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何大一:新冠患者体内发现强效抗体,“抗体鸡尾酒”或助治疗和预防

文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2020年07月26日 18:30  

本文3564字,约5分钟

如果抗体疗法经证实安全,可能在2021年初展开功效试验。与常规药物相比,开发和批准用于治疗的抗体通常需要更少的时间

何大一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因提出艾滋病“鸡尾酒疗法”而享誉世界。7月25日,何大一告诉《财经》记者:他领衔的研究团队在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体内发现多种强效抗体,混合而成的“抗体鸡尾酒”,可能有助于治疗和预防新冠病毒感染。这一重大发现正在进一步验证中。

英国《自然》杂志网站7月22日刊发的研究报告说,研究人员从5名新冠肺炎重症住院患者体内分离出61种新冠病毒中和单克隆抗体,发现19种抗体可有效中和试管中的新冠病毒,其中9种显现强力,半数抑制浓度仅为0.7至9纳克每毫升。研究人员把其中一种强效抗体提纯后注入叙利亚仓鼠体内,结果显示可有效防止仓鼠感染新冠病毒。何大一说,抗体“在仓鼠肺组织中完全阻断”病毒。研究发现,需要机械通气的重症新冠肺炎病患产生最有效力的中和抗体。何大一指出,病情越重的患者其体内病毒更多且持续时间更长,促使他们的免疫系统产生更强的应对,这与艾滋病研究发现类似。

在接受《财经》记者电话专访时,何大一指出,研究人员依托哥伦比亚大学,轻松获得了中度和重度疾病患者的血液样本,有大量的临床材料使他们能够分离这些抗体。尽管许多感染SARS-CoV-2的患者产生大量抗体,但这些抗体的质量却有所不同。在他们研究的患者中,患有严重疾病且需要机械通气的患者产生了最有效的中和抗体。何大一指出,病情较重的患者会在更长的时间内接触更多的病毒,这使他们的免疫系统产生了更强大的反应。这类似于我们从艾滋病毒经验中学到的东西。

此方法类似于使用COVID-19患者的恢复期血清,但可能更有效。恢复期血清包含多种抗体,但是由于每个患者都有不同的免疫反应,因此用于治疗一名患者的富含抗体的血浆可能与给予另一名患者的血浆有很大不同,其中中和抗体的浓度和强度都不同。

最有效力的抗体中有一些能附着在新冠病毒刺突蛋白表面,阻止病毒侵入人体细胞。何大一说,“抗体鸡尾酒”含多种抗体,有助于预防病毒产生耐药性。何大一团队找到的抗体可由制药企业大批量生产,以对抗或预防新冠病毒入侵人体。这种疗法尤其适合用于重症高危患者的早期治疗,例如老年人和有潜在疾病患者。

老年人免疫应答通常较弱,即便今后一年内出现有效新冠疫苗,为民众注射效力持续数月的实验室制造抗体仍有价值。例如,疫苗在老年人中可能效果不佳,在这种情况下,抗体可能在保护中起关键作用。另外,免疫系统产生这些强大的抗体并不是太困难,这对于疫苗的开发是个好兆头。

尽管为新冠病毒开发的多种药物和疫苗正在临床试验中,但依然变数颇多。在此期间,由新冠肺炎患者产生的SARS-CoV-2中和抗体可用于治疗其他患者,甚至可以预防接触该病毒的人的感染。

何大一预估,一剂抗体组合的生产成本大约50美元,可在血液中存活3至6个月。目前研究人员仍在进行动物活体试验,希望能在10月开始临床一期安全试验。如果抗体疗法经证实安全,他们可能明年初进一步展开功效试验。与常规药物相比,开发和批准用于治疗的抗体通常需要更少的时间。

《财经》: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500万,疫情是不是会长期存在下去?

何大一:是的,我认为是这样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人能够放下警惕。美国疫情已然失控了,对美国来说,整个国家需要几个月的共同努力才能使疫情得到控制。

印度、巴西和南非等世界其他地区的疫情仍处于上升阶段。几个月前我就指出,即使中国已经控制了疫情仍然不能放松,因为其他国家和地区还在受到疫情影响,还要担心输入风险。

《财经》:也就是说今年告别疫情没有希望了?

何大一:今年没什么希望,全球疫情最坏的时刻还未到来,疫情仍在很多国家蔓延。

《财经》:你领衔的研究团队在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体内发现多种强效抗体,这个发现很让人振奋。

何大一:和过去做艾滋病研究相比,我们的研究进展速度非常快,在大约十个星期内完成了大部分工作,而通常来讲这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我的研究团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这显然是由疫情的紧迫性驱动的。每个人都尽可能快地应对,投入了大量额外的时间。

《财经》:与以前的工作相比,你的团队发现了更多种多样的抗体,包括以前没有报道过的新颖独特的抗体。

何大一:三月份纽约刚开始受到疫情打击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研究。纽约是疫情中心,不同于其他研究人员,他们用任何能找到的病人的抗体做研究,我们有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便利,拿到了前40名患者的血样,并研究这40例病例的抗体,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内完成研究遴选。 在轻松获得中度和重度疾病患者的血液样本后,有5个患者的抗体最强,我们从5名新冠重症住院患者体内分离出新冠病毒中和单克隆抗体。

《财经》: 现在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400万例。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在达到300万例两周多一点后又突破400万例,三个疫情最严重的州公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创出新高。对你来说,这个数字出乎意料吗?

何大一:我是有些惊讶。我惊讶于美国表现得如此糟糕。在发展中国家有疫情曲线,而美国通常被认为是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却没有拉平疫情曲线。总的来说,这是由于在国家层面缺乏一以贯之的策略来控制疫情。美国的领导者须坚定不移地决策,用强有力的意志和承诺解决这个问题。但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都是缺失的。最大问题是,总统刻意把新冠病毒轻描淡写,把新冠肺炎说的微不足道,这给民众带来了困惑和认知的混乱。它导致至少部分民众满不在乎,不断推动病毒的传播。在西欧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或多或少都是举国上下一致抗疫,相比之下,美国的表现非常糟糕。

《财经》:美国从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到100万病例用时接近100天,但从300万病例到400万病例仅用时15天。150名顶尖卫生专家联合致信特朗普政府和国会领导人,要求美国在全国范围内重新“关闭”,以控制疫情扩散。美国重新关闭的可能性大吗?

何大一:这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将会很困难。过去几天,特朗普语气略有改变,他戴上了口罩,并说口罩健康。但他说这话时也表现出说服力来,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并不认真。但几乎所有的医学卫生专家都同意,美国现在最紧要的是整个国家共同努力控制疫情。

那些围绕经济与健康间的平衡的争论是伪命题。如果没有公众的健康,就不会有经济的健康。无论是企业重新开业或学生重新返校,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人们就不会回去。我想总统及其幕僚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看看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他们的现状就说明,如果无法很好地控制病毒就别无选择。他们会比几个月前纽约州的经历还要糟糕。

《财经》:美国疫情反弹的危机还会更严重吗?

何大一:现在疫情仍未达到峰值,许多南部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病例数字还在攀升,州的每日新增确诊超过10000例实在是太疯狂了,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疫情正在放缓。就在前几天美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突破了七万大关,这是一场灾难。这不是美国能引以为傲的事情。

《财经》:此前曾有研究认为,夏季高温可能会延缓新冠病毒的传播。温度、湿度和紫外线辐射等气象要素与新冠病毒传播的关联到底有多大?

何大一:天气只是一个因素,人为因素则更为重要。如果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年轻人对疫情仍然毫不在乎,继续感染并传播病毒,这些州的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就会持续攀升,这就表明人类的行为远比天气的作用大。

但总的来说,对许多引发呼吸道感染的病毒而言,天气因素确实很重要。温暖的天气,强烈的日照等气象要素会缩短病毒生存的时间。气象要素能有所帮助,但不能指望气象要素包治百病。如果两个人同呼共吸,那无论什么样的天气都不会带来改变。

《财经》:今年初你就担任了关于新冠药物及抗体的研发项目负责人,此前数十年投入于艾滋病研究,新冠病毒带来了哪些独特的挑战?

何大一:挑战有很多。第一,新冠病毒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传播似乎很容易。它比17年前暴发的非典更具传染性,比流感的传染性也强很多。

第二个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的特性——相当多人感染后却表现得没有症状或症状较轻,因此,病毒并未阻止他们继续外出,将病毒传播给其他人。这与非典病毒比有很大的不同。非典病毒开始传播时,非典患者就有显著的症状。

另外一个很大的谜团就是,新冠病毒在不同人身上产生的影响和结果迥异,我们推测,遗传学是在影响症状的严重性上起了一定的作用,但这还不能完全确定下来。除了遗传学,另一件事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除肺部损害,为什么会有肾功能衰竭,心力衰竭,神经系统等问题,这已经是多器官疾病了。

确切地说,新冠病毒是如何诱发的还是未知。显然这是人们大量研究的领域。但直到现在,针对这种病毒有很多东西我们还不了解。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