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将正式起诉特朗普,并制定美国业务“关停预案”

文/《财经》E法 刘畅   编辑/朱弢

2020年08月23日 13:42  

本文2928字,约4分钟

专家称起诉有意义 ,但胜诉可能性很小

经过两周左右的酝酿,字节跳动宣布正式起诉美国总统特朗普及美国政府,同时开始准备美国业务的“关停预案”。

美国时间8月22日,据CNBC报道,字节跳动将正式对总统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第一道行政令提起诉讼。同时,TikTok正在做最坏的打算,以确保即使该应用在美国被关停,其员工也能继续获得报酬。这说明,字节跳动在起诉美国政府的同时,也在积极准备“关停预案”。

在公开声明中,字节跳动称:“近一年来,我们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解决方案。但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为确保法治不被摒弃,确保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我们将通过诉讼维护权益。”

字节跳动在声明中称,将于美国时间8月24日(北京时间8月25日)正式提出起诉。

TikTok在美国拥有超过1亿用户,1500多员工,以及数千家合作伙伴。如果关停TikTok美国业务,按照此前市场传闻200至500亿美金的出售价格,字节跳动将至少损失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起诉理由可能是什么?

此次决定正式起诉,是TikTok自事件发生以来首次明确表示,会用司法诉讼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美国时间8月6日,特朗普发布第一道总统行政令,规定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任何人或企业与TikTok母公司的任何交易都将在45天后被禁止。美国商务部部长将有权确定交易的范围。

美国时间8月14日晚,特朗普公布对TikTok的第二道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并指定买家必须为美国公司实体。该命令还授权美国官员,在交易谈判进行期间,可检查TikTok和字节跳动的账本和信息系统,以确保个人数据的安全。

而一旦到达禁令截止时间,美国政府将可以强制关停或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这或许是字节跳动开始准备“关停预案”的原因。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网络安全与数据保护资深律师王新锐对《财经》E法表示,特朗普第一道行政令的主要法律依据为《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EEPA)和《国家紧急状态法》(National Emergencies Act),而8月14日第二道行政令则依据《1950年国防生产法》修正案,故二者制裁内容亦有不同:前者的限制对象是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后者则强制TikTok剥离其在美业务和资产。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APLI)执行长、暨南大学特聘教授孙远钊对《财经》E法表示,相较第一道行政令,第二道行政令显然经过特朗普幕僚的讨论与考虑,相对更像是一个完整的法律文件。这无疑增加了TikTok上诉成功的难度。

“加上第二道命令,犹如多了一道防线和继续出手攻击的立足点,既可给字节跳动公司增加巨大的压力,又可强化自身法律立场,让法院比较不愿意依循字节跳动方面的要求给出禁令。”孙远钊强调。

专家:TikTok胜诉可能性很小

多位专家对《财经》E法分析,针对TikTok的起诉,行政部门方同样可以保密、信息安全、紧急情况下存在先例等理由作为抗辩。根据美国现行法律,在未被判决违法违宪之前,总统行政命令具有与法律相同的地位,且凌驾所有其他部门的行政命令之上。

由于行政部门占据主场优势,TikTok寻求司法救济是否奏效仍存变数。孙远钊强调,按照判例,除非通过证据证明行政部门存在滥权等行为,否则司法部门一般会尊重行政部门,“不太愿意去过问其为什么做这个决定”。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这场诉讼对原告来说,是场“硬仗”。

王新锐进一步指出,虽然国会有权通过联合决议的方式终止国家紧急状态,或者出台法律限制总统在IEEPA中的权力,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国会议员提出终止国家紧急状态的决议。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会对总统援引IEEPA的充分尊重。

“从该法案颁布以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起诉讼试图推翻根据IEEPA采取的制裁行动。经法院审查,其中绝大多数诉讼请求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极少数在执行层面得到部分支持,也未对结果产生重大影响。”王新锐对《财经》E法分析。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刘鹏对《财经》E法表示,从此前CFIUS启动调查算起,一直到特朗普颁布两道行政令,再三强调“国家安全”的理由,这就给了相关政府和司法机构“尚方宝剑”,也直接导致了字节跳动起诉成功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联邦法院法官一般不会直接挑战以‘国家安全’为由的调查和行政命令。地区法院裁量权相对宽松些。但对字节跳动而言,如果说第一道行政令还存在诸多漏洞,随着第二道行政令的出炉,走司法程序翻盘变得几乎不可能。”刘鹏指出。

当然,从法理角度看,TikTok并非全无机会,但机会不大。

孙远钊分析,第二道命令的发布也正好让其可额外主张“美国在外国投资审批方面的法规一向相当含混不明,现在却要用含混不清的法规来针对性的回溯制裁单个企业”,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违宪的。至于这一主张是否成功,就要看法院的态度如何,是否愿意给出禁令。

王新锐认为,TikTok胜诉希望不大,动用司法手段有一定意义。首先,通过起诉,可以起到对外宣示信心的作用。“如果对不公正的行政令默默接受,那等于对外承认自己理亏。”其次,“哪怕最后不能赢,但逼迫对方把这件事说清楚,让规则更加清晰,对企业同样有好处”。

此外,字节跳动向《财经》E法确认,除去官方诉讼,字节跳动的美国员工,也在自行发起针对特朗普的诉讼。代表员工提起诉讼的互联网政策律师迈克·戈德温(Mike Godwin)表示,特朗普的禁令属于行政越权,会损害TikTok美国公司员工的宪法权利。

TikTok过去一年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巨大成功,下载量超过20亿。来自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TikTok是全世界被下载最多的非游戏类 APP。2020年第一和第二季度,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远超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由于字节跳动的中国血统,TikTok在美国不断受到“影响国家安全”的调查与质疑。今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两次发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字节跳动。

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8月20日接受采访时,强烈反对CFIUS的结论。她表示,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能够支持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威胁的证据,她称对CFIUS的裁定感到失望。

在美国发布针对字节跳动的禁令后,市场上曾先后传出微软、推特、甲骨文、谷歌等公司均有意竞购TikTok美国业务。但由于美国针对字节跳动的总统令范围极广,内容高度不确定,字节跳动称无法确保在美国政府限制的时间内,达成各方均能接受的处理方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七秒鱼
    3周前
    只要受理,就是赢了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