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选民会放弃特朗普吗?

文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0年07月16日 18:35  

本文4432字,约6分钟

特朗普一系列引发巨大争议的内政外交决策令美国社会进一步撕裂,其连任之路已注定不会平坦

7月11日特朗普首次戴着黑色口罩出现在公众面前, 过去几个月,他对口罩能否帮助阻止新冠疫情在美国扩散一直持有怀疑态度。

自新冠疫情3月在美国开始蔓延以来,疫情始终未能得到有效控制。特朗普政府开始先是断言疫情已经得到遏制,接着夸大筛检能力,最后经过数周才承认口罩的防疫功能,以上种种让美国错失了控制疫情的黄金时间。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截至7月15日,美国新冠病毒确诊感染人数接近350万,死亡人数超过13万,远高于全球感染第二位巴西的188万感染、7万多的死亡人数。

特朗普原本坚信过去四年强劲的经济表现让连任没有悬念,却没想到新冠疫情打乱了他的算盘。根据美国劳工部7月初公布的统计,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美国2月失业率为3.8%,为二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不过,疫情使4月的失业率大幅攀升到14.4%,5月达到13%。各州采取的严格防疫措施一度使疫情有所减缓,5月和6月新增就业750万,高于经济学家预期。尽管如此,6月失业率仍高达11.1%。

经合组织(OECD)在6月初发布对成员国的经济增长预期,美国到年底的失业率可能高达11.3%,2020年全年GDP可能下滑7.3%,远高于美国在二战后的任何一次衰退。2007年-2009年金融风暴时,美国失业率最高点也只达到10%。

5月8日,特朗普公布连任竞选口号:向伟大过渡(Transition to Greatness),希望延续他2016年“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愿景,但是他能否说服美国选民再给他四年的时间?

连任之路注定坎坷

2016年的大选,特朗普成功击败民调一路领先的希拉里让全球大感意外。上任后,从禁穆令到边境筑墙,从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到发动中美贸易战,从破例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到斩首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特朗普一系列引发巨大争议的内政外交决策令美国社会进一步撕裂,其连任之路已注定不会平坦。

根据民意调查机构皮尤中心6月底公布的调查显示,53%的民众表示特朗普是糟糕或表现极差的总统。美国民众对国家当前整体状态满意的只有12%,不满意的民众达87%;以情绪区分的话,71%感到愤怒、66%感到害怕,但是也有高达46%觉得未来充满希望。美国其他主要民调机构也显示特朗普在全美范围和六大摇摆州的支持度都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落后的幅度甚至一度超过10个百分点。

目前,距离投票日期仅剩三个多月,特朗普能否连任逐渐占据美国和世界各大媒体的版面。

2016年特朗普当选证明传统的民调模型失灵,民调准确度再度成为今年总统大选的争论议题。全美的民调专家和政治分析师在2020年这次大选前深刻反省并修改模型。各家总结上一次“失误”的原因包括:未调查足够多的偏低学历选民、遭到支持特朗普选民的误导、未算入多年不参与政治的共和党偏远地区选民等。随着模型的修改,这次是否能提高准确率将有待检验。

2016年成功预测特朗普当选的得克萨斯大学政治教授艾略特(Euel Elliott)对《财经》记者说,近年来民调机构失准是难以克服的问题,调查机构反映,只有10%-15%接受调查的民众愿意真正配合。

此外,选举人制度也是此次大选备受瞩目的另一焦点。艾略特对《财经》记者强调,特朗普2016年在选举人制度下占了优势,“别忘记选举结果是选举人票制,候选人可能在输了普选票数但拿下需要当选的270张候选人票。”特朗普仍然可能在2020年重复类似的选举结果,只要他将普选票数的落后幅度控制在2个百分点,他就有40%-50%的机会赢得选举人投票。

选举人制度是美国联邦制度下的间接投票设计,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按人口比例划分总数为538的选举人票,每州的全部选举人票投给在该州得票最高的候选人,总统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270张或以上)即可当选总统。选举人产生方式由各州议会自行决定。

2016年少数几位预测特朗普当选的政治学者之一诺普斯(Helmut Norpoth)称,他的模型显示特朗普连任的机会高达91%。 诺普斯的模型在27次总统大选预测中应验过25次。

但最后决定选举结果的仍将是两边阵营的投票率。2016年投票率为57%,支持特朗普的州平均投票率和过去选举一致,但是支持希拉里的州平均投票率下降2.3%,在14个竞争激烈的州则比以往高出许多,平均投票率达65.3%。

艾略特分析称,高投票率有利于民主党,因为总体而言民主党的支持者多于共和党,超过60%的投票率意味着少数族群选民,如年轻选民和西班牙裔选民,选择参与投票。为了连任,“特朗普需要让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出来投票,同时寄希望于民主党投票率像2016年一样。”

新冠疫情成为X因素

应对疫情不力的特朗普知道他的强项在经济,因此他不断向选民传达:只有特朗普能够创造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我创造了(美国)最伟大的经济荣景。我们现在要重新再创造一次。”

皮尤中心的调查显示,51%的美国民众确实认为特朗普有能力做出好的经济决策,相较之下,拜登以48%落后。为了抬高支持率,特朗普不断地要求各州放开因疫情带来的限制措施, 让经济活动重新展开,同时要求学校在9月重新开学。

但是,7月以来,配合执行开放政策的州却出现感染人数迅速攀高。佛罗里达州7月12日单日新增超过1.5万例,7月第二周一周时间内增加超过7万例。根据7月13日Gravis公布的民调结果,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落后拜登10个百分点。

在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明尼苏达州、罗德岛、弗吉尼亚州、阿拉斯加州等地,感染人数也都急剧上升,7月第二周感染案例比上一周平均增加41%-55%。

在亚利桑那州,三名使用同一个教室的老师在配合规定洗手、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还是感染了病毒,其中一名老师还因此病故。尽管如此,特朗普仍坚持学校应该重新开放,他认为,“孩子们想去上学。”

担心疫情可能失控,加州州长7月13日紧急宣布餐厅、博物馆、电影院、酒厂等场所关闭室内营业,延迟学校开学。而在疫情同样快速升温的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州长则拒绝大规模缩减已开放的经济活动。

为了控制美国疫情,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再三呼吁各州不该太快放松限制。但是特朗普对福奇经常接受媒体采访谈论疫情、频频和白宫唱反调感到不满,白宫正寻求把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力的矛头指向福奇。白宫防疫团队一名成员7月12日表示,福奇在提出防疫建议时,“未必会把整体国家利益放在心上。”

根据《纽约时报》的调查,67%的美国民众相信福奇提供的信息和对疫情的分析,相较之下,只有26%的民众认可特朗普对疫情的看法。

艾略特对《财经》记者指出,如果第二波疫情无法获得控制,经济情况得不到改善,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将难以像2016年般幸运。

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政治系教授克拉克(Harold Clarke)也对《财经》记者指出,如果美国经济在选前未出现V型反弹,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堪忧。

白宫前代理幕僚长穆尔万尼(Mick Mulvaney)也在媒体撰文指出美国对新冠病毒的筛检能力仍不足,决策官员应该清楚,“目前的经济危机是由公共卫生(问题)引发的。”

寻求逆转

尽管特朗普在防疫、种族问题的应对上备受争议,但是对他政绩的认可度却始终保持稳定。《华尔街日报》的调查显示,美国民众对他的执政认可在6月初达45%。在支持特朗普的主要选区,捐款仍然十分踊跃。他和共和党在6月14日创下募款纪录,在24小时内募得 1400万美金,超过2016年的1000万美金。

但是新冠疫情对特朗普的影响直接反映在他的竞选造势活动上。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举行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第一场造势活动,但出乎意料的冷清。人们开始议论他是否会撤换竞选团队负责人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部分媒体甚至报道2016年的竞选团队中的重要人物班农正寻求重新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

另外,特朗普也破例寻求共和党“建制派”的协助,其中包括2004年协助小布什连任、以缠斗和寻找对手负面消息见长的罗夫(Karl Rove)。罗夫在6月底公开表示,特朗普急需重新设定议题,“除非有一个聚焦且纪律严明的选战策略,否则不可能赢得选举。”他指出,特朗普需要通过8月17日的共和党党代表大会向美国选民宣誓,他在未来四年将要做什么,然后基于这个新议题来区分自己和对手间的差别,“没有一个总统能只通过强调自己(已经)做的很好而当选。”

在近几个月民调落后的特朗普选择了所有落后的候选人会采用的负面选战打法,除了一路攻击拜登太老不适合当总统,他还通过攻击中国、攻击挑起族群议题的人来刺激支持者的热情。在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攻击下,皮尤中心6月底的调查显示,确实只有40%选民认为拜登“有活力“,而56%的选民认为特朗普活力十足。

但选民总体仍偏好拜登。从选民结构和摇摆州的民调,拜登因为选民对现况的不满暂时领先。特朗普在主要的六个摇摆州(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和威斯康辛州)平均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

其中,1984年以来首次在2016年转红的威斯康辛州的动向备受瞩目。根据该州马奎特法学院(Marquette Law School)6月底的民调, 在登记投票的选民中,49%的选民支持拜登,41%的选民支持特朗普。政治网站“真正清晰的政治”( 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各家民调数字也显示,拜登的支持度为48.5%,特朗普支持度为42%。

威斯康辛州前州长沃克(Scott Walker)指出,这次选举选民“考量的是总统候选人的健康、经济的健康程度和(居住)州的安全程度”,他认为威斯康辛州2020年或不会再支持特朗普。

在选民结构上,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族群包括:65岁以上的年长选民、劳动阶层白人女性。这些族群对特朗普的支持近来也有所下滑,特别是白人女性。克拉克强调,女性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自他上台后就极速下滑。在克拉克和其他三位教授的研究中,男女选民对特朗普的偏好落差达13%,相较之下女性选民比较认同民主党和拜登,如何增加女性支持者对特朗普将至关重要。

深怕重蹈希拉里覆辙的拜登对自己在民调中领先也异常谨慎,他在竞选场合多次告诉支持者,“忽略那些民调,我们不能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风险太高了,大家一定要去注册投票。 ”

除了投票率,选前可能发生的各种事件也将左右选举结果。艾略特强调,选战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难辨。“(2016年)如果FBI选前11天没有重启对希拉里的邮箱调查,我想赢得选举的应该是她。”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