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上市、街电搜电合并:从“伪需求”,到争夺千亿市场

2021年04月02日 22:24  

本文3263字,约5分钟

2017年,两大创业明星陈欧和王思聪打了一个“赌”:陈欧手中的聚美优品在当年5月份宣布以3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共享充电宝企业街电,谋求第二曲线发展。而王思聪则在朋友圈发帖表示:如果共享充电宝能成,他选择吃翔。

过了2年,沧海桑田。王思聪投资的项目问题频发,在2019年甚至因公司负债一度成了失信被执行人。曾经的网红二代,一时间被群嘲:限高之后还能否住自家万达的星级酒店。另一边,早前占据行业龙头的“街电”逐渐失速,最终选择了和搜电合并,组建新的集团。

陈王相争,怪兽得利。昨天4月1日,行业后来者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截止今天凌晨美股收盘,上涨0.47%,市值达到21亿美元。从“三电一兽“到摘得“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排名行业第一。

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还是真刚需?

坊间传闻,怪兽充电的诞生,来源于创始人蔡光渊的一次糟心的经历。在2017年的冬天,他在上海静安寺附近处理完公务后,拿出手机准备打车,结果却没电了。为此,不得不找街边的商户恳请对方能不能帮充会电,结果都被拒绝。最后还是商场里的一位业务员帮忙,勉强充了5%的电,才如愿打车回家。

上述场景想必是很多人的常态。从这里面也可以看出,共享共电宝并非简单的共享和租赁,实质是提供一种公共服务。相似的例子是城市里的公共卫生间,你不一定时刻都需要,但关键的时刻你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

3月初,央视财经报道了共享充电宝任性涨价的现象,30分钟的使用价格,从最初的1块钱上涨到了2块钱、3块钱,甚至更高。背后提价的底气也就在于,你觉得你在买电,实则在解决需求。如今手机电量告急,没办法打车,没办法付费购物,更没办法刷健康码进入商场。在采访中,多位消费者表示,与其请求店家借充电器,花费一定的钱更值得接受。

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小tips,同一个商场不同的店共享充电宝价格是不同的,从业人员也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因为在企业与商户的合作中,会有不同的入场费和分成比例,普遍来说人流量越大的店,价格可能会更高些。

真正能够颠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技术来了吗?

根据《 iResearch报告》,用于5G移动设备的芯片的功耗是当前广泛用于4G设备的芯片的大约2.5倍,在实际测试中,开启5G后,苹果手机的使用时长会缩短大约2个小时。与此相对,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中国每个用户每月在移动应用上花费的时间约为167.5小时,比美国估计的114.2小时高出46.7%2。且影音和游戏等高耗电APP使用比重呈明显上升趋势。

 

解决电池问题,大体有三个办法。第一,扩大电池体积,但会增加手机重量,以及压缩其他元器件空间。第二,增加能量密度,但现有技术下,可能会带来更高的风险,2016年三星note7为了增加手机电池能量密度,采用了新的工业设计,最后因缺陷造成了全球三十多起手机爆炸和起火事故。第三,则是快充技术,能够及时的补足电量,这也是如今各大手机厂商的选择。

但显而易见,快充并不能改变电池续航,消费者仍然需要去通过共享充电宝完成续航接力。

共享充电宝入住商户,是一种双方的“共赢”。

在采访中,商家表示:经常有人问有没有充电宝或数据线,对于客流到没有啥期望。业务推广人员也表示,商家很关注的一点就是顾客是不是好用。

另一位从业者也表示,现在很多咖啡馆和公共空间,即便提供了一些插座,但设备老化、缺少维护,商家的积极性也不高。而共享充电宝便携、使用方便,不仅能为商家减少铺设线路的成本和避免消防隐患,还能通过出租空间,获得充电宝被使用后的利润收入。这其实是一种双赢。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预计中国移动设备充电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9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28年的1063亿元人民币。这仍然是一份有巨大成长性的市场。

烧钱无处不在

共享充电宝的模式并不复杂。企业在他们称之外POI的点位放置机柜,消费者通过扫码或小程序等方式释放电源,此后再经由支付宝或微信等数字钱包完成交易。 

所以影响企业规模的重要因素就在于如何获得更多的POI数量,在怪兽充电发布的招股书中显示其在全国有664,000个POI网络,占据行业第一。但这背后是营销费用的巨幅增长。

2019年营销费用为13.6亿人民币,2020年大幅增长55.9%达到了21.2亿人民币。相比之下,在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0.22亿元、28.09亿元,同比增长38.9%。这也导致了净利率从8.2%一度下滑到了2.7%。

采访中,一位从业人员表示,在推广过程中,商家主要关注两点,一是顾客借的是否方便,二是能够给商家多少利润。对小电而言优质的商户可以给到80%左右的分成,同行中街电资金有限,怪兽则因为上市在压缩成本。

一位商家也想我们作证了这一点,分成最开始是30%,后来40%,现在已经到了80%。但值得一提的是,这更像是企业的权宜之计,因为这个提成并没有落实到具体的文件,“仅仅是平台方工作人员修改一下”。这不免让人担心,是否在竞争结束后,主动权又落回到企业手中。

对此,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表示:共享行业进入门槛低,用户很难对单一的共享服务产生品牌依赖,在建立强有力的品牌IP、关联服务之前,用户几乎是没有忠诚度的。行业平均单价被提升并不是公司的议价权高,而是渠道在合作中掌握主动,公司为了维持利润率、提高收入增速,只能通过提价转嫁成本。而定价的高低,除了由供需关系决定,还会被美团等新进入者改变。

怪兽一年时间逆袭的秘密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时,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领军企业还是街电,市场占有率高达40.5%,几乎相当于第二(小电,23.6%)、第三名(怪兽充电,20.9%)之和。但到了2020年,怪兽充电在行业收入上已经跃居首位。

对于赶超,怪兽充的解释是由于久经考验的管理专业知识,这些专业知识在各种运营策略中均得到体现。对此,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表示:“怪兽充电是一家深具活力的公司,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它,就是非常energetic,它始终致力于用优质的服务给用户带来源源不断的能量。 ”对于怪兽充电,高瓴从天使轮开始,连续6轮投资,在IPO阶段也持续加码,长期陪伴怪兽充电成长。

此外,更重要的在于融资能力。招股书显示,在机构投资者中,阿里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6.5%;高瓴持股11.7%,顺为持股8.8%,软银亚洲持股7.7%,小米和新天域均持股7.5%。仅仅在2019年的B+和C轮中就分别获得了3000万美元和5亿人民币的融资。相比之下,街电在2017完成B轮融资之后,2018、2019、2020三年间都未有新的资本融资操作。值得注意的是,刚刚与街电合并的搜电,过去6个月内已经连续融资两轮,规模超8亿人民币。如今二者合并,声称将彻底颠覆行业格局。

互联网巨头入局

艾瑞咨询报告指出,随着线上获客成本上升,众多的品牌、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探索线下流量入口,而共享充电宝的物联网基因收割了大量的线下场景,能够实现和互联网巨头的双向引流。去年5月美团正式重启共享充电宝业务,疯狂地推拉起了百城大战。小电的背后同样有腾讯和苏宁等巨头的加持。

怪兽充电D轮融资中引入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并在3月19日与阿里本地生活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在4月,怪兽充电服务将率先登录饿了么App。用户通过饿了么App租借怪兽充电宝,可享受优惠价格。

对此,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表示,当业内公司不断陷入增速下降、利润率低下的困境时,可以预见更多行业内部的整合。行业可能像外卖一样,形成数量更少的、市占率更高的大公司,与渠道(商家)形成动态平衡的对议。

但与共享单车等不同,共享充电宝单价高、软硬件成本低,很容易就能收回成本并获得高额的回报。这样导致了行业竞争门槛不高,后发者利用资金优势也能很快的改变行业格局,这场竞争显然还不是尽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