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制造企业如何向死而生,周其仁提炼六大战法

文/《财经》记者王延春    编辑/苏琦

2020年07月18日 19:00  

本文6651字,约10分钟

折叠的2020年,企业需要重划起跑线;无论多大的风浪来临,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把平常的功夫做足;应对危机,应理解三句话:善阵不战,善战不败,善败不乱;同时,选标对标,见贤思齐;用新技术为自己赋能

2020年被疫情折叠,一些企业被迫倒闭,而佛山多数制造企业却能向死而生?怎么做到的?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与15名佛山企业家观察员一道,在佛山进行了为期数月的调研,走访了43家企业,观察疫情冲击下的企业如何重划起跑线,如何在品质革命的道路上持续突围攀登。7月16日,在佛山企业大会上,周其仁从佛山制造企业的突围做法中提炼出六大新战法:折叠2020,重划起跑线;一息尚存,练平常功夫 ;善阵不战,善战不败,善败不乱;选标对标,见贤思齐;用新技术为自己赋能;建好大本营,突围再攀登。

周其仁教授说:“2020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但是折叠一下,我们可以坦然应对,对很多企业来讲,无非就是变成了6个月,或者只有9个月、11个月,那现在,企业就重划一条起跑线,继续攀登、继续竞争。”

折叠的2020,重划起跑线       

2020年初,当佛山市制造企业计划蓄势待发,攀登品质革命一个又一个高峰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一切。没有战争,没有地震,没有发生其他大规模自然灾害,但一场疫情却对人类的生活、生产带来巨大创伤。在这种情况下,品质革命还搞不搞?品质高峰还登不登? 如何在新形势下顺应变化?周其仁教授说,“我调研的企业大多数选择了逆境突围,还要爬起来,还要登峰。”

2020年到底有多长?几个月?每个企业的答案并不一样。有些企业在前两个季度相当于停掉了一个季度的产能。有些企业订单减少了三四成。但也有一些企业在疫情下,仍然获得了高速发展。周其仁与调研团来到海天味业,看到一幅大标语:“夺回一个月”。如何“夺回一个月”?原来,海天味业年计划收入增长25%,结果第一季度、第二季度仅仅增长7%,出现了失速情况。由于疫情导致人们居家禁足,海天迅速调整市场,调料从大包装换成了小包装。海天管理层到目前并没有调整年度计划,希望通过下半年的追赶,把损失夺回来。溢达纺织是亚洲最大的衬衫制造工厂,产品大量外销,3月、4月境外疫情蔓延中断了贸易链,一季度减少了2500万件的海外订单,等于一个季度的产能没有了。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也减少了34%的销售收入。这些企业都在以各种办法突围。

然而,一些企业在疫情中却逆势增长。华特特种工业气体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增长13%。小熊电器上半年销售收入增涨45%。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利润额一季度增长80%。可以看到,同样的疫情冲击,企业的分化严重,一部分是外部因素,另一部分是企业的内部原因,每个企业应对疫情的招数不尽相同。

周其仁表示,折叠的2020年,在不同的企业家眼里有着截然不同的计算。中国经济一季度GDP增长-6.8%,二季度增长3.2%,实现由负转正。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6.1%,今年二季度增长3%多,意味着2020年整个国民经济只剩6个月的增长期,增速一半没有了,增长势头虽然向好 ,但是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周其仁说,从方法论上看,2020年一批企业大概只意味着有几个月,但有的企业多于6个月,营收增长基本高于全国平均增长水平。当然,365个天数没有缩短,土地租金、银行贷款都按365天计算,如果营业收入减少6个月,所有的成本却要拿这6个月的收入分摊,对企业发展来说,今年是非常严峻的一年。“很多企业要重划起跑线,重新突围、重新进入竞争状态。  ”

一息尚存,练平常功夫

“一息尚存,只要活着就来得及。”周其仁表示,“在佛山市调研最大的收获是,无论多大的风浪来临,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把平常功夫做足。”

华兴玻璃集团有限公司全国30多个工厂在疫情期间没有一家停产。玻璃生产一旦窑炉开了就不能停。这么大的疫情怎么做到不停?董事长李深华说,“没有特殊功夫,就是靠平常功夫。”玻璃生产的窑炉不能停,倒逼华兴玻璃多少年来练就一门功夫——让市场需求适应企业产能,而非产能变动适应市场,是市场需求适应产能。虽然几十年市场需求在变、价格在变、对手在变、环境都在变动,但华兴玻璃多少年来就是这一门功夫,把分散的需求管理起来,每年管理10到12个需求,永远不把自己的产能压在一个方向。无论哪个需求量也不能过大,如果需求量过大,生产主动停下来。不是说有订单就开足马力。每年总是做10-12个不同的需求,研究这些需求在不同季节、不同经济高峰低峰之间的对冲、平滑。多年练就的功夫让今年的华兴玻璃厂在一个重大的全球罕见的风险冲击面前,可以保持连续生产,一天都没有停产。即便是在湖北黄石的生产厂疫情期间要保持连续生产,地方的书记、市长承担着很大的政治风险。一套严密的方案报上去,企业说这些工人放回家还不如在工厂集中管理,集中管理防疫效果要比工人回家强,同时还可以保证生产,最后黄石的领导班子承担了政治风险,结果黄石工厂到现在都没有出问题,全国所有工厂全部连续开工。

周其仁总结说,多少年来注意细节管理,注重在全国均衡的管理,在不同的地区招工人,在不同的城市建工厂,这些功夫让华兴玻璃安然度过了疫情冲击。“应对危机功夫在平常,华兴玻璃的练平常硬功夫,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

练平日功夫就像爬台阶,企业不是要大动干戈,只是每年更新、每年更新,不断引进新的管理办法、先进系统。在疫情期间,华兴玻璃还采用了西门子灯塔工厂的标准改造工厂。李深华认为,让企业陷入危机的不是危机本身。应对危机只有靠平常功夫,这个平常功夫就是在危机来临之前就要下手。战争也好,贸易战也好、病毒也好、疫情也好、山洪也好、海啸也好,这都是引爆点,所以,要在外部冲击没发生之前天天练这一门平常功夫,有机会就改进,把企业的健康运作在日常管理中。

“平时免疫力好、健康的企业,总的来说中招机会就低,中了招也不会变严重,变严重也不容易死。”周其仁表示。

善阵不战,善战不败,善败不乱

 围棋里常有三句话,善阵不战,善战不败,善败不乱。周其仁认为,很多企业之所以在危机来临时趴下,就是没有领会这三句话。

位于佛山南海的承安铜业,是印制电路板专用磷铜阳极行业的隐形冠军企业。但承安铜业并不满足于冠军头衔,而是跨界进入智能环保处理行业挖掘新价值,并在今年疫情期间加强自修、逆势招聘,同时推进公司日常管理数字化。用企业总经理周建新的话来说,这是为以后的竞争“磨刀”。

周建新在危机期间领着企业团队主要做五件事:防疫、风控、磨刀、备战、化危为机。他认为,与其让员工们整天去看媒体的各种疫情报道,越看越伤心,越看越害怕,精力越来越分散。还不如组织大家一起学习,钉钉上将公司的日常管理数字化,研究如何落地工业互联网。

“在疫情重大冲击面前,布阵很重要。”周其仁总结,善阵者不战,最重要是布局,局布好了不打就可能赢了。

佛山的蒙娜丽莎是布阵的案例。 4月份该公司在线上讨论坚持投资广西,尽管讨论的时候有不同意见,有担心疫情下产能没人要?经济增速掉下来还有需求吗?结果董事长萧华一锤定音,他说病毒早晚要走。一个项目投下去周期就得两三年,需要提前布阵。这是“冬天”里的投资战略。

周其仁说,广东科龙董事长潘宁就总结过类似的投资战略。当年中国国民经济冷得一塌糊涂,到处都在砍产能、去项目,潘宁却收了成都发动机厂一个车间,要把科龙冰箱生产线伸到西南地区。为什么这个时候投资?潘宁说,所有的投资都应该在“冬天”投。这其中有两个道理:第一、“冬天”成本低,土地便宜、材料便宜、能源便宜、运输便宜。第二、投资是有周期的,冬天里没有投下去,等到经济回暖的时候,你没有产能,拿什么赚钱?拿什么占领市场?很多企业是经济热的时候去投,但是投资有周期,等投完还没能赚到钱就“冷”下去了。所以“善阵者不战”。

调研团队在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今年一季度德冠薄膜利润增长80%。目前德冠的各种膜材料在世界地图上已经星星之火了,“跟着好客户走向好市场,让好客户带到高端去”这种策略让企业想办法布阵日本市场。即便是有几百万人民币的生意,其他公司看不上,日本人有严格品质、严格质量,要求又特别麻烦,但是德冠仍然坚持进入日本市场。

在德冠薄膜董事长罗维满看来,这两年佛山推进“品质革命”,日本是出了名的对品质要求高的市场,进入日本市场就是买到了一张“通行证”。   

 周其仁说,“品”字三个口,东西好不行,还要人家认为你东西好,人家认为你东西好比你东西好还要难。当德冠薄膜的产品被日本市场接受,产业界很多人都认为德冠的东西能够卖到日本,产品质量不会差。同时产品卖到日本,企业的工艺、标准、质量等都得到提升。所以,攀登品质革命的高峰,就像登山一样就是要这么一步一步登,一步一个台阶地布阵。

面对发达国家如今疫情严重的情况,如何往全球打品牌,如何往高端打市场?德冠做了“调节器”:国际市场好,就采取提价让国内的供应量减一点,把产能转向国际市场;国际市场如果不好,就把国内主要的产品价格降一点,扩大国内的销售。让企业的每个局部都要有全球观念。

周其仁总结说,现在到底做内需还是外需?全球化到底什么前景?没有人可以完全知道。制造企业的产能摆在这里,如何定目标?怎么布这个局?怎么灵活适应市场形势变化?如何做到“善阵不战、善战不败,善败不乱”?德冠公司的经验值得企业作为一种参考。

选标对标,见贤思齐

选标对标是企业做强的一条路。企业周边有无数的榜样可以学习,世界上很多事情只得踏踏实实,草根企业贴着地面一点一点地提升。周其仁说,世界经济史上真正伟大的故事实际上都是平凡人、平凡的企业创造的,我们就生活在这个环境当中。他还建议,当前很多企业已经错过了消费互联网,但千万不要再错过工业互联网。

企业如何有“对标”的本领?周其仁介绍了华为任正非如何对标。2000年美国的IT泡沫破裂,全球面临经济的大灾难。2001年3月任正非带队,到日本去学习日本企业怎么“过冬”。上世纪90年代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而中国目前仍在高速增长的经济阶段中,任正非认为应该看看日本人过了这么多年的“冬天”了,“冬天”里的公司是怎么过的?“冬天”有没有生存经验?任正非回来以后对整个华为的干部讲,要学习日本人民的那种忍耐、那种坚忍不拔、那种无论外部环境多么糟糕,都能够以平静的心态去应对、还能做好产品。

周其仁说,所以,企业选标、对标非常重要,企业要善于对标,只要企业认为自己有问题,想学,一定可以在周围的世界找到一个可能性的对标,这是企业的一种学习态度。

   佛山企业当中,选标对标做得好的公司有一批。比如,嘉腾机器人,上来就瞄准自动牵引的机器人AGV。实际上在这方面的机器人制造中国企业有后发优势,将世界上这种产品仿一仿、做一做也能赚钱。但是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致力于推动高新技术成果向产品转化。世界上做得最好的是德国,企业就找德国公司对标。对标的公司平均工人在工厂工作21年,而嘉腾机器人的员工一年就跳槽,很难找到22年工作历程的工人。但是,嘉腾设计出一个体制,员工在公司多服务一年就有一定额度的奖金,3年以后有更多奖金、5年以后奖金更多。疫情一来订单没有了,工人养不住了,董事会决定不辞一个工人,从总裁到员工,没有订单,大家都不领工资,订单再少,一个月领三周的工资,订单再少,就领两周的工资,但是工龄可以连续计算。“这就是对标对得好的结果。先找一个目标,心向往之。所以,选标、对标、学标会把一个公司带到越来越好的方向上去。”周其仁说。

用新技术为自己赋能

广东华特气体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时间不长,但产品却卖到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华特气体重视研发投入与技术创新。在持续的研发投入之下,公司成功打破多种特种气体产品的进口制约。机器卖给大企业,工程师派过去,服务跟过去,公司有一批过硬的技术研发团队。

从传统工业机器人做到特种气体,其中特种气体是很多制造芯片里离不开的。华特气体这家公司是2002年将特种气体作为发展方向,目前,中芯国际、华虹宏力、长江存储、台积电、京东方等等大公司都是它的客户。华特气体为什么技术过硬?

周其仁总结,国际上贸易战、科技战等这些“卡脖子”的问题,有各种各样的解决路线,一种是所有国际上卡脖子的我们都会做。还有一种,我们一些产品也有一点“卡脖子”能力,只要互相都能“卡”,就有谈判的空间。如果佛山,广东,中国多一些华特这样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即便美国的特朗普要发飙,那还手的余地还是大得多。

通过佛山调研,周其仁提出,无论是工业互联网,还是跨境电商,企业需要武装自己、装备自己,不要被动地让别人赋能,企业不给自己赋能,别人很难给你赋能。从珠三角企业家到长三角企业家,中国的企业家对机会非常敏感,但是工业互联网还存在——看不懂、看不起、看不上。如今工业互联网来了,大部分企业家认为跟生意无关。技术上不懂,不知道信息成本的节约是什么含义。

因此,周其仁建议:一些企业错过了消费互联网,绝不能再错过产业互联网,从2000年到现在20年过去了,尤其这次疫情的冲击,极大地普及了互联网。互联网到了今天不是用上它可以比别人走得更快,而是如果再拒绝这个东西,就可能没有立足之地。“一个东西一旦到了临界点以后,问题的性质就改变了,今天很多事情没有互联网做不成”。

建好佛山大本营 ,突围再攀新高峰

建好佛山制造业大本营,有一些公共平台,公共服务,可以信息外溢。现在佛山市有学院,有工厂,有培训中心,有大批隐形冠军,有一批“大城工匠”,这都是佛山制造业大本营的氛围。周其仁表示。

作为广东制造业大市,佛山近年来持续强化“质量强市”建设,并在今年明确将实施“品质”工程、建设全国首批“百城千业万企对标达标提升专项行动”城市。“今年我们要积极探索推出‘佛山标准’,着力打造中国制造的品质标杆。”佛山市市长朱伟表示。

制造企业的品质革命有待持续,而人是有情绪的,不是每个动作都可能标准一样,连续、充分、简单、枯燥,这种工作应该交给机器去做,否则我们很多品质控制根本就是挂在墙上的口号。

佛山的尚品宅配家具定制车间,除了包装是人工的,其余都是机器人在操作。通过多年积累,目前尚品的流水线上一环一环渐进式地用上了机器人。在无锡的工厂目前完全是无人车间。广州尚品宅配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连柱说,他们作对的就是把这件事情交给一群30岁以下的年轻人去做,充分授权。年轻人搞不清楚的,公司的决策层就出钱让他们学习,如今在家具行业里应用工业互联网走在了前面。

目前佛山很多制造企业都处于换代阶段, 60后、70后退到第二线,80后、90后走到了前台。佛山作为中国制造业大本营有了一个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好条件。制造业大本营虽然受疫情影响,但是佛山市政府加了两个重头戏,一个是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布局,一个是腾讯工业互联网等到佛山布局,从产业+互联网,到互联网+产业,好比两头打一条隧道。佛山完全有条件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攀登。

据了解,佛山的探索吸引了更多工业互联网巨头的抢滩布局。今年6月,佛山携手富士康旗下公司工业富联共建的佛山智造谷落户三龙湾,助力佛山企业转型升级。

佛山市市长朱伟表示:“佛山政府也将投入更多资金引进工业互联网龙头企业和平台,推动其为广大的中小企业服务,提供解决方案。”

 “虽然疫情是一个没有预料到的冲击,我们可能掉到了一个山谷里,但是只要突围出来,就要继续攀登,继续攀登制造业品质革命的高峰。”周其仁表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