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刘建申:起家、转场、传奇不断……

文 | 史香玲   编辑 | 王朋 方彬蔚

2020年09月11日 17:06  

本文3675字,约5分钟

1994年,时年38岁的“神医”刘建申,靠着一条外形类似于红肚兜的“寿世健身袋”,赚得盆满钵满。

这位头脑精明的“神医”瞅准时机,一边快速研发新的保健品占领市场,一边将保健品厂开到了海外,一路高歌猛进,造就了保健品行业的一段“神话”。

如今,陕西老一批的企业家,或沉寂、或出走。唯有刘建申,依旧扎根于陕西,在资本市场上不断塑造“传奇”——建立西安高新医院、“掌舵”陕解放、后又将西安高新医院注入上市公司、出售开元百货资产、同时筹建西安国际医学中心……

可以说,刘建申的数次转型,皆是追风逐浪,财富与荣誉加身。愈是如此,其人却愈加低调,后期鲜有公开露面,可谓地方的隐形富豪。

与刘建申有过接触的人士评价:“刘建申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发展方向,是比较敏锐、明确、执着的。”

几十年的商海沉浮,稳而不倒,频频出击的刘建申,又是如何缔造出他的资本帝国的?

1、陕西神药溯源

九峻山以南,渭河以北,八百里秦川腹地咸阳,便坐落于此。

上世纪90年代,得益于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对“药健字”批号拥有审批权,一大批保健品在咸阳诞生,这里一度被誉为“中国保健品之都”。

其中,尤以来辉武最为出名。被称为“中国保健品之父”的来辉武,以“内病外治”原理,发明了一种装着中草药的“红肚兜”。众多渲染之下,将其描述成只要戴在肚脐上,百病可愈,“505神功元气袋”迅速风靡大江南北。

1991年9月,《光明日报》刊载,“这巴掌大小,装着50多味中草药的红裹肚,问世不到3年,海内外佩用者已逾百万。”

那些年,排队要货的人几乎踏破了505保健品厂的门槛,最多的一天销售额超500万。

在那个医药保健大行其道的黄金时代,咸阳走出的另一位风云人物“神针”赵步长,其发家史亦是传奇,曾尝试通过静脉注射蛇毒,试图攻克心脑血管疾病,后依托步长制药平台以及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中成药“步长脑心通”,一路狂飙突进,最终杀入资本市场。

其子赵涛,在步长制药的宣传资料里,亦被塑造成一位“神针”,曾在新加坡为瘫患6年的病人施针治疗,不到半小时便起身走路。据传,三个月下来,赵涛赚了90万美金。

继“神袋”、“神针”之后,咸阳还涌现出“神刀”张朝堂、“神脉”冯武臣和“神医”张学文,在当时被称为咸阳“五神”。

起于势,扬于风。从咸阳刮起的这股保健风,很快吹到省会西安,再吹遍全国。

据媒体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全国保健品企业多达3000多家,产品有4000多种,销售额突破300亿元人民币。

医疗保健行业热钱翻涌,嗅到商机者纷纷下海。随后,刘建申也入了行……

2、“一枝刘”完成资本积累

“一座城池半城神仙”的西安,自然早早感受到隔壁咸阳的风吹草动。个头不高、面容清瘦的刘建申,顺势闯了进来。

据报道,刘建申祖上靠着秘制药方,曾为慈禧问诊,后被赐“一枝刘”称号。这对曾经的陕棉十厂职工刘建申而言,无疑是一个好的基础。

骨子里不安分的刘建申,于1983年成立了古城保健实验研究所,当起了副所长。期间,在家传药方的基础上,刘建申研发了几种外敷药物,譬如“三痹热宝”和“寿世健身袋”,以内病外治的原理,防病治病。

但有了产品,却因资金不足,无法大规模生产。颇具胆识的刘建申,卖掉了几项专利权和房产。拿着东拼西凑的50万元,于1988年,创办了西安市健身保健品厂。

其善于用故事打开局面的操盘手法,也在此时开始凸显。

“一枝刘”的故事,通过电视、报纸、杂志等媒介,开始让更多人知晓,“一枝刘”竖起大拇指的logo也是随处可见。

后随着“寿世健身袋”和“痹痛停保健袋”在第二届北京国际博览会上分获金奖,一下点燃了全国人民的购买热情,药厂三班倒,货供不应求。

忙得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刘建申,为了保持良好精神状态,腰里也缠着一条鲜红的“寿世健身袋”……

这个阶段,刘建申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

1994年,38岁的刘建申成立西安一枝刘集团,并出任总裁。尔后又涉足海外,先后建立了美国“一枝刘”国际有限公司、美国众生国际有限公司等,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3、入局百货零售

进入千禧年,鱼龙混杂的保健品市场大浪淘沙,来辉武与505神功元气袋已难起风云,赵步长与步长制药出走山东,其余几位神医也相继沉寂。

刘建申却是个例外——保健风口过后,他玩起了跨界,迅速将重心转至百货零售。

他的首个大动作,于2003年8月“掌舵”陕解放。陕解放于1993年8月在深交所上市,主营业务为百货零售,旗下拥有西安开元商城有限公司。

刘建申通过成立西安高新医院有限公司,以每股2.8元的价格受让陕解放法人股3012.9万股,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

在此之后,刘建申开始“消失”于公众视野,变得低调又神秘。

他曾对媒体解释,因为想干点事情,担心事情干大了、出了名会招惹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资本玩家”那时已初露苗头。他表示,靠自身产业的发展只能达到稳步增长的目的,靠资本市场才可以实现跳跃式发展。

但是在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刘建申一直走得很稳。

“掌舵”陕解放之后,上市公司百货零售的主营业务并未发生变化,作为大股东的西安高新医院,其医疗业务一直在上市公司之外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11月,西安高新医院有限公司以存续分立的方式进行分立,分立为西安高新医院有限公司和西安高新医院,分立后,存续公司西安高新医院有限公司更名为陕西世纪新元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直到2011年年底,刘建申才将运营了近十年、已走上正轨的西安高新医院注入上市公司。

之后,刘建申便大举扩张医疗板块。

譬如,2012年,西安圣安医院有限公司成立,即如今的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有限公司。2015年4月,上市公司与阿里云、东华软件共同建设互联网医院、居民健康大数据平台和商业云平台。同年5月,上市公司与商洛职业技术学院签订协议,筹建商洛国际医学中心。

除此之外,刘建申还涉足能源交通、房地产开发经营等领域。

其控股的上市公司,名称数次变更,从陕解放到开元控股,再到开元投资,最后变更为国际医学,也尽可一窥其经营战略重心的变化。

4、回归医药行业

跨行业的多元化经营,很多人都在玩,但要么时机不对,要么思维跟不上,要么就是资金链疲软,失败者不乏少数。

但刘建申是个例外。

从保健品到百货零售,再到医疗板块,在介入与退出的时机把握上,陕西老一辈企业家中,少有人可与刘建申比肩。

特别是近年来,其对百货业务和医疗板块的再调整,又逐渐将多元经营归于单一板块的发力。

2018年,国际医学向银泰百货有限公司出售开元商业100%股权(不包括截至基准日开元商业持有的汉城湖旅游6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33.62亿元。

在此之后,国际医学彻底剥离百货零售业务资产,完全转型到医疗服务业上。

这一年,总投资40亿元的西安国际康复医学中心正式破土动工,规划最大床位6000张,这是陕西省人民医院床位数的两倍。

一位与其有过接触的陕西企业家称,“他在做企业的过程中,是真的把商业当做商业去做,所以就做得比较成功。他可能认为在商业领域不具备多少核心竞争力,就及时把开元商业卖给了银泰,才筹集了大量的资金,在国际医学上有了大的发展。”

今年7月初,国际医学宣布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此次发行对象为公司控股股东陕西世纪新元,而刘建申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消息甫一传出,国际医学的股价应声而涨,由长期徘徊于5元左右的股价,突破至如今的6块多。

刘建申以3.28元/股价格进行认购约3.05亿股,若是按照8月14日国际医学收盘价6.25元来算,一个多月这3亿股的账面价值便可浮盈逾9亿元。

但在这系列资本运作的同时,刘建申并未出现在前台。甚至从入主陕解放至今,其身影就并未再出现于上市公司高管之列。

如今,陕西一些老牌民营企业家深陷泥沼,唯有刘建申稳坐钓鱼台,在资本市场上玩得风生水起,不可不谓之为传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