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基础工业李雷:塑料废弃物治理颇具迫切性和复杂性,行业需集思广益

文 | 李雷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     

2020年09月24日 12:12  

本文2805字,约4分钟

“治理塑料废弃物这样一个全社会的挑战,我认为有两点需要我们加以重视。第一是它的迫切性,第二是复杂性。”9月24日,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在2020 CPCIC塑料循环经济研讨会上如是说。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

李雷进一步指出,一方面,加速推进塑料废弃物治理的迫切性体现在政府立法方面。从2008年中国全面实施禁塑令,迄今已历经13年,在立法方面亟需施行新动作。不过,在呼吁社会关注这一议题的同时,李雷提醒:“大家要注意,一定要确保信息的全面和准确。很不幸的是,在互联网时代,大部分消费者接收的信息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们业内,特别是从事科研工作的同事们,要帮助大众辨清哪些是正确的信息,哪些是完整的信息。”

另一方面,塑料废弃物治理的复杂性也应引起重视,尤其是相关技术解决方案,目前尚未实现工业化及可持续化。“要么是因为流程工艺没有办法支持,要么就是经济效益非常不好,要么是它用一个方案解决了问题,但是又带来了另外的问题。所以在可行性和可持续性方面,我们要做很多的工作。”李雷表示。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和在座的很多同事一样,在化学回收、物理回收以及生物降解等方面作出了很多的贡献。这不是个赚钱的机会,重要的是把科学的解决方案落到实处。”李雷呼吁,希望整个行业能够集思广益,帮助政府、消费者等利益相关方更好地解决塑料废弃物治理这一问题。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李雷:谢谢庞秘书长。尊敬的赵会长、尊敬的各位同仁、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

首先我非常高兴代表沙特基础工业公司热烈的欢迎各位今天莅临这个重要的研讨会,我也非常欣慰地看到新老朋友们都安全健康,所以我希望大家继续保持安全健康。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能够在今年这次会议上再次冠名,支持本场塑料循环经济研讨会,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荣幸的。我今天也非常高兴,我们优秀团队很多成员也加入了这场讨论,我也希望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团队的同事们能够跟在座的各位同仁一起来分享,一起互相沟通和学习。

正如刚才赵会长提到的,塑料它的特别的价值,我看一下会场大部分同事们的年纪,在你们接触塑料的时候,塑料早已经就代替金属,代替木材了。在中国社会生活当中,“三”这个数字很有意思。新中国的成立是推翻了三座大山,改革开放提出了坚持三项基本原则,我大学毕业我们都热血沸腾地要投入三大合成材料,大家想一想哪三大合成材料,合成橡胶,合成纤维,合成树脂。今天时光穿越,在我们一起来讨论分析建议解决塑料废弃物这样一个严峻的话题的时候,从我们目前的共识来讲,应该又是三个可行的方案,物理回收,化学回收,生物降解。所以在中国生活时间长了,对三这个数字大家一定要敏感。

我们在这次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的打击下,我们更加自豪地看到了塑料对抗击疫情作出的特殊的贡献,我认为人类应该感谢塑料行业的从业人员,包括我们的科学工作者、技术人员、生产制造人员,流通领域的合作伙伴。具体的应用我不一一再说了,因为在座很多同行都在护目镜、防护服、方舱医院建筑材料、医疗设备诸多方面都了塑料材料或者聚烯烃对我们这一次抗疫的胜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是一个研讨会,今天研讨主要的内容是要分析社会上和环境上出现的塑料废弃物的原因,以及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如果没有完全准确的判断和同一问题的来源,我相信我们所谓提出来的解决方案也是不可持续的。

关于塑料废弃物的来源,刚才赵会长提到是废弃物管理系统的缺失。我想大胆地说一个观点,塑料废弃物主要是我们人类造成的,是消费者造成的,所以我们今天从塑料产业,塑料产品,研发生产这个角色,我们来讨论超出我们这个行业责任以外的事情,我们是为全社会来探讨一个怎么样能够综合性的解决塑料垃圾的问题。当然了,在这个问题上面我已经跟很多非政府组织甚至一些政府官员发生过比较激烈的讨论,因为我参加过世界经济论坛有关的专场,非常高兴的是,参加那场会议的还有陶氏亚太区的领导,我们两个人舌战群儒,关于这个问题的来源,我希望业内,特别是工业界的同事们能够同意我的看法。

在了解同意问题的出处,我们才能够去探讨哪一个药方才能解决这个疾病。同时我想提醒在座各位同事,治理塑料废弃物这样一个全社会的挑战,我认为有两点需要我们大家加以重视。第一是它的迫切性,第二是复杂性。迫切性已经反映在政府立法,从2008年中国全面实施禁塑令,历经13年的时间,我们还在立法方面要有新的动作。在谈到立法以及呼吁全社会对这样一个问题有更多的重视性的时候,我们大家要注意,一定要确保信息的全面和准确。很不幸的是,在互联网时代大部分的消费者,消费的信息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们业内,特别是从事科研科学方面的同事们,要帮助社会辨清哪些是正确的信息,哪些是完整的信息。关于复杂性,它的复杂程度第一个我刚才提到了,在于全社会对问题的来源跟路径是什么,我不认为我们达成一致。第二个,是我们的技术解决方案,我想在座的很多同事都应该非常清楚,技术解决方案当中的化学原理,不要说你们念大学,我念大学的时候,这些原理都存在,为什么这么多年在已经熟知的化学公式下,为什么没有进行实施呢,实际上就是下面我讲的复杂性另外两个元素,一个元素是可持续性,很多很好的技术,实验室的想法,为什么不能工业化呢,就是它不可以持续,要么是流程工艺没有办法支持,要么就是经济效益非常不好,要么是它用一个解决方案解决了问题,但是又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所以我想在可行性和可持续性方面,我们要做很多的工作,这也是这次我们为什么非常荣幸支持这样一个研讨会,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基于科学。

当然,从技术性来讲,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和在座的很多同事一样,也都是在化学回收,物理回收以及生物降解这些方面作出了很多的贡献。还有一点我想提醒各位,在可持续性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塑料回收不是一个营利的业态,我们当然需要业内方方面面的企业和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努力,但是对于我们生产企业来说,这不是个赚钱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些NGO在攻击塑料生产企业,认为我们无非就是玩一个噱头,为了更多卖我们的塑料粒子,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这方面还是需要能够行成于思。在强化公司领导力基础之上,我们要把这些基于科学的解决方案落实到实处。

最后,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同事和各位专家集思广益,能够把我们这个行业从我们一个研发到生产这样一个角色,把它拓展到一个全社会的,倡导和引领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帮助我们的消费者,帮助我们的利益相关方,特别是帮助政府,立法者,执法者,能够跟我们一起来解决这样一个社会问题。作为一个开场白,再次感谢各位同仁积极地参与这样一个研讨会,我也祝这次研讨会成功,我也感谢在石化联合会外资委可持续发展的会员公司,这些同事们的辛勤工作。我相信历史将会为我们这样一些企业给出公正的评价,谢谢大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