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还是骗局?委瑞内拉石油币的前世今生

作者丨陈刚    编辑丨尹岳

2020年09月01日 11:18  

本文3516字,约5分钟

各国央行数字货币都在跃跃欲试。乌拉圭、厄瓜多尔、塞内加尔、委内瑞拉等国都曾尝试推行官方数字货币。其中委内瑞拉的石油币Petro最受关注,也最受争议。

实际上,石油币自2018年诞生起就毁誉参半,支持者认为它是“新经济时代”的一部分;反对者则称其为腐败的工具,甚至是“一场国家级的加密骗局”。而作为逃避欧美制裁“绝望中的创新”,美国则对石油币恨之入骨。

尽管遭遇重重压力,石油币苦苦支撑2年半至今,已达到了其布道者——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部分预期,并为更多国家提供了“去美元化”的实践范式。

救命稻草

石油币是在委内瑞拉遭遇国内经济危机、美国金融制裁的内忧外患下诞生的,曾被马杜罗给予让该国“跻身经济强国”的厚望,也被该国经济学家称为“绝望中的创新”。

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世界重要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石油是委内瑞拉的经济命脉,石油收入一度占其总出口的95%、财政收入的80%。但自2014年开始这一轮原油价格下跌周期以来,委内瑞拉经济濒临崩溃、债务高企,加上原油产量下降和美国加大制裁力度,导致其本币恶性贬值,通胀率动辄达到数百倍、上千倍。

为重新稳定和振兴国内经济及外贸形势,马杜罗将目光瞄向了数字货币。委政府在2017年12月就提出了石油币的设想,2018年1月发行了石油币白皮书。白皮书显示,石油币基于以太坊ERC 20标准,所有石油币都是被预先创建并由委政府发行,不支持“挖矿”。

2018年2月20日,委政府正式开启石油币的预售。同年8月,该国启用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同时宣布新货币直接挂钩石油币,使得石油币成为第二法币。马杜罗的两大愿景是:通过石油币绕开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让委内瑞拉经济从恶性通胀中突围。

不遗余力的推广

为推广石油币的流通,委政府在银行增设石油币柜台、打通与法币的兑换渠道、为企业提供支付技术支持等,以提升其支付便利性;并通过石油币发放政府救济金,将石油币与本地优势资源的交易挂钩,鼓励居民用石油币购房、缴水电费、旅游,为石油币使用者提供额外福利;同时命令本国出口石油必须使用石油币,以扩展其支付渠道和场景应用。为增加石油币的国际性,委内瑞拉央行每日更新石油币兑其他国家法币的汇率。

作为石油币的坚定推行者,马杜罗不错过任何一次“蹭流量”的机会。今年1月,他授权该国一家豪华酒店开设赌场,赌注必须使用石油币。4月,他宣布政府将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向全国每位医护人员空投一枚石油币,以感谢他们为抗疫做出的贡献。

6月1日,委政府宣布取消“免费”燃料补贴,同时要求国内所有加油站面向石油币用户打折出售汽油。统计显示,新政实施一周后,该国加油站收到的所有款项中有15%是通过石油币支付的,石油币流通率明显提升。

近日,委内瑞拉305个市政府已开始用石油币征税。玻利瓦尔市长委员会签署了一份“国家税收协调协议”,其中包括将石油币作为收取税款的手段。

马杜罗的骗局?

“石油币将是建立更自由、更平衡、更公平的国际金融体系的一种工具。”委内瑞拉石油币官网这样写道。

然而,自推出以来,石油币受到的质疑从未间断,从委内瑞拉国内到国外,从币圈到传统金融市场,从政府议员到诺奖得主,这个号称强于美元的国际货币,似乎在哪儿都不受待见。

首先,从最初的发行机制上看,石油币宣称拥有该国已探明储量逾50亿桶的Atapirire小镇全部石油储量作为物质基础,其价值直接与一桶原油挂钩,参考售价60美元。但根据白皮书,石油币却不能直接兑换石油,只能用来支付税费和公共服务费用,这显然自相矛盾。

而其依靠的50亿桶石油储量的真实性也受到质疑。当时有委内瑞拉国内的数字货币专家指出,尽管上述Atapirire油田的储量有50亿桶,但鉴于这些石油尚未完全开采,如果被认定为有欺诈性质的发行,可能最终令石油币一文不值。

路透社发布的报告则称,Atapirire地区不仅产量不足,而且似乎未曾努力开发过石油储量.更糟糕的是,该地区正饱受停电、饥饿、贫穷和基础设施破旧的折磨。

同时受到质疑的还有委政府的信誉和透明度。毕竟,该国治理通货膨胀的“成果”有目共睹。委内瑞拉国内经济学家莱德茨质疑:谁会相信一个连本币都打理不好的央行能妥善地管理、发行数字货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Lars Peter Hansen也表示,链下可以滥发法币,链上一样可以滥发数字货币。

面对质疑,委政府在一年后宣布扩大石油币的担保范围,承诺将由该国的原油、天然气、黄金、钻石或钶钽铁矿储备作为担保,即每一单位石油币都有价值一桶委内瑞拉“一揽子”原油的购销合同作为物质支持,并设置专门的监管机构监督石油币的交易。

担保机制可以调整,但石油币的发行动机似乎成了马杜罗政府的“原罪”。石油币正式推出的时间恰好是委内瑞拉2018年4月总统选举的前2个月,这被质疑是为选举筹集资金。

按照白皮书,石油币首批发行1亿枚,意味着将给政府带来约60亿美元的融资,相当于发行了一种永久零息无担保债券。而委政府早在2017年就曾债务违约,以其信用评级直接发行债券势必会遇冷,但其借助当时比特币的狂热发行石油币即可轻松获得融资。

因此,反对派占据多数的委内瑞拉国会宣布总统发行石油币“违法”,因为此举未经国会批准。这也意味着,一旦反对派领导人掌权,政府很可能拒绝承认石油币。该国一位议员则直言,石油币是“为腐败量身打造的计划”,它不是加密货币,而是委内瑞拉石油现货的远期出售计划。

所幸,马杜罗在2018年的大选中成功连任,石油币的合法性未被颠覆。

其次,在技术层面上,石油币用于大规模支付的技术尚不够完善,这是由以太链的基础性能决定的。

就在今年1月14日,马杜罗承诺将重振石油币的当天,有消息称,该国央行已暂停通过其Biopago设备销售石油币,原因是许多商家因遇到付款失败而遭受经济损失。2个多月后,Biopago仍处于瘫痪状态,其修护周期被无限期延长。

“我们严重怀疑委内瑞拉是否有能力推出数字货币。”美国参议员早前的质疑一语成谶。

更为尴尬的是,石油币也未获得数字货币圈的认可。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

曾炮轰石油币是伪加密货币、一文不值。

目前,投资者可在委政府认可的交易平台交易石油币,包括Cryptoexca.io、Afx.trade、Amberes、Bancarexchange.io、Cryptiaexchange.com和Criptolago.com.ve。但每家交易所的兑换汇率各不相同,石油币的价格也远不及60美元的发行价,说明二级市场并不认可。

鲶鱼效应

由于委政府发行石油币的初衷之一是避开美国的金融封锁从国际上融资,因此遭到美国政府的强烈反击。

早在2018年2月石油币正式发行时,美国财政部就警告:任何参与石油币交易的个体,都将成为新一轮的制裁对象。随后,美国多次宣布对石油币严厉制裁,并称其为支持马杜罗独裁的骗局。特朗普下令全面禁止购买、使用、交易石油币。

今年5月,委内瑞拉加密资产监管局局长还登上了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的“头号通缉名单”,美国悬赏500万美元征集逮捕他或给他定罪的线索。

在此背景下,俄罗斯、阿根廷、波兰、白俄罗斯等国也在国际贸易中纷纷拒绝石油币。尽管马杜罗宣称石油币最终将“渗透到所有国家和国际经济活动中”,可用于进口商品支付。

不过如今看来,美国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经历了委政府2年半不遗余力的推广,这场石油币“自救行动”至少在规避美国金融封锁方面取得了一定效果,并引起多个国家效仿研究本国的数字法币,有望成为搅浑美元垄断下国际货币体系的那条“鲶鱼”。

继委内瑞拉之后,伊朗、俄罗斯等同样被西方制裁的产油国也打算推出本国数字货币,以突破金融封锁,挑战石油美元的霸权地位。

此外,欧洲、日本的货币当局也有意借道数字货币来绕开以美元为主导的SWIFT国际清算体系,就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曾暗示拟根据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推出数字货币IMF Coin,以摆脱美元的束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