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牌新政倒计时,为腾指标车主扎堆过户,二手车收购价下降近两成

文|《财经》记者 赵成   编辑|施智梁

2020年12月23日 18:49  

本文4096字,约6分钟

十年前,为了占购车指标,花乡二手车市场人满为患;十年后,为了保购车指标,花乡二手车市场水泄不通。

“卖车吗?大哥,这车卖吗?”12月21日上午8点,在北京市丰台区花乡桥下,一名二手车贩子向每一位驾车经过他面前的司机询问着。此处,距离北京市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下称交易市场)的直线距离至少还有500米。

桥下的二手车贩子。《财经》记者 赵成 摄

而当《财经》记者来到交易市场大门口,前往东、西停车场和进入市场内检查通道的三条车道已形成拥堵,并一直延伸至南四环辅路。

在辅路上疏解交通的市场保安和交通协管员。《财经》记者 赵成 摄

“距离新政实施没几天了,很多人早上六点就来排队办理车辆过户了,不过,这已经比上周的情况好很多了。”交易市场门口的一名保安向记者说道。

与此同时,交易市场东侧的停车场内,人头攒动,这些人绝大多数是二手车贩子,和上述花乡桥下的那位一样,俗称“黄牛”。他们与交易市场内的正规商贩不同,“黄牛”并无正规车商的买卖资格,平时多以拼缝和代办为主。当有车辆驶入停车场停下后,便会有三五个“黄牛”围上前来搭话。

“这是哪年的车?卖吗?”“你先给个价,都好说。”

有不少车主,为了车辆能尽快出手或抱着比价的心态,将汽车的前机器盖和车门打开,让这些“黄牛”们进行查验,以便后续谈价。

“新政要实施了,为了腾标,最近两个礼拜跑来卖车、过户的人太多了,我一上午就能谈成五六笔买卖,这要放在平常,一天也未必能谈成三笔。”一 名二手车贩子向记者表示。

12月7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发布,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即,“一人多车”或“背户”者,只能选择其中一辆更新指标,但车辆作为个人财产可以一直使用到报废。并允许名下有多辆车的个人,通过线上提出申请,向符合条件的配偶、父母、子女转移登记多余车辆。该政策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8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发布通知称,“2020年12月27日至12月31日,个人、单位系统账户内的全部功能将暂停服务,包括指标通知书打印、更新指标申请、相关信息查询等功能”。这意味着一些车主必须在12月27日前完成指标更新。

不可否认,时间的紧迫让相当一部分车主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而在没有吃透政策的情况下,盲从地前往二手车交易市场为车辆进行过户,也是导致近期北京地区二手车市场业务量激增的一大原因。

过户大厅日接单量破千,验车区人满为患

12月22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通过其官方微信发出提醒,夫妻间办理车辆变更登记不受户籍限制,名下多车的车主向符合条件的子女、父母转移登记车辆需待明年新政实施以后,上述情况不必赶在年底前办理相关业务。

同时,交通部门表示,市民今年底前出售或报废的车辆,即便是“多车”,新政实施后仍可以申请一次更新指标,这符合政策规定,并非“政策漏洞”。从中长期看,名下有多辆车的车主一旦使用了更新指标购车后,仍然会受到新政约束,再次出售、报废时只能选择其中一辆取得更新指标,最终实现“每人最多可以保留1个京牌指标”的政策目标。

此外,交通部门提醒市民,出售或报废车辆后申请更新指标不再有一年的时限要求,只要是2020年1月1日-12月31日期间,已经在市公安交管局车辆管理所办理完成车辆过户、转出或注销登记的,都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随时申请更新指标,车主无需赶在新政实施之前申请更新指标,更不必在元旦前扎堆买新车。

“对于名下有多车指标的人来说,只要其配偶、父母以及子女符合相应条件,能够接受其名下多余的指标,其便不需要在今年底之前,将名下多余的车辆卖出和过户,等到明年1月1日新政正式实施后,再将名下多余的号牌连同车辆一起,直接过户给自己的亲属即可。”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如果通过自己的亲属仍无法消化完多余的指标,其只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将旧车卖掉,腾出指标换辆新车(新政实施后,依旧可购买多辆新车),尽可能延长自己名下多车的使用状态。”

实际上,在新政出台后,一些车主并未吃透政策,盲目前往二手车市场进行交易和过户,导致市场内人满为患。

“这两个礼拜是最忙的,每天上午从八点半开始,一直要晚上八九点钟才结束,周末也不休息了,叫号机每天都能叫到一千多号。”过户大厅里,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现在时间还早,很多人还都在验车区排队,等到中午,这里的人就该多了,放在平时,一天的业务量也就在二三百人。”

过户大厅里,排队办理业务的人们 。《财经》记者 赵成 摄

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言,此时等待进入验车区的车辆已经排出数百米的长队。检测区域内,停满了正在接受检查的车辆,无一空位。

等待进入检测区的车辆。《财经》记者 赵成 摄

检测区内,正在接受查验的车辆 。《财经》记者 赵成 摄

“以前办理过户,2个小时就能完事,最近这段时间,6个小时不一定能弄完。”一名替人代办的二手车商在和记者攀谈时表示:“今天这速度还算好的,最夸张的是17号,早上不到7点我就到市场了,结果等待验车的队伍已经排到市场门口了,一个小时也就往前挪十几米,整个一上午,市场里的这两条车道都是堵着的。”

视频来源:二手车商

12月17日上午,市场内情况。图片来源:二手车商

政策叠加,二手车收购价普遍下降近两成

新政出台以来,不少车主着急把旧车卖掉腾出指标。伴随着大量二手车的入市,一些二手车商瞄准时机,开始降低二手车的收购价格。

低于市价“大千小万”的情况屡见不鲜,同一辆车在一周的时间里贬值4万元,更是不足为奇。

“你给的收车价跟我的心里价位差的也太多了。”车主李先生和一位二手车商贩讨价还价时称。

据了解,为了腾标,李先生打算把自己开了不到三年的高尔夫卖掉,其心理价位是8万元,而二手车商最多只出6.5万元。

“这个车况,给这样的价格,已经可以了,您要是不着急卖,可以再多转转。”上述二手车商向李先生表示:“最近车源太多了,您这车走到哪,收车价都不会超过六万八。”

而在市场做了四年二手车生意的小苏则向记者表示:“由于新政,年底的车源数量与往年同期相比至少翻倍,而收车价却比往年低了将近20%。”

小苏指着停在身旁的一辆白色奥迪Q5说道:“这辆车放在两周之前,收车价能到20万元,我前两天只用了16万元就给收过来了。但即便如此,我都不愿再继续收了。”

在与小苏的攀谈中,记者了解到,大部分二手车商其实并没有经营二手车业务的资格,他们以中介、经纪或代理的形式,通过个人名义下的指标来买卖二手车,而其手里并不富裕的“指标”资源成了他低价收车的另一大原因。

“说到底,二手车生意也是贸易的一种,即便是薄利多销,快进快出,只要资金不被长期占用,能够循环流动起来,一年下来也能挣些钱,但为了做这门生意,我也是租用了一些别人的指标,可在这个当口,不少车主从我们手中收回指标,导致可周转的指标减少,我们收车的数量自然也被限制住了。”

对此,有分析指出,随着新政实施时间临近,急于过户和售卖的车源增多,导致终端市场二手车车源量增加,车商对于车辆的议价能力提高,普遍存在压低价格收车的行为。同时,临近年底加之指标更新政策实施,车商更急于回笼资金、腾出指标,“以价换量”成为普遍的手段,因此,消费者购买车辆成本也会随之降低。

除此之外,今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北京市进一步促进高排放老旧机动车淘汰更新方案(2020-2021年)》也是推动年底二手车市场增量原因之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今年老旧车淘汰补贴政策截止到12月31日,对于外迁车型最高补贴1.1万元,临近年底也有部分车主为这部分车型询价。

但不可否认,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确实有效地刺激了京城二手车的放量。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表示,京城二手车市场11月下旬,受政府将出台新政的影响,二手车市场比较活跃,二手车市场入库车辆猛增,形成少有的库存量大涨,目前这一状况仍在延续。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看来,相关政策确实对年底北京二手车市场带来了一部分增量,但对今年全国二手车市场的贡献,仍然有限。

“每年年终都是二手车的销售旺季,在新政的刺激下,北京二手车市场销量至少同比增长30%,加之老旧车外迁补贴对拉动二手车市场的利好,二手车市场在今年下半年持续放量,但今年受疫情影响,全年二手车市欲超过去年交易量仍有很大难度。”罗磊向《财经》记者表示。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1月-11月,全国累计完成交易二手车1263.35万辆,累计同比下降4.55%,降幅较1月-10月进一步收窄。交易金额为8317.59亿元,累计交易额同比下降6.5%。

除此之外,《财经》记者还了解到,有不少车主拿到更新的指标后,便前往4S店购买新车。按照新政,更新后的指标连同新车一起将开到报废。本着一步到位的心态,不少将目光锁定了豪华品牌。

“按照以往,即便是在周末,我们店的单日销量也就在10台车左右,而在上周四和周五两天时间里,我们店的新车销量将近60台。”位于北京市旧机动车市场附近的一家奔驰4S店销售员向记者表示。

“受新政影响,消费者扎堆卖旧车,买新车,确实带动了北京地区的新、旧汽车市场,而这也会对明年的市场造成一定的透支,但这只是区域性的变化,对于全国市场而言,作用并不明显。”罗磊表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