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供应商蓝思科技贪腐案频发,称内控无重大缺陷

文 | 《财经》E法 张剑    编辑 | 朱弢

2020年09月25日 18:57  

本文5369字,约8分钟

作为苹果公司的供应商,蓝思科技自称在反腐方面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该公司近年来贪腐案频现,既包括受贿时间长达5年的前董事长助理,也涉及24岁就受贿的普通员工。

150亿元的巨额定增,99亿元的现金大收购,蓝思科技(300433.SZ)近期在资本市场“大动作”不断,与此同时,公司被曝再出贪腐案。

近日,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蓝思科技原采购部门相关负责人郑秋丽在5年多时间里,先后收受6家供应商的贿赂,计500多万元。

这是蓝思科技在一年多时间里被曝出的第二起供应链贪腐案。2019年8月,蓝思科技喻宏峰、刘明、陶德仁、尹远四名员工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供应商贿赂,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下称“浏阳法院”)对四人分别判处10个月至3年10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蓝思科技自2015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下称“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以来,一直话题不断。这家苹果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以研发、生产、销售高端视窗触控防护玻璃面板、触控模组及视窗触控防护新材料为主营业务,实际控制人为周群飞、郑俊龙夫妇。

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被称为“手机玻璃女王”,曾在2015年登顶中国女首富。2020年5月,周群飞再以427.4亿元人民币身家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51位。

此次身陷贪腐案的郑秋丽先后担任蓝思科技浏阳区采购部总监、采购部总监、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总监等职务。另有消息称,郑秋丽系周群飞、郑俊龙夫妇的侄女。

9月9日,蓝思科技董秘钟臻卓在微信朋友圈对郑秋丽涉贪案作出回应,“该事件纯属其(郑秋丽)个人的违法行为,不会影响公司在客户供应链中的地位,不曾也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钟臻卓还表示,近年来,蓝思科技在反腐方面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对供应商的贪腐行为执行“一票否决”制度,持续跟踪、审核各类已导入供应商,不断完善内部控制和公司治理结构,持续提升、优化供应链管理。

不过,上述回应并不能完全打消外界的疑虑——为什么郑秋丽受贿时间长达5年,此前一直没有被查处?除了牵涉供应链贪腐,蓝思科技近年来还有员工因盗窃手机玻璃获刑。有湖南资本市场人士直言,蓝思科技近年来表现抢眼,但公司内部控制是否有效值得观察。

在2018年年底的一次公开活动中,周群飞还特别强调,蓝思科技不会向供应商输送利益,同时,“蓝思不允许任何人在供应商那里获取利益。”

发稿前,《财经》E法曾联系蓝思科技方面采访,但未获对方回应。

再曝供应链贪腐案

近期的一份司法材料显示,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郑秋丽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蓝思科技六家供应商贿赂554.15万元,其行为已经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上述六家供应商中不乏知名企业。据法院审理查明,郑秋丽收受深圳市科标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科标”)贿赂33.1万元、湖南翰宇科技有限公司贿赂40万元、深圳市迪富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迪富兰科技”)贿赂250万元、东莞市汇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贿赂22万元、东莞市创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创科材料”)贿赂160万元,以及深圳市精艺机械五金设备科技有限公司的贿赂财物约49万元。

其中,迪富兰科技和创科材料的贿赂金额较大,前者是蓝思科技抛光液供应商,后者则为蓝思科技研磨材料供应商。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的深圳科标,为“国内民营洁净室及配套整体工程承建商中的前行者”,在2013年和2014年,以及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都是蓝思科技的前五大应付款供应商之一。

相关司法材料显示,郑秋丽于2019年6月14日被浏阳市公安局抓获,次日被监视居住,两个月后被刑事拘留,后被逮捕。郑秋丽对指控罪名和事实均无异议,认罪认罚。

郑秋丽出生于1981年,湖南宁远人。一位自称蓝思科技前员工的人士曾在“雪球”爆料称,郑秋丽系周群飞、郑俊龙夫妇的侄女。《财经》E法曾就此传言向蓝思科技求证,但未获对方回复。公开资料显示,现年48岁的郑俊龙,任蓝思科技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主要分管营销和采购。

相关材料显示,郑秋丽在蓝思科技任采购部要职数年间,两次获得公司股权激励。2015年7月,郑秋丽以技术(业务)人员的身份获得股权激励;2017年9月,蓝思科技公司公告显示,该公司对包括董事、副总经理、关键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在内的630人进行股权激励,郑秋丽以关键技术人员的身份位列其中。

对此,据蓝思科技方面在“互动易平台”上的回应,公司前次股权激励计划已于2018年终止,郑秋丽不存在享受公司股权激励的情况。此外,2019年5月,蓝思科技发现郑秋丽涉上述案件情况后,立即按照公司相关管理制度和规定,及时采取了必要措施避免公司利益受到进一步损害,并对该员工给予开除处分。

前述自称是蓝思科技的前员工的人士在2019年7月前后“爆料”称,“最近采购和生产系统抓了4、50号人(包括其侄女前采购总监郑秋丽)”。同在2019年7月,《财经》E法收到新闻线索称,蓝思科技查处了了一批商业受贿、索贿的管理人员,再以此“压榨”供应商。就此,《财经》E法向蓝思科技求证,但未获对方回应。

这并不是蓝思科技第一次曝出有员工涉采购贪腐。2019年8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长沙市中级法院”)出具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蓝思科技工程技术部员工喻宏峰、刘明、陶德仁、尹远四人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蓝思科技供应商伊莱特公司的10万-68万元不等的“感谢费”。

具体做法是,喻宏峰、陶德仁、刘明、尹远通过向伊莱特公司及时反馈样品验证情况,并告知样品存在的问题及改良办法等方式,助其样品在最短时间顺利通过验证,从而获取蓝思科技的订单;获得订单后,在大批量供货期间,这四人关注并及时反馈货物存在的问题、告知改良办法,为伊莱特公司公司争取时间以对货物进行整改,避免供应的货物面临赔偿、退货甚至取消供货资格等情况。

2019年,蓝思科技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增长,但公司采购总额却从2018年的210.15亿元下降至177.56亿元,缩水32.59亿元,下降幅度15.5%。对此,蓝思科技方面表示,主要受到2019年公司提高原辅材料自制比例,对主要供应商进行优化、导入新供应商,采购价格明显下降等影响。与此同时,公司良品率水平不断提高,节约了原材料消耗。

内控不存在重大缺陷?

除前述两起涉供应链贪腐案,蓝思科技近年来还有两起员工因职务侵占获刑。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1981年出生的张宗焱,是蓝思科技二厂平磨车间退镀线原员工。因涉嫌犯盗窃罪,张宗焱于2017年9月24日被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8日被逮捕。

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6月至2017年9月期间,张宗焱多次利用下班时无人注意之机,盗窃蓝思科技生产的尚未上市的苹果8手机前盖玻璃共计7013片,并先后三次将其中的6500片以共计175482元的价格销赃。经鉴定,被盗苹果8手机新产品前盖玻璃的价值为每片56.28元;张宗焱盗窃的苹果8手机新产品前盖玻璃共计价值人民币394691.64元。

2018年10月,浏阳法院一审判决张宗焱构成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责令其退赔蓝思科技经济损失320347.8元。张宗焱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9年12月6日,长沙市中级法院改判张宗焱构成职务侵占罪,刑期为两年六个月,责令其退赔蓝思科技经济损失168370.8元。

另一起职务侵占案,则涉及到蓝思科技三位原主管,分别是蓝思科技榔梨工业园12厂仓库原主管肖勇辉、国际业务采购部原主管谢菲菲、二期物料仓原主管韩明光。

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9月底,肖勇辉、谢菲菲、韩明光三人发现蓝思科技榔梨工业园一期仓库内有五箱玻璃原材料没有入账,于是合谋将其占有并销售。三人作案的方式并不复杂:肖勇辉先后将五箱玻璃原材料调货至韩明光主管的该公司二期仓库。随后,由谢菲菲联系物流车辆,韩明光使用当日多余的放行条,将玻璃运至深圳市龙华区一仓库。在深圳,玻璃原材料被销赃后,肖勇辉、谢菲菲、韩明光分别获得赃款84400元、84400元、28500元。

经长沙县价格认证中心认定,涉案五箱玻璃原料价值合计767454元。

因犯职务侵占罪,肖勇辉、谢菲菲、韩明光三人在2018年7月分别被判处两年、一年十个月、一年两个月的有期徒刑。

随着公司体量的增加,大公司的贪腐乱象并不鲜见。2017年以来,华为、OFO、滴滴、小米、大疆等企业都有内部贪腐案曝光。

值得注意的是,蓝思科技近年来牵涉的贪腐案,既包括董事长前助理郑秋丽这种高管,也涉及前述尹远这种24岁就开始受贿的普通员工。前述湖南资本市场人士提醒,应重点关注蓝思科技在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方面的成效。

在郑秋丽贪腐案曝光后,蓝思科技方面曾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回应称,公司内部控制在所有重大方面是有效的,不存在重大缺陷。

《财经》E法注意到,蓝思科技在蓝思科技《2019年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提到, “公司定期对高风险及敏感岗位人员如采购、财务、研发、生产人员实行轮岗制度,同时由人事部不定期对公司内部职员的亲属关系进行筛查,避免任人唯亲、关联岗位由亲属关系人员担任的现象发生……”

再融资与大收购争议

2020年8月17日晚间,蓝思科技披露半年报,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5.68亿元,同比增长37.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12亿元,去年上半年同期该值为-1.56亿元,同比增长1322.42% ;基本每股收益0.44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03.27%。

4月10日,蓝思科技抛出一份巨额定增方案,引发广泛关注。根据定增预案公告,其预计非公开发行13亿股,募集不超过150亿元资金,主要用于车载玻璃及大尺寸功能面板建设(42.5亿元)、3D触控功能面板和生产配套设施建设项目(53.8亿元)、工业互联网产业应用项目(20.9亿元)等项目。

这是今年继宁德时代(300750.SZ)之后的第二大的再融资方案。彼时,蓝思科技的市值不过700亿元,如此“激进”的再融资一度被市场质疑为“圈钱”,方案抛出当天股票即跌停。

蓝思科技此前已进行过多次募资。2015年3月9日,蓝思科技IPO募资15.49亿元。这之后不到3个月,蓝思科技就发布了首份定增预案,计划融资规模60.26亿元,相当于IPO的近4倍,次日蓝思科技就大跌9.29%,在随后三个月的时间里,其股价跌去了六成,不得不将募资额调整为49亿元,但最后实际募集额仅为31.68亿,相比预订目标已经腰斩。

2017年5月17日,蓝思科技披露《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拟募集48亿元。蓝思科技在路演时曾表示“大股东将积极认购”,但最终第一大股东因为资金无法及时到位,36.08亿元的优先配售由“中小投资者”接盘,网上投资者弃购约6亿元。

2020年6月30日,蓝思科技公告称,150亿元定增方案获得深交所受理。8月28日,蓝思科技公告称,公司收到深交所出具的《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深交所认为公司“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但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尚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注册程序”。

除150亿元再融资方案引人注目,蓝思科技8月份抛出的一宗大收购同样颇受市场关注。8月18日,蓝思科技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蓝思国际拟以现金99亿元收购可成科技旗下的可胜科技(泰州)有限公司(下称“可胜泰州”)以及可利科技(泰州)有限公司(下称“可利泰州”)各100%的股权。

99亿元现金对于蓝思科技而言并不是一笔小数目。目前,蓝思科技账上现金以及其他流动资产合计69亿元,而短期借款近95亿元,这种情况下,现金收购势必会对其资金状况产生一定影响。

此外,蓝思科技拟收购的两家公司盈利状况也一般。2019年可胜泰州净利润为5384.8万元,可利泰州的净利润为3703.9万元,两家公司的净资产为32.1亿元,蓝思科技花99亿元来收购两家盈利合计不到1亿元的公司是否划算?

蓝思科技的大收购被认为与苹果公司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可成科技是苹果供应商之一,旗下可胜泰州与可利泰州两家公司均从事各式合金的生产、销售与开发,为业界领先的智慧型手机金属机壳领导厂商。

蓝思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目标公司整合后,可更好的为客户提供垂直整合的全方位解决方案。通过本次交易,将使公司加快实现为客户提供更完善的产品组合的中长期目标,为公司进一步向下游供应链进行业务拓展奠定坚实基础,持续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与盈利能力,大幅提高公司行业地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