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 | 优客工场:无奈撤回IPO申请 拟曲线借壳上市

《财经》新媒体 刘洋/文   蒋诗舟/编辑

2020年08月13日 20:18  

本文2767字,约4分钟

8月6日晚,优客工场公告称,正式撤回独立IPO申请,正在考虑其他替代方案。尽管未提及替代方案是什么,但在7月7日,其通过上市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以下简称“Orisun”)发公告称,双方已经达成合并协议。并购结束后,双方有望以新的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流通。这间接证实了优客工场将通过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借壳上市的消息。

协议条款显示,合并后,优客工场估值约为7.69亿美元。然而根据天眼查App数据,2018年其估值约为30亿美元。经历过行业变迁后,优客工场似乎已不复当年之勇。

对于终止独立上市一事,优客工场称不予置评。后浪财经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认为,撤回IPO是无奈之举。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分析,此时撤回独立上市申请的主要原因包括WeWork的坍塌,以及新冠疫情爆发的双重打击。

无奈的借壳

在美国,SPAC是一种常见的上市方式。和买壳上市不同,SPAC通过自己造壳,即组建一个有现金、没有实际业务的空壳公司,让其先在纳斯达克或纽交所上市,然后再寻找一家具有高成长发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与其合并,使其获得融资并上市。相较于传统IPO的方式,SPAC具有现成的壳公司,被收购方无需再走上市流程,可以用更短的时间变相实现IPO。

为何优客工场选择终止独立IPO转而借壳上市呢?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对《财经》新媒体表示,直接原因是2019年8月,共享办公企业的代表WeWork递交招股书后,美国资本市场反响剧烈。WeWork的估值破灭对一直以它为对标的优客工场遭到资本重挫。而今年的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大幅削减了共享办公的需求,目前市场状况是租金收入极为不稳定。WeWork的坍塌、新冠爆发双重打击导致优客工场直接在美股挂牌上市不成功。

蔡凯龙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优客工场撤回IPO是他的无奈之举。”他表示,WeWork的估值泡沫破裂、上市失败,给整个共享办公行业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加之疫情肆虐,今年上半年行业受到巨大的冲击。正常的商业办公室入住率都已经雪崩,共享办公室则更加空空荡荡。

也有分析人士通过媒体表示,在正常上市失败之后,优客工场如此“曲线”上市或是投资方寻求退出的一种路径。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分析,通过SPAC上市,壳公司本身已经是主板上市公司,完成反向并购后,经营实体即实现上市目标,时间较短、可控;SPAC为新发起的纯现金公司,无经营业务且资金托管,或无负债风险;无需支付买壳费用,成本可控。“SPAC完成挂牌上市后,通常需于18-24个月的期限内完成与相关经营实体的反向并购,这期间若配套增发股票,找一些小投行支付募资金额8%成本,这也远低于大投行15%的费用”,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表示。

不过,蔡凯龙也谈到,借壳上市的缺点在于它的价格是双方谈出来的,不是市场公开交易出来的,所以可能价格浮动范围比较大。此外,另一个缺点是,上市后只能先在OTC-Markets上交易,它是次板交易而不是主板交易。经过一段时间达到一定条件后,它才可以转成主板交易,转板的条件也是有限定的,比如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营业情况等。转板的时候公司同样要面对正常上市所面对的难题,比如说商业模式要得到市场的认可,盈利要达到一定的要求。

据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2017年净收入1.67亿元人民币,2018年为4.4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8%。2019年前9个月净收入8.74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的2.82亿元人民币增长210%。

尽管营收增长速度可观,但不断扩大的亏损依然令人忧心。优客工场在2017年全年亏损3.73亿元人民币,2018年亏损4.45亿元人民币,2019年前九个月亏损额为5.73亿元人民币。

对于大幅的亏损,优客工场解释称,由于门店扩张、门店重整、门店收购等需要大量资金。

今年4月,在优客工场创办5年之际,优客工场实际控制人毛大庆表示,“我必须承认,优客工场正在经历5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轻资产转型前景几何

优客工场的艰难并不是个别现象。

2020年新冠疫情突如其来,让共享办公直接进入决定生死的淘汰赛。《2020年中国办公行业疫情应对及诉求分析报告》显示,61.9%的受访联合办公企业项目拓展停滞;52.38%的受访企业现金流紧张,物业租金压力较大;52.38%的受访企业因为客户减少业务骤停。

而具体到企业,关门结业已然出现。

《财经》新媒体注意到,3月,创客驿站因拖欠三个多月租金,被业主方单方面解除租赁协议;4月,中骏旗下联合办公品牌FUNWORK在长跑五年后,关闭了大部分办公空间;6月,明星企业WE+酷窝团队宣布解散,官方网站停止运营,正式歇业。

与此同时,为降低空置率而产生的营销活动,也考验着企业的现金流。

3月,优客工场推出中小企业扶持计划,新签约客户免押金入驻,且可在官网报价基础上享受8折优惠,签约一年以上即免1个月租期;6月,氪空间推出促销活动,新客户签约直接减免18天租金,全国续约客户享受6180元团体卡;梦想加空间则推出返佣,推荐朋友进驻办公,直接返佣6%。

更为尴尬的是,多年来共享办公仍无法摆脱“二房东”角色,烧钱模式也看不到尽头。面对这一窘境,企业纷纷寻求转型自救。2019年以来,国内联合办公企业不约而同由二房东模式向轻资产模式转型,其客户群也由初创企业逐渐转向大企业定制。

以优客工场为例,在其去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写到,优客工场有两种模式,包括自营模式和轻资产模式。自营模式,即U Space公司、U Studio、U Design。其中,U Space公司是指与房东签订租约,租用面积超过200平米,并使用自有设计和建造的空间;U Studio是指租用面积小于200平米且使用自有设计和建造的小型办公室;U Design是指根据成员规范提供从选址到日常运营的一站式定制服务。

轻资产模式,主要包括U brand及U Partner。其中,U brand主要是提供品牌咨询及运营服务,并收取管理费;UPartner则可与房东分享收入。

然而,在疫情的严酷打击下,共享办公的轻资产模式是否发挥了作用?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共享办公轻资产转型其实是比较被动的。转型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成本,但是实际上共享办公企业有时候过于强调轻资产,导致出现项目房源不稳定、物业成本比较高等问题,效果并不是特别好。

今年,毛大庆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2020年优客工场要签约100个轻资产项目,轻重比需达到1:1。毛大庆的目标能否实现,最终还需市场的检验。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