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如果拜登计划失利,所有人都将成为输家

文 | 沈联涛   翻译 | 臧博 编辑 | 袁满

2021年03月30日 19:06  

本文2429字,约3分钟

拜登政府押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刺激计划,但其中大部分资金并非来自国内积蓄,而是通过借入美元来筹集。世界其他地区不可能永远为美元提供资金,而如果利率上升,财政成本将大大增加。因此,美联储必将提供更多流动性以保持较低利率。

推进疫苗更快接种,是美国经济想要收获较好增长的希望措施之一。图/ 法新

病毒大流行所制造的纷乱局面,令我们苦不堪言。无论民众健康、社会财富、就业机会,都遭遇重大损失,有何良策可帮助我们摆脱这一情势?

2020年是毁灭性的一年,各国政府借助巨额支出才缓和了冲击。将一切归咎于中国的玩法,虽流行于一时,却无助于解决各国自身问题。各国只能专注于处理一个棘手困难——让经济恢复到更加平稳的状态。

查阅最新发布的《经合组织经济展望》,可知当前的情况已异常恶劣。去年全球产出下降3.4%,经合组织预计这一数字在2021年将增长5.5%,2022年则会增长4%。但表现欠佳的国家将继续受困于低迷的增长率。中国在诸大国中独树一帜,2020年实现了正增长(2.3%),而欧元区则下降了6.8%,甚至有几个国家遭遇大幅下滑,这包括法国(-8.2%)、西班牙(-11%)和英国(-9.9%)。新兴市场国家中,印度下跌了7.4%,墨西哥下跌8.5%,南非降7.2%,阿根廷面对着10.5%的负增长。

未来两年,美国经济要想收获较好增长,唯一光明的希望是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以及更快推进疫苗接种。但这样收获的效果可持续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发布的《财政监测报告》显示,发达经济体的总财政赤字预计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3.3%,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为-10.3%,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则为-5.7%。2020年推出的财政支持基本上达到了14万亿美元,全球公共债务上升至GDP的98%,而2019年为84%。

简言之,几乎每个国家都在疫病大流行期间增发货币,未顾及这样做会否影响到货币的实际价值。面对危机而惊慌并有此作为,或可理解,但在恐慌过后,这些政策所带来的麻烦和影响必须非常严肃地详加探究。

请注意,美国财政赤字从2019年占GDP的6.4%, 蹿升到2020年 的17.5%,这笔财政支持占GDP的比例增加了11.1%,但其用以守护的GDP的降幅却只有5.6%(2020年从 2.1%降至-3.5%)。事实上,美国的财政政策是用占GDP总额2%的支出,来守卫占GDP总额1%的增长。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美国付出的代价是债务总额增加到GDP的128.7%,远高于97.8%的世界平均水平。两相比较,中国2020年的财政总债务占GDP的65.2%,仅为美国总债务的一半强。

图|IC

拜登政府今年推出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是否来得太轻松?共和党人当然对福利支出和债务急剧增长极为警醒,因而对该方案投下反对票。不具任何党派色彩的“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估计认为,计入利息等在内的总支出,到2031年时将高达4.1万亿美元。换句话说,所有刺激性支出的成本都比表面上看起来要高昂。从政治角度来看,拜登别无选择。如果他不致力于复苏经济,以保护自己的支持基本面,他将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失利,进而在下半段的总统任期中,陷入“跛脚鸭”的地位。

因此,从全球战略视角来看,真正重要的事情并非中美间的争执。当前,美国远期竞争力在特朗普四年的颟顸之治下受损,而国会只注目于眼下事务,不就基础性和结构性的劣势等问题作出长远规划,为今之计,关键就在拜登能否扭转上述局面。

再说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在1981年曾有名言:“政府不是解决我们问题的办法,政府本身是问题。”以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美国政府总支出在1981年至2019年期间上涨了78%,而公共债务总额已经从里根任总统时的1万亿美元(占GDP的31%), 急剧增长到2020年9月底的27万亿美元(占GDP的136%)。

美联储声称,执行这样的货币政策,目标是最大程度上促进就业,并维持价格稳定,以及长期利率保持温和。尽管通货膨胀率一直保持在每年低于2%的低位,失业率也处于低水平,长期利率处于创纪录的低值。而美国的不平等状况自里根总统以来却恶化了,基尼系数从1981年的0.38,增加到了2015年的0.48。与此同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2007年为8650亿美元(占GDP的6%),到2021年3月增长了八倍多,达到7.6万亿美元(占GDP的36%)。

这谈不上长期战略,更像是财政和货币政策使用过度。

拜登的“重建更美好未来”计划,预计将在未来四年内再花费2万亿美元,用于建设绿色基础设施和创造就业机会。相比之下,2019年美国仅在国防上就投入6860亿美元。自“9·11”以来,美国为战争付出的代价是6.4万亿美元,以及801000人的生命。为支撑这些支出部分,只能堆积更多政府债务。按照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计,政府债务到2051年将达GDP的202%。

任何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如果也这般举债,肯定会被称为“香蕉共和国”。

拜登政府押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刺激计划,期盼借此恢复美国的竞争力,并治愈整个国家。但其中大部分资金并非来自国内积蓄(例如对富人征税),而是通过借入美元来筹集。世界其他地区不可能永远为美元提供资金,尤其是利率接近于零。如果利率上升,财政成本将大大增加。因此,美联储必将提供更多流动性以保持较低利率。

丘吉尔曾说:“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好的危机”。但如今世事纷杂,即使经验丰富的记者也很难弄清楚美国人是否能从如此庞大的政府支出中获得收益。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在自己的人民身上花费足够多的真金白银,却在战争机器上不惜糜费。如果这次机会被浪费,那么美国将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

美国债务的真相是,它并非债务,而是世界其他地区的权益。美国成了这个世界上“大而不能倒”的借贷者。如果拜登的计划失利,所有人都将成为输家。这就是为何在美元钞票上印着“我们相信上帝”。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Eric.Mao
    2周前
    美国债务的真相是,它并非债务,而是世界其他地区的权益。美国成了这个世界上“大而不能倒”的借贷者。如果拜登的计划失利,所有人都将成为输家。这就是为何在美元钞票上印着“我们相信上帝”。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