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为什么干不过特斯拉?

来源 | 公众号“远川科技评论”   作者 | 许沁珮 支持 | 远川研究所制造组

2020年09月08日 13:10  

本文4203字,约6分钟

近日特斯拉和拼多多在网上开撕,丰田大哥偷偷地笑了。

要知道丰田和特斯拉过节也不小。7月1日,丰田市值直接被特斯拉给超了。当天特斯拉的市值约2070亿美元(约合22万2400亿日元),而丰田则是21万7185亿日元。网友纷纷调侃,丰田大哥被小弟给吊打。

资料来源:Bloomberg

据说丰田高管当时火冒三丈,转身买了一辆特斯拉回去,一边拆一边吐槽,电阻是歪的,焊锡水平又不行,凭什么他卖得好?

可销量数据确着实打丰田的脸。2019全球电动车销量前十品牌中,特斯拉稳居第一,销量为36.8万辆,而丰田垫底只有5.5万辆[3]。

丰田,这个于1937年就已成立市值第一的巨头,为什么会在电动车领域输给2003年才成立,中途还遭遇资金危机、产能危机差点破产的毛小子特斯拉呢?

这要从1970年开始说起。

01

1970-2005年,混动王者诞生

上世纪70年代,丰田启动了电动化技术的研究,走上了混动、氢燃料电池和纯电共同发展的道路。

当时石油危机爆发导致油价飙升,日本经济增长放缓。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在1971年实施了一些世界上最严格的污染标准。日本国内市场萎靡,污染标准又严格。这导致丰田想要去研发更省油并且可以打开海外市场的汽车。

丰田首先尝试了发展电动汽车。这的确可以解决油耗问题,但是当时的电动车,使用的是有毒的铅酸电池。其次,电动车需要充电,而燃油车不需要,丰田的不愿意冒风险,去改变消费者的使用和驾驶习惯。

不仅如此,要全面推广电动车就必须建造足量的充电桩,否则无法解决充电的难题。

2003年,丰田放弃了坚持7年的纯电动汽车RAV4 EV,纯电探索折戟背后有电池技术,市场要求,政策限制,配套设施,资金投入这些绕不开的产业化难题。

接下来,丰田选择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发展油电混动。

混动指一辆车有两个动力源:电池和发动机。除此之外,一些混合动力汽车还用了天然气,丙烷,乙醇燃料等作为第二动力。混动的优点在于可以减少油耗和尾气排放的有害物质,油电混动车不需要充电,也不必建充电桩。

对丰田来说,发展混动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好处,传统燃油车的三大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并没有被彻底丢弃,改装创新,一体两用。相比之下,发展纯电动直接换道从零开始,改良式的创新更能减少大公司的内部阻力。

对大公司来说,能渐进创新,就不要另起炉灶。

1997年,丰田了推出全世界首款量产的油电混合动力乘用车普锐斯。并于2000年进入美国市场。

200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发生了严重冲突,全球油价飙升。当时也没有很多充电桩,普锐斯能省油,百公里油耗仅 3.22L又不用充电,深受消费者喜爱。第一代普锐斯在全球 20 多个国家共售出12.3 万辆,一战成名。

02

2006-2014年,遭遇三大危机

由于第一代普锐斯销量可观,于是丰田决定在2006年进军中国市场,结果遭遇了第一个危机:普锐斯在华水土不服。

2006年普锐斯才销售了2152辆。到了2007年,其销量仅414辆,其中12月仅销售了9辆。2008年丰田决定打价格战降价2.4万,但是一汽丰田相关人士说,由于销量低,普锐斯不降价也是赔本在卖。

在2008 下半年,丰田迎来了第二个难关——金融危机。

亏损和裁员成为丰田2008年的两个关键词。2008年12月22日,丰田宣布本财年(截止于2009年3月底)营业利润预期将出现1500亿日元(约17亿美元)的亏损。这将是丰田汽车71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不仅如此,丰田还决定裁员3000人。2009年,丰田宣布丰田章男为下任社长,希望可以力挽狂澜,却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0年丰田遭遇了第三个危机——踏板门事件。

踏板门事件是指,当时丰田的多款车型由于油门踏板存在设计问题,在踩下去之后可能无法恢复到正常位置,安全隐患极大。路透社表示,和踏板门事件关联的事故死亡者已上升到34人。

丰田章男公开道歉并宣布召回所有有问题的车辆。

浙江工商局统计称,自2004年7月至2009年8月,丰田在中国共有24次召回,涉及车辆近120万辆。而同期丰田在中国销售的汽车也就130万多辆。就意味着大约90%的车都存在安全隐患。踏板门事件之后,有调查表示一万多名网友中约73%的人不会买丰田汽车。

入华失败,金融危机,踏板门。丰田从2006至2010年不断解决危机的同时,特斯拉也并不好过。2008年,特斯拉也差点在金融危机中破产,还是丰田从中帮了一把。

2010年5月,丰田向特斯拉投资5000万美元,协议共同开发纯电动汽车市场,并把硅谷附近的弗里蒙特工厂卖给了特斯拉,这个工厂负责生产日后大名鼎鼎的sexy系列:Model S/X/3/Y,成为了特斯拉最主要的产能基地。

那是丰田和特斯拉罕见的蜜月期。丰田社长丰田章男对着媒体不吝赞美之词,“希望学习特斯拉作为新创企业的挑战精神”。马斯克也很乖巧地进行了商业互吹,“这是与令人尊敬的丰田展开合作的历史性日子。”

可此时的丰田依然没有在纯电上花太多心思,虽然重新推出了“RAV4”SUV的电动版,于2012年上市。但核心的锂电子电池电动机和相关软件依然是特斯拉提供的,这款车销量平平。

丰田的RAV4纯电动SUV顺利达成了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的零排放汽车要求。但美国能源署特别顾问、《未来汽车的全球争霸赛》作者利维·泰尔曼给出一个评论:丰田汽车的RAV4是一款完全值得赞赏的电动汽车,但它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产品,也不是一个规则改变者。

这一年丰田也积极在中国推出混合动力电动汽车凯美瑞,依然希望通过发展混动车逆转局势。

03

2015-至今,追赶纯电动来得及吗?

到了2015年,丰田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战略转向:逐渐开始重视纯电动。侧重点分别为提高销量目标,产品逐渐转型,创新商业模式[4]。

为什么一直执着于发展混动的丰田,开始侧重纯电了呢?

这是政策改变、市场变化、竞争激烈三个原因造成的。

2010年以后的全球新能源市场,各国对油电混动越来越不感冒,纯电成了香饽饽。世界各国加速禁售燃油车的进程,并对购置纯电动汽车给予较高的补贴。然而油电混合动力汽车属于燃油车,不属于新能源车所以也无法拿到补贴。

各国选择发展纯电是因为油电混动没有解决石油进口的问题。此外,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其他国家当然不希望在核心技术上依赖于日本。若能弯道超车,谁想受制于人?

此外,插电混动虽属于新能源车,但也没变成主流。

插电混合动力车有两套电力系统,这导致了其价格更贵系统更复杂。未来当纯电动车和插电混合动力汽车续航里程相近时,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由于存在着以上问题,可能会失去其吸引力。

竞争对手也给了丰田极大的压力。

尤其丰田的“前任”特斯拉。特斯拉和丰田两家公司在渡过短暂的蜜月期后于2014年正式分手,两者对外声称是由于战略方向不和。

两者的一个重要分歧是:燃料电池。燃料电池是指把燃料所具有的化学能直接转换成电能的装置,比如说氢气与氧气反应能产生电流。

从性能上来看,燃料电池的充电时长、续航、排放方面更胜锂离子电池。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丰田押注的氢能源产业化黄金期迟迟没有到来。

马斯克坚定地站在了锂离子电池这一边,认为燃料电池不是新能源车未来发展的可行方向。他的理由很简单:由于氢燃料电池结构十分复杂,氢气罐容易发生事故,它的续航也不稳定,氢气更适合做火箭燃料而不是车用燃料。

丰田一方也不甘示弱,一位首席研发专家更是声称,“特斯拉并不适合大众市场[1]。”

从商业互吹到商业互踩,特斯拉和丰田的分歧确有屁股决定脑袋之嫌,但事实上发展燃料电池的确面临着几个难点:氢气成本太高,产业链不完善,配套设施匮乏。

2019年特斯拉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第一为36.78万辆,而丰田看好的氢燃料电池乘用车Mirai,累计销量也不过一万多辆。

丰田也将氢燃料用于研发载人月球探测车。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曾表示,业界达成了短途纯电、长途氢燃料汽车的未来愿景。

总结说:氢前景虽好,但现实骨感。

04

为什么赢不了特斯拉?

2019年,丰田仍然是全球燃油车No.1,但它必须面对一个极为尴尬的产业现状:

全球汽车行业的百年变局,从燃油车转向新能源的第一波产业化大浪潮,它落后了。

这波大浪潮,就是纯电化。而始作俑者,就是初期几乎无人看好的特斯拉。作为一个初创公司,特斯拉从零开始,跟丰田、大众、通用这些巨头比,没钱、没人、没资源。但它也有一个天然的优势:没包袱。

2003特斯拉才成立,08年发布了第一款汽车产品Roadster,2015年交付Model X,2017年交付Model 3。这其中历经财务危机、产能地狱,硬是熬了下来。现在成了纯电动的领导者。它在全球新能源乘用车中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位。2020年H1市占率达到了18.8%。

而丰田今年才慢慢悠悠上市了C-HR和奕泽EV版。

试水纯电,浅尝辄止。发展混动,全球不理。押注氢能源,未来遥遥无期。这其中,还遇上了一个不要命的特斯拉。

特斯拉号称是新能源车届的苹果。就像苹果智能机的出现击垮诺基亚一样,特斯拉没有硬拼燃油车技术,而是改变了竞争的维度。

特斯拉超越丰田的主要关键在于:拿着硬核技术换道超车。

丰田霸占了全球90%的混动份额,地位无可撼动。特斯拉也不想以卵击石,趁着丰田纯电化发展缓慢之际迅速切入赛道占领市场份额。当初被所有人不看好的纯电产业化,特斯拉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

而且这场较量,是软硬件全方位的竞技。

特斯拉声称今年要实现L5级无人驾驶的基本功能。而丰田今年才可以推出真正可以上路的自动驾驶,明显又比特斯拉晚了一步。日经网称特斯拉的2019年发布的FSD芯片,最早能在2025年普及,所以特斯拉在电子平台设计的应用上就已经领先对手六年了。

在丰田眼里特斯拉配置粗糙到一言难尽,门都装不好还漏水,缺点够丰田吐槽一万回。然而它选择了改变竞争的维度和方向。不与丰田争混动,而是另辟蹊径。

打不过混动王者,那就做纯电霸王。

丰田跟特斯拉的竞技过程,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悲情。丰田不是不强,只是时代变了。

参考资料:

[1]. 大竞赛,未来汽车的全球争霸赛

[2]. 汽车战争:电动汽车的兴起、衰落和复苏

[3]. 东北证券:松下牵手丰田的几点思考

[4]. 平安证券:丰田汽车电动化战略转型启示录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