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被捕、股价涨5倍,壹传媒何去何从?

文/《财经》记者 张建锋 特约作者 麦青 实习生 赵宇   编辑/陆玲

2020年08月11日 19:10  

本文2385字,约3分钟

实控人因触犯国安法被拘捕后,壹传媒股价连日飙涨。公司业务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壹传媒如何实现自我救赎?

8月10日,中国香港特区警方的一次依法拘捕行动,意外引发香港资本市场传媒板块的异动。

据新华社消息,8月10日,个人持股超70%的黎智英因触犯中国香港特区国安法被拘捕。当天,壹传媒(0282.HK)股价先是出现短暂下跌,而后迅速拉升,盘中涨幅超过340%,截至8月10日收盘,壹传媒涨幅为183.33%%。

次日,壹传媒股价再度快速上涨,午盘后股价涨幅一度达500%,而后有所回落。截至收盘,公司股价上涨331.37%,公司市值超过28亿港元。两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涨幅高达514.7%。

壹传媒近年来业务经营不佳,陷入持续亏损泥潭。公司的印刷业务在2020年面临困境,印刷量呈现长期下跌趋势,付费订阅业务或将成为挽救壹传媒的关键。

一位港股分析师对《财经》记者分析,此前在仙股边缘徘徊的壹传媒股价较低,此次实控人被拘捕,可能被市场解读为最大利空已过,引发股价异动。“但业绩低迷是公司的现状,公司股价大涨后,将继续如何演绎,尚难判断。”

股价暴涨何故

8月10日,壹传媒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执行董事,即黎智英、张剑虹、周达权,均已被香港特区警方拘捕,同日警方对公司办公室执行搜查令。

壹传媒称,预计此事件对公司的正常运营不会产生任何重大不利影响,董事会并不知悉因此而产生的任何表明或暗示公司或其经营事项将受到重大影响。因此,预计不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据新华社消息,8月10日早晨,香港警方采取拘捕行动,至少拘捕了7名犯罪嫌疑人。他们的年龄介于39岁至72岁,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相关罪名。香港媒体报道称,被捕嫌疑人包括反中乱港分子黎智英等人。

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的公报表示,被捕嫌疑人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中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并涉及串谋欺诈及煽动罪。

一石激起千层浪。黎智英被拘事件在香港资本市场传媒板块引发连锁反应。此前较为沉寂的香港传媒股集体爆发。8月10日,黎智英控股的壹传媒一度大涨超340%,收盘涨幅仍超过180%,单日成交近4亿港元,换手率高达55%。此外,法诺集团(8153.HK)大涨81.82%,毛记葵涌(1716.HK)上涨47.06%,KK文化(0550.HK)、有线宽频(1097.HK)、万华媒体(0426.HK)等传媒股亦集体收涨。

8月11日,壹传媒午盘后再现大涨行情,涨幅一度达500%。此后壹传媒涨幅有所回落,报收于每股1.1港元,涨幅为331.37%。

据《证券时报》报道,有分析人士表示,壹传媒是其他传媒股劲爆表现的重要原因。香港传媒板块的整体业绩并不太好,个股以亏损居多。在移动互联时代开启之际,香港传统媒体可能也面临着转型问题,黎智英被拘之后,市场可能寄望社会能够恢复稳定,商业能够回归正常,广告市场有所扩大,同时也能获得一些外部力量的支撑。

何为壹传媒

根据公开信息,黎智英原籍广东顺德,他12岁时从内地偷渡到香港。黎智英长期以来的主要身份是商人,曾创办服装品牌佐丹奴。90年代,黎智英创办壹传媒,并在2001年将业务扩展至台湾地区。壹传媒于2000年2月通过换取百乐门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份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主要业务包括在香港及台湾经营《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等。

黎智英后来专注于他的传媒事业,逐渐把持有的佐丹奴股票出售,在2000年左右已经完全退出佐丹奴集团。

近年来,壹传媒业务进展不佳,至少有9本杂志以及报纸相继停刊,经营日益困难。2018年3月底,香港《壹周刊》宣布停止纸质版杂志印刷,全面改为数码化运营。今年2月底,台湾《壹周刊》宣布停刊。

2017年,壹传媒曾计划向香港商人黄浩出售《壹周刊》等杂志及品牌在香港和台湾的业务权益,但双方未能达成交易。2019年,台湾富邦金控集团蔡氏兄弟曾出价95亿新台币,准备买下壹传媒在台湾的平面媒体,包括《苹果日报》《壹周刊》等,交易最终也未达成。

过去壹传媒给出薪水让不少业界同行颇为羡慕,如今公司也陷入了裁员风波。今年6月,《苹果日报》宣布,即日起分批裁员140人,裁员比率约为13%。

从财务数据上,也可以证实壹传媒的处境之艰难。壹传媒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年报显示,2019-2020财年,公司总营收为11.58亿港元,同比减少11.2%;公司净亏损4.17亿港元,同比扩大22.65%,过去五年累计亏损超19亿港元。

财报显示,壹传媒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香港业务。2019-2020财年,壹传媒香港地区的营收为8.20亿港元,占总营收的70.8%;公司来自台湾地区的营收为2.91亿港元,占总营收的25.1%。

壹传媒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两部分,即数码业务和印刷业务。2019-2020财年,公司数码业务亏损1.25亿港元,印刷业务亏损2.85亿港元。事实上,由于传统媒体业务收缩,报纸广告收入大幅下滑,壹传媒为应对读者阅读习惯改变,有意从印刷业向数码业进行转型。2019年《苹果日报》推出数码收费模式,即付费订阅模式,一度宣称有超过100万付费订阅用户,回落至如今的60万。但从目前的财务数据来看,这条转型之路似乎并不成功。

今年4月22日,黎智英更是亲自上阵,拍摄“苹果告急”的视频。视频中,他苦笑表示有事请大家帮忙,透露旗下媒体经营困难,受疫情影响,广告及订阅人数比以前少很多,透露自己已经垫支了5.5亿港元支撑着,希望读者能多多订阅。

壹传媒在财报中进一步表示,上年度市场环境的严峻挑战对公司的收入表现造成负面影响。一方面,一连串的经济冲击使广告开支全面下挫;另一方面,全球科技巨头提供的线上程序化广告方案继续造成激烈竞争。总体而言,公司的印刷业务在2020年面临困境,印刷量呈现长期下跌趋势。

壹传媒还表示,公司2020-2021年度的策略重点将是巩固及保留现有香港订阅群体,同时迅速采取行动,提振台湾市场的付费订阅收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