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万亏到十几万,康美投资者:对他们的撒谎底线没有预期

文/《财经》记者 信娜 赵天宇   编辑/ 王小

2020年07月06日 19:04  

本文7047字,约10分钟

被坑的投资者们,开始寻求索赔。至2020年7月初,已有部分索赔案件提交至法院。这中间,他们的生活经历了什么

在坐实财务造假后,ST康美(600518.SH)新任“接班人”终落定。

6月20日,ST康美公告显示,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马兴谷。

一个多月前,36岁的马兴谷才匆忙上任成为公司的总经理,这个位子仅坐了一个月后,便出任公司董事长。关于马兴谷的公开资料并不多,此前他曾担任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不过,目前ST康美的实际控制人未做变更,仍为原董事长马兴田。直到7月4日,官方网站上,“董事长致辞”一栏中的照片人物仍是马兴田。这位曾经的董事长,比马兴谷年长15岁。

在马兴田掌舵公司期间, ST康美连续3年财务造假,涉资至少887亿元。

一位来自中国东部城市社区工作者王木(化名),想在股市上做点简单投资。彼时, ST康美仍称为“康美药业”,还没揭开财务造假的盖子。康美药业是王木经过仔细考量,押入全部身家的“宝”。在此前很长时间里,这家企业被视为中药产业龙头,是众多投资人争相追逐的“好股票”。 

就在2018年底,因财报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坏消息真的来了,股价跌停,市值腰斩,一系列连锁反应,令本没有太多股市投资经验的王木,措手不及。面对迅速缩水的全部家当,她紧紧攥住这只股票,抱着“股价会不会涨回去”的信念,执念于翻盘的机会 。

2019年4月29日,康美药业辩称“财务数据出现会计差错”,造成2017年的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元”。

这一说辞震惊资本市场,不到一个月,证监会初步认定其财务造假事实。拖了一年后,王木决定抛售股票,股价已跌至2元多,她的300多万变成了10多万元。

王木与她一样被坑的投资者们,开始寻求索赔。至2020年7月初,已有部分索赔案件提交至法院。

《财经》记者采访了近十位康美药业投资者,试图还原这些笼罩在阴影中的投资者们,怎样做出选择,又因何坚持。这中间,他们的生活经历了什么。

 “不会亏”的康美

“持300多万元进场,最后变成十多万元”, 这不是股市的新鲜故事。

“这只股掉光了,我就没钱了”,电话那头,传来王木抽泣声。自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被踢爆,王木一天天眼瞅着康美股票在跌,多年积蓄就像泡沫一般,倏地一下消失了。

失去这些积蓄,像是生活里光亮的部分被剥夺。这消息,王木没告诉任何人,她不敢说。近一年的时间内,她一个人默默消化。提起离世的丈夫,她濒临情绪决堤,“这是孩子父亲留给他的钱,现在全没了”。

丈夫因车祸离世,她拿到单位发的几十万抚恤金,期望给儿子的未来做个打算,便想到了股市,“找一个比较好的个股,投进去”。 她对《财经》记者说。

这笔钱,是她眼中“儿子的救命钱”。 2018年7月,王木用336万元买了康美药业的股票。把救命钱绑在一只股票上,听起来有些疯狂的决定,不过在王木的描述中,这是一个仔细考量后的理智行为。

初入股市时,她也曾小心翼翼地用一部分钱“练手”。在获得一些经验和知识后,她觉得自己能在股市中挣到钱:选择一只“不会亏”的股票做长线投资。

“我又不是投机”,王木说她不是图短期的暴利,“只要找到一个‘质地’好的股票,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亏很多钱”,这成为王木在股市中的投资哲学。

最终选择康美药业,也并非一时冲动。2017年,王木曾数次短期持有其股票,“挣到了钱”。

作为中药产业的龙头企业,2018年5月,康美药业在高光时刻市值曾达到1300多亿元。相比之下,2001年上市发行之初,它的市值只有8.9亿元。这样的增长速度,按王木的想法,“把钱放在那里,等儿子长大的时候,再用这笔钱”,听起来挺好的。

一首名为《康美之恋》的广告歌曲曾经一度挺红,由谭晶演唱,李冰冰、任泉主演,讲述的是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和许冬瑾共同创业的爱情故事。

这个在央视密集播放的广告,使得康美药业迅速“霸占”大众视野。也正是这一年,康美药业大举转型中药领域,建立中药物流港和药材加工基地,掌握上游中药资源后,业务范围伸向全国。

一位中药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早期的中药企业大多会通过密集的广告营销提升知名度,这一广告在当时很火,让康美药业迅速打开了知名度。

2011年,康美药业营收从2010年的33.09亿元猛增至60.81亿元,净利润增长40.46 %。这样的增长趋势持续了七年。

渴望分一杯羹的投资人迅速涌入。康美药业被视为A股市场的白马股,一度被归入长期绩优、回报率高并具有较高投资价值的行列。

相似的故事,也发生在距离王木1000多公里的东北小城。71岁的刘琳(化名)和老伴在海南海口的亲戚家调养,她形容自己还在“亏钱”的阴影里走不出来。她不敢回老家,试图用远离“事发地”让自己忘掉这一切。不过,看起来仍是徒劳。

刘琳亏了120万元。这笔钱是她和老伴一辈子的积蓄,留给生来伴有先天性疾病,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女儿40多岁了”,她对《财经》记者说,“我们年纪大了,希望能留下钱给她生活。”

在这只股票上,刘琳放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赌注”。因为曾经在五年时间里,刘琳在这只股票中实现过投资翻倍,加上这是人人口中“放心”的股票。

赚钱和赔钱似乎都伴随着一个相同的故事。在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龌龊被揭开之前,这是一家看起来业绩还不错的企业,财务报表上的各项数字很好看,不论是营收还是利润。

被这个相同故事套路的,不乏经验丰富的投资者,一夜清空A股市场投资,发誓再不入市;有倾注毕生积蓄,为未来种下希望却收获一地鸡毛的普通人;也有因无法面对投资失败,不敢回家在外终日漂泊的“可怜人”。

《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即使在造假传闻不断的2018年下半年,仍有不愿离去的投资人。他们中,多数曾因这只股票赚得“盆满钵满”。

投资机构对康美药业的态度则有不同。一位主要服务投资机构的券商告诉《财经》记者,他从几年前便不再关注这只股票,因为,“客户都不怎么关注”。

“不寻常”的跌停

“不会亏”,是这场“孤注一掷”美好行动的前提。事实上,却不堪一击。

2018年10月16日,康美药业盘中闪跌,17日再度闪崩跌停。四个工作日后,康美药业市值几近腰斩。

“有些股票确实会出现跌停,我没往坏的方面去想”,王木回忆,“股票的涨涨跌跌,是很正常的,对吧?”她没有深究股票持续下跌的原因,抱定这只股票还会涨回去的信心。

一位关注康美药业十余年的投资人也抱着相同的想法,“当时觉得应该是股票正常的波动,没想到是这么大规模的财务造假.”

又下跌了两个月,王木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儿”。18个月后,电话那头的王木只剩懊悔,“当时应该卖掉”,她将之归咎于自己炒股没有足够的经验。

早在2014年8月,一位康美药业投资者刘志清便到证监会实名举报过。据裁判文书网信息,该持股人举报康美药业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十多亿元,并存在虚假陈述、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十多亿元等。

在另一位投资者看来,财报数据上有点“水分”,并不奇怪,“各种传言一直都会有,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

千亿市值的公司就算有些问题,也不至于惨到这种程度。“我的预期是,这么大的公司,涉及到二三十亿元的财务问题,应该都能缓得过来”。上述投资者感慨。

当康美药业股价减半时,这位投资人再度重仓加持。“相比于康美股价的高点,十多元是值得入手的。如果公司整体业务没什么问题,股价越往下走我就会越买进”,顿了几秒钟,他加上一句,“这是建立在公司财务没问题的情况下”。

2018年12月,康美药业公开披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信息,成为终结所有流言的一记落锤。公告中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看到这则消息,王木真的紧张了,从此,她几乎天天更新股票信息。“没想到它的背后会是那么大数额的财务造假”,她对《财经》记者说,经常会看到有股票被列入调查,当时还以为它只是因为一般的事情被列入调查。

这期间,康美药业的一波操作让投资人又心生希望。2019年2月,康美药业如期兑付了一笔20.87亿超短期融资券。消息一经公布,股价迎来大涨。

2019年4月30日,原董事长马兴田公开致信全体股东时,辩称公司出现的问题归因于“过去快速发展”,薄弱环节在内外部压力下凸显。同日,马兴田说,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我又在幻想,这个股票会涨回去,亏太多了,我怎么能卖呢?”王木回忆。

2019年5月21日,康美药业主动戴帽变“ST康美”,投资者们看到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康美的暂缓之策,因为这样处理后,这只股票的跌幅就从此前的每天10%限制为5%,可以跌慢一点。

财务造假冲击

康美到底亏了多少,像是说不清的烂账,数据一次又一次地改。

2020年4月30日,ST康美公布了未经审计的2019年财务数据,称其巨亏36.48亿元。仅一个多月后,公司又称亏损金额增至46.15亿元。

直到6月18日终于发出了迟来的年报,亏损46.61亿元。

看到ST康美财务巨亏,王木已经心灰意冷,“股票已经掉到了2元多,还怎么上涨”。 她终于决心清仓。

晚了一个多月才发出的这份2019年年报,仍然先天不足。实控人马兴田通过关联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4.81亿元,可能在2020年至2022年分期偿还本金和利息。这导致审计财报的会计师事务所无从判断上述承诺有多大的可执行性,也无法获得审计证据,所以出具的是保留意见。

算不清楚亏损金额、审计机构也无从判断,让投资者心灰意冷的2019年,ST康美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9年4月29日,证监会调查结果发布前,康美药业公告称由于财务数据出现会计差错,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元。

“虚增近300亿元”的消息震动资本市场。18天后中国证监会公布调查进展:不止2017年,康美药业在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中,均存在重大虚假。一年后证监会公布的消息显示,康美不止虚增了299亿元,总计虚增货币资金达到887.1亿元。

面对康美药业的巨额财务造假,“不可思议”,是所有投资者的第一反应。

上述关注康美药业十几年的投资人直言,没指望市场上都是好公司。但是这么大规模的财务造假,“我觉得自己被骗了,对他们撒谎的底线没有预期”。

财务造假是一项“系统工程”,并不是单一一个项目出现问题。证监会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虚增货币资金、虚增固定资产;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这两项问题导致康美药业披露三年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上市公司会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处理财务”,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家中医药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邓勇解释,比如一家公司的经营效益并不好,需要在限定时间披露财务报告,又要融资。如果披露真实的财务状况,会影响股民的信心,影响融资。这样的话,有些上市公司会抱着“赌徒”心态,用一些手段掩盖财务问题。

在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2016-2018年,公司仍然融资不断。比如,2017年度,康美药业发行交换公司债券、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债等,2018年度,公司发债仍在持续。

一位康美药业股票投资者与马兴田同为广东普宁人,对他的成功故事颇为熟悉。“家乡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这位投资者告诉《财经》记者,“我们能看到他开设的中药材市场等,都觉得没问题,没想到背后竟然有这么大数额的财务造假。”

证监会对康美药业的定性是:“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

“这个措辞是相当严厉的”,一位行业内人士认为,康美药业的做法太嚣张了。

康美的操作,大约是没能瞒过机构投资者。“他们大多消息灵通,会及时止损”。一位康美药业索赔诉讼代理律师告诉《财经》记者,没听到有投资机构索赔的情况。

2020年5月,证监会公布了进一步的处罚决定:已将康美药业及相关人员涉嫌犯罪行为移送司法机关。此前,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夫妇已分别被处以90万元的顶格处罚,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对于每个月工资仅一两千的王木来说,结果压在心上,透不过气,这些处罚没能让她觉得好过一些, “我不敢和其他人讲,原本这些钱,是留给儿子以后买房,或者用在学业上,现在都没有了”。

还有希望吗?

王木的生活必须继续。清仓ST康美的股票后,她强迫自己接受290万元的积蓄真的化为乌有。她将希望落在了索赔诉讼。

这些在康美折戟的投资者,在股票跌得惨烈时,就四处寻找代理律师。当得知需等到证监会处罚决定后,才可起诉,王木开始每日盼望着,处罚信息能早点发布。

早在2019年10月,王木把所需材料寄给了律师。转眼大半年过去,2020年5月,康美药业的索赔案件提交至法院。“无论做什么,我都得争取,至少要赔我点儿钱,要不然我真的过不了自己这关”。王木说。

只要有点空闲,王木就会询问律师诉讼的进展。这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投资失败,“怎么说呢,这笔钱可以说是丈夫用生命换来的钱,也是我儿子的未来”。

刘琳的代理律师,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劲,一直代理类似案件。他告诉《财经》记者,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事实非常清楚,只要满足条件就可索赔。但各地计算赔款的标准不同,最终赔付的金额可能不会让投资人满意。

“这类案件的胜诉及赔付率一般在70-90%。但是,具体的获赔比例还是要看届时公司的实际能力而定。”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亚珠告诉《财经》记者。

想拿到赔款,得先熬得住时间。“有时候,甚至需要几年时间”。 徐劲说。

王木投资股票的思路是从巴菲特所写的书中开始的,“投资要找潜力股,并长线持有”,经历这一遭后,她对这些完全不信了。

另一位投资者更为决绝,几天内,将过去20年投资A股市场的千万资金全部收回,“我不投了”,他对《财经》记者说,“这件事后,我对这个市场彻底失去了信任。”

A股市场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邓勇这样形容操作财务时,上市公司负责人的心态“是一种赌的心理,根源是不诚信”。

在邓勇看来,康美药业的涉资金额巨大。从监管的角度,也有“枪打出头鸟”的效果,“给其他公司以震慑”。

据证监会官网披露和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统计,2020年开始,截至6月21日,包括ST康美在内,已有9家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被处罚。另有5家上市公司收到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违规行为涉及财务造假。

2019年,证监会累计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立案调查,对18起做出行政处罚,向公安机关移送6起

“如果监管部门下决心调查,再隐秘的造假行为,也会露出蛛丝马迹”,上述行业内人士认为,现在更多情况还是事后监管。上市公司屡次发生财务造假,也在提醒监管部门,需创新模式,建立一套科学合理的长效监管机制。

此前,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公开提及,推动监管转型,继续加大“有奖举报”力度,发挥社会监督作用。

伴随着马兴田、许冬瑾等多名高管辞职,从被人看好的“白马股”沦为ST股,康美药业该何去何从?

上述行业内人士分析,伴随着市场竞争,国家政策的调整优化,中药行业肯定会迎来一场大洗牌。“造假事件后,对企业的声誉损伤很大。现在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业务”。

半年过去了,刘琳和老伴还宿在海口,不敢回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上正常生活。或者,还会不会有那么一天。电话中,她声音嘶哑,“我不能再回忆了,真的受不了”。

“为了儿子,我得把钱一点点赚回来”, 王木在期待新的希望。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