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得更多却赚得更少:双十一繁荣,快递业“内卷”

文|《财经》记者 王静仪 实习生 郭宇    编辑|施智梁

2020年11月11日 18:55  

本文4585字,约7分钟

超预期好的快递需求和超预期惨烈的行业价格战,构成了今年的双十一。

“你的包裹因为网点异常被退回了。”

双十一来临,上海市民王女士在网购平台上购入了多件商品,大多数包裹在三天内都寄到了,甚至有的在11月1日凌晨下单、当天下午就收到了,但是有一件商品迟迟不到,卡在“快件由上海转运中心发往上海松江公司”整整五天毫无动静,直至商家发起退回。

王女士询问网店客服,才得知申通快递上海松江公司“网点异常”,无法正常收寄快递,店家将在收到退货后重新寄送。从11月1号到10号,王女士的快递在发货地浙江和收货地上海之间打了个转,还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到手。

“应该是因为网点人员不够、人员流失过大,导致派件派不过来,包裹自动就被退回了”,《财经》记者致电申通快递(002468.SZ)客服热线被告知,“暂时没有接到通知何时恢复正常,只能建议您作为收件人时选择其他快递方式。”

申通快递客服向《财经》记者坦言,不止是上海松江,目前有“好多”网点都是人手不足、派件异常的情况。

在社交媒体上,满是消费者对于快递网点无法正常配送的抱怨,中通快递(NYSE: ZTO)、圆通速递(600233.SH)、百世集团(NYSE: BEST)、韵达股份(002120.SZ),所有主流快递公司都未曾幸免,并且遍及全国多个省市。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快递员普遍感觉“挣不到钱”,一线网点也“招不到人”,于是不愿继续,当一线的盈利难题投射到整个行业,就是价格战愈演愈烈的结构性困境。截至9月,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已经连续7个月同比下降。

“当市场的价格底盘受不住了,一线的盈利压力就会比较大。”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于占福告诉《财经》记者,快递行业的长尾效应明显,整体公司数量惊人,几家头部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彼此相对胶着,总份额仍有提升空间。此前快递行业的厮杀还没有出结果,今年又有几家重要的新生力量加入,所以市场竞争加剧,绵绵不绝的价格战就是行业整合没有完成的重要标志。

各大公司的2020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分化正在加剧。其中申通快递、韵达股份营收和净利均大跌:前三季度,韵达实现营收230.87亿元,同比下降4.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20亿元,同比下降47.83%。申通快递前三季度营收为147.12亿元,同比下降6.03%;净利润520万元,同比下降99.53%。

龙头企业顺丰控股(002352.SZ)则在多个指标上持续领跑,优势加大。顺丰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095.93亿元,同比增长39.13%;归母净利润为55.98亿元,同比增长29.84%。截至11月10日收盘,顺丰股价报82.66元,今年以来股价已翻了一番,当前市值为3766.35亿元。

对于今年的双十一,中信证券分析师扈世民、汤学章直用两个“超预期”来形容:超预期好的快递需求,超预期惨烈的行业价格战。分析师认为,需求井喷叠加价格战惨烈,反映到通达系快递总部和网点就是干得活更累、但是赚得钱更少,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

难招的快递员

“挣得少了”,是一线网点和快递员一致的感受。

曲女士去年三月接手了吉林省辽源市韵达快递某网点,她告诉《财经》记者:“派件费去年我接店的时候是平均1块左右,给快递员9毛,现在是给我们8毛1,我们给快递员8毛。”

大体来说,快递分为五个环节:网点上门取件——网点到城市转运中心——发货地转运中心到收件地转运中心——转运中心到网点——快递员上门派件。

过程也不复杂:快递员白天网点取件,晚上转运中心分拣,然后包裹在公路或者飞机上彻夜疾驰,以供快递员白天派件。转运中心一般是各大快递公司自营,即使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只有2个-3个;而今年问题频发的是最后两个环节,也就是数以万计的末端网点,它们是快递链条的毛细血管。

《财经》记者了解到,快递员的薪酬结构是底薪+派件/收件提成,其中派件是主要收入来源,平均每日派件数百件,派得越多,快递员收入就越高。

“工资构成主要是派件,收件赚得寥寥无几。你没时间去收件,如果收一个件,从给你信息到拿下楼,再一些细节说一说,可能一二十分钟就过去了。这一二十分钟能派多少件了?每天派件都有任务量的,任务量达不到,剩下的件会罚钱。”河南省周口市中通快递某网点快递员林女士对《财经》记者说。

刚刚度过的是一个繁忙的十月。根据国家邮政局最新发布的报告,十月快递业务量完成预计80亿件,同比增长38.9%;快递业务收入预计完成816亿元,同比增长24%。十月行业需求持续旺盛,一方面由于国庆与中秋双节叠加,线上消费势头强劲,另一方面由于各大电商平台提前进行双十一促销活动。

忙虽是忙了,但是单件的派费少了,快递员也挣不上多少钱。曲女士告诉《财经》记者:“对于快递员来讲呢,干的活儿要多,挣的呢,并不比去年多,单价他们少挣一毛,你别小看这一毛,算下来之后也差不少呢。”

近日,58同城发布的快递员就业大数据显示,今年10月,快递员招聘需求环比提高16.11%,东莞快递员招聘需求排名首位,北京快递员求职需求位居首位。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快递市场监管报告》显示,2019年快递业从业人员超过300万。

招不到快递员是基层网点普遍的困境。曲女士感叹道,大家挣得不多,反而被要求的越来越多,导致快递员这份工作没有人愿意干,招新人根本就招不上来。林女士也介绍道,为了防止快递员离职,自己所在网点的老板会扣下快递员两个月的工资。

快递行业的人员流动性也大。“离职的基本都是因为投诉罚款。”前快递员郭先生告诉《财经》记者,“每到发工资的时候,自己算着可能是六七千块钱,在周口这边拿六千也可以了。结果领到工资发现各种情况被扣了七八百,肯定有点生气的,我辛苦挣的点钱,都被扣走了。”

郭先生在河南省周口市韵达快递做过一年多的快递员,因“挣不到钱”决定退出。“被投诉一次是500,两次就是1000,做多少件才1000块钱啊。”

双十一的到来,加剧了快递行业人手不足的窘境。《财经》记者此前从圆通速递了解到,圆通上海转运中心平日有920个人,去年双十一期间临时增加到2000人,翻了一倍还多。

国家邮政局预测,11月1日至11月16日,全行业处理的邮(快)件业务量将达57.8亿件,同比增长47%左右。其中,11月11日至16日将出现旺季峰值,预计日均快递业务量达4.9亿件,是日常业务量的2倍。

安信证券分析师明兴认为,在行业整体降派费的大背景下,双十一件量高峰也考验着加盟制末端网点的稳定性,具备规模优势、总部精细化管理能力突出的头部快递企业具备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难打的价格战

截至9月,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已经连续7个月同比下降,1月-9月平均单票10.86元,同比下降9.52%。

这一趋势在近两个月愈演愈烈,根据各家快递公司公布的9月运营数据,所有公司的单票收入都有同比20%不等的下降。当月,顺丰单票收入为18.47元,同比下降15.16%;韵达单票收入2.15元,同比下降31.31%;申通单票收入2.18元,同比下降22.7%;圆通单票收入2.18元,同比下降20.15%。

与此同时,快递公司的业务量却在上升。9月,顺丰业务量7.28亿票,同比上升60.35%;韵达业务量为14.63亿票,同比上升64.94%;申通业务量为8.6亿票,同比上升18.62%;圆通业务量为12.17亿票,同比上升50.06%——可谓干得更多却赚得更少。

于占福对《财经》记者说,价格战就是以价换量,尽管业务量在增加,但是企业在牺牲自己的利润。价格战是非常有代价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如果最终只剩下少数几家,才能实现价格的相对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价格战反映在公司层面,就是利润无法提升。目前已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申通和韵达的利润分别下跌了47.83%和99.53%,圆通录得小幅增长。前三季度,圆通速递营收为234.2亿元,同比增长8.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86亿元,同比微增0.69%。美股上市的百世和中通尚未公布财报。

同时,除了顺丰的各家快递公司的短期借款都大幅增加,凸显资金流动性问题。截至2020年9月末,圆通速递短期借款为20.34亿元,同比大增3641.76%;韵达股份短期借款为19.07亿元,同比增长168.29%;申通快递短期借款为18.42亿元,同比增长72.93%。

尽管年年登上新闻头条,缘何今年价格战格外惨烈?

扈世民和汤学章分析道,今年1月-2月由于疫情初期运维成本大幅攀升,行业价格同比微涨,但是进入3月之后,国家实施路桥费减免,适逢通达全面复工,抢量欲望强烈,通达总部将路桥费减免的部分全部用于价格竞争,导致3月-4月价格跌幅快速扩大。

“即使5月路桥费减免优惠政策取消,但是价格已经降下来,在行业格局未出清之前,价格无法上涨。”分析师们补充道,同时龙头抢量推动行业整合决心坚定,叠加极兔等新玩家简单粗暴的低价竞争策略,价格跌幅并未收窄,甚至持续扩大。5月-9月行业价格跌幅已经创6年多之最,表明了行业价格超预期的惨烈。

分析人士多用“囚徒困境”来形容快递业的价格战,当一家快递打出低价策略,其他公司不得不予以跟进。

方正证券研报指出,长周期看快递行业,成本效率必然是决定企业能否突围的最核心因素,目前快递行业一方面需求增速旺盛,另一方面价格战仍在持续,格局存在不确定性,同质化的商业模式和学习能力极强的竞争对手,导致企业间难以拉开质的差距。

价格战的本质是成本战,哪家公司能把成本压得尽可能低,就有可能在价格战中咬牙坚持到最后。

“快递行业的成本管控都是以分来计算的”,通达系某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快递行业实际上一直都有成本压力,现在是越来越细,比如面单上原来是手填纸质的,现在逐步用电子面单替代,因为电子面单比原来手填纸质的更有性价比。

前述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说,快递的成本约束是全流程的,应该由上一个环节为下一个环节服务,每个环节应该都有调节的空间。如果企业要降本,应该是从业务流程上,而不是从快递员的收入上实现。

于占福认为,现在快递行业有阿里入股的通达系、和拼多多或有关联的极兔速递、京东的众邮快递、顺丰杀入平价快递,还有国家队EMS,大家各自都有独特优势,背后也有强大的资本,市场格局复杂,已经不仅是快递公司的竞争,也是电商平台的竞争,呈现出非常立体的、复合的态势,所以竞争仍将持续较长时间。

分析师普遍预测,激烈的价格战到明年仍将持续,后年有望逐步缓和。

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财经杂志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