结束时返还或在合同的剩余租期分月份返还;疫情期间爱心支持的半个月免租期,应付剩余租金将在合同约定付款日起15个工作日内支付。

针对此前被质疑是否“单方面强制房东免租”等问题,蛋壳公寓方面表示,从最终的免租期方案来看,应该说很好地体现了蛋壳公寓与房东协商的初衷,无论是合同结束后返还,还是分月份、分期返还,对房东而言并没有造成实质性房租收益的减少,但在一定程度上将大大缓解疫情对蛋壳公寓的冲击,有利于巩固双方长期合作关系,更惠及了租客。对于房东、租客、平台来说,三方实现了共赢。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5年中国长租公寓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目前长租公寓企业的扩张规模逐渐放缓,管理房源量增速大幅下降,城市拓展维持在开发业务的战略高地,基本不再新开城。

有业内人士认为,长租公寓行业可能很快面临新一轮洗牌。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