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又出事!为冲业绩动员员工做手术,或为套取医保基金?

来源丨21新健康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韩璐)、每日经济新闻、北京商报、新浪财经、新浪微博     

2021年03月02日 09:09  

本文4413字,约6分钟

继去年12月31日被知名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硬怼”后,爱尔眼科(300015.SZ)又遭前员工“非议”。

近日,微博用户@说好的5872 发布关于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下称“重庆麦格”)的举报内容。文中称,公司为冲刺业绩,动员员工和亲属以及社会资源做屈光手术。本来手术意愿不强的员工桑林在院领导多次做工作之后,做了手术。

据了解,桑林长期都在石柱(重庆下辖区县)下乡“义诊”,实际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他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

桑林表示,“请问这些被动员进行手术的费用是否用医保报销?该医院是否涉嫌诱导性医疗套取医保?”

此前,桑林在新浪微博账号@幽灵满世界彩虹 中自曝称,其于2017年3月入职重庆麦格,2017年8月在该院做了屈光手术,由于术前主刀医生未按要求对手术方案及手术后遗症、禁忌症等进行详细沟通,其术后第一天裸眼视力0.25,经过三年多治疗,双眼裸眼视力依然下滑至0.05,矫正视力仅0.2。

值得注意的是,实名举报爱尔眼科医院的武汉抗疫医生艾芬也转发了相关微博,并发声:“希望多部门能够出手进行规范管理,维护医疗市场的正常秩序,绝不能让资本在缺乏有效监管和合法约束下肆意扩张。”

2月28日,据北京商报,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针对上述事件回应称,爱尔眼科针对任何医疗纠纷都会合法合规地解决。

为冲业绩动员员工做手术

据每日经济新闻,微博用户@幽灵满世界彩虹 本名叫桑林,于2017年3月1日入职重庆麦格市场部。“2017年重庆爱尔麦格医院提出要完成年营收破亿的目标,各个科室都在动员自己亲属及其他社会资源做屈光手术,并且为本医院员工推出5折优惠活动。”桑林表示,尽管自己当时做屈光手术意愿不强烈,但由于医院领导多次建议,且又有优惠,最终在2017年8月在该院做了全飞秒屈光手术。

据了解,屈光手术包括多种旨在矫正眼屈光不正的手术方式,大多数是指在角膜进行的角膜屈光手术,也包括眼内手术方式,如:有晶状体眼人工晶状体植入、透明晶状体摘除、晶体置换等。

桑林本以为术后自己能摘掉眼镜一身轻松,但意外的是,她揭开纱布后并没有看到一个清澈明亮的世界。“术后第一天测试,双眼裸眼视力是0.25,而我术前裸眼视力是0.4,还有不规则散光,矫正视力在1.0。但当时医院再三强调经过治疗,视力会慢慢恢复,我想着只要能治好怎么都行,所以医院要求我暂时离职,我也同意了。”桑林回忆说。

桑林认为,重庆麦格在自己视力严重受损一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在手术前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干眼症,并且眼底有多个病灶,疑似圆锥角膜,正常情况下,做白内障手术时可以选择带度数的晶体,一起解决白内障和近视的问题,并且全飞秒手术切角膜最多,而我术前就有不规则散光,疑似圆锥角膜,角膜基质层切得多是术后角膜扩张的主要原因。”桑林说,关于自己患有先天性白内障一事,在术前检查中,医院完全未向其提及。

据重庆市獒鉴司法鉴定所2019年3月20日出具的鉴定报告,华西医大附院眼科检查发现桑林双眼晶体有点状浑浊,诊断为先天性白内障,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检查未见相关记录。最终鉴定意见为“有过错,无因果关系”、桑林双眼视力情况目前已达十级伤残。

而重庆市科证司法鉴定所2020年10月15日出具的鉴定报告则显示,重庆麦格的术前检查欠充分,病情了解不全面,存在不足;知情告知欠充分,存在不足;其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过错与桑林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为轻微原因。

据介绍,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重庆麦格对桑林术后视力恢复事项进行了免费治疗。“2018年10月,医院告诉我眼睛治不好了。”桑林说,目前她正在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涉嫌套取医保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桑林还披露:自己就职于重庆麦格期间的主要工作是市场推广。“我那时候长期都在石柱(重庆下辖区县)下乡‘义诊’,实质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我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

但根据《国家医保局 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开展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规范使用医保基金行为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医保函〔2020〕9号,关于工作突出重点的规定,以“义诊”免费车接车送等方式诱导住院的,涉嫌套取医保资金,是重点打击的内容。

桑林在举报微博中指出,请问这些被动员进行手术的费用是否用医保报销?该医院是否涉嫌诱导性医疗套取医保?

据爱尔眼科2019年年报,重庆麦格为爱尔眼科持股95%的控股子公司。而梳理历年财报,2016年,重庆麦格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010.69万元、505万元;2017年,重庆麦格的营收突破亿元门槛,达1.15亿元,同比增福高达64%,净利润688.93万元,同比增36%;2018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18亿元、1456.39万元,分别同比增长2.6%、1139%。上述数据的变化与桑林的说法契合。

启信宝也显示,重庆麦格的司法涉诉一栏中有两条是关于“桑林和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有限责任公司侵权责任纠纷相关纠纷”,目前还在一审阶段。

2月28日,据北京商报,针对前员工自曝在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屈光手术后视力下降一事,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回应称,爱尔眼科针对任何医疗纠纷都会合法合规的解决。

爱尔眼科是莆田系吗?

作为A股首家民营医疗机构,爱尔眼科一直是一线机构的“宠儿”,其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高瓴资本、淡马锡、易方达都榜上有名,它也是易方达明星基金经理张坤的重仓股之一。

虽然相关医疗纠纷备受关注,近日股价连续回调,但爱尔眼科炫目的资本神话依然遮掩不住。

2003年,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成立。其上市后经过股东排查,确认不是莆田系,但是,创始人也不是医疗出身。有意思的是,这家“眼科茅台”股和“牙科茅台”的通策医疗一样,老板都是地产发家。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是湖南长沙人,1965年出身在一个军人家庭。17岁入伍当兵,退伍后曾短暂打工,后下海创业,做过贸易批发、品牌代理、传播策划,1990年代初在海南地产的鼎盛时代赚到了第一桶金。

海南地产泡沫后,陈邦生意大受影响,为寻求东山再起一度去往台湾谋发展,却不幸折戟。而几番沉浮的陈邦在一场大病住院治疗时,意外找到了人生新方向——医疗生意。

彼时,政策刚刚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1997年,陈邦带着3万元启动资金,承包了公立医院科室,设立眼科专科。

由于背靠公立医院,眼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无奈2000年“院中院”就成了取缔对象,陈邦走出公立框架,决定成立自己的眼科专科医院,2003年1月,“爱尔”品牌正式确定,生意走上正轨。

陈邦极擅长资本运作,通过融资并购拓展版图。2004年,他就尝试将爱尔眼科带到纳斯达克,2006年,获得了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IFC)的长期融资。

2009年时鲜有医疗机构上市,爱尔眼科却成为首批创业板公司,登陆A股。上市时,不到7岁的爱尔已在全国12个省(直辖市)拥有19家连锁医院,门诊量、手术量均处于全国同行业首位,营收6.1亿元,净利润达到9250万,IPO市值约为70亿。

不曾从医的陈邦,在商业模式与资本方面却狠下功夫。上市后的爱尔眼科开启了一路狂奔模式。2014年,公司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在自有资金之外,以LP(10-20%)的出资比例并购、新建了一批医院。

单在2019年,公司分别收购或新建湘潭仁和、普洱爱尔、淄博康明爱尔、武汉洪山爱尔等18家医院及31个门诊部或诊所。2020年7月,又以并购重组的方式间接收了30家眼科医院的股权。

根据官网信息,其业务覆盖亚洲、欧洲和北美洲,在中国内地、欧洲、东南亚拥有3家上市公司(中国深圳:爱尔眼科,300015;西班牙:CBAV;新加坡:40T),眼科医院及中心数量达600余家,其中中国内地500余家、欧洲80余家,东南亚12家。

高毛利的屈光手术

根据世卫组织2019年《世界视力报告》显示,中国是全球眼病患者最多的国家,近视人数约为7亿,白内障人数约为1.6亿,干眼症人数约为3亿。

蔓延的眼科疾病,为爱尔眼科提供源源不断的客户,其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

爱尔眼科俨然已成了国内最大的眼科医疗机构,其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总营收约85.65亿元、归母净利润约15.4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0.78%、25.6%。

从产品看,爱尔眼科目前提供屈光项目(激光近视)、白内障项目、眼前段项目、眼后段项目以及视光服务(验光配镜)项目。

其中,屈光、视光以及白内障项目是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上半年,三者分别占比37%、19.77%和15.02%,贡献了7成收入。

官方解释,由于各医院手术量快速增长,同时全飞秒、ICL等高端手术占比进一步提高,屈光项目形成量价齐升的局面,且公司也在加大对各地县级医院加快屈光科室的建设力度;视光项目的增长则得益于国家近视防控战略的推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网上一份价目单显示,爱尔眼科一台全飞秒手术价格在24800。艾芬所做的白内障手术,据公司一位离职员工猜测,就有可能是“焕晶”手术,双焦点价格在双焦点晶体的价格在4万-5万/双眼,三焦点晶体的价格在8万-9万/双眼,价格不菲。

这些高价项目支撑毛利率持续走高。2017年至2019年,屈光项目的毛利率由52.81%升至57.38%;视光服务项目的毛利率,同期也由53.66%55.92%;白内障项目即便受医保影响,毛利率也从38.21%升到40.10%。

上市11年,爱尔眼科是公认的高成长股,其高点的市值约为IPO时的50倍。

作为实控人,陈邦对爱尔眼科总持股比例达到44.38%,福布斯2020年度中国富豪榜上,他蝉联湖南首富,财富由2019年的540.9亿元增至1047.6亿元,接近翻倍,居全国第28名,身家胜过多数地产富豪。

牛年开市后的7个交易日里,爱尔眼科的股价由最高点92.69元/股已跌至72.28元/股,总市值跌破3000亿元至2979亿元。

然而,艾芬、桑林等投诉为爱尔眼科的财富传奇投下了阴影。早在2009年,爱尔眼科将医疗风险列为公司不可避免的首位风险,12年过后,经历体量高增长后,它并没能摆脱医疗纠纷的重创。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71****0188
    3个月前
    比莆田更莆田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