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美国成年人无业,多家商业巨头风雨飘摇,全球最大经济体能否走出疫情泥淖?

文|《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苏琦

2020年07月12日 19:08  

本文6559字,约9分钟

在平衡重启经济与控制疫情二者之间,很多州无法准确拿捏

随着7月到来,美国越来越多的州难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多地单日增幅持续刷新纪录。截至6月底,全球累计新冠病毒感染者已超过1000万,死亡者超过50万,其中四分之一出现在美国。更让人忧心的是,疫情在美国大有恶化的趋势。

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6月30日表示,如果美国目前的新冠疫情形势得不到扭转,全美将有可能每天增加10万病例。福奇说:“如果看一看新增病例数的曲线,就会知道我们的方向错了,现在必须尽快采取措施。”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6月份至少10个州的新冠病例增加了一倍以上。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成为疫情新的“重灾区”,原因是,福奇说,一些州在重启经济过程中没有遵守联邦政府设定的相应标准,即便是在那些按相关要求开展重启经济计划的州和地区,仍有一些群体不能遵守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等防疫要求。

多位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示,过早重启导致疫情卷土重来,美国原本期望的V型经济复苏由此被扼杀。鉴于新增病例持续激增,美国目前至少有17个州暂停了重启经济的计划。

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的研究显示,总体而言,占美国GDP三分之一至一半的州,正面临感染病例或相关死亡病例不断增加的困境。更为悲观的观点认为,美国经济W型或L型经济复苏的期望也在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疫情二次暴发的情况下,美国居民消费者信心再次下降,这将影响经济复苏的力度。数据显示,美国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为78.1,弱于预期的79.2和初值78.9。衡量消费者当前财务状况的现况指数终值87.1,弱于预期的88和初值87.8;预期指数终值72.3,弱于预期的74 和初值73.1。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更大的问题仍是经济活动新的“正常”水平是什么,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近一波感染中的死亡率。美国的经济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全速运转。到那时之前,将会在新冠病毒风险和经济活动之间权衡。感知的风险越高,经济活动的基线水平越低。

经济复苏折戟

6月初,《财经》记者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些州采访时,经济面的一些惊喜已然非常明显地出现在各州各地的街头。“开业”的字样或霓虹灯闪烁、或如大幅招牌一样林立;美国5月就业人口意外上升,“招工”的广告也开始多起来;零售销售从历史性崩跌中大幅反弹的迹象,既能在商场门口排队的人群中找到,也能从变得拥堵的交通中找到。

6月中旬,《财经》记者抵达南达科他州时,距该州首例新冠病毒病例确诊正好100天。但对当地大多数人来说,那已是几个百日之久了。南达科他州自3月以来都是美国疫情较轻的州之一,当地人告诉《财经》记者,4月在联邦政府的要求下该州实行了一些防疫政策。自5月开始,这些防疫措施逐渐被取消,并大面积地重启经济。在商业网站对美国各州经济被疫情毁掉的可能性进行的指数排名上,南达科他州排在最后——与其他州的经济相比,南达科他州的经济较少受到疫情影响,这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其就业构成,南达科他州只有14.5%的工人受雇于或因遏制疫情而增速放缓的高风险行业中。

南达科他州的苏福尔斯(Sioux Falls)是《福布斯》杂志美国最佳商业和职业城市年度榜单中,小城市类别中的第一名。在美国疫情数月高居不下之际,《财经》记者在苏福尔斯城中心看到人们熙来攘往,历史悠久的市中心餐馆热闹如常,半夜11点多,年轻人涌向酒吧。这里没有口罩,没有社交距离,仿佛另外一个世界。

但即便如此,新冠病毒已给南达科他州整体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虽然南达科他州总体疫情曲线已有所下倾,但经济大范围的重启,企业开始重新营业,新冠肺炎的病例数自6月起也略有上升。

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最新数据,5月美国就业人口比例下跌至52.8%,这意味着美国成年人中近一半人(47.2%)处于无业的状态。今年1月份就业人口比例曾处在61.2%的高位。三菱日联银行(MUFG Union Bank)的首席金融分析师鲁普基(Chris Rupkey)表示,在疫情持续的情况下,如何定义失业人口尚不明朗。如果有3000万人接受失业金,美国的失业率应该在20%以上。

北京时间7月1日凌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表示,美国经济发展的路径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成功遏制疫情。在疫情得到控制、人们有信心恢复正常活动之前,美国经济全面复苏是不可能的。

回不去的从前

直到6月初,无论政府还是民间对美国经济复苏的所有希望,都建立在回归到2019年底的经济发展的势头之上。作为美国经济衰退的仲裁者,民间经济研究机构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日前表示,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美国经济在今年2月结束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扩张,滑入衰退。

为支持美国经济,美联储3月即开始采取积极行动,将利率降至近零水平,购买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并推出了一系列紧急贷款工具以保持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其中,美联储用来购买新发行公司债券的最后一个计划也于日前启动。美国国会也立刻推出救助计划,自3月以来先后通过逾2.6万亿美元财政支出法案,救助受疫情影响的美国企业、纳税人及其家庭。

在所有经济体中,美联储的措施几乎最为激进,而所有这些救助和刺激计划也都基于同样的单一目标:在经济活动经历了历史性的急剧下降后,以前所未有的政策反应迅速把经济拉回到旧常态。

美国民众更期盼经济和生活尽快回到旧常态。在杰弗瑞•杨的观察中,“民众”,而非官方规定,决定着商业的水平。在3月美国第一波封城令公布之前,商业的人流量就开始放缓。当民众在心理层面上,扩大社交距离和“居家令”的接受时长是有限的。利用这一心理导致的行为变化,杰弗瑞•杨的团队用手机定位数据来追踪零售商店和餐馆访问量的复苏:在复苏的这一时间点上,更多的人流量表明更深入的复工。

以得克萨斯州为例,该州的经济不仅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作为石油重镇,还受到了疫情初期油价暴跌的打击。经济遭受的冲击促使一些商界领袖在4月就敦促州长恢复经济。与此同时,从4月开始,得州的零售场所和餐馆的访问量迅速复苏。零售访问量的增速在6月初开始趋平。

得克萨斯州卫生部门6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州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975例,创下当地自疫情暴发以来的单日确诊数历史新高,累计确诊总数近16万例。而从最近的读数来看,该州零售商店和餐馆的整体访问量有所下降。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病理学家海梅•斯洛特-阿茜说,在过去近三个月时间里,美国政府本有机会在减缓病毒蔓延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包括引导人们摒弃文化偏见,采取有效做法遏制病毒传播和避免新冠并发症等,但政府却选择了更加重视重启经济。

美国各州从4月底到5月初就开始陆陆续续重启了,虽然当时仍有一大部分地区未能满足联邦政府制定的重启标准——两周内报告的病例数/检测阳性率处于下降趋势。政府在重启经济之际,病毒并未被完全遏制,美国的病毒检测能力与疫情的规模不成正比。实际上美国病毒检测能力几乎达到饱和状态——日前,美国平均每天处理约50万份检测样本,但实际上每天需要的检测数约为200万到400万次。

摩根大通一位不具名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指出,需求端出现的系统性崩溃,风险和不确定性呈指数上升,过度依赖负债,全球供应链受到的打击,收入和就业的结构性下降以及新商业模式的迅速出现告诉人们,旧常态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服务业之劫

在美国,服务业在年度经济产出中占据80%的比重。

此次疫情的性质注定了服务业首当其冲,受的打击也最深远。美国服务业的需求和就业在4月份崩溃,5月服务业活动降幅有所收窄。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的服务业PMI从4月的41.8升至45.4。美国服务业尤其是线下进行的相关行业,复苏的速度和力度都大概率弱于制造业。

具体业务性质不同,涉及领域不同,经济重启、复工到正常运转的速度也相差巨大。牙医和验光师由于医生工作的亲密性质,只是非常有限地复工,一些银行客户被鼓励通过驾车窗口或电话在线开展业务后,近日才向公众开放其大门。

美国劳动力市场结构中,大量的失业数据在当前还是暂时性失业,如果服务业持续低迷,暂时性失业是否会转变为永久性失业,将成为影响本次衰退持续时间的重要因素。

美国实体零售业在疫情中风雨飘摇。零售商裁员、关店、破产清算的消息接连不断,这里不乏美国的商业巨头。百货巨头梅西百货宣布关店125家,同时裁员3900人。因新冠疫情导致门店关闭、业务缩减,梅西百货第一季度计提了31.8亿美元的减记。受此影响,梅西百货一季度亏损35.81亿美元,摊薄后每股亏损11.53美元,营收较去年同期暴跌45%,至30.2亿美元。经调整后,亏损为6.3亿美元。

科技巨头微软公司6月26日宣布永久性关闭全球83家实体零售店;苹果公司近日则宣布再次关闭14家美国门店。

彭尼百货(JC Penney)在美国本土约有840家门店,其中154家预计到今年夏末会彻底关闭,还有100家门店预计在公司走完破产流程前就会关门。自2017年以来,彭尼百货已经关闭了173家门店。奢侈品零售商尼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在美国本土共有44家门店,已在5月申请破产。

美国家居装饰零售商Pier 1 Imports关闭了所有破产的门店,维密则计划今年永久性关闭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约250家门店;美国最大的服装公司之一、盖璞(GAP)今年第一财季净利润亏损达9.3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拥有Calvin Klein与汤米•希尔费格等品牌的美国服装集团PVH今年首季净亏损额则高达11亿美元。业内人士估计,今年美国的总零售额将同比下降10.5%至4.894万亿美元,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比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出现的8.2%降幅更大。

美国媒体称,受疫情影响,美国今年或将有多达2.5万家商店倒闭。零售和科技数据公司Coresight Research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一数字将打破2019年创下的纪录——当时美国有9800多家门店永久性关闭。

根据《福布斯》的报道,美国全国性及区域性零售连锁商有3056家门店进行了清算,这还仅仅是计划关闭的门店,而进行清算的门店几乎覆盖了美国所有的零售企业。

彭尼百货(JC Penney)在美国本土约有840家门店,其中154家预计到今年夏末会彻底关闭,还有100家门店预计在公司走完破产流程前就会关门。自2017年以来,彭尼百货已经关闭了173家门店。

奢侈品零售商尼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在美国本土共有44家门店,已在5月申请破产。美国家居装饰零售商Pier 1Imports关闭了所有破产的门店,维密则计划今年永久性关闭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约250家门店;美国民众几乎人手一件的盖璞(GAP),其今年第一财季净利润亏损达9.3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拥有Calvin Klein与汤米•希尔费格等品牌的美国服装集团PVH今年首季净亏损额则高达11亿美元。

业内人士估计,今年美国的总零售额将同比下降10.5%至4.894万亿美元,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比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出现的8.2%降幅更大。

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发布的最新预测显示,从长远来看,实体零售正在拖累整体零售业的表现。今年,实体零售业的销售额将下降14%至4.184万亿美元,线下销售可能需要长达五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

评级机构穆迪公司(Moody’s)旗下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指出,疫情对经济造成严重的结构性损害。赞迪对《财经》记者说,疫情导致服务业发生重大的长期变化,其中最显著的是零售业、休闲和招待业、娱乐活动以及旅行和运输行业。网上购物会更大行其道,人们出门会更加谨慎。企业将限制员工出差,在家工作变得越来越通行。护理机构和宾馆招待业等也将别无选择,大幅度地改变其开展业务的方式,以确保顾客的安全。

除服务业外,高等教育、商业房地产和高成本的城市生活方式都无一例外要做出改变,或者出局。

全面复苏的挑战

美国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总裁乔治日前表示,在疫苗研制成功之前,新冠感染病例激增的可能性仍将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而全面复苏任重而道远。

事实证明,在平衡重启经济与控制疫情二者之间,很多州无法准确拿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日前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保护人的身体健康同时意味着保护经济的健康,拯救生命和挽救生计可以且必须携手并行。这意味着要为负责任的经济重启创造适当的条件,意味着保持灵活性,根据需要随时调整经济重启的过程。

但在现实中,很多地方官员都未能顶住重启经济的压力。这个压力既有来自民众的抗议、相关的诉讼,也有政治成本。另一方面,对健康的担忧成为影响消费者参与意愿的核心。在商业运营上,商家无法提前规划投资,也让经济重启困难重重。

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7月1日该州新增9740例新冠确诊病例,为日增最高纪录。当天加州政府重新关闭19个县的所有室内场所,包括餐厅、酒吧、电影院等。该限制措施至少会持续三周。这19个县包含了加州72%的人口。

其中Ventura County县的卫生官员罗伯特•莱文(Robert Levin)指出,“如果纯粹就病毒问题讨论,我们太快开放重启了。促使我们重新开放并快速开放部分原因是对整体经济发展的担忧。”

同样,俄亥俄州属于少有的几个早期进行疫情干预的州。在该州通报第一例病例之前,俄亥俄州州长便已采取全面措施,包括关闭州内的所有学校,关闭所有的餐馆、酒吧等会众场所。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截至4月13日,与美国本土三个规模相当的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相比,另三个州确诊病例数都超过了2万,俄亥俄州新冠肺炎病例数仅为6604,远小于其他三个州。

自5月中旬以后的一个月内,俄亥俄州疫情企稳,每周新冠肺炎新确诊病例数量从5月17日当周的3068例稳步下降至6月6日当周的2162例新病例。但这一趋势在6月13日当周急剧逆转,当时俄亥俄州在一周内增加了2874例。6月27日当周该州报告了4391例新病例。州长表示,约有60%的新病例是20岁至49岁之间的俄亥俄州人。

在疫情暴发前,俄亥俄州中部地区正处于旷日持久的发展热潮之中,疫情让一切戛然而止。俄亥俄州东北部地区和美国大部分地区一样,在十多年前的大衰退结束后,一直处在稳定增长的态势中,疫情的横空出世辗压了一切。

负责俄亥俄州东北部地区经济发展战略与研究的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指出,该地区的经济要从疫情带来的低迷状态中恢复,可能要等到2022年,这个经济复苏的预测比人们最初想象的要差一些,其中就业存在5%至6%的潜在下降,所以虽然现在看起来经济开始复苏,但实际上完全复苏的历程可能要四五年,至于重要的GDP或俄亥俄州东北部地区所有商品和服务的美元价值的流失,这一部分弥补起来会相对快些。

好在过去几年中,该地区在经济发展体系中的努力也带来了一些希望。杜里茨基对《财经》记者解释说,在创新上,该地区的制造商更多地采用工业4.0技术,以推动未来的生产率增长并保持区域制造业的竞争力;在人才培养上,通过提高技能和再获技能的努力,帮助失业者获得本地区各行业(如医疗保健、IT、制造业)的相关技能;从战略上考虑提供工作中心这样的空间,以确保那些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才和现有基础设施的公司投资于站点开发。这些战略有望推动经济发展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2周前
    什么时候也能公开谈谈国内的情况?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