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法官暂时叫停特朗普的微信“封杀令”,用户的胜利?

文 | 《财经》E法 刘畅    编辑 | 朱弢

2020年09月21日 08:27  

本文4447字,约6分钟

临时禁令的意义在于,微信暂时避免了在美国被下架,但其在美国的前景仍取决于法院的最终裁判。

在最后的时间节点,特朗普对微信的“封杀令”被暂时叫停。

北京时间9月20日晚,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劳雷尔·比勒(Laurel Beeler)裁定,根据刚刚发布的第59号法庭文件,同意颁布临时禁止令(preliminary in junction),阻止美国政府“微信封杀令”正式实施。

临时禁止令矛头直指美政府分别于8月6日、9月18日发布的“封杀微信”行政命令及其细则。

当地时间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将在45天后,即9月20日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及企业与腾讯公司进行与微信有关的任何交易。

总统令签署第二天,5名美国华人律师即发起成立非盈利机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并于8月21日正式向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诉状。

起诉书认为,该总统令覆盖范围过广,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的第一修正案、平权条款、程序正义条款等法律。

美国政府方面亦紧锣密鼓应对。

当地时间9月16日,美国司法部发表公开声明称,只要出于个人和商业目的,在美国的微信用户可以继续正常下载和使用微信,不会承担违反总统令的民事及刑事责任。声明同时还表示,美国商务部关于具体什么样的 “交易”将被禁止的问题还没有定论。

舆论普遍认为,美政府此举是要替自己找到更牢靠的立足点,以便在开庭时的抗辩做准备。

根据事情的发展动态,从9月17日-19日,美国微信联合会向法院申请举行了三场听证会,请求法院临时阻止特朗普政府“封杀”微信的行政命令。

对原告方“美国微信联合会(USWUA)”而言,9月20日临时禁令的出台,无疑是其重大成果。但是,微信在美国的前景仍然具有不确定性,需要最终由法院做出正式裁判。

三天三场听证会的激烈交锋

美西时间9月17日上午9时30分,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召集原告方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及被告方美国政府(由司法部作为代理律师)召开听证会。听证主要围绕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提出的“阻止美国商务部等部门实施对微信的封杀,并且在禁令对“交易”做出正式定义后的60天内,免除任何违抗命令的用户的刑事和民事责任”动议展开。

“特朗普政府现在有好几张嘴在同时说话,可每张嘴里说出的话却又都不一样,我们根本不知道听谁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律师团首席律师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n)当庭对法官表示。

听证会伊始,主审法官比勒曾表示同情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的主张。但被告方律师强调,商务部细则尚未出台,因此“本案具有‘模糊性’,并未成熟到足以让法官给出相应判决”。

当听证会结束时,旁听的记者迈克·斯威夫特(Mike Swift)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法官似乎改变了其最初想法”。

法官当天并未宣布任何结果。同天稍晚,美国商务部即在其官网正式颁布全面禁封微信的实施细则。7条实施细则的核心条款包括:禁止通过美国的在线移动应用程序商店发布或维护微信应用程序、其组成代码或应用程序更新的任何服务;禁止通过微信移动应用程序提供的任何用于在美国境内转账或处理付款的服务。

“美商务部所颁细则,与本周三(9月16日)美国司法部代表美国政府所做出的承诺大相径庭。”美国微信联合会方面回应称,“(细则)不但无法保障个人和商业用户的正常下载和使用,甚至根本就像我们所担忧的那样,真正全面在美国境内禁封了微信,其内容简直是在司法部的脸上踩了个大大的鞋印。”

针对新情况,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律师团向法院紧急提交补充材料。并于美国西部时间9月18日上午11:45分(北京时间19日凌晨2:45分)申请紧急召开第二次听证会,向法官陈述新情况及其立场与诉求。

法官在听证会上表示,因新情况的发生,原先的临时禁令申请已不能完全涵盖所有相关事实,而商务部细则因定义了“交易”这个在总统令中含糊不清的词汇,所以之前原告所诉之“模糊性”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故建议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尽快根据最新情况修订并重新提交诉状和禁止令申请。

美西时间9月19日下午13:30分(北京时间20日凌晨4:00)举行的第三场听证会被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称为“最终决战”。

在听证会上,法官比勒对该禁令是否会不必要地阻碍用户(主要是非英语用户)的相互交流表示关注。她表示,虽然政府认定其行动是为了保护国家重大安全利益,但该禁令并非是“专门针对”保护国家安全利益而颁布。

原告律师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n)称,政府的微信禁令将对原告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造成无法弥补损害。这是由于没有其他应用程序可供美籍华人交流(因为许多人不会讲英语)。他强调,迄今为止,美国政府还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微信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被告律师迈克尔·德雷兹纳(Michael Drezner)反驳称,禁令不会让用户立即不能使用这款应用程序,只是其某些功能随着时间推移会出现“退化”。他承认,新用户将无法使用该应用程序。但他辩称,除微信外,还有很多其他应用程序可以使用。德雷兹纳还表示,这一禁令更多是针对美国公司与腾讯可能的“交易”。

法官比勒最后表示,她将开始起草裁决,但并未当庭透露其最终决定。

临时禁令是重大成果,但并不“完美”

法院于当地时间9月20日上午(北京时间9月20日晚间)公布了正式裁定,批准原告的动议,并要求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实施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行政命令,以及美国商务部7条细则中的1-6条。但同时裁定书也强调,该禁令中的任何规定均不妨碍美国商务部重新考虑确定对微信公司及其子公司的禁令。

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定书的结论部分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APLI)执行长、暨南大学特聘教授孙远钊对《财经》E法指出,一般而言,要成功获得暂时禁令,原告必须多方举证:一、在案件的实质问题或争议上有相当可能会获得胜诉;二、如果不给出禁令将会遭受无可弥补的损害(未必是无法或难以计算);三、平衡双方当事人所会受到的困难应给予暂时禁令较为妥当;四、不会对社会公益造成不当影响。

对于第一点,正式裁定明确指出,由于9月18日美国商务部实施细则“产生的实际效果形同于全面禁止微信”,根据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障,原告的诉讼请求有很大的胜诉可能。

孙远钊解释:“法官认为,原告能够证明,对于在美国的500多万华人而言,微信几乎是他们之间仅有的联系工具和渠道,要是被封杀就是在侵犯他们的言论表达自由。”

对第二、三点,正式裁定亦指出,相关的证据资料已证明,若不给出暂时性禁令,用户除了不能相互联系外,也会对公民整个生活日常生活造成很大扰乱。

“虽然说,无论给或不给暂时禁令,都会对某一方当事人造成不利影响,但相对而言,真给了禁令会影响到500万人,保持目前现有状态则只是回到原点。所以法官考虑到这点,给出了暂时禁令。”孙远钊分析。

学界普遍认为,临时禁令的颁布是原告方的“重大成果”,但其胜利并不完美。

在美国商务部18日公布的7条禁令细则中,最后一条为补充条款,涉及“在美国管辖范围内,任何人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或其任何子公司发生与微信有关的任何其他交易”等。

但此次临时禁令并未涉及这一点。 孙远钊认为,这是法院“留了口子,不排除商务部将来可以定出更详细、清楚、具体的条款”。

“法院做出这样的初步的裁定值得肯定。这体现了对消费者权利和利益的尊重和保护,可以避免在漫长的诉讼期间,因行政决定效力尚不明朗、诉讼时间过长而导致消费者不必要的损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对《财经》E法表示。

刘俊海指出,临时禁止令的颁布,体现了法官对法律“以人为本”精神的信仰和敬畏,也体现了对行政权滥用风险的司法的审查和制衡。“特别是经过原被告双方代理律师唇枪舌剑的激烈辩论,法官作出的初步裁定应该说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依据。”

虽然特朗普政府大概率会提出上诉,但多位学者分析认为,其上诉成功的概率很低。负责管辖加州北部联邦法院的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很可能会维持原裁定,因为特朗普该行政令的确违反了言论自由的宪法规定。

但也有学者认为,根据统计,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维持原裁定的可能性确实较高,但其也指出,案件要一案一议,概率不能说明所有问题。

孙远钊指出,至少对所有使用者而言,临时禁令的意义“基本就是让一切暂时回归原点,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同时孙远钊也认为,不能过高估计该临时禁令的价值。他强调,临时禁令顾名思义,“只是一个临时性的举措,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保全处置,一切维持现状不变,也没有真正的急迫性去做出重大改变。”

刘俊海也指出,“preliminary in junction(临时禁令)毕竟不是final injunction(最终禁令),它的效力究竟有多长,还要等到行政令被法院最终确认或推翻后再行确认。”

自8月以来,特朗普政府对微信的限制令引发美国大量华人的担忧与关注。此前,一些华人在白宫请愿网站“We the People”和知名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起了“WeChat Should Not Be Banned(微信不应被禁)”的联名请愿。他们表示,微信的主要作用是促进沟通,尽管自己可以放弃很多现有娱乐休闲软件,但不能放弃将他们与中国国内联系起来的唯一的应用程序。而且,微信发挥的作用在新冠疫情期间尤为凸显。目前,该请愿已募集到数万签名。

因工作常驻洛杉矶的在美华人石文君对《财经》E法表示,微信对其而言绝不仅是方便、即时,更由于微信通讯录中汇集了其过千的亲朋好友和广大客户。

“微信几乎是我与国内亲友联系的唯一方式,现在特朗普要把它禁掉,我真是看不懂。”为了避免“失联”,石文君不得不通过QQ备份国内亲友的联系方式,同时,她也下载了尚不在美禁令下的“微信企业版”。

“我要求也不高:请特朗普和他的幕僚们保持现状,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石文君表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