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民宿,一日万金?

作者:张媚,民智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地扪生态博物馆执行馆长     

2020年09月21日 14:54  

本文1232字,约2分钟

本世纪初,地扪侗寨在地方政府和当地乡贤的助推下,意图通过旅游业的发展来盘活当地经济。

从祖辈起源到民族文化礼俗再到民族服饰,都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系统化的包装,以便更加迎合当时的旅游市场。

按照临近少数民族旅游村寨的模式,进行简单地模仿学习,希望有所成效。

少数村民见此势头,开起了民宿,如果当地旅游业真的可以被盘活,那么他们期盼能做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

然而,就现状来看,他们的算盘打得似乎并不如意,当地旅游业也一直未有什么起色。

一、大门紧闭的民宿

十几年来,地扪也陆续有七八家村民在经营民宿,有两三家已经关闭,目前还继续开门做生意的只剩五家。

但是,这五家民宿由于生意惨淡,基本处于长期锁着门的状态。门口显眼的位置,都会标注着店主的联系方式,以便住客联系。有时,一年下来也没有几笔生意,所以几家店主也并未将此视为主业。

就目前五家民宿的经营现状来看,旺季为7-8月和十一黄金周,但其实客流量并不大,如若没有特别的学生调研活动或社会志愿活动,以单纯住店的游客来算,两个旺季月的客流量加起来都不会达到百人。

因为到访地扪的多为散客,极少有旅游团光临,即便有也只是走马观花,当天就会离开,所以所谓的旺季,也只是相较而言,其它时候则更没有生意可做。

五家民宿的房间数量,少的有5间,可容纳10人左右,多的有10间,可容纳30人左右,有的则介于其间,房费是100元-120元不等。

按上述客流量来算,民宿主每年依靠经营民宿的收入杯水车薪,算上各类成本,甚至是负收益。故此,为何民宿的大门常常紧闭,从其经营的现状就可窥得一斑。

二、旅游业的萧条

其实,地扪民宿的出现是因为当地人对于旅游业所寄予的期望,而惨淡现状也是当地旅游业一直未发展起来的缘故。

当地旅游业从始至终的萧条也证明了简单的模仿同类旅游村寨,其旅游经济的前景并不会十分光明。地扪即是如此,不但没能通过旅游业荫庇部分村民,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一些负担。

在市场受众固定的情况下,没有新的赋能与机遇,同类型村寨很难吸引和分流游客。

成功的旅游村寨往往是在很多条件的综合作用下才得以促成的,这包括地方的助力、媒体的宣传加持、迭代的功能、自身的运行机制以及时机等等。

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即是如此,而这并不是群体中的大多数所能拥有的条件。当下,旅游村寨失败的例子就远远多于成功的例子。

三、旅游业并非乡村发展的“万金油”

多地传统村寨旅游业的萧条,似乎也验证了并非所有传统村寨都适合旅游业来盘活经济,旅游业在传统村寨的经济发展中并不能承担“万金油”的角色。

乡村经济的活化,需要的是多元产业的融合,通过多渠道来促动。

千篇一面的乡村只会走向衰颓,还需根据各地域的特色,发展各地优势产业,从而形成同地域间的模式升级或模式互补,不同地域间的产业互补,这样才能完成各具活力的新型乡村的转型。

同时,这也应和了我国当下内循环经济的发展格局,通过同地域的模式互补、不同地域间的产业互补,来构筑一个可持续的内循环经济体。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