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登陆港交所,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2020年09月08日 11:28  

本文2830字,约4分钟

经历了传言到否认,再到递交招股说明书,“不上市家族”中的农夫山泉最终踏上资本市场的道路。9月8日,农夫山泉正式登陆港交所,开盘涨85.12%,报39.8港元/股,最新总市值达4453亿港元。

公告显示,农夫山泉上市后总股本大约为118.9亿股,最大股东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持股84.4%。在上市前,有媒体做了粗略计算,钟睒睒的身价将随着农夫山泉的上市飙升至5120亿港元,将超过马化腾成为新的中国首富。

此次募资81.49亿港元,将被用作提升农夫山泉的竞争力,包括品牌建设、购买终端零售设备等。对于钟睒睒而言,面临的将是新的考验。一方面,农夫山泉想要讲述的资本故事是,体量大、增速快、利润还高,不仅需要交到更多的朋友,还需要战胜更多的对手;另一方面,农夫山泉2019年度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短期偿债能力也大幅走弱,上市后盈利能力能否延续,任重而道远。

突然上市为哪般

这家生产水的企业,在2020年众多赴港IPO的企业中,成了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一个。

从盈利能力来看,农夫山泉表现亮眼。2019年,农夫山泉综合毛利率高达55.4%,其余品类毛利率也在30%-60%之间。从净利率来看,2019年农夫山泉净利率为22.8%,远高于国内软饮行业9.6%的平均净利率。

这样一家不差钱的企业,突然开始谋求上市大肆融资。这就让很多人开始疑虑,其目的究竟是什么。

事实上,在亮眼的业绩指标之下,农夫山泉并非没有隐忧。“基本盘”包装水业务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面临对手挤压;新品类方面,永远需要面对虎视眈眈的外部对手。稍有不慎,就被撕下一块肉。

堪称今年最大“黑天鹅”之一的新冠肺炎疫情或许是最大催化剂。在招股书中,公司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公司的饮料产品销售较2019年同期下降。2020年一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均出现下滑。农夫山泉的现金流情况也并不乐观,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3个月,农夫山泉银行贷款增加了15.5亿元。

事实上,近几年,农夫山泉尝试进军多个行业。然而,遗憾的是,多元化产品并未在市场上形成较大反响。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表示,饮料行业寻求上市意向强烈,一方面是因为行业高速增长期将过,头部企业竞争格局形成,下一步存在放缓的可能;另一方面,头部企业的资产收益率还不错,此时寻求上市依然能获取比较好的估值,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入外部资金,进行新一轮竞争。

有市场观点指出,多项偿债和流动性指标恶化,叠加此前的巨额分红,农夫山泉选择在这个时候上市,也是基于现实经营情况作出的选择。

超80倍的市盈率贵吗

从财务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2020年前五个月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6.64亿元、19.01亿元,同比分别减少12.62%、18.18%。而2017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

如果按照2019年度的净利润算,农夫山泉目前的市盈率估值将接近100倍,如果按照最新的动态市盈率算,农夫山泉的也高达87.75倍,这是目前港股及A股市场食品饮料行业主要公司中估值溢价所有最高的水平了。

以白酒中的王者贵州茅台估值不到50倍,五粮液40倍出头,上周被疯狂爆炒的海天味业估值突破100倍,如今也是极速回落至80倍出头。

以港股市场上业务比较接近的康师傅控股和统一企业中国看,其对应的PE都还不到20倍,对比可以看出农夫山泉的估值确实不便宜。

为什么农夫山泉比茅台的市盈率还高?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农夫山泉在香港上市获得超过茅台、五粮液的市盈率认购,说明国际投资者是在为农夫山泉的团队在买单,这个团队将一瓶寡然无味的地表水,卖出了超过中国白酒的平均毛利率,这就是核心竞争力。

不过,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从包括果汁、茶饮料等多个细分领域看,农夫山泉远没有达到老大的位置,主流的咖啡及功能性饮料更是落后于很多品牌,而其饮用水方面其实第一也并不稳固,和怡宝的差距很小,从这些方面分析,农夫山泉估值有高估的成分。

基本盘面临挑战 突围更不易  

包装水是万亿规模的饮料行业当中市场最大的品类,如“压舱石”一般的存在。

不过,这几年,农夫山泉在饮用水领域的发展遇到了天花板,虽然在2018年以26.5%的占有率稳居行业第一,但饮用水市场已经度过了不断扩容的红利期,包装饮用水的规模增速已经放缓。

“包装水是农夫山泉的基本盘,其他的饮料品类消费趋势变化太快,包装水是最稳定的。”某知名券商的海外消费行业首席分析师黄晓阳表示。

但是,农夫山泉在连续8年保持了包装水第一之后,也在遭遇新的考验。定价策略是农夫山泉制胜对手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农夫山泉在“低打”压制对手的同时,也使得主力产品定在了2元的价位上,给高端化带来一定难度。

长期关注二级市场消费行业的私募基金经理丁少华表示,包装水主力产品的定价具备一定的刚性,主力品类想要提价的难度不小。

在朱丹蓬看来,饮用水领域历来竞争激烈,农夫山泉想要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很难。在全品类发展层面,茶、能量饮料、咖啡等各个细分饮料市场都有老大,农夫山泉想要突围也不容易。

招股书显示,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水营收143.46亿元,对其总营收的贡献度连续三年在五成以上,为59.7%;饮料收入92.28亿元,对其营收的贡献度为38.4%,同比减少了1.7个百分点。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农夫山泉要想提高它的盈利能力,尤其是在主业方面做大做强的话,将来可能还是需要在业务上不断扩展。

可以说农夫山泉卖得好,离不开广告做得好。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农夫山泉广告及促销费用分别为9.82亿元、12.34亿元和12.19亿元。

与之相比,研发费用投入只有零头。2017年到2019年,农夫山泉在研发上的花费分别为0.47亿元、1.07亿元和1.15亿元,在总收入占比0.27%、0.52%和0.48%。

不重视研发是会自食其果的,健力宝、娃哈哈等多个前辈如今的发展已经表明了这一点,前浪最终被后浪拍死在了沙滩上。而目前“网红”饮料又来势汹汹,这对农夫山泉来说是个挑战。

从招股书来看,65岁的钟睒睒依旧在管理一线且大权独揽,他负责公司整体发展战略、业务规划、重大决策,以及直接管理品牌、销售和人力资源。农夫山泉另外四名核心高管,郭振负责生产运营,周力负责产品研发和质量,廖原负责工程装备,周振华负责财务和投资。

但是,时代在改变。如今,农夫山泉的对手,除了娃哈哈、康师傅等传统品牌,还有喜茶、元气森林这种借助资本力量和新营销渠道快速崛起的新品牌。

而钟睒睒及其管理团队已经不再年轻,如何应对新形势下的竞争,这些都是摆在钟睒睒面前亟需解决的问题。

(《财经》新媒体综编)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