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为何花20亿美元入股“卡车界特斯拉”?

文|《财经》记者 王静仪 刘皖媛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9月12日 18:18  

本文5418字,约8分钟

通用和尼古拉的合作是一次互相促进,但通用可能赢得更多

百年车企为何会突然入股一家没有生产出一辆车的创业车企?

近日,通用汽车(NYSE:GM)宣布将以20亿美元购入氢燃料重型卡车制造商尼古拉(Nikola,NASDAQ:NKLA)11%的股份,可提名一位董事会成员,并将在2022年前生产其氢燃料电池电动皮卡Badger。消息一出后,尼古拉股价飙升,盘前交易中上涨大约45%,通用汽车股价也上涨近9%。

“与尼古拉的战略合作使Ultium电池系统和Hydrotec氢燃料电池系统实现更广泛的落地应用,这将降低电池和氢燃料电池的成本,提升盈利能力。”通用汽车董事长兼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如此解释。

据通用中国人士透露,与尼古拉合作是通用长期提倡的“开放式创新”的一次实践,“通用研发的技术可以通过输出给别的公司,从而提高规模经济效应和创新影响力。”

氢燃料电池汽车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1966年,通用汽车就推出了全球第一款燃料电池汽车,但由于当时燃料电池和储氢系统体积过大并未实际量产。五十多年过去了,通用依然没有推出一款实现量产的氢燃料电池汽车。

与此同时,尼古拉仅凭着氢燃料卡车的概念,在6月以120亿美元估值借壳上市,三天后股价翻番,短短五年发展成零排放重型卡车和氢基础设施的全球领导者。

通用汽车正急于摆脱传统、旧事物、难以转型的标签。

不同于常规思路中老牌传统制造商为初创公司提供背书,这一次,是尼古拉为通用树立信誉,让投资者看到通用在电动车领域的影响力。

这次合作是对通用新能源技术的一次验证,也将再次引燃对通用发展路径的热烈讨论——8月,仅仅是因为市场传言将剥离其电动车业务,通用股价升至近三个月来最高水平。

通用在新能源领域更加频繁的动作,和玛丽·博拉“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回应,将在华尔街引发无限的遐想。

新贵尼古拉的前世今生

对大部分人来说,尼古拉这家公司的名称有些陌生,尽管其命名和特斯拉起于一处:尼古拉(Nikola)和特斯拉(Tesla)合起来,是著名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的全名。

这家仅仅成立了五年、以开发氢燃料电池和电池为动力的新能源重型卡车的初创公司,已成为华尔街的明星企业。

6月,尼古拉与纳斯达克上市的特殊目的并购公司VectoIQ Acquisition Corp.(NASDAQ:VTIQ)完成并购,以120亿美元的估值借壳上市,成为全球“氢能重卡第一股”。上市后三天股价翻番,市值高达263亿美元。

“特殊目的的并购公司(SPAC)”全称为 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也叫作空白支票公司,通常没有运营资产或业务,但承诺用首次公开募股(IPO)筹集的资金去收购某家企业。相比 IPO 上市或直接上市,SPAC 可以省略许多步骤,比如没有“锁定期”(即早期就可以把股票卖掉),最快可以在几周内上市。

合并说明书显示,尼古拉将获得超过7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2.3亿美元的VectoIQ现金和5.2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PE)融资,VectoIQ的股东将持有价值33亿美元的尼古拉不到20%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VectoIQ的发起人史蒂夫•吉尔斯基(Steve Girsky)曾担任通用汽车的副董事长。是否牵线搭桥暂不可知,但3个月后,通用汽车宣布收购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 11%的股份,并将在2022年前生产其氢燃料电池电动皮卡Badger。

以“尼古拉”命名,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在新能源车领域的野心已显露无疑,但近年来燃料电池在纯电电池的竞争中并不占优势,尤其是乘用车领域。马斯克曾评论燃料电池为“令人惊异的愚蠢”的技术——这并非毫无理由,制氢、运输和保存的成本高昂,加氢站网络的缺失,让氢能源车长续航、负载大、加氢时间短的优势暗淡无光。

尼古拉给出的解决方法是打造氢能生产供应闭环。

“让加氢和加油一样方便”,像特斯拉的充电站一样,尼古拉励志将加氢站铺遍美国。2018年,尼古拉与挪威加氢站供应商Nel合作,计划沿车队行驶路线在公路边建立加氢站进行补给。据规划,加氢站供应商Nel将承担截至2028年在美国建立多达700座加氢站的任务。

此外,尼古拉还引入韩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巨头Hanwha,计划将其与Nel结合形成以太阳能发电制氢、储氢、加氢的供氢闭环,解决氢燃料重卡车队的供给问题。

暂且不论建700座加氢站要耗费的巨额资金和时间,尼古拉尝试解决氢燃料的成本问题,而从投资者的热情来看,这套方案接受度并不低。

而在技术研发、生产和销售领域,尼古拉新颖的商业模式,为其再添明星光环:与顶级供应商在资金和技术的双重合作,以及“以租代售”的销售模式。

2017年,尼古拉与博世合作,博世除了战略供应还参与燃料电池动力系统的开发。B轮,尼古拉引入WABCO,供商用车安全技术服务,也加入了针对电动商用车的技术研发。2019年,CNH工业以2.5亿美元领投D轮融资,提供包括产品开发、制造工程和旗下商用车依维柯在欧洲的销售渠道。

不同于特斯拉将技术研发作为核心、以生产拉动销售的模式,尼古拉更像一个技术和资金的集合体,在氢能源产业里搭建起平台,每个环节的参与者都能在这个平台里发挥作用。

与通用的合作,则是尼古拉在整合路线的又一成果——这一次,解决的不仅仅是技术和资金,更解决了生产问题。这家至今没有实现量产、工厂建设第一阶段还未完成的初创公司,试图借通用的跳板,从概念落地为实体。

米尔顿在声明中表示,与通用的合作,尼古拉将获得汽车制造方面的深厚专业知识和世界一流的工程设计,收获投资者的信心,并节省40亿美元的电池和动力系统成本,以及超过10亿美元的工程和验证成本。

两家公司均表示,氢燃料电池电动皮卡Badger将在2022年投入生产,将由尼古拉负责出售和推销,但目前没有确定将由哪家通用工厂建造。米尔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建新工厂可以为我们节省数十亿美元,建设工厂曾经是我们最担忧的事情,但现在我们能生产了。”

通用提供电池、帮助制造,最主要是获得信用背书

通用汽车预期,这笔价值20亿美元的投入,将换来在股票价值、电池及燃料电池供应、产品开发制造等方面超过40亿美元的利益。

合作的一个核心是,通用将为尼古拉的卡车供应电池及燃料电池——这不仅会带来直接收入,降低研发成本;更让这家老牌制造商得到了明星科技公司的信用背书,证明自身的技术实力。

通过与尼古拉的合作,通用汽车的Ultium电池系统和Hydrotec氢燃料电池系统都得以实现更广泛的落地应用。比如氢燃料电池技术可以拓展到尼古拉7/8类半挂式卡车市场,这是通用氢燃料电池技术的首次大范围商业使用,通过将氧气与车载储罐中的氢混合,产生电能。

“这确实证实了我们技术的价值。”玛丽·博拉表示,“我们正在多个主要电动车细分市场上扩大规模,以降低电池和氢燃料电池的成本,提升盈利能力。”

研发电池等新兴技术十分昂贵,通用亟需与第三方合作来扩大规模、降低成本。此前通用在今年三月份发布Ultium电池和新一代全球电动车平台的时候就已特别指出:未来可授权电池应用于第三方产品。

逻辑类似的是,在宣布与尼古拉合作的前几天,通用刚刚宣布与本田达成联盟,基于通用的电池和平台,联合开发两款全新本田纯电动车型。

“通用汽车表明,其可以成为关键技术的供应商。”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Joseph Spak认为,通用汽车的电动汽车战略使该公司朝着更像是一家汽车供应商的方向发展,而且汽车供应商的市盈率通常更高一些。

但有通用中国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你见过有哪个供应商入股整车厂的吗?”该人士补充道,这个合作是通用一直以来提倡的开放式创新的很好例子,通用研发的技术可以通过输出给别的公司,从而提高规模经济效应和创新影响力。

对于通用来说,更宝贵的收益是看不见的信用背书。彭博新闻社专栏作家Brooke Sutherland评价道,Nikola的品牌和知名度为通用汽车的电动汽车抱负提供了宝贵的信誉,“可以说,来自底特律的112岁的巨头是更需要这种伙伴关系的人,毕竟在投资者眼中,像通用汽车这样的制造商几乎不可能在数字时代重塑自己的品牌。”

合作的另一个核心是,通用汽车将为尼古拉生产包括Badger、Nikola Tre、Nikola One、Nikola Two和NZT在内的系列产品。

这次合作让通用有机会进入长途卡车市场,这是底特律巨头此前尚未涉足的领域。玛丽·博拉说:“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宽广的增长机会。”

作为额外收益,通用汽车还可以从尼古拉皮卡的销售中获得零排放汽车积分——不过鉴于两年后才开始生产,这一收益的见效还为时尚早。

值得注意的是,通用将以等值非现金资产投资获得尼古拉新发行的20亿美元普通股。“这笔交易对通用汽车来说非常好,因为不需要任何前期现金支出,还能带来几十亿美金的收益。”摩根大通分析师Ryan Brinkman评价道。

当然,通用获得的机会和回报还需时间检验。

9月10日,沽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发表了关于尼古拉的报告,称其从未研发出氢燃料技术,伪造大量订单只为套现:“通过几十次彻头彻尾的谎言,与一些最大的传统汽车公司合作,我们认为是因为传统汽车公司急于追赶特斯拉在电动车市场的领导地位所致。”

当地时间周四美股收盘时,尼古拉股价下跌11.33%,报收于37.57美元,公司市值缩水至142.38亿美元。

对此,米尔顿回应称将撰写一篇文章驳回这些指控,且已聘请一家律师事务所对Hindenburg言论做法律评估。通用发言人则在声明中表示:“通用汽车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对共同创造的价值充满信心。”

新业务会否拆分上市,引华尔街遐想

在宣布这一消息之前,华尔街一直在炒作通用汽车分拆电动汽车业务。这笔交易无疑让外界更有机会相信,通用的电动车业务可能成为独立公司。

一个月前,德意志银行分析师Emmanuel Rosner发布了一份报告,呼吁通用汽车剥离其电动汽车业务,分拆后的业务价值至少在15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甚至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是通用汽车当前市值的两倍——资本市场对于电动汽车公司的追捧远远大于通用这种传统制造商,比如特斯拉和尼古拉都有极高估值,由此拆分有利于释放价值。

如果拆分,按照Emmanuel Rosner的计算,达到1000亿美元的估值并不难:如果在2025年之前,通用按照每辆4万美元的价格卖出50万辆电动汽车(这只是通用既定销量目标的一半),这意味着营收200亿美元。按照市值是营收7倍的一般标准来算,这家新公司的市值就能冲到960亿美元。

对此,玛丽·博拉回应道:“什么都可以谈(Nothing is off the table)。通用愿意研究并评估那些能推动长期股东价值的任何选项。”资本市场迅速反应,通用汽车股价应声大涨,升至三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尼古拉的交易大大提振了市场对于通用拆分电动汽车业务的信心。Brooke Sutherland认为,交易已经显示出通用这项业务的一些好处,同时又不必为真正剥离业务和独立经营而烦恼,因此,日后如果合作关系不断加深发展也并不让人意外。

“这桩交易证明,通用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es的看法类似,他认为通用每个单一业务机械相加的总和大于公司整体当前的价值,通用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走向成功。

玛丽·博拉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释放了积极信号:“与尼古拉达成的协议仅仅是我们释放公司内在价值的开始,当我们观察中国以及北美的电动汽车市场时,我们还要继续提高大规模工程制造的能力,以证明我们将成为未来这一领域里非常重要的玩家。”

通用汽车还投资了其他电动汽车初创公司。之前投资的公司Lordstown Motors近期正在考虑上市,同样专注电动皮卡市场。

这不是通用的业务第一次传出拆分的消息,旗下另一明星业务部门Cruise也长期被“劝分”。2016年3月,通用耗资近10亿美元收购了仅有40人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随后Cruise高速发展,2018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向该公司投资22.5亿美元;2018年10月,Cruise又收到来自本田汽车的27.5亿美元融资。

Cruise最新一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5月,普信集团等投资方认购了11.5亿美元的新股,目前Cruise的估值为190亿美元,超过通用市值的三分之一。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