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展望2021,“好”“坏”还是“丑恶”

文 | 沈联涛   翻译 | 臧博;编辑 | 袁满

2020年12月31日 18:36  

本文2235字,约3分钟

大多数政客都在重复犯着同样的错误,推行有害的货币政策,出卖多数人的利益,以确保一小撮人掌权。所有人都希望疫苗有助于经济复苏,但将一切都寄托于希望,并不是明智的政策。

2020年必将成为我们有生之年记忆中最艰难的年份之一。短短一年中,美国有逾30万人罹患新冠肺炎去世,超过了该国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四年间的死亡人数。世界经济的增长率下滑程度在5%至7%之间,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或者健康堪虞,或者工作不保,甚至生计艰难。还有更多人跌入贫困线以下。

即将到来的新十年将会是什么样子?笔者不打算预测未知,而是描述三种可能的情景,并借用意大利西部片《黄金三镖客》的典故,将其归为“好”“坏”“丑恶”三类。

首先是“好”的情景: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将治愈美国的创伤,重构多边秩序,经济将在2021年恢复增长,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缓和,持续贸易往来将促成大国之间更融洽的合作。气候变化问题得到逐步解决,社会不平等也得以减轻,在绿色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将创造更多工作机会,我们将迎来十年的和平与繁荣。随着央行坚持执行低利率政策,股市将继续上涨,而科技公司因推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创新而获得相应回报。

在“坏”的情景下,很多做法都是应付差事、得过且过。一如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其间,改革良机被错失。当时没有选择解决根本性的不平等问题,也没有整顿造成银行和衍生品混乱的不良监管,而是让这些人从中央银行放水的资金中拿到更多收益。我们最终等来了更为糟糕的气候变化、巨额债务负担和巨大的资产泡沫。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因国家形势每况愈下而倍感沮丧,以至于选择移民。中产阶级同样认为自己的境况变得更糟,便指责起了移民、外国人、全球化,并投票支持英国脱欧,还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简而言之,大多数富裕国家没有推行真正的结构性改革,而是在宽松货币政策上走得更远,同时小心翼翼避开暗礁。欧盟委员会的容克对这一时期进行总结:“我们都清楚应该怎么做,但我们不清楚的是,如果这么做了,还能否再次当选。”

政治之流毒将我们推到了今天的处境,一个找不到庇护的糟糕处境。

如今,大多数政客都在重复犯着同样的错误,推行有害的货币政策,出卖多数人的利益,以确保一小撮人掌权。所有人都希望疫苗有助于经济复苏,但将一切都寄托于希望,并不是明智的政策。疫病大流行确实是一场全球危机,如果没有密切合作,没有哪个经济体有实力摆脱长期停滞。英国甘愿冒险进行无协议脱欧,这向世界发出信号,民族主义情感压倒了经济理性。

最近美国总统大选反映了这种深刻的极化现象。本以为创纪录的选民投票率表征了理性战胜愤怒。但事与愿违,47%的选民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领导层,诉诸司法来挑战拜登获胜的合法性。尽管制度制衡发挥了作用,但这将不利于未来的形势。

还有“丑恶”的情景。迟至2019年底,我连做梦都没想过出现这种可能性。

70年来,全世界一直都认为,美国将始终保持团结,始终是一片自由之地,欢迎移民,有着无限机遇,秉持公平原则、法治和全球和平。当民主党总统罗斯福推行“新政”,杜鲁门总统提出“马歇尔计划”时,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但在照顾弱者和受压迫者方面,美国执行着偏左的政策。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极右翼法西斯主义起而抗争,赢得世界领导地位。

要是美国转向极右,世界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样貌,那会怎样?美国代表世界利益,或者遵行特朗普坚持的、彻底改变了游戏规则的“美国第一”哲学,将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共和党已经在急速右转,他们如今更多代表着少数白人的利益,这些人忧心于美国人口和文化价值观日益变得多元和多样。特朗普支持者们怨恨心理的成因复杂,但它们表征着一种愤怒情绪,对大多数外国人来说都难以理解。民主党左派及时团结一致,制止住了这股右翼潮流。连他们也为共和党改变规则的行径而感到惊讶。

如果共和党人杯葛了拜登的所有国内国外事务议程,让他无法兑现竞选承诺,那么这种“丑恶”的情景将会变为现实。到2022年中期选举时,共和党将夺回国会多数席位,当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众议院和最高法院,美国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右倾趋势将难以逆转。游戏结局既定后,由谁来定规则呢?

这对世界其他地方意味着什么?美国外交政策可能从温和过渡到极端,再适度回调,这种激进变革会让所有人都失去安全感。没人能安枕,也很少有人会思虑长远并付诸行动。

从历史上看,希腊和罗马帝国经历过类似嬗变,从开放的共和时代过渡到帝国和专制时代。大英帝国没有经历这一阶段,因其始终受到欧洲人掣肘,之后其地位又被美国所取代。如果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不能按照自己制定的规则发挥作用,则全球新自由主义的规则将无法生效。大国政治必将变得更为丑恶。

我们不想破坏新年的节日气氛,还是希冀“坏”和“丑恶”的情景不会出现。一如大多数好莱坞电影,最后好人终获胜利。

在电影《黄金三镖客》中,当好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饰演)击败了坏人(李·范·克里夫饰演)时,是丑恶之人(埃里·瓦拉赫)提出了一个问题,而这正是此次疫病大流行期间,很多人扪心自问:“既然是为了活命而工作,为什么又要为了工作而不要命?”

答案是大多数人别无选择。让我们祈祷吧,希望2021年是个好年景。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