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能兖矿合并,第二大煤企除了大还会有啥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韩舒淋 编辑/马克     

2020年15期 2020年07月20日出版  

本文4391字,约6分钟

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合并后将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中国第二大煤炭企业,但决定其命运的不是煤炭,而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这三大新兴产业能否发展起来

山东的一处煤场。图/中新

 

大象跳舞难,年长体胖的大象更难跳出轻盈的舞步。对于重组而来的中国第二大煤企来说,如何开拓新兴产业版图是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7月13日,山东省政府召开省属企业改革工作推进会宣布,山东能源集团与兖矿集团实施联合重组。重组具体方案目前尚未公布。上述会议发布的新闻稿透露,兖矿集团将并入山东能源集团,组成新的山东能源集团。

新的山东能源集团营业收入将超过6000亿元,成为山东省营收最高的企业,同时还将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中国第二大煤企,煤炭产量约2.91亿吨。

这两家大型地方国企集团合并的背景,是煤炭行业加速整合和国企加速重组。业内人士认为,合并将增强新组建的山东能源集团在煤炭行业的话语权,减少山东省内煤炭市场的恶性竞争。

两家集团合并之后如何发展新兴产业,则更受业内关注。根据官方发布的消息,新的山东能源集团定位为山东省能源产业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在巩固发展传统产业的同时,将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三大新兴产业,打造全球清洁能源供应商和世界一流能源企业。

这三大新兴产业,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均已有不同程度的布局,但它们都还不能成为集团的支柱产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财经》记者表示,煤炭企业多元化发展是形势所迫,但它们没有发展新能源的优势,转型成功的难度较大。

新的山东能源集团发展新兴产业不仅是为了自身的转型发展,还肩负拉动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使命。山东能源消费“一煤独大”,煤炭消费比重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鉴于此,山东正在加大力度发展清洁能源。据《财经》记者了解,除了其原有的非煤产业,氢能、海上风电等新兴产业将逐渐上升为新的山东能源集团的重点业务。

 

合并加剧煤电对立?

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的合并计划源于今年3月山东省发布的一项政策,即“力争用三年时间,将省属国企数量整合重组压减三成以上,资产效益提高三成以上”。四个月后,两家集团宣布合并。

《财经》记者综合多方信息了解到,新的山东能源集团领导班子已经确定,原兖矿集团董事长李希勇将担任新的山东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两家集团的整合具体方案仍在制定之中,目前还没有完成整合的时间表。7月13日下午,李希勇在新的山东能源集团首次干部大会上表示,将成立联合重组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研究制定具体重组方案,整合组织、管理、产业、资源、人员、市场六方面。

新的山东能源集团囊括了山东省内大部分煤炭资源。2018年山东的煤炭消费量为4.23亿吨(2019年数据未出)。2019年,兖矿集团原煤产量1.66亿吨、山东能源集团原煤产量1.25亿吨。两家集团的煤炭产量总和占本地市场需求的一半以上。

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侯光灿对《财经》记者表示,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在煤炭板块的业务相似度很高,合并后有助于减少省内煤炭行业的竞争,使它们有更大的力度向新兴产业转型。但两家企业原本的运营模式及其发展方向也有不契合的地方,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

在山东煤炭产能逐渐下滑的趋势下,新的山东能源集团面临的首要任务是进一步压减省内煤炭产能。2019年,山东全省原煤产量同比下降5.55%,化解过剩煤炭产能875万吨。山东省2020年的目标是:化解煤炭过剩产能994万吨,其中关闭退出煤矿7处,化解产能761万吨;核减产能煤矿5处,化解过剩产能233万吨。

除了去产能的政策形势,山东省的煤炭开发还面临资源条件不佳、具有较高安全隐患的风险。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张敏告诉《财经》记者,山东省的主力煤矿大多面临冲击地压的风险,地质条件不佳,全省煤炭产量和产能都将在“十四五”期间继续压缩。山东能源集团未来只能多寻求在省外获取煤炭资源。

冲击地压是指煤矿井巷或工作面周围煤(岩)体由于弹性变形能的瞬时释放,突然产生剧烈破坏的动力现象。公开资料显示,山东省冲击地压矿井有41处,占全国的近30%,其中采深超过千米的20处,占全国86.9%,是全国冲击地压灾害最严重的省份。山东省冲击地压矿井产量8000万吨,占到全省煤炭产量的63%。

对于新的山东能源集团来说,煤炭产量趋于下滑的同时,还要担负较为沉重的人员负担。国企的裁员减员问题一向是棘手的难题。兖矿集团所在的兖矿是中国最早建成的大型煤炭基地,冗员现象明显。2016年,兖矿曾启动裁员的计划。当时其员工数量为10.5万人,其中9万人集中在山东本部,计划三年内裁员20%。山东能源集团成立时间虽不足十年,但业务范畴庞杂,现有员工总共15.9万人,是山东省从业人员最多的国有企业。

不过,平稳过渡才是当前两大集团合并过程中的最大目标。李希勇在新的山东能源集团首次干部大会上表示,联合重组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政策性强,要确保安全工作、职工队伍、生产经营三项指标的稳定。

从政策背景看,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的合并符合煤炭产业的政策方向。2018年初,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12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底,在全国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

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国家能源集团,即是由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和神华集团于2017年11月合并组成。近期煤炭企业重组兼并的情况还在继续,山西、贵州等地的煤炭企业均在酝酿重组。国家发改委等部委6月18日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督促各地加快推进煤炭、电力行业的兼并重组。

业内人士担心,煤炭企业重组兼并之后会抬高煤价,加剧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之间的矛盾。中电联统计信息部原主任薛静在近日中国电力市场年会上提及煤炭企业的重组潮时表示,煤炭企业的寡头垄断,会造成煤炭价格的垄断。在一个省里,煤电交易市场就会呈现一(煤炭集团)对多(发电厂)格局。

目前,制造业面临着很大困难,用电市场的地区、时段结构受电价影响较大,电力市场的变化将传导到发电企业。于是,煤价、电价波动性在交易传导上可能会出现不和谐,甚至是相互伤害。因此,市场信息的透明、公开、中性尤为重要。

林伯强则认为,虽然煤企兼并重组的案例在增加,但中国的煤炭生产仍然比较分散,煤炭价格已基本实现市场化定价,煤企的重组不会直接影响煤价。此外,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联合重组也在增多,煤电市场的一体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老煤企能否做成新兴产业

新的山东能源集团作为拉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领头羊,必须要走出煤炭舒适圈,加大发展新兴产业的力度。

山东省的产业结构偏重、基础工业比重偏高,煤炭消费总量常年位居全国第一。2018年,该省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74.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

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此前都已布局诸多非煤产业,但两大集团盈利的主要来源目前仍然是煤炭主业。

从2003年开始,山东煤炭行业就着手布局非煤业务,兖矿亦然。目前,兖矿集团拥有的非煤业务包括化工、装备制造、金融投资、铝电、房地产等。山东能源集团成立于2011年3月,2015年8月改建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后,广泛涉猎多个行业,现已形成煤炭、电力新能源、化工新材料、医养健康四大主业。

兖矿集团官网披露,该集团2019年实现利润总额125亿元,其所属上市公司兖州煤业(600188.SH)2019年的净利润86.68亿元。

山东省国资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兖矿集团净利润为89.45亿元,山东能源集团净利润79.20亿元。山东能源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新华医疗(600587.SH)当年实现归母净利润8.6亿元。

山东能源集团发布的2019年财务报告称,集团发展面临转型压力,煤炭产业减量快、增量慢,新兴产业势弱量小,非主业资产多,后发优势不足。新的山东能源集团将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确定为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三大产业。

在高端装备制造方面,兖矿集团和山东能源集团均在煤机业务方面有一定的基础。咨询机构三江达(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成功对《财经》记者说,山东煤机装备集团有限公司和兖矿集团东华重工有限公司均为中国煤炭机械工业50强企业,合并后的新山东能源集团将提高在煤机行业的市场份额。该集团可以煤机业务为基础,发展高端装备制造。

另一方面,基于煤炭、化工等大宗产品的全球贸易积累,现代物流贸易是两家公司当前新业务体量最为显著的产业,但该领域效益不佳,为两家公司贡献的盈利不多。山东能源集团2019年财务报告显示,当年其物流贸易收入为2341亿元,但该业务的成本高达2327亿元。兖矿集团在物流贸易领域的收支情况不明,其相关业务分散在各地以及相关子公司里。例如,其在海南设立了智慧物流科技公司,经营保税仓储、仓储运输、供应链管理、煤炭供应链咨询服务等业务。

相较而言,新能源新材料方面两家公司目前已有的产业积累较少,其清洁能源技术则是以煤炭的高效清洁利用为主。未来,氢能和海上风电业务将是新的山东能源集团重点开拓的领域。

兖矿集团于2018年初开始实施氢能源产业三年行动,聚焦燃料电池发电技术等领域,规划建设氢能源使用示范区,积极布局氢能上下游产业。山东能源集团亦布局了氢能源产业,计划发展氢能源燃料电池,探索褐煤制氢技术。

山东省于2020年6月发布了《山东省氢能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20-2030年)》,计划实现山东省氢能产业从小到大、从弱变强的突破性发展,建成集氢能创新研发、装备制造、产品应用、商业运营于一体的国家氢能与燃料电池示范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对《财经》记者表示,山东在氢能领域有一定的工业基础,新的山东能源集团拥有煤炭资源优势,可大力发展煤制氢产业。煤制氢成本相对较低,配合一些环保措施的基础上,具有较大发展的潜力。

海上风电是山东省计划大力培育的另一新能源产业,山东省正在规划三大海上风电基地,共计41个风电场。

山东能源集团是山东省海上风电首批开发主体中唯一的省属企业,已获得200MW海上风电装机容量。该公司还与中船重工旗下海装风电公司联合投资10亿元成立山东能源海装风电有限公司,布局国内外风电资源开发建设,以及风电、储能技术与装备。

成功认为,山东省政府将对新山东能源集团布局海上风电给予大力支持。山东能源集团已具备一定的技术积累和团队储备,海上风电将成为该集团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着力点之一。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山东能源集团发展海上风电的前景表示谨慎。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海上风电项目受到整机制造能力、安装施工能力、并网条件等多种因素制约,而且海上风电的中央财政补贴或将在2021年以后取消。山东的海上风能资源并不算出众,目前还处于行业发展初期。受以上情况制约,山东的海上风电装机发展步伐不会很快。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