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贷一哥”翻车!P2P微贷网被立案,退市风险紧随

文/《财经》记者 严沁雯 张颖馨   编辑/袁满

2020年07月05日 18:35  

本文4618字,约7分钟

作为杭州最大P2P平台,微贷网累计借贷金额约3000亿元,待收余额逾85亿元。其股价自一年前开始一路下跌,至今已跌去高峰时期的90%,业界预计,其后续将面临退市风险

9年老牌网贷平台、“车贷一哥”……这是美股上市P2P平台微贷网(NYSE:WEI)

身上的标签。正是因为这些标签,微贷网的倒下引发行业一片唏嘘。

7月4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警方通告称,依法对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微贷网”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

紧接着的7月5日晚间,上市公司汉鼎宇佑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300300.SZ)发布公告称,其通过全资子公司汉鼎宇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汉鼎宇佑”)持有微贷网14.13%股权,此次立案调查可能导致公司金融资产存在较大金额的公允价值变动的风险。

《财经》记者通过电话及微信联系微贷网多名高管,截至发稿前,均未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微贷网被立案的前一个月(5月31日),其曾发布公告称,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对于微贷网在选择退出后被警方立案,有接近地方监管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部分网贷平台在宣布退出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有的在后续开展兑付工作的过程中陷入危机,无法拿出资金或可处理的资产进行兑付。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投资人报案,并提供了平台涉嫌犯罪的相关线索,警方肯定得采取相关措施。

部分业内人士直言,对微贷网倒下并不意外。“一方面网贷行业当前以清退为主旋律,另一方面,以微贷网为代表的大部分车贷平台,新的转型路径不明,还要面对前期疯狂扩张业务的遗留风险,叠加经济下行周期、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倒下亦在情理之中。”

或临退市风险,待收逾85亿元

让警方深夜发布通告的“微贷网”已是上线9年的老牌网贷平台,并被业内人士称为“车贷一哥”。

官网显示,微贷网于2011年7月8日上线运营,“打造了车贷垂直市场的标准化发展模式,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截至2020年2月底,微贷网累计借贷金额2986.63亿元,借贷余额85.83亿元,借贷余额笔数为33.66万笔。

微贷网运营主体为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后者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为姚宏(同时是微贷网的创始人),第二大股东为汉鼎宇佑。

2018年11月16日,微贷网迎来发展的“高光时刻”,登陆美国纽交所。开盘当日,股价收于10美元/股。不过,微贷网股价自2019年2月达到历史最高值13.6美元,之后便一路下跌。截至发稿,微贷网市值约为0.94亿美元,股价1.33美元,较历史最高值已跌去逾90%。

事实上,微贷网所面临的风险此前已逐步显现。今年2月,微贷网宣布暂停部分产品利息兑付。彼时,姚宏称,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出借用户的出借能力和出借意愿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用户投资信心不足,导致原先X智投工具撮合的债权无法正常转让,对应出借用户资金无法正常退出。

“剩余X智投没到期的产品预计会在近期陆续打开,利息部分暂时不进行兑付的原因也是为了尽可能保障广大出借人的权益。公司的正常运作有固定的成本,包括人力成本,办公成本等,目前情况来看,尚在可控范围内,但我们需要对全部的出借人负责,需要做充足的准备和最坏的打算,借款人回收的利息部分除了用于固定成本,会补充到储备现金中,用于坏账部分对应用户的资金垫付。”姚宏说。

此后,微贷网披露公告称,自2020年2月18日起,将工作重心转移到贷后催收,全力回收资金,保障出借人本金按时回款。据此前披露运营数据,平台已完成3月18日-4月26日期间所有散标到期本金按时回款,兑付金额8.81亿元。从2月18日-4月26日期间,累计兑付金额17.07亿元。

5月31日,微贷网再度发布公告,“基于国家政策及行业趋势原因,微贷网经审慎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与此同时,兑付方案将另行公布。”

如今,投资人未等来兑付方案,却收到平台被立案的消息。“觉得这是一家老牌P2P平台,比不靠谱的P2P稳多了。在很多平台退出时,销售经理仍在向我推荐高收益、长周期的产品,因此又进行了续投。”一名华南地区的微贷网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在该平台上仍有50万余元尚未兑付。

被警方立案,叠加股价低迷,多名业内人士直言,微贷网或面临退市风险。此前,美股上市网贷平台点牛金融(Nasdaq:DNJR),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此后股价连续30个工作日低于1美元,被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要求暂停交易。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财经》记者,微贷网被立案将会显著减少股票交易量,对股价带来重大不利影响。与此同时,立案后若股价持续低迷,或有退市风险。

“翻车”背后:野蛮扩张 转型不明

从曾今的“车贷一哥”,到如今被立案,微贷网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微贷网创始人姚宏早期在试水其他资产遭遇风险后,将目光瞄准相对安全的汽车抵押贷。此后,微贷网业务快速扩张,在抢占车贷市场大部分份额的同时,亦得到资本青睐。

公开资料显示,微贷网从2014年A轮融资到2018年公司上市前,一共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盛大集团、汉鼎宇佑、浙商创投、嘉御基金、国盛金控等知名投资机构。

嘉御基金的创始人卫哲曾公开评价微贷网,“车贷公司是做资产端的,我们反复判断,觉得资产端还是车最安全,第一,价格判得准。这辆车多少钱,抵押的时候我知道,价值判得准。第二,看得住。通过很多GPS技术手段、互联网手段,能看得住这辆车。第三,卖得掉。最后出了问题,车回收回来,能够迅速变现。”

近年来,车贷资产所具有的标准化程度高、周期灵活、价格透明易变现等优点,吸引了包括微贷网在内的多家P2P平台入局。据《财经》记者了解,车贷平台的业务模式主要分为车辆抵押和车辆质押,还有少数平台会基于车辆抵押,根据借款人信用资质提供贷款,即 “车信贷”。

从车贷市场参与者来看,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微贷网、投哪网、人人聚财、图腾贷等在内的多家P2P平台,占据了整个车抵/质贷市场约80%的份额。不过目前上述平台均已退出或是爆雷。

“虽然部分平台也提过转型方案,但后续还是难以推动,一方面是因为监管环境持续收紧,另一方面是车贷资产虽然相对安全,但是属于‘重资产’模式,转型较难。此外,车贷平台早期野蛮扩张所埋下的风险,正在逐步曝露。”已完成兑付并退出网贷市场的某平台高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自2016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网贷行业监管不断收紧。与此同时,2018年年初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活动,在规范车贷平台发展的同时,也让车贷行业发展乱象逐渐浮出水面:“二押”(即重复抵押车辆)、价格战、过度授信……

“为了迅速做大规模,行业甚至一度出现‘只看车不看人’的情况,有车就能贷。什么客户都给发放贷款,你借8成,我借9成;你借9成,我借10成……你不敢做的我敢做。”某车贷平台创始人曾向《财经》记者表示。

于是,在国家相关政策出台、扫黑除恶专项活动开展时,大部分车贷平台的逾期及坏账风险也暴露得更为彻底。叠加2018年行业出现网贷平台爆雷潮,投资人信心受损,大批资金逃离网贷行业,部分中小型车贷平台陆续退出。

头部车贷平台诸如微贷网虽然不断谋求转型,但受多重因素影响,实际效果有限。2018年,微贷网高管曾告诉《财经》记者,未来在资产端将不断压缩抵押类贷款,大幅提升信用贷款,此举是基于微贷网前期积累了大量优质的车贷借款客户。

彼时,微贷网亦在同步推进网贷备案事宜。上述高管此后透露,微贷网已通过杭州监管的合规检查,但因备案延期,且平台需要在监管要求下进行“三降”(降待还余额、降出借人数、降借款人数),微贷网发展承压。

2019年底,微贷网发布公告称,拟转型并申请网络小贷牌照。此后,其再未披露过相关进展。直到今年5月底发布退出网贷行业公告。

让上述投资人费解的是,为何微贷网选择退出并在后续开展兑付工作时,会被警方立案?有接近地方监管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部分网贷平台在宣布退出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有的在后续开展兑付工作的过程中陷入危机,无法拿出资金或可处理的资产进行兑付。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投资人报案,并提供了平台涉嫌犯罪的相关线索,警方肯定得采取相关措施。

苏筱芮认为,微贷网官宣退出网贷行业之后又被立案,说明了并非所有的官宣退出都能做到完全良性,大型平台由于规模大、涉众人数广,在退出时尤其需要关注良退程序。

网贷行业清退加速

对于曾经的“车贷一哥”微贷网倒下,多名业内人士直言,“很多网贷平台近年来都在退出或转型,但实际能完成兑付者,相对较少,而转型成功者亦相对有限。微贷网资产端模式相对较重,且转型涉及具体业务、风控等层面的大调整,不是说转就能转。新的转型路径不明,还要面对前期疯狂扩展业务的遗留风险,叠加经济下行周期、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倒下亦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在微贷网宣布清退网贷业务之前,另一家位于杭州的网贷平台——盈盈金科也发布了退出网贷行业的公告,并表示已完成兑付工作。与此同时,51信用卡也在公告中宣布将在2020年准备P2P业务的全面转型清退。

不止是杭州,截至目前,国内已有多个省市宣布取缔辖内网贷机构,行业清退大局已定。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江西等10余省市相继发布公告称,取缔辖内所有网贷机构。

据今年4月召开的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较2019年初下降86%;借贷余额下降75%;出借人数下降80%;借款人数下降62%。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1个月下降。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

清退的同时,部分网贷机构谋变转型为助贷机构或申请小贷牌照等,但其也面临着监管政策未明等风险。存量网贷平台未来路在何方?

在苏筱芮看来,在互联网金融企业转型路径中,助贷并不算转型,优点是没有牌照门槛,但受制于持牌金融机构,一旦政策收紧失去资金来源,机构恐有倒闭风险;小贷最为接近,也是当前最优选择,目前很多互金公司也有小贷牌照,但杠杆率限制较多,非网络小贷还有地域限制;消金公司门槛很高,但一旦拿到牌照,后续可在同业市场上大有作为。

对于部分公司向金融科技转型,苏筱芮认为,转型金融科技必须有一定的金融领域的积累、业务场景以及明确的战略规划。由于金融科技投入伴随着大量现金的流出,企业需注意财务风险;同时,反欺诈、反洗钱环节伴随的科技风险,以及近年来备受重视的个人隐私规范、大数据管理等法律风险也是企业需要规避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