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再遭做空 股价为何不降反涨?

《财经》新媒体 陈鹿/文 舒志娟/编辑     

2020年07月08日 19:44  

本文1605字,约2分钟

港股上市尚不足一年,中国飞鹤(06186.HK)遭二度沽空,被指像瑞幸咖啡夸大盈利。 7月8日,针对杀人鲸资本Blue Orca Capital对飞鹤财务造假、调低运营成本等九大“罪状”,飞鹤方面回应称,相关指控不准确并具有误导性,公司2020上半年营收预计增长40%。

做空机构认为,飞鹤通过夸大婴儿配方奶粉的收入,并调低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夸大其盈利能力,并给予飞鹤每股5.67港元的估值。

该机构还称,中国飞鹤此前在美国上市,经历了反向收购失败,并发生一系列审计人员被解职和涉嫌欺诈的指控后,公司股价暴跌,最终完成私有化退市。但当公司于2019年在港交所IPO后,其命运却经历了奇迹般的变化。

同时,该机构将飞鹤比作瑞幸咖啡,称其2019年的EBITDA和净利润率都高于苹果、腾讯和阿里巴巴,但实际跟瑞幸咖啡的共同点更多。

受此消息影响,飞鹤早盘股价迅速跳水,跌幅一度超过8%。

对此,飞鹤午间发布公告否认上述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并表示,上述相关指控是Blue Orca的单方面观点,该做空机构可能蓄意打击对飞鹤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的声誉。因此,投资者应该审慎对待上述做空机构的相关指控。同时,飞鹤保留就该报告相关事宜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包括提起诉讼的权利)。

与此同时,飞鹤在公告中公布了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营收同比增幅超过40%,主要归功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Blue Orca这次做空没有成功。在他看来,这些年飞鹤业绩持续高增长,主要得益于线上品牌的塑造,线下专业、高效的地推以及产品配方的不断升级。

今年4月,飞鹤公布的首份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7.22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32.0%,其中,超高端星飞帆与臻稚有机系列带动高端婴幼儿奶粉销售上涨41.4%至94.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升至68.6%。飞鹤表示,主要是超高端系列产品拉动了公司收益增长。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飞鹤第一次被做空机构盯上。2019年11月13日在港交所挂牌交易,飞鹤以发行价计市值超过670亿港元,成为港交所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然而,上市不到10天,飞鹤便遭遇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做空,称其在高营收和盈利的情况下多年未支付股息,存在欺诈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两次做空报告,中国飞鹤都进行了有力回击,股价不跌反涨。午后开盘,中国飞鹤股价直线拉升涨超5%,市值创新高。截至收盘,涨7.21%,报16.96港元每股,市值高达1515.09亿港元。

“这些做空机构,他们更关注近几年业绩及利润高增长的新兴企业,他们主观认为这些企业在财务和管理等方面存在不足或漏洞,所以不论真假都尝试做空一下。另外,做空的低成本性也助长了沽空机构的这种嚣张行为。”宋亮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做空飞鹤的Blue Orca,也是做空中国公司的“专业户”,此前曾打击过拼多多、万国数据、澳优乳业等,不过屡次被认为报告中多为猜测,不够“实锤”。此前拼多多在被做空后,股价也是暴涨了十个点。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Blue Orca的做空,论手段、证据、专业性,跟上一次GMT Research一样,纯粹是为了做空而做空,并且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即通过混淆视听,用所谓的“一手资料信息”,通过包装、整理,以让投资者感觉到数据的“真实性”,进而实现打压股价的目的。

对于未来中国上市企业如何才能避免类似的做空行为再次发生,宋亮认为,企业要进一步完善自身从财务到管理,再到渠道建设方面的制度,并及时建立一套资本市场做空的反做空预案。除此之外,企业要加强资本市场资金等买方的及时沟通,以及保持充分的信息交流,确保机构对企业保持信心和信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