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指标夺冠的西安,要警惕四大隐忧!|智库报告

文 | 马远之(镐京智库/财经西部首席研究员)   编辑 | 方彬蔚

2020年09月11日 16:49  

本文6618字,约9分钟

各大城市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陆续发布,冲刺“万亿俱乐部”的西安,以全新的姿态迎来爆发,多个关键指标位居前列。

统计显示,上半年西安市生产总值4575.09亿元,GDP增速2.8%,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6.2%,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2.8%,三大指标均居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之首。

作为内陆型的国家中心城市,面临新冠疫情冲击,如此成绩来之不易。
事实上,对城市主政者而言,要理性看待数据上的增长,同时高度重视四个方面隐忧——投资率偏高、收益率偏低;有效需求不足、产能过剩风险加大;投资乘数失效、民营经济边缘化;投资规模加大、债务风险增加(详情见文章第三部分),在施政过程中逐步消化、解决问题。

1、力补工业短板,强化“硬实力”

整体而言,上半年西安经济运行状况,实体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最为抢眼。

从产业方面来看——第一产业增加值105.77亿元,增长1.6%;第二产业增加值1519.87亿元,增长5.5%;第三产业增加值2949.45亿元,增长1.4%。

1-6月,西安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2%,高于全国7.5个百分点,高于全省5.2个百分点,在9个国家中心城市和15个副省级城市中均排名第一。

其中,工业投资增长42.1%,52个先进制造业项目上半年完成投资372.5亿元,达到年计划的72.5%。

从重点企业来看——陕汽控股累计产销汽车11.2万辆,同比增长5%,订单12.4万辆,同比增长15%;陕鼓集团总销售订货额266.51亿元,同比增长149.24%。

不仅如此,6月份,9户百亿元企业(占西安市工业比重36.7%)产值累计增长15.3%,强有力地支撑了西安的工业稳增长。

从重点项目来看——隆基股份年产10GW单晶电池项目一期正式投产;三星二期项目进入第二阶段;恒大、宝能新能源汽车项目、比亚迪智能终端、陕汽重卡扩能、神剑嘉业复合材料等一批重大项目加快推进。

长期以来,工业尤其是制造业是西安产业结构的短板。从上半年工业数据来看,工业短板正在补足,也正是制造业快速发展,促进了西安经济的快速反弹。

只有具备强大的工业实体经济,城市的“腰杆”硬起来后,金融、现代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才能有底气,后续才能获得良好的产业环境和更大的市场空间。

上半年工业快速发展,西安经济迅速复苏,企业景气指数与企业信心指数也迅速攀升。统计显示,二季度西安市企业景气指数111.1,较一季度相比提升24.9点;企业家信心指数113.7,比一季度提升22.9点。

工业有长足发展后,城市经济“硬实力”就有了保障。这也为西安下一步济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动力。

2、消费、出口疲软,投资成主引擎

疫情冲击的特殊时期,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当消费和出口受到严重影响,短期内也就只能依靠投资了。

上半年,西安市投资数据尤为抢眼,该市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12.8%,比一季度提高12.3个百分点。但是,消费总体疲软,1-6月同比下降13.3%;进出口总值虽然同比增长2.8%,但进口总值高于出口总值47.8亿元,呈现逆差状态。

也就是说,上半年西安经济实现增长,主要是投资拉动,消费与进出口均表现出负向作用。

上半年西安投资目标任务提前实现“双过半”,313个市级重点在建项目完成投资1795.5亿元,达到年计划的64.07%。

从投资的产业来看——

第一产业投资同比下降43.4%;

第二产业投资增长40.6%;

第三产业投资增长9.1%;

从投资主体来看——

重大项目以政府和国有经济为主导,贡献较为突出;

民间投资增长仅为4.1%,还需要进行提升;

从投资项目来看——

一批重点项目陆续开工、落户,例如:

52个先进制造业项目完成投资372.5亿元,达到年计划的72.5%;

21个文化旅游项目完成投资106.7亿元,达到年计划的65.3%;

77个服务业项目完成投资292.8亿元,达到年计划的61.5%;

47个城建及基础设施项目完成投资397.5亿元,达到年计划的61%;

34个生态环保项目完成投资119.1亿元,达到年计划的58.9%。

上述投资项目涵盖了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等多个领域,特别是北斗产业创新中心、泛太空国际超算(西安)中心、5G基础设施建设等新基建项目的开工,为西安工业经济创新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3、投资依赖明显 潜藏四大风险

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在疫情冲击和当前国际大环境下,短期内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但是,过分依赖投资,又会陷入“投资依赖症”的困窘中,形成“路径依赖”,一旦减少或停止投资,经济增长又会下降。

上半年西安经济很大程度陷入上述困局,基本面潜藏着四大隐忧。

(1)投资率偏高,收益率偏低

上半年,西安投资增长率(12.8%)远远高于GDP增长率(2.8%)。从投资率(固定资产投资/GDP)来看,仅就西安市统计局公布的313个市级重点在建项目投资1795.5亿元来计算,它与GDP(4575.09亿元)的比值是39.25%。

通常来说,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投资率一般在20%左右,新兴经济体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投资率在40%左右。而在当下整体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中,西安39.25%的投资率相对偏高。

从投资效果来看,一般认为,每增加1%的投资,应该拉动0.6%—0.7%的GDP增长,但2020年上半年,西安每增加1%的投资,仅拉动了0.22%的GDP增长。[GDP增长率(2.8%)与投资增长率(12.8%)比值的百分比]

这说明投资效果并不理想,投资的持续增加,并没有带来GDP的相应增长。可以说上半年西安的经济增长,是一种“高投入、高消耗”“低增长、低效益”的模式。这也意味着,为了保持一定的经济发展速度,需要的投入会越来越多,可能投资效果会越来越差。

(2)有效需求不足,产能过剩风险加大

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下,消费和出口都受到很大限制,短期内进行大规模投资,当市场找不到实际有效需求时,就有可能导致产能过剩。特别是工业领域,在高投资的驱动下,工业经济超强回升,通常会带来产能过剩。

今年3月以来,西安投资快速反弹,尤其是工业投资,保持双位数较快增长态势。上半年工业投资同比增长42.1%,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长41.9%;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投资增长44.6%。

由于工业领域中的重化工业以及大型制造业,具有投资规模大、投资周期长的特点,因此在较长时期内要保持高速投资增长的态势,从而也延长了产能过剩的存续时间。

针对经济低迷期政府主导的投资,投资之后比投资之前的问题可能更为复杂。因为投资前面对的仅是增速问题,虽然大规模投资后发展速度的问题解决了,但长期面对的却是结构性问题。

面对消费和出口不足的大趋势,全球去产能化进程的推进和中国自身产能过剩问题,西安上半年(主要是第二季度)大规模投资所形成的新产能如何消化,也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3)投资乘数失效,民营经济边缘化

上半年西安市投资主要是由政府和国企主导,国有经济是投资的主要来源。

统计数据显示,西安市上半年民间投资仅增长4.1%,与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8%相比,差距甚远。

该数据说明:政府、国企主导的投资,没有带动更多的民间投资。民间投资带动不起来,既说明政府投资的乘数效应失效,也说明资本收益率下降,投资者难以找到有可靠回报的投资领域或项目,这将会导致经济发展的动力需要国有经济持续投资。

资料来源:《西安,是时候放下万亿GDP情结了》,陕光灯。

长期以来,在西安经济发展中,国有经济充当主导角色,市场机制对资源配置的作用越来越弱。长期依赖国有经济的投资,会助长政府行为的扩张,间接抑制民营经济成长,民间经济活力相应减弱。

也因此,越是依赖国有经济投资,资源配置效率就越低;配置资源效率越低,就越依赖政府投资,从而陷入一种“恶性循环”过程。

疫情危机影响下,西安调控政策主要靠政府投资拉动,尽管经济增速拔得头筹,但企业活力问题、消费拉动问题还没有彻底、有效地解决。如果要继续维持经济增长速度,就必须要有持续的大量投资,也就会陷入“投资依赖症”,地方经济更难进入良性循环。

(4)投资规模加大,债务风险增加

投资需要资金支持,但钱从哪里来?

由政府和国企主导的投资,大多为基础设施建设,较长回收周期和过低投资效益,使投资效果不够理想。地方政府和国企举债投资,随着投资规模的加大,债务压力也越来越大。

近年来,西安市的政府债务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按照有关标准,地方政府债务率风险警戒线为80%-120%。根据有关测算,2018年,西安市政府债务余额2563.6亿元,债务率为219%,严重超出警戒线。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6月,西安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由一季度的下降15%,转为增长4.7%,支出增幅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二。

随着债务不断积累,违约风险有所上升,在当今资金趋紧的背景下,不要说筹集资本,如何安然度过此前债务的偿还期,都是一个棘手问题。

另外,由于“预算软约束”,缺乏责任约束的投资和追求投机效果的投资,在投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腐败问题,也会给政府主导的投资带来损失。

因此,如何解决政府债务问题、以及防控投资损失的问题,都是西安市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4、五个建议举措,促进提质增效

综合以上分析,此后几年的西安经济发展,有五个方面工作要高度重视。

(1)重点强化消费,弱化投资依赖

未来几年,西安要缓解甚至摆脱“投资依赖症”,降低投资增长率,减轻政府债务风险压力,同时要提高消费增长率,强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上半年西安消费在疫情控制后逐月改善,但改善的速度远低于市场预期,仍然存在消费乏力问题。(上半年西安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86.21亿元,同比下降13.3%。)

在出口受到限制,投资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就只能在消费上多下功夫。因此,拉动消费、扩大内需应成为未来几年西安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

而消费的增长主要取决于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所以西安要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特别是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

另外,一些现实的、具体的措施包括:对城市的贫困人员、中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口,可以发放消费券;在农村,应提高低保标准和低收入家庭的救助。

(2)发展民营经济,扩大民间投资

下半年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西安要大力扶持民营经发展。政府的财政金融税收政策,要从偏重国有企业,转向全面支持民营中小企业。在帮助这些企业上,可以延缓部分企业贷款的偿还时间,减免部分税收和“五险一金”的缴纳,以及减免部分租金等。

下半年,西安的经济发展仍然离不开投资,但投资的主体要从以政府、国企为主,变为市场和民企为主,扩大民间社会投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如果不通过所有制结构、产业结构等结构性调整,来释放民间自主性投资,就难以解决产能过剩、重复建设等问题,从而形成一种计划经济思维的路径依赖。 

(3)改善投资结构,提升投资效益

下半年西安的投资结构要有所改善,除了继续向“新基建”和高科技领域投资外,还要增加公共服务产品的投资,加大对教育、医疗、社保方面的投资,补齐民生短板。

在投资方式上,不应采取猛烈的刺激政策,不要集中、爆发式地向经济注入流动性,而要采取相对温和的投资方式,逐步消化过剩产能。

另外,在安排投资计划过程中,要统筹考虑投资的数量、规模、布局、产业,在此基础上提高投资的质量和效果。

同时要强化政府和国企投资的预算约束,完善投资责任追究制度,减少投资损失。

(4)重视“双循环”,优化经济结构

最近,高层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经济发展格局,这意味着内循环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引擎。下半年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内,西安要积极参与、利用“双循环”战略引擎,夯实发展基础,扩大发展空间,化解产能过剩风险。

其中,在内循环中,西安要立足区位优势,串联、利用全国资本、人力、技术等资源,扩大区域合作,缩小区域差距;同时通过行政区划整合推动,加速推进西咸一体化进程,扩大城市体量。

在外循环中,西安要充分利用好中欧班列长安号和自贸区,扩大进出口贸易,打造国际化开放平台。

目前,中欧班列长安号常态化运行15条干线,覆盖欧洲、中亚、西亚、南亚地区主要货源地。来自“一带一路”沿线45个国家、地区和国内29个省份的货物,都可以在西安港集散分拨。中欧班列长安号已成为中国制造走出国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色产品进入中国的重要载体。

同时,西安要利用好自贸试验区,从创新管理方式,深化金融开放,促进贸易转型升级,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

长安号和自贸区能够提升西安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适配能力,要以此为抓手和载体,打造面向欧亚的国际门户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支点。

对于西安长远发展来说,经济增长的潜力仍然在于结构调整,而结构调整的出路在于跨地区、多空间配置生产要素,西安要在“双循环”战略下,使城市人口、资源、资本和产业等得到优化、升级。

(5)完善市场经济制度,打造内生增长机制

下半年,西安要适度放下“GDP主义”的导向和情结,弱化经济增长速度。按照目前趋势,西安今年GDP总量破万亿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要完成全年7.5%的增速,难度比较大。

受疫情、国际形势以及中国整体经济发展阶段影响,经济高增长率时代短期内难以再现。

地方经济的发展不应简单地追求GDP数量,同时要重视GDP质量,要改变依靠“高投入、高消耗、低增长、低效益”的发展模式,树立尊重市场规律的观念,积极稳妥、循序渐进地推进工业化和现代化。

西安经济要根本好转,还有赖于市场经济制度的完善,形成内生自主增长机制。随着疫情和国际形势的好转,政府、国企主导的扩张性投资政策,应该是一个逐渐淡出的过程。

总的来看,下半年以及今后一段时期内,西安要用市场经济的有效机制,代替政府主导的大规模投资和频繁的政策调控,规避短期行为,通过改革转变政府职能,转变发展方式,建立起一个让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内生机制,推动西安经济迈上新台阶。

参考资料:

1.2020年上半年西安市主要经济指标,西安统计局。

2.2020年上半年西安经济增长由负转正,西安新闻网。

3.西安上半年三大指标增速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一,西安发布。

4.上半年外贸经济跑出高质量发展“加速度”,西安发布。

5.今年上半年,西安工业经济亮点纷呈,西安发布。

6.GDP再返20强:如何看待西安下一步?西安城记。

7.2020年上半年西安市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8% ,西安统计。

8.因时应势突出重点精准施策 成都交出上半年答卷,成都日报 。

9.如何避免凯恩斯主义依赖症,人民论坛杂志。

10.结构优化调整应充分运用经济手段,人民论坛杂志。

11.各城市地方政府债务全面比较,百度新闻。

12.西安,是时候放下万亿GDP情结了,陕光灯。

13.西安的“腰杆”,机遇西安

14.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根治“投资依赖症”,新华每日电讯。

15.成思危:最担心“投资依赖症”难医,腾讯财经

16.转变发展方式需摆脱高投资依赖症,中国证券报。

17.挥之不去的“投资依赖症”,中国经济时报。

18.2020年上半年陕西经济运行情况,西安市发展改革委网站。

19.经济为何难以摆脱高投资依赖症,中国财经报。

20.升级发展理念先要摆脱投资依赖症,上海证券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