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须过度担心贸易摩擦与美国大选 成长和周期可能出现齐涨局面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0月17日 19:00  

本文3114字,约4分钟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将至,未来一个月内可能发生的各种“极端事件”被视为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疫情催生的全球资本市场大放水,也加剧了全球趋势性通胀的风险。
本周,麦格理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表示,未来半年到一年内,成长股与价值股之间的估值剪刀差或将有所收敛,而经济的复苏或将使得这种估值收敛以成长股和周期股共同震荡上涨的路径呈现。
在市场机会方面,胡伟俊认为,这与下一个十年期的宏观经济“主要矛盾”以及中国将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相关。因为全球通胀趋势性上行风险或将在3-5年后出现,“受益”通胀的周期股、价值股最近两年可能还会跑输成长股,但长期布局价值正在显现。

股市更多体现为“政策晴雨表”
无须过度担心贸易摩擦与美国大选

《红周刊》:今年有一个奇妙的现象,在经济最差的时候,股市大涨;在经济复苏数据出炉的时候,股市调整。为什么会这样?
胡伟俊:本世纪最初的十年里,股市确实是经济的晴雨表,但是从过去十年来看,股市不是经济的晴雨表,而是政策的晴雨表。
今年7月份的时候,核心资产的估值经过疫情期间的抱团已经涨得很高了,由于二季度为了保增长,整个经济环境特别宽松,大家都觉得经济会有一个强劲复苏,所以周期股、价值股试探了有两三波。但是大家并没有足够的信心认为疫情已经结束且经济会迎来强劲上涨。尤其到了三季度以后,房地产的放量复苏被压住,货币政策也出现了一些边际收紧的信号。所以市场就卡在了一个僵局上,即核心资产估值太高,涨一涨就面临调整;经济复苏的势头不够强劲,所以大家也不敢太多的买入周期股和价值股。
《红周刊》:您会觉得外围因素,比如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会对市场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吗?国内的政策周期是怎样的?
胡伟俊:A股主要还是受政策影响比较大,美国大选和贸易摩擦都是其次的。很多人觉得市场2018年大跌是受贸易摩擦影响,但是2019年以来同样经历了贸易摩擦,今年还有疫情爆发,而因为政策的激励,整个市场却上涨了很多。过去十年A股都是政策驱动,包括现在也是。目前整个政策的态度是刺激投资,所以外部负面扰动多了,政策激励就会补上来,不需要太担心美国的影响。
从“中国式投资时钟”来看,政策放松往往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政策紧缩,实体经济压力较大且面临融资难,这时候股市的主题是企业盈利稳定但面临杀估值,整个市场都会面临下行压力;第二阶段是随着实体经济的压力明显上升,政策出现明显转向,股市的底部也往往在此阶段,这个阶段的投资主体就是消费、科技、医药这些板块;第三阶段就是政策的全面放松,刺激地产和基建,中国的经济也会迎来一个上行周期,价值和周期将会补涨。目前我们仍处于第二阶段,“房住不炒”的前提下,很难进入第三阶段。当然,如果不同风格的估值差过大,也可能出现补涨。

高估值≠高估
均值回归或为短期趋势

《红周刊》:现在市场普遍认为A股的估值偏高,您认为核心资产目前存在高估吗?
胡伟俊:首先要明确,“估值偏高”和“高估”是两个概念。现在整个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一样,都存在比较严重的两极分化,像消费、医药、科技这些板块的估值确实已经非常高了。
但是这些核心资产是否存在高估吗?未必。高估的意思是他们的估值已经要掉下来了,这种情况是否发生与政策、经济、资金等很多环境因素相关,并不是估值偏高就必然发生“杀估值”。
《红周刊》:两极分化会是常态吗?成长股和周期股是否会发生均值回归?
胡伟俊:从6-12个月的维度来看的话,这种两极分化的状态肯定会有所收敛,也就是发生均值回归。但是这种均值回归的持续性则主要取决于经济复苏的强度。如果经济复苏非常强势,周期股和价值股可能就会迎来一波大涨;如果经济复苏很弱的话,比如再来一波疫情,那么成长股的估值可能会继续走高。所以经济复苏的情况是如今市场走势的一个重要影响因子。
《红周刊》:您说的是一年内的趋势,如果我们把周期拉长到五年甚至十年呢?
胡伟俊:如果从长期来看,我觉得取决于未来五年或者十年内主导整个宏观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比如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也是金融危机之前,主导全球经济的主要矛盾是通胀,2001年、2002年的时候油价是很低的,大家都觉得油价要“万劫不复”了,但是到了2008年油价可以涨到100元。
到了第二个十年,也就是2011年到2020年,我们进入了一个低通胀、低增长的环境,这种背景下资金主要集中在高成长的领域,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十年价值股和周期股的表现都比较差,消费、医药、科技这些板块的估值就不断被推升。
所以周期股和成长股的表现和每个周期的宏观矛盾有关系,是这个矛盾决定了哪一类资产会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以及这种分化会持续加剧还是收敛。所以从宏观来看,“拥抱牛股穿越周期”是很困难的。是不是牛股,很大程度是大的时代决定的。
《红周刊》:您认为均值回归发生的路径是怎样的?中国股市有没有可能迎来一个全面牛?
胡伟俊:路径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成长股和价值股同时上涨,价值股可能会发生一个较大的估值修复;另一种是成长股跌一跌,价值股涨一涨。因为目前整个中国经济正处于复苏状态,而且是全球表现较好的,所以我更倾向于前者。
但是要问整个市场会不会迎来一个大涨,我觉得目前还看不到。因为中国市场真的要起来的话,一方面需要让资金看到中国经济处于一个快速上行的通道,目前整个房地产行业的增长被压制,所以经济的快速增长是很难实现的。另一方面就是我刚才说的“中国故事”,现在国有企业和周期股的股票估值很低,其市值规模也很大,如果要让这些股票带动整个市场,需要一个故事告诉大家中国的经济会起来的,中国的坏账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可怕。讲好这样一个故事需要多方面因素的共振,我觉得目前还看不到这种趋势。
《红周刊》:能够带动全面牛的中国故事应该是什么样的?
胡伟俊:对于提振市场信心的“中国故事”,存在许多可能的选择,但很难说哪一种最后会实现。
首先经济的快速增长是一个故事,但是现在复苏最快的房地产被压制,而且“房住不炒”将成为未来的政策基调。自主可控、拉动内需的内循环政策是新的方向,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但是很难带来立竿见影的经济上行效果。
国有企业改革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故事,因为现在很多国企、银行的估值都很低,市值又很大,这些个股如果涨起来了,能够带动整个市场的行情。此外,人民币升值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资本账户开放也是很好的“中国故事”。而其他像城镇化、技术突破之类的一系列改革也都可能成为带动局部牛市的因子。所以我们没办法预测接下来主导市场的会是哪个故事。
《红周刊》:您怎么看注册制改革等政策对牛市的影响?
胡伟俊:增量式的改革会让A股越来越市场化,会助推牛市,但是本身不会成为牛市的一部分。牛市的核心“故事”,需要让市场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国有企业以及银行业采取以前不同的看法。
《红周刊》:从经济复苏角度来看,根据美国CNN的最新预测数据,今年中国GDP占全球份额将上升1.1个百分点。这算不算重大利好?
胡伟俊:从经济复苏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利好信号,但仅凭这个信号,并不会带来太强劲、持久的行情。大家都知道今年很特殊,从疫情扩散和抑制的情况来看,中国的复苏确实是最快的。就像刚才说的,中国刺激经济的方式和欧美不太一样,我们这次主要是刺激投资多一些,这就拉动了大宗商品的价格,经济复苏的表现更明显,欧美则主要是通过发钱来刺激民生。所以我们看中国的消费复苏仍然弱于疫情发酵前,但是欧美国家的零售数据则强于疫情之前。
当然,中国复苏得更快是好事,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看得更长远一点,我认为到明年的时候中国占全球经济的份额会有一定的同比回落,因为如果全球疫情好转的话,欧美经济的复苏速度可能会更快一点。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