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发文:警惕高端白酒涨价引发不正之风回潮

2020年09月22日 17:32  

本文2265字,约3分钟

“我们这53度飞天茅台酒原箱单瓶价格3100元,散装单价2880元,要是再晚买还可能涨价。”这是9月22日记者从北京市海淀区一家贵州茅台直营店得到的询价答复。与此同时,北京市内多家烟酒零售店的飞天茅台酒都处于货量紧张状态。

临近中秋、国庆双节,以茅台、五粮液等为代表的国内高端白酒涨价、提价的消息不断,多款白酒产品的价格冲上历史高点。舆论担忧,高端白酒价格持续走高,会超越正常人情往来和宴请需求,助推公款吃喝、违规收送节礼等不正之风回潮。

以53度飞天茅台酒为例,其单瓶官方零售价是1499元,而现实中的价格已经翻倍。“最近两个月里,飞天茅台以每周50元左右的幅度一直在涨,远超去年中秋、国庆的涨价速度。”一家茅台酒经销商告诉记者。

市场研究机构分析,今年一季度因受疫情影响,民众外出的大量减少直接影响了白酒消费。然而,高端白酒的需求自第二季度以来不断释放,不仅飞天茅台价格上涨,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批发价也呈上行趋势,高端白酒整体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有涨价的预期在,即使涨不起来经销商也不会亏,囤积在手里的货随后可当成年份酒销售,价格更高。”前述茅台酒经销商表示,酒价持续高涨加剧了一些经销商的囤货惜售行为。

记者注意到,一些商家还将“平价买茅台”当做吸引顾客的噱头。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近日举办嘉年华活动,其中一项就是平价供应茅台,但要求在商场购满1000元以上才有机会抽签获得购买资格。抽中者须持身份证购买,每人限购一瓶,一年内只能买一次。即便如此,排队的顾客仍然络绎不绝。电商天猫超市也以1499元的价格不定期开放飞天茅台的抢购。记者尝试在9月21日晚8点进行抢购,刚到开售时间就显示售罄。而此前成功抢到的网友在评论区大多表露出“中奖”般的喜悦。

另据媒体报道,9月本就是白酒的销售旺季,今年又因部分高端品牌控量限价,造成市场价格进一步上扬。泸州老窖、山西汾酒、洋河等均发布了提价通知,红星和舍得酒业等则于近期推出高端新品抢占市场。

如果高端白酒两节“涨价潮”只是市场行为,本无可厚非。但近年来,与高端白酒有关的违规违纪案件时常牵动着公众目光。

9月14日,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原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石凤刚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媒体披露的抓捕画面中,其家中成柜的飞天茅台酒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8月31日,中国检察网公开了陕西省府谷县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白雪梅贪污、受贿案的起诉书,其收受19箱飞天茅台酒的旧闻再度被媒体翻出热炒。

在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副会长邓联荣看来,价格逐年走高、存久了更值钱的高端白酒,早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佐餐饮品,其价值具有奢侈品和收藏品属性,变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硬通货”。“一旦高端白酒的价格远超大众承受范围,就可能变回‘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消解近年来巩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纠正‘四风’成果的努力。”邓联荣说。

浙江省海盐县一名私营企业主沈某曾在2019年春节前以“拜年”为名给一些领导干部每人送了两瓶飞天茅台酒,真正收下的有7人,在今年3月分别受到相应处分。“既然送礼了,肯定还是要送高档一点的白酒,对方推辞就说下次吃饭一起喝,心理上也容易接受。”沈某在海盐县纪委监委调查时交代。

送的人“脸上有光”,收的人“心安理得”,一些公职人员对高档白酒来者不拒。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城市管理局科员黄某某便是如此,他在2016年初至2018年初任灌口中队网格长期间,先后7次收受违建户送予的烟酒,其中就包含2瓶飞天茅台和6瓶五粮液。其于去年底主动投案,并在今年4月受到处理。

集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一名违建户曾送来2瓶五粮液和1包夹带1万元现金的化妆品,黄某某看到后立刻退还了现金,但收下了白酒。“黄某某说过,高端白酒送人或者自己用来招待都很有面子。而且他认为与管理服务对象交往多了就是朋友,收些烟酒问题不大。”办案人员表示。

小节不保失大义,小错不纠酿大祸。为了纠正这样的错误认知,各地纪检监察机关近年来坚持寸步不让纠治“四风”。从今年1至7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月报数据看,违规收送名贵特产和礼品礼金、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违规吃喝三类问题排在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问题的前三位。其中仅“违规收送名贵特产类礼品”一项,全国共查处问题383起,处理444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331人。

记者梳理发现,山西、山东、广东等多地纪检监察机关已在中秋、国庆两节到来前,通报了包括公款吃喝、违规收受名贵特产类礼品等在内的一批典型案例。同时,各地还专门派出监督检查组,赴大型商超、酒店等调取销售记录和发票,检查有无单位用公款购买购物卡、高档酒水以及公款吃喝、违规接待等问题。

“一方面,酒企要回归市场理性,用优质产品吸引用户,维持市场健康发展;另一方面,应继续对党员领导干部违规违纪行为加大监督查处和通报曝光力度,不断巩固拓展作风建设成效,防止隐形变异‘四风’问题反弹回潮。”邓联荣认为。(中纪委网站)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