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谁在芯片替代名单上?如何再建一个南泥湾?

文/《财经》记者 陈潇潇    编辑/谢丽容

2020年08月12日 18:53  

本文4234字,约6分钟

即便是对于华为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在产业链深度全球化的今天,被人为切断供应链也是一件难事。活下来,是后续实现再成长的唯一前提

华为手机业务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煎熬。

8月7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的演讲中确认,由于中芯国际、台积电、三星等几大晶圆厂商都无法为华为代工芯片,9月15日之后,华为麒麟高端芯片将就此绝版。

余承东还透露,自从去年遭遇美国制裁,华为手机出货量已比预期减少了6000万台。不过,华为仍然在今年第二季度超越三星成为全球第一的手机公司。据第三方机构IDC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排名第一,达到了5580万部,超过了三星。

由于芯片供应问题,华为手机今年出货量将低于去年全年的2.4亿台。一位华为核心供应商对《财经》记者表示,8月上旬华为主动下调了下半年旗舰机型Mate 40的订单。

为了自救,现阶段华为一方面调整订单,另一方面寻找替代方案。目前来看,联发科可能是华为的一个重要备选。

华为手机的某核心元器件供应商高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证实,在今年6月底,联发科应该就已经跟华为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合作。当时,该供应商完成了针对联发科芯片的相关适配。据了解,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芯片可能达到上亿颗,联发科已下单给台积电生产,目前下半年的排期已定。

按照美国目前公布的禁令细则,虽然麒麟芯片再难生产,但暂不影响第三方芯片设计企业向华为提供标准产品。短期内华为依然可以通过购买第三方设计方案获得芯片。只要是购买芯片标准品,都不受限制。因此联发科这类的芯片设计商可以向华为提供芯片。

另据《财经》记者了解,彻底被限制后,华为高端旗舰手机是否完全搭载联发科的芯片还不确定。高通可能也将获得少部分订单。一位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今年7月中旬,华为已经在与高通接洽,将有接近20%的订单下给高通。但项目目前还未起跑。

近日高通第二财报会宣布与华为达成长期授权许可协议,如果高通最终希望向华为供货,需要向美国政府申请许可。截至目前,联发科及高通皆未对此向《财经》记者做出回应。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产业人士分析认为,手机核心元器件的产业链早已分散,美国不可能完全在华为手机这块卡死华为。对于华为来说,短期华为手机业务会受影响,但华为应对危机的能力强,经验丰富,产业链号召能力也强,系列的预判和提前布局,这会让华为的处境最大化处于可控状态。

但从长远来看,如果美国的限制步步升级,华为可能必不可免要从头做起,用自主国产化技术和产业链来承载其未来发展。

谁在替代名单上?

芯片是手机算力的核心,也是创新环节的基础。要想提升手机的整体竞争力,芯片的面积、成本以及功耗都至关重要。历数全球前三大手机厂商三星、华为和苹果,无一例外都具备自己的芯片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华为旗舰机几乎都搭载麒麟芯片的原因。过去几年,在基带、射频等关键环节,华为大量采用海思自研芯片技术,在高端市场高歌猛进。

第三方分析机构GfK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市场内大于4000元的高端机型价位段,华为手机市占率从2016年2%增长至2019年的20%以上,挖走了苹果不少份额。

高端旗舰机对于一个手机品牌来说至关重要。它向来是一家手机公司设计和技术水平的集中体现,其市场号召力将直接影响总销量和整体品牌形象,并为手机公司带来核心利润。

如果按照原有计划,今年下半年发布的华为高端旗舰机型Mate 40系列将搭载5nm制程的麒麟芯片1020。与绝大多数麒麟芯片一样,麒麟1020是交由台积电代工生产。除三星外,后者在7nm及5nm等先进制程上的地位至今难以取代。

如果华为找不到可以替代台积电,又可绕开美国制裁法案的芯片代工厂,9月14日台积电不再向华为出货芯片后,不仅麒麟1020无法量产,麒麟990 5G、麒麟985、麒麟820等在内的其他中高端芯片都将暂时断供,进而直接影响华为手机的整体销量表现。这也是台积电宣布不再为华为芯片代工后引发广泛关注的重要原因。

为了避免断芯,今年5月华为曾向台积电订购了大量的7nm及5nm制程的芯片,作为备货。

但也只能解燃眉之急。业内普遍预计,这批订单量级超过千万,只够支撑Mate 40三到六个月左右的出货量。

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接下来的芯片生产问题。按照目前的禁令条例,虽然麒麟芯片再难生产,但暂不影响第三方芯片设计企业向华为提供标准产品。短期内华为依然可以通过购买第三方设计方案,获得芯片。

今年年初,美国持续打压下,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在年报沟通会上表示,华为能从三星、联发科、展讯购买芯片。

在目前的第三方芯片方案商中,高通、三星均可以达到5nm制程的工艺。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吴军宁认为,与华为相比,在7nm、甚至更小的5nm芯片制程上,三星及高通具备相当的能力。此外,联发科近年来一直在高端芯片发力,也已推出5G的5nm制程芯片。

也就是说,短期内华为并不是没有替代方案。前述华为供应商对《财经》记者表示,华为目前购买的是联发科的标准品,从高端,中端到低端都有。到了明年,大部分华为手机都将搭载联发科的芯片。“但是具体产品如何调配,怎么推,现在没有确定。”

事实上,不仅仅是华为,多年来顶级手机公司一直试图实现多元化芯片布局,转移产品风险。截至目前,华为已有7款采用联发科4G曦力芯片和5G天玑芯片的手机。联发科预计,由于出货量极速增长,第三季度公司营收将达27.7至27.9亿美元,环比增长22%到30%。

除了芯片,过去一年内,美国还试图通过其他核心元器件钳制华为。摄像头就是其中之一。中国台湾地区大立光是华为的高端摄像头镜片供应商,今年初美国将技术含量要求提高至15%后,也在禁令之列。

不过,这个领域目前转圜的空间还比较大。一位大立光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由于镜片是出货给国内模组厂,通过修改一些合作协议,目前还没有影响到出货。且针对相关核心元器件,华为去年起就已大量备货。

更重要的是,这些元器件核心技术并不仅仅掌握在美国手中,华为已经在与日本的玉晶光等其他日系供应商接洽。截至目前,这些元器件的供应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多位供应链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华为提前做出了这些相关的调整和备案,只要消费端对华为手机有持续需求,华为手机业务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波动。

也就是说,在手机核心元器件的产业链已经相对分散的现状下,美国公司无法控制整个产业链,短期内光靠美国也封杀不了华为。

“倒退10年,那时候核心技术主要还在美国,美日韩台是一体的,所以要控制起来非常的容易。”一位资深产业观察家对《财经》记者表示。

但现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已有不可替代的技术,比如手机里用得很多的电容,最好的技术在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不受美国控制。除非是日韩台三家联合,才有可能完全的控制住华为。前述大立光人士认为,华为是大客户,大部分供应商并不希望失去它。

持久抗战的核心?

解决了短期供应问题后,华为手机能否在没有自研芯片的基础上继续高歌猛进,还很难说。手机行业已经到了拼核心技术实力的阶段,厂商在芯片上的壁垒有多高,决定了能占据多少先机和优势。包括小米、OPPO、vivo在内的所有手机巨头都在加码芯片端的研发。

产业链人士的共识是,与联发科合作有利有弊,利是能解燃眉之急,弊是联发科在芯片领域的技术能力并不强,如果只能购买标准品,华为可能丧失一部分在未来旗舰产品上的竞争力。

这也是华为并没有放弃自研芯片的原因。一位通信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华为正打算做一条自己的芯片制造产线。近期,也屡传华为招聘光刻机专业人士,这是突破半导体制造核心设备的关键。正因为核心设备带有美国技术,才使得台积电、中芯国际无法为华为代工。

这意味着华为已经做好了“从头开始”自己生产芯片的全面准备。一位接近政府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评价,华为有人、有组织能力,有基础,还有现金流,加上国家的支持,这件事并不是做不成,只是时间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认同这个说法,有人认为,芯片制造领域,华为并不是没有机会,但这个过程可能漫长而艰难。

“芯片制造非常复杂,从材料、技术、工艺到流程,都需要时间的积累,短时间之内很难。”这也是为什么,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能够达到5nm制程的,只有台积电一家。

中芯国际(00981,SEHK)等中国芯片制造厂商,被公认是未来华为强大合作伙伴。但这些公司在高端芯片制造上的技术和工艺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

芯片之外,过去一两年,出于供应链安全的考虑,华为其实一直在多元化自己的元器件供应商。在一些核心元器件上,采用国产替代的趋势已非常明显,且还在加强。

例如摄像头,过去大立光一直是华为高端摄像头镜片的独家供应商。但今年旗舰机P40摄像头供应链上,已有国内供应商打入华为体系。

同时,华为还不断在摄像头领域引入新的国产供应商,以巩固供应链。欧菲光曾是华为前置摄像头模组的主供,现在另一家国内模组厂也加入了主供行列。

不过,虽然这些国内供应商发展迅猛,但很多核心技术依然来自韩国、中国台湾地区。跟芯片一样,光学镜头不是只靠资本和市场,要靠时间和技术积累。

在这个过渡时期,转向那些更容易被国产替代的领域将是华为的重要突破口。华为的南泥湾计划隐约浮出水面。这个取名自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的计划,本是指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南泥湾开展的大规模生产活动,其目的在于实现生产自给,坚持持久抗战。

一位资深通信人士认为,南泥湾计划的实质是多生产那些自己可控,不易被美国卡脖的产品,比如智慧屏以及笔记本。这也符合华为提出的8+1生态战略。

当然,这也不容易。尤其是笔记本电脑,目前来看,相对于智慧屏来说,要实现全部国产化依然有相当的难度。

在美国禁令下,英特尔已向华为断供笔记本电脑的CPU芯片。虽然华为可以使用自己的鲲鹏芯片,但声卡、显卡、以及各种拥有专利壁垒的软件,看起来将是华为要解决的问题。

从更长远的范畴看,即使硬件能够生产,软件生态的建构也需要时日。这也不是华为一家企业将要面对的问题,而是整个国产操作系统以及国产化软件产业的未来挑战。

在产业链全球化的科技产业,对一家公司人为切断供应链,就好比对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切断生存来源,即便是对于华为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说,也是一个需要一定反应时间、应对过程的难题。活下来,是后续实现再成长的唯一前提。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财经杂志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