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高瓴近22亿投资,健康元转型能打破外企垄断吗?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潘西/编辑     

2020年07月15日 20:18  

本文2387字,约3分钟

高瓴资本再次在医药圈扫货,近22亿元大手笔认购健康元增发。7月12日晚间,健康元(600380.SH)发布定增公告,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价为12.83元/股,募资资金总额不超过21.73亿元,高瓴资本将认购此次定增的全部股份。在本次发行完成后将持有健康元8%股份。

健康元前身系太太药业,随着传统保健品收入急速萎缩,通过并购摇身一变成为医药企业,并切入呼吸制剂领域,试图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那么,有了高瓴资本大手笔的加持,能否改善健康元的局面?而健康元能否在这细分领域打破外国巨头长期垄断地位,是否也会对国内吸入制剂市场格局带来变化?

保健品板块边缘化 

7月13日、7月14日连续两天,健康元开盘即一字涨停。截至7月15日,健康元总市值达396.91亿元。这个久违的涨停来源于高瓴的再次出手。

回望2001年,健康元头顶“中国第一家保健品上市公司”的光环,在消费市场与资本市场斩荆披棘。而今盛况不再,核心产品“太太”牌也鲜少被提及。2018年,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朱保国多次提及要构建大健康产业体系,正是在这一年,健康元遭遇了重挫。

随着权健事件的曝光,“太太牌”部分产品质量问题被揭露,使其口碑大幅下滑,行业洗牌健康元也未能幸免。2018年、2019年该公司保健品营收分别为2.05亿元、1.53亿元,分别同比下降3.57%、25.05%。

此外,健康元旗下子公司还涉及多起诉讼。公开资料显示,健康元子公司焦作健康元、新乡海滨药业有限公司、珠海保税区丽珠合成制药、丽珠集团福州福兴医药、丽珠集团丽珠制药厂、珠海丽珠试剂等存在合同纠纷、劳动纠纷。

引入战投加速转型

健康元是高瓴资本今年投资A股的第五家公司。公告显示,定增完成后,高瓴将持有健康元8%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创始人朱保国仍为公司实控人。

高瓴资本此次入局健康元,正是看中了其呼吸制剂赛道。根据双方的战略合作协议,健康元同高瓴合作将快速拓展在呼吸吸入制剂的市场空间,以实现呼吸吸入制剂龙头企业的战略目标。

实际上,高瓴在A股市场“扫货”早已不是新鲜事,只是这次的对象是健康元,多少令人有些捉摸不透。

据了解,健康元于2013年开始布局吸入制剂,并将吸入制剂纳入核心业务。目前,其吸入剂产品线中已有“舒坦琳”和“丽舒同”两款产品上市,还有多个产品已申报生产或正进行临床试验。

2019年,健康元加大该领域砝码,试图提高盈利能力。同年2月,健康元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严格区分珠海大健康产业基地和海滨制药坪山医药产业化基地。将珠海基地中的四个呼吸系统用药,转移至海滨基地项目,使珠海基地专注保健品和食品生产,海滨基地专注于化学制剂生产。

不过,市场不乏质疑声。有声音指出,达产和销售是一个不断放量和博弈过程,最终市场化效果仍有待考量。

在高禾投资管理合伙人刘盛宇看来,高瓴资本的投资模式更是美国市场已经比较成熟的PIPE投资(即私募股权投资已上市公司),也就是股权机构投资于已上市公司,而非过去的拟上市公司(PREIPO),并协助上市公司完成一轮再融资或并购重组,进而完成二次创业或者主业转型升级。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医药企业必须进行前瞻性的布局,因为它的研发周期和产品上市时期都很漫长。”刘盛宇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医药企业需要不断创新、提升自己的产品线,以及通过定增引入新一轮的战略投资,对产品线进行全面的升级。同时,需要在已经布局的产品线中,寻找到一个又长又厚的赛道,比如说慢性病。否则的话,未来几年企业的业绩可能会大幅下滑。

竞争加剧  市场格局或存变数

近几年,随着国内吸入制剂市场快速崛起,国内企业开始争相布局这一领域。据了解,截至目前,已有6个吸入剂企业通过或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除了韩美药品的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其余5个均为国产吸入剂;而按新注册分类提交上市申请的吸入剂近80个,涉及31个品种。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2019年我国吸入制剂销售复合增长率达20%,2020年销售规模有望接近200亿元,未来潜在市场有望高达600亿元。

从赛道来看,长期以来,呼吸吸入制剂在中国80%的市场长期被跨国制药巨头占据,阿斯利康(AZ)、勃林格殷格翰(BI)、葛兰素史克(GSK)三家跨国企业占国内吸入制剂市场份额近70%。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表示,由于吸入制剂的研发、审批和生产壁垒较高,导致中国吸入制剂市场长期被外企占据。

不过,刘盛宇认为,以健康元为代表的国内药企不断进行股权融资、研发投入和产品升级之后,有望打破吸入制剂国外企业的垄断。

除健康元和正大天晴之外,目前我国还有中国生物制药、成都倍特、恒瑞医药、长风药业等正在加紧布局中。

不容忽视的是,由于吸入制剂需多种技术的结合,包括健康元在内的国内药企尚处于发展初级阶段,一方面,将面临很高的技术壁垒,并存在研发难度大、专利障碍高等难题;另一方面,国内化学制剂生产企业较多,竞争相对激烈。

健康元药业集团董秘赵凤光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该公司2013年开始布局呼吸类制剂,接近‘八年抗战’,吸入制剂业务逐渐进入收获期,将加速吸入制剂的国产替代。”

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孙飘扬指出,恒瑞将停止绝大多数仿制药的研发,仅保留部分高端品种。而吸入制剂正是孙飘扬所说的高端品种。

“与其说是高瓴投资健康元之后引起行业格局变化,不如说行业格局即将产生的变化吸引了高瓴资本投资。”在刘盛宇看来,国产替代将成行业发展的格局。未来,随着社会资本陆续进入这个细分领域,国内药企将逐步成长起来,加速产品布局、收入及市场占有率的提升,完成国产替代的过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