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赴美上市前夜 CEO陷诚信危机

《财经》新媒体 李洪力/文 高素英/编辑     

2021年04月01日 18:01  

本文4849字,约7分钟

“将怪兽充电项目最初搭建的天使投资人踢开,而自己承诺的3%股权又没有兑现,他(指怪兽充电CEO蔡光渊)的做法太令人失望了,毕竟我们投入了很多时间和资源。”前原子创投参与项目怪兽项目最初搭建的Winston先生在昨天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说。

继原子创投合伙人冯一名公开谴责蔡光渊“背信弃义”的做法后,又一参与当年怪兽项目立项时的Winston站出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而不被人所知的是,蔡光渊是Winston在某外资企业的前同事,正是他将蔡介绍给冯一名,在参与原子创投搭建的怪兽项目前,蔡光渊的创业项目并不顺利。

蔡光渊或许并没有想到自己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而此时的怪兽充电即将于美东时间4月1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定价8.5美元,市值约18亿美元,发行价低于此前预期。在怪兽充电上市的背后,不容忽视的是他们仍然面临着营销成本增高净利下降、盈利模式单一、用户粘性不够、市场竞争激烈等多种挑战。

甩开天使投资团队  怪兽CEO陷诚信危机 

根据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将发行1750万股ADS,发行价格区间为10.50美元/ADS至12.50美元/ADS,本次IPO募集资金规模达到2.1亿美元至2.5亿美元,估值为28亿美元至34亿美元。高瓴资本、Aspex Management (HK) Ltd.和小米科技组成基石投资者阵容,合计意向认购1.1亿美元。

然而就在怪兽充电上市前夕,蔡光渊却被上海原子创投天使投资人冯一名诉诸法院,要求其兑现3%的股权承诺。一时间蔡光渊被曝“不诚信”的舆论迅速发酵,那么“怪兽充电”最早的创意是由谁提出,蔡光渊与冯一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冯一名会在怪兽充电上市之际将此事公之于众?

《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蔡光渊在做充电宝项目之前就与冯一名认识,当时介绍两人认识的是蔡光渊在某外资企业的前同事Winston,而Winston彼时正是原子创投的投资总监。Winston听说蔡光渊准备从那家外企辞职创业,于是就约其商谈是否有合作机会。

Winston向记者透露,2016年10月,他约见了蔡光渊,其当时正在策划一个女性卫生棉条的创业项目,蔡认为国外市场比较大,而国内市场渗透率比较低有发展机会。因其有着多年快消品外资企业的经验,加之前同事间的信任,Winston就把蔡光渊介绍给了冯一名。

记者从冯一名处也证实了Winston说法,与此同时冯一名还向记者出具了当时蔡光渊所提供的女性卫生棉条的商业计划书。冯一名表示,2016年底,原子创投就女性卫生棉条项目准备给蔡光渊投资300万元,占15%的股权,但蔡嫌金额不够用,随后原子创投将投资款提升到500万占比25%。但这一数额仍未让蔡满意,加之蔡一心想和网球明星李娜团队合作,双方最终没有达成合作协议。

此外,冯一名团队继续寻找可投资的项目,彼时国内共享经济迅速发展,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一时间共享生活充斥着人们的生活。此时,冯一名认为共享充电宝将是一个新风口,而“三电”(街电、小电、来电)已经在市场上做的风生水起。

2017年2月底,冯一名就共享充电宝想找到一家可以投资的公司,但寻找下来并没有收获,于是与合伙人尹思成商量“攒一个团队进行投资”。接下来,冯一名找到了曾在一次创投会上认识的美团智慧餐厅事业部总经理殷志华。在他看来,充电宝的应用场景主要是在餐厅,让殷志华来做领头人,但殷并不想参与此项目,遂推荐了当时在美团跑腿事业部的总经理徐培峰(现任怪兽充电的COO)。

冯一名于2017年3月1日飞到北京当面见了徐培峰,但是徐并不想做CEO,于是冯一名开始物色CEO的人选,此前因为女性卫生棉条项目有过与之接触的蔡光渊进入了他的视线,而蔡的创业也并不顺利。2017年3月6日,冯一名、Winston约蔡光渊、徐培峰一起吃饭,劝说蔡光渊加入共享充电宝项目。

随后蔡光渊将张耀榆(现任怪兽首席营销官)拉入初创团队,至此由冯一名牵头的以蔡光渊、徐培峰、张耀榆为核心充电宝创业项目团队正式搭建完毕。同年3月13-15日,冯一名尹思成两人出钱带蔡光渊去深圳参观考察充电宝代工厂和供应商,寻找软硬件开发团队。3月27日,冯一名和搭建的团队一起参考第三方广告公司意见,共同商定了“怪兽充电”的名字。

这个期间,冯一名还带领蔡光渊认识了投资圈的很多机构,而与蔡光渊等人商量好,以3125万的估值投资500万,占股16%,当时蔡光渊也同意了这一价格。

然而让冯一名没有想到的是,组建完团队、核好企业名字,团队同意了投资方案,当公司注册进展到一半时,蔡光渊却以“工作方式”不同为由,让冯、尹两人退出项目团队,同时拒绝了原子创投的资金及入股要求。当年3月31日,蔡光渊以微信形式向冯一名和尹思成表示给予3%的股份。然而相隔仅两周多,2017年4月21日,怪兽充电就宣布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从上述经过不难看出,怪兽充电项目的创意、核心团队成员、企业名字等均与冯一名的原子创投团队有着必然的关系,而蔡光渊在被冯一名带入充电项目之后,却在很短的时间将冯等人踢出项目,因为念及当时的付出及3%的股权,冯一名当时并没有与之“闹翻脸”,始终保持着沟通,包括给公司发展提改进意见等,直到去年提及3%股权转让时,才发现蔡光渊不再理他。

“在商界,法律一定要置于人性之上。冯一名认为,此事对整个创业和投资的诚信伤害很大,只有建立起良好的商业信任,才能建立起良好的商业环境,资本市场不应该是黑暗森林。

迫不得已起诉  维权难度较大

基于正常沟通途径已封闭,迫不得已去年10月份冯一名将蔡光渊告上法庭,要求其所在的上海挚想科技有限公司完成3%的投权转让登记。今年2月18日,国内诉讼已移送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审理。

在国内起诉完毕后,冯一名针对此诉求又在怪兽充电的上市地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起针对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的诉讼程序。

在冯提交蔡光渊在2017年3月31日发给冯的微信截图中,蔡光渊说:“过去一个月共同奋斗的场景历历在目,因为工作方式原因没能继续合作,的确让我很是沮丧。他表示,给予冯一名股权以表达知遇之恩。

据冯一名称,涉及的股权估算已被稀释到0.3%,价值约2000多万元,中美两地诉讼的律师费大概率会超过这一数字,而且他只占其中一部分股权,维权成本巨大。对于诉讼目的,他表示,“只是希望大家对商业诚信关注并重视,借此案例给中国整个创业和投资行业带来一些正能量。”

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铭律师表示,此次纠纷没有落实到纸面,维权难度较大。通过文字字面意思只能看出给3%股份,但给到3%股份是免费赠予还是低价转让,微信内容不能确定;此外,微信字面意思还表达‘以后还有很多需要两位帮忙的地方’,那3%股权转让,是不是附条件的?也就是说,是不是要在冯一名、尹思成二人继续帮助的前提条件下,才能进行3%的股权转让交割?”

对于“股权纠纷”,怪兽充电在3月12日提交的招股书中回应称:“本诉讼等待中国有管辖权的法院正式受理。蔡光渊先生的中国诉讼律师,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在其法律意见书里认为原告的诉讼毫无根据,蔡光渊先生将积极的捍卫自己的权利。”

对于股权纷争,记者了解到,冯一名的维权成本太高,而难度也比较大。目前怪兽上市主体是一家位于开曼群岛的公司(Smart Share Global Limited)。目前冯一名对怪兽充电的诉讼主要是怪兽充电的中国主体运营公司上海挚想科技有限公司,即使在国内的官司赢了,再去开曼群岛打官司的难度也会非常大。

相关法律人士指出,如果冯一名微信聊天记录真实,尽管维权困难,蔡光渊也难逃背信弃义之名。此次股权争议也警示着投资人不仅要管理投资风险,更需要通过完善的法律文件预防相关风险。

盈利模式单一、技术门槛较低等隐忧暴露

除了蔡光渊不守诚信带来的负面影响外,怪兽充电发行价格远低于预期价格。据最新消息,4月1日晚,怪兽充电将以“EM”为证券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发行定价8.5美元,发行1750万股,占总股本8.24%,市值约18亿美元,而此前预期的发行价格区间为10.50美元至12.50美元。

从怪兽充电披露的业务数据来看,情况也不容乐观,未来仍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尽管规模的急速扩张让公司的营收水涨船高,但净利率下降明显。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2020年营业收入为28亿元,同比增长38.9%,净利润7540万元,相较2019年的1.66亿元下滑55%。与此同时,公司的净利润率也从8.2%跌至2.7%。

另外,入场费增加导致营销费用水涨船高。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营销费用为21.21亿元,同比增长55.71%;投放点位的激励费用为15.76亿元,同比增长69.96%。其中,入场费直接由2019年的1.06亿元升至3.80亿元,涨幅超260%。

据悉,共享充电宝项目和商户合作的方式主要是直营和合营,直营模式需要项目方一次性支付商场入场费和佣金;而合营模式则须项目方按月支付佣金。

《财经》新媒体记者走访线下商场、娱乐场所发现,为了抢占消费场景,各大共享充电项目方争先恐后打价格战,市场竞争白热化,商家具有绝对主导权,谁提供的价格高谁才有机会进入。

怪兽充电目前还面临严重依赖第三方、用户粘性不足的窘境。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但目前没有任何专有的移动应用程序供用户访问其产品和服务,而是主要通过微信及支付宝小程序等,其沉淀的用户都在每三方平台,并且与竞争对手有很多重合。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怪兽充电业务的严重依赖微信、支付宝,若其与拥有小程序运营平台的第三方业务合作伙伴失去合作,则用户可能无法再通过小程序访问其产品和服务。另外,共享充电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用户对品牌认知度并不高,用户粘性相对较弱。

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书中,怪兽充电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消费科技公司,但研发费用少的可怜。招股书显示,2020年研发费用为7093.8万元,与其营销费用相去甚远。

事实上,共享充电宝行业技术门槛并不高,核心技术多集中在下游的供应商。另外,随着手机厂家对电池技术不断改进,无论是快充还是无线充电都大大增加了充电的便利性。在未来,电池手机电池续航寿命的延长或快充技术的发展都将导致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刚性需求减弱。

电商分析师师唐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技术门槛较低,商业运营模式单一,其核心竞争力在于铺设速度和资金使用效率。目前行业竞争激烈,渠道费用越来越高,导致单机利润下降。随着手机充电技术不断革新,共享充电行业将面临着新的技术冲击。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分析称,怪兽充电虽然连续两年盈利,但盈利模式较为单一。共享充电宝作为共享经济的“后起之秀”,在发展前期一直被认为是伪需求。此外,共享充电宝单一的盈利模式也是其不被看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烧钱大战激烈且残酷,在竞争中许多企业因不堪重负而离场,最终共享充电宝经历了多轮激烈竞争后,形成了“三电一兽” (怪兽充电、街电、来电、小电)的格局。2020年4月,美团高调宣布再次入局共享充电宝,使竞争更加白热化。

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的钟声敲响后,“共享充电第一股”的光环得以加身,但未来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破解各种难题或是最关键的。

截止记者发稿时,怪兽充电并未回复记者的采访,蔡光渊电话无人接听。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