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五名厅官同日落马

文|《财经》实习生 徐辰烨   编辑|鲁伟

2020年12月05日 18:45  

本文4116字,约6分钟

落马的五人中,两人已退休,三人在任,多涉煤炭系统或政法系统

内蒙古自治区再次重拳反腐。12月4日傍晚,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宣布五名厅级干部落马。

这五人分别是: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原党组书记、厅长白盾;内蒙古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原主任邹万银;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副厅长王来明;内蒙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苏日勒格;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政协原副主席曹郅琛。

据《财经》了解,此次落马的五人中,白盾和邹万银已经退休,苏日勒格、王来明和曹郅琛则是在任上被查。五人中有四人涉及煤炭系统或政法系统——当地此前已有不少官员在内蒙古“倒查20年煤炭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和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中被查。

不久前,内蒙古刚刚掀起了一场反腐风暴。10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原应急管理厅党委书记、厅长王俊峰;呼伦贝尔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才;内蒙古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任苏和;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徐呼和四名正厅级干部同日落马。

时隔一个月,内蒙古官场再度“地震”。

又有涉煤官员被查,此前已有多人落马

此次落马的五人中,苏日勒格、白盾和曹郅琛都涉及煤炭领域。苏日勒格在涉煤企业中担任总经理、白盾执掌内蒙古国土资源厅长达七年之久、曹郅琛则长期在有“黑金之城”称号的产煤大市鄂尔多斯市任职。

苏日勒格仕途的前28年一直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1985年,苏日勒格参加工作,担任呼和浩特市团委办公室副主任。此后,他历任呼和浩特市政府秘书处秘书、呼和浩特市委副秘书长、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旗长等职,于2013年1月担任呼和浩特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委书记。

2013年6月,苏日勒格改任内蒙古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2016年其职务再次变动,担任内蒙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直至此次落马。

现年58岁的白盾是河北怀安人,参军后来到了内蒙古。服役结束后,他先后在锡林郭勒盟运输公司、锡林郭勒盟工业局等机构工作。

1984年,白盾担任内蒙古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进出口管理处处长。此后他一路升迁,于1998年成为内蒙古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党组书记、厅长,随后在2003年又转任内蒙古商务厅党组书记、厅长。

2005年,白盾任职内蒙古国土资源厅,担任党组书记、厅长一职,成为部门“一把手”。2014年,白盾退休。

不同于白盾,现年61岁的曹郅琛是土生土长的内蒙古人,其仕途也一直未离开家乡鄂尔多斯市。

曹郅琛早年间是一名医生,在鄂尔多斯市下辖的鄂托克旗和杭锦旗工作。1997年,时任杭锦旗医院副院长的曹郅琛调任杭锦旗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开启了仕途生涯。

2000年,曹郅琛担任杭锦旗副旗长。2007年,其升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自治区政协委员,随后又兼市红十字会会长一职。

鄂尔多斯市是内蒙古的煤炭大市,被称为“黑金之城”。公开资料显示,鄂尔多斯市含煤区面积约6.1万平方公里,现探明储量2102亿吨,预测总储量近万亿吨。在2018年已探明的煤炭储量就达到2102亿吨,占全国的1/6,占全自治区的2/3。

鄂尔多斯市也是中国十四个大型煤炭基地之一、九大煤电基地之一和四个国家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之一。其境内的东胜煤田更是中国目前已探明的最大煤田。

曹郅琛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长达10年之久,直到2018年才调任鄂尔多斯市政协副主席,并在任上被查。

多位落马的重量级官员曾是曹郅琛的同僚。2008年,云光中担任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成为曹郅琛的同僚。随后云光中一路升迁,最终于2011年升任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由曹郅琛的同僚变为其上级。

此外,鄂尔多斯市委原常委、副市长李世镕也与曹郅琛共事多年。2002年,李世镕担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并于2011年成为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和曹郅琛共事近五年之久。

目前,云光中、李世镕均已落马。

今年2月28日,针对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云公民等腐败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此后,内蒙古煤炭领域掀起了一场反腐风暴,着力整治2000年以来涉煤领域腐败的问题。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在上述会议中指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已经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和源头,必须坚决割除掉、彻底清除净”,并强调,开展这次专项整治是“党中央交给内蒙古的重大政治任务”。

《财经》注意到,当地开展涉煤腐败调查以来,已有不少与煤炭领域相关的人士落马: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政协原副主席张志军;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薛昇旗;巴彦淖尔市原副市长郭刚;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两任总经理莫若平与郝胜发;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蒙古怡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文光;内蒙古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王杰;内蒙古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任苏和等均在此次整治工作期间落马。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廉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刘金程告诉《财经》,腐败的两个要素是权力与利益。政商勾结类型的腐败,其本质在于分别掌握经济资源与公共权力资源逐利者合谋垄断部分市场并划分租金收益。在煤炭被称为“黑金”的时代,权力和利益高度集中在相关产业链条,为腐败滋生提供了充分的条件。而想要铲除黑金链条,“亦非一日之功”。

截至10月26日,内蒙古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累计立案查处涉煤案件410件534人,其中厅局级24人,县处级94人;留置主要对象104人;结案1118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54人,组织处理260人,移送司法机关44人。

政法系统整顿,落马官员曾是多个“大老虎”部下

此次落马的五人中,王来明是唯一一个长期在政法系统任职的官员。

现年62岁的王来明是山西大同人,早年间曾是内蒙古体工队的一名篮球运动员。1983年,王来明担任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助检员,此后不断升迁,于1998年成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2002年,王来明调任内蒙古人民检察院,任反渎职侵权检察处处长、检委会委员,随后又成为内蒙古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局长。

2011年,王来明调任内蒙古公安厅,担任党委委员、副厅长,并在2014年跻身正厅级。至2019年王来明离开内蒙古公安厅,其任职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长达八年之久。

2019年,王来明担任政协内蒙古自治区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直至此次被查。

王来明曾与多位“大老虎”有着任职交叉。

2011年王来明担任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时,邢云正是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8年10月,邢云接受调查。2019年12月,邢云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王来明还是内蒙古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马明的部下。2012年,马明从吉林调任内蒙古,担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党组成员,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等职。此时,王来明已是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马明是其顶头上司。

2014年,王来明从副厅级跻身正厅级,也正是在马明任职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期间。直到2018年马明赴内蒙古政协任职,离开政法系统,两人共事长达六年之久。

2019年12月,马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2020年11月,马明因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随后被捕。

此外,王来明还与内蒙政法系统多位重量级官员有着共事的经历,其中有人落马,有人自杀。

孟建伟于2010年担任内蒙古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与王来明有着近四年的共事经历;赵云辉于2013年担任内蒙古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从任职到离开,一直是王来明的同僚,两人共事六年之久;李志斌在2016年至2018年间担任内蒙古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与王来明共事两年。

孟建伟和赵云辉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被查;李志斌则在2018年担任公安厅副厅长时自杀。

王来明落马前不久,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刚刚结束。

7月8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在京召开,宣布启动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成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担任办公室主任。陈一新在会议上指出,教育整顿试点是一项紧迫而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大胆探索实践,敢于动真碰硬,要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自上述试点工作开展以来,已有多位政法系统高官落马。2020年8月18日,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接受调查;10月24日,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主动投案。上述二人成为工作开展以来落马的两个省部级高官。

此外,也有多位省管干部被查。江苏省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严明、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贾小刚、山西省高院原常务副院长梁权、最高检检务督察局原局长(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肖卓、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书记徐呼和等均在此次行动期间落马。

在试点地区,截至11月30日,已有2247人被处分处理,其中厅局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227人;立案审查448人;移送司法机关39人。

12月1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总结会。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试点办主任陈一新在会上指出,试点工作的圆满收官,开创了新时代政法战线开展自我革命的有效形式,开辟了锻造新时代政法铁军的有效途径,对于推进全面从严管党治警向纵深发展具有示范效应、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