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前首富的5G梦?

文 | 史香玲   编辑 | 方彬蔚 王朋

2020年09月11日 17:20  

本文3343字,约5分钟

6年前,贺增林西装革履,站在金钟旁,手起槌落,敲开了走向资本市场的大门。

彼时,43岁的他,在镜头的簇拥下,意气风发地说:“天和防务(300397.SZ)胸怀强军报国的理想……”

“民营军工第一股”的噱头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上市当天不到两小时股票涨停。贺增林夫妇的身家应声而起,很快登顶陕西富豪榜。

然而,理想未竟,企业经营遭“滑铁卢”。上市次年,业绩便巨幅亏损,乃至后来要靠卖房撑业绩,之后释放布局5G的信号,随之股价飙升,贺增林夫妇大笔减持套现……

就在投资者对天和防务的未来感到茫然之时,日前,天和防务将加速布局5G提上日程,拟斥巨资收购两家公司剩余股权,引发舆论关注。

如今,这位曾经的陕西首富又一次选择了“风口”,只是不知能否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1、民企“从军”开头难

1992年,贺增林从西北工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并谋了一份令人艳羡的好差事,留校从事教务工作。

这一年,改革开放的号召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据人社部数据显示,当年有12万公务员辞职下海,另有1000多万公务员不辞职却下海,“十亿人民九亿商”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对年轻的贺增林而言,安稳的体制内工作显然难抵诱惑。半年后,他也随大流辞了职,奔向了外面的世界。

下海是潮流,如何选择浪头风口却是考验。

彼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对物质需求的渴望,越来越多的电子产品涌入寻常百姓家。贺增林顺应时势,靠着经营教育类电子产品,以母校图书馆一楼十几平米的场地为起点,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很快,怀揣6000块钱的贺增林,在当时还是一片麦田的西安高新区,成立公司开始拓展规模。到上世纪末,他已是陕西为数不多的千万富豪,但公司到底如何走,却始终横亘在心。

风口的来临,往往出人意料。

1999年,包括成都国腾集团在内的三家企业,在一次军方组织的项目招标会上连挫众多军企中标。之后,三家企业合资成立了由国腾集团控股的国星通信有限公司。

随着中国首家高科技民营企业进入军品领域,一个陌生又广阔的市场开始浮现。

这让军人家庭出身的贺增林如获至宝——结合自身电子产品相关技术基础,打造军民两用电子系统工程产品,何尝不是一种新路径?

一番调研谋划后,贺增林如愿掌握了军品市场的最新需求等核心信息,让其更加坚定了信心。

天时、地利、人和,2001年,贺增林成立专门从事军品研制的西安天伟电子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并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之职。

但这个领域,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尝试。没有足够的忍耐,甚至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一方面,军品生产具有很高的资质壁垒,贺增林的生意又是横跨军民两用,申请生产许可证就是一道难题;另一方面,军品生产难度高,技术攻关需投入大量资金,短期内难以看到回报。

为了撑下去,贺增林一度让旗下其他几个分公司为天伟电子“补血”,甚至成立照明设备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公司,通过挣快钱“以民养军”。

到了2004年,贺增林创立西安天和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始走上了规模化经营之路。

2、股价高位套现2亿

熬过了最黑暗的初创阶段,贺增林的军品生产研发日渐成熟,多笔军方订单也相继而来,公司现金流逐渐回正。

政策的进一步放开,让其发展再添助力。

2007年,国家先后出台多项政策,鼓励推进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重组和上市,军工领域释放出更大的生存空间。

2010年,贺增林将公司完成股改,谋求在资本市场有更大的动作。四年后,顶着“民营军工第一股”的光环,天和防务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敲钟仪式上,贺增林郑重地拿着稿纸,承诺要“努力实现企业经营业绩持续稳步的增长,给予广大投资者更为满意的回报”。

进入新赛道,贺增林给天和防务定下的目标是:“公司计划在未来10年左右时间内,力争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军民两用防务产品供应商。”

未来很远,谁也不知道十年会发生什么。更为现实的是,天和防务上市之后一连12个涨停板,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百元股。贺增林夫妇的身家也是应声而起,很快便以逾60亿元财富登顶陕西富豪榜。

未来也很近。就在上市次年,天和防务便出现巨亏,2015至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从亏损7149万扩大到亏损1.84亿元。

事实上,天和防务主业如此状况,早有端倪。

据其自身披露,在国内市场,公司主要客户为国内军方,其销售受军方的具体需求、年度采购计划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各年度获得的国内军方订单波动较大。另外,海外市场的拓展又较为缓慢。两个因素综合作用下,导致“订单减少”。

如此一番表态,让很多投资者哑巴吃黄连。

谁能想到,前一刻还风光无限好的一家公司,会如此这般狼狈——天和防务于2016年年底,处置了位于北京的3处自有房产,又在2017年,变卖了一家全资子公司80%股权。这两笔交易,使得公司最终在2017年实现扭亏,从而避免了退市风险。

十年之约两茫茫,至少投资者不会当真。贺增林也开始寻求新的商机。

彼时,5G产业大风早已刮起,国内三大运营商纷纷展开5G城市测试,并加快建设商用基站。在这片千亿级蓝海里,很多企业抓紧机遇布局,试图乘势能分一杯羹。

贺增林也紧随其后。2019年2月,天和防务宣告,公司拟投资约17亿元在西安高新区建设“西高新天和防务二期--5G通讯产业园”项目。

如此动作,很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深交所发函,询问公司“是否存在利用 5G 热点概念炒作公司股价”。

天和防务自然是否认,但自布局5G业务的公告发出后,公司股价一路水涨船高。

与此同时,贺增林夫妇开始在高位大笔减持套现。截至2019年12月上旬,夫妇俩人减持公司股份910.36万股,套现金额逾2亿元。

3、追逐5G风口

事实上,天和防务5G业务的布局一直不温不火。

直至2020年1月,该公司一则拟“购买资产”的公告,总算让投资者看到了动作。到了7月中旬,并购报告书(草案)披露了更多细节。

天和防务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深圳市华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40%股权及南京彼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49.016%股权,交易作价分别为3.6亿元、2.3亿元。这两家公司深耕通信电子板块,与5G业务多有关联。

至于加速布局5G业务是否会影响军品业务,天和防务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西部:“不会,都是独立运营的。”

值得注意的是,贺增林早与上述两家公司“牵手”。

从2015年开始,为避免产业单一,天和防务曾斥资逾2.51亿元,先后控股了深圳华扬通信、西安长城数字、南京彼奥电子、成都通量科技和西安鼎晟电子等5家高科技企业。

其中,天和防务分别持有深圳华扬通信60%的股权、南京彼奥电子50.984%的股权。

不过,深圳华扬通信和南京彼奥电子之后的业绩表现并不好。

收购南京彼奥电子时,双方曾签署业绩对赌承诺, 2016、2017两年合计净利润不低于2000万元;最终,南京彼奥电子这两年的净利润分别达到了1037万元、1284万元。

深圳华扬通信的表现更不理想,按照承诺,2015年、2016年实现税后净利润不低于2500万元、3500万元,但最终只完成1365万元、644万元。

直到5G市场的潜力开始变现,这两家公司终于回春。

2019年,深圳华扬通信和南京彼奥电子净利润分别为1.14亿元、4936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天和防务当年控股参股的数家公司中,就这两家公司的业绩表现亮眼,甚至成了天和防务2019年业绩的主要支撑。

如今继续加码,将两家公司股权全部纳入麾下,自然顺理成章,当然所付出的资金代价也不小。

天和防务也在公告中直言:“公司本次收购标的公司少数股东股权,有助于提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上市公司股东能够充分享有标的公司未来业绩增长带来的回报。”

或者,贺增林可以再来一个十年之约。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