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陷入博彩漩涡

文 | 《财经》E法 张剑   编辑 | 鲁伟

2021年04月07日 10:36  

本文5231字,约7分钟

在线博彩渗透电竞行业已有多年,现有愈演愈烈之势。

《英雄联盟》发展联赛(下称“LDL”)宣布,自3月17日起进行停赛整顿,有消息称,此举源于观众对于一些战队涉嫌参与博彩而打假赛的质疑。

2月22日,有电竞俱乐部发布公告承认,有选手主动报告自己在LDL比赛期间“受裹挟参与不正当竞技行为”。

此次LDL停赛整顿广受关注。LDL是2018年面世的全新职业赛事体系,旨在促进英雄联盟职业电竞生态健康发展。作为《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下称“LPL”)的次级发展联赛,很多电竞“新人”对LDL寄予厚望,希望打出成绩,实现电竞梦。

《财经》E法采访发现,在线博彩渗透电竞行业已有多年,现有愈演愈烈之势,一些电竞选手们都曾受到过博彩诱惑。

2021年年初,在一场由知名大V参与的10人电竞赛事中,有9名选手被曝接受博彩平台的推介任务,将比赛ID改为博彩网站的域名,导致整场比赛中博彩网站域名刷屏。

中国电竞行业受众目前已突破4亿人。但自电竞诞生之初,假赛就是绕不开的话题。

有业内人士直言,目前行业内部的监管缺乏统一标准,各联赛对待假赛,对待俱乐部选手参与博彩的行为,处罚力度并不相同。应该“加强监管力度,采取顶格处罚手段,对不良现象严厉打击。”

一场10人直播赛,9人涉嫌推介博彩?

“广告哥们,恰饭就恰饭,吃相不要太难看”。这短短一句话看似“无厘头”,但对于很多电竞玩家,特别是Dota2(一款多人在线对抗竞技游戏)玩家来说,实际上是在表达对博彩渗透电竞行业的不满。

Dota2玩家柳昱告诉《财经》E法,这是一段圈内的黑话,“广告哥”,指的是接受了博彩平台的邀请或雇佣,在电竞圈承担推介宣传任务的一些高级玩家;“恰饭”是吃饭的意思,在这里特指推介、宣传行为。

“YYF”是一名Dota大神级玩家,其每次直播的观看人数达到百万级。按照电竞圈的规则,只有高水平的玩家进入游戏才可以匹配到“YYF”这样的顶级玩家——能和“YYF”同台竞技,对很多普通玩家而言是莫大的荣誉。

正是因为“YYF”名气大,他竟然已经成为了博彩平台觊觎的对象。具体做法是:在线博彩平台可以将域名注册为”www.yyf.com",参与游戏的“广告哥”以这个域名作为自己的新ID参与游戏,由此完成对博彩的推介、宣传。

柳昱向《财经》E法展示的一张直播图片显示,一场“YYF”参与的10人Dota对抗赛直播中,九名玩家竟然全部以“www.yyf.com"或类似名字作为自己的ID,www.yyf.com由此刷屏。“直播画面给人的感觉就是令人崇拜的电竞大V竟然在和博彩网站打游戏”。柳昱等多位玩家均向《财经》E法表达对此事的不满。

事实上,这种“套路”在电竞圈出现已久。玩家们曾向游戏运营方提出投诉,对方也出台了一些打击措施,删除了一些“广告哥”。但“猫鼠游戏”随即出现——“广告哥”可以打”擦边球“,比如“YYF”知名度大,直接以这三个字母注册,肯定会引来投诉,于是一些逃避打击的变通做法出现了,比如将“YYF”改为异形字母;比如把域名里的“.”改为“。”;比如“com”用“康姆”代替。

2月中旬,有知名玩家公开向Dota2的运营方——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完美世界”)进行举报,完美世界在回应中提到,对涉事“广告哥”进行处罚,封禁相关帐号。完美世界还表示,将对涉嫌违规非法广告帐号进行严打,同时进行6个月-12个月不等的帐号封禁。

一名玩家表示:不管是出于宣传博彩网站,还是狙击主播拿奖金,(狙击主播是一种作弊手段,通过游戏匹配与高级别主播一起游戏,再集体配合打败主播,或使用外挂等作弊手段打败主播),其目的都是令人愤慨的。游戏ID可以随便改,哪怕是被举报了,也收效甚微,过几天重出江湖换个马甲继续打广告。《财经》E法在一些直播平台看到,“猫鼠游戏”依然在上演。

屡被质疑参与博彩而打假赛

利用ID为博彩平台宣传、推介,这只是博彩渗透电竞业的一种惯用方式而已。博彩业在中国被绝对禁止,博彩平台可用的宣传手段有限,盯上电竞这个“带流量” 的领域进行宣传属于明线,更严重的则是直接针对电竞玩家的暗线侵蚀。

“2017年,我在电竞圈里质疑过有人打假赛,遭到很多人的嘲笑,觉得我传播阴谋论,但现在打假赛已经不是秘密。”LDL主播李翔表示,电子竞技与其他赛事一样,需要公平和透明。他向《财经》E法展示的信息显示,一家博彩网站的官方号竟然出现在某电竞直播平台的礼物榜单中。进入这家网站可以看到,猜电竞比赛胜负、得分是常规玩法,隐藏其中的“地图分”“10杀”“比赛33分钟”等博彩游戏则是新玩法。

“有人下注,链条自然会延伸到电竞选手,比赛过程都能看到,有没有猫腻,观众不是傻子。”李翔表示,有很多电竞玩家在一些“有问题”的赛事后公开质疑比赛被操控。李翔告诉《财经》E法,根据他的不完全整理,以《英雄联盟》的诸多比赛为例,仅在2016年和2017年,被公开质疑的比赛超过7场。

玩家们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2020年3月,《英雄联盟》赛事知名俱乐部RW战队成员王湘(游戏ID:WeiYan)被曝出在参加2020年春季赛期间因参与博彩而打假赛。《英雄联盟》官方发布的调查结果确认,王湘参与“非法组织的有关英雄联盟赛事的投注并从中获利”,以及“意图影响比赛公平性的行为获取不当利益”,认定其违反了《2020赛季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比赛规则》相关规定,对其作出全球禁赛2年,以及不可在直播平台进行任何《英雄联盟》直播的处罚。

据《财经》E法了解,目前电竞选手(同时常常也是主播)的收入一般由固定工资、赛事奖金、直播打赏等组成,往往知名俱乐部的头部选手才能获得相对丰厚的收入。中小俱乐部或水平一般的选手收入相对固定且有限,而电竞选手绝大多数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面对博彩的诱惑,往往无法拒绝。

江苏的一家电竞MCN机构旗下有百余名主播,该机构主播黄南坦言,他和队友都面对过这样的诱惑。“我当时家里遇到一些事,花了不少钱,手头确实紧张,很快就有人找到我,让我按要求打比赛,费用可以提前付。”黄南表示,对方在交谈中,细化了要求,需要按照指示在比赛中打出相应的各项数据,如“击杀数”“推塔数”等。只要达到了“庄家“的要求,酬劳5位数起。黄南略有心动,但最终回绝了对方。

黄南的一些队友则对《财经》E法表示,博彩网站的这些说客在诱惑失败后,还会用威胁方式要求他们屈从,“他们会威胁去举报,要把我们之前的对话公布出来,即使没拿钱,也让人觉得担惊受怕。”

有知情主播告诉《财经》E法,王湘参与博彩而打假赛,原因就在于自己打牌输了钱,急需用钱还债,最终被博彩机构诱惑上钩。王湘遭遇重罚后,仍有博彩机构继续蹭他的流量。他的微博被封禁,随即出现一批假冒他名义注册的微博账号,用替代词来发布博彩网址。

屡禁不止,如何有效监管?

3月20日以来,《财经》E法在新浪微博、百度贴吧等平台进行搜索,电竞博彩类信息很容易就能检索到。在一些博彩平台,其首页显著位置就可以看到电竞博彩板块。Dota2、英雄联盟、绝地求生以及老牌网游反恐精英等主流热门赛事均可参与下注。

注册加入并下注后,平台会推送当日赛事的相关信息,以及参赛俱乐部及选手过往赛事的胜负记录、胜负赔率等信息。可选下注的赛事既有国内比赛,也包括日韩区和欧美区的比赛。

电竞的下注玩法与传统足彩类似。以Dota2赛事为例,玩家可以下注猜比赛胜负,也可以买每局比赛谁先“KO”对方等。

《财经》E法联络到的一家平台,对方开出的筹码额为单场单注最低100元,最高1万元。平台有专人进行一对一服务,加上对接人的微信后,涉及的资金直接微信转账。

有知情电竞玩家告诉《财经》E法,博彩之所以紧盯电竞,原因还在于电竞基本实现职业化,各类联赛、杯赛众多,每天的比赛场次可以达到几十场。另外,疫情导致了各类线下举行的传统体育赛事陷入停顿,很多“赌资”选择进入电竞市场。

在采访中,有一家博彩平台推介人员向《财经》E法发来信息称,除了可以参与下注,还可以去帮着“拉人头”。该平台的玩法为,每天只要推荐新人,并下注达到5000元,就可以参与分成,分成比例5%起,最高20%。推介人员向《财经》E法展示其发展的一个玩家微信群,人数在200以内,每天有30人-50人是活跃用户,参与最多的是Dota2赛事下注。如果按50人计算,每天有3场-5场赛事,每人每场下注100元-500元,每天的收入在1.5万元-12.5万元,按最高20%返利,每天的提成在3000元-25000元。这名推介人员称,每天可以轻松收入万元左右。

《财经》E法注意到,各类博彩平台多如牛毛,有的开发了自己的APP,有的则只有一个H5页面。在推介中,平台方一般都会自称实力雄厚。但除了应用市场里提供的开发者信息,玩家无从深入了解平台方的背景。不过,对于那些仅提供H5页面的平台,连资金操作都无法进行,不可避免招致了玩家的质疑。平台方推介人员此时会解释称,需要加上他们的个人微信,资金操作在微信里进行。

关于平台是否会被监管部门查封,推介人员口径一致,“服务器不可能在国内,都在国外。而且在所在国拿到了合法博彩牌照,肯定出不了事。”

前述电竞MCN机构的多名主播告诉《财经》E法,监管方虽然对电竞博彩有各种打击举措,但博彩的渗透方式多种多样,且经常推陈出新,难以彻底根除。比如,“改ID”被严打,“广告哥”不敢直接用博彩网站域名注册ID,但在直播弹幕中,用博彩网站域名的ID仍经常可见。

在国外,针对博彩介入到电竞,各国的监管思路和措施不尽一致。在美国,2020年3月以来,内华达州官方放开了13个不同的电竞联盟和锦标赛的投注限制,美国已有超过15个州批准体育博彩合法化;在英国,有博彩公司与电子竞技廉政委员会紧密合作,而该委员会正在推动建立一个专门机构,以帮助博彩玩家、电竞选手和赞助方合法参与到博彩中。尽管如此,各国对操纵比赛等行为也是坚决遏止。

对于网络博彩业,中国予以严格限制。按照《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同样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罪”。

对于电竞被博彩渗透的治理,完美世界向《财经》E法介绍,其一贯对电竞非法博彩广告秉持严厉打击的态度,从未停止处理“广告哥”这类非法广告账号,多次在官网等渠道公布封禁名单。目前,根据玩家举报以及和各直播平台合作监管等多种形式,完美世界持续对旗下电竞产品健康生态进行监测管理。针对“广告哥”的使用各类手段规避打击,完美世界针对不断变化的情况更新防治策略,并优化提前预防的措施,不断提升打击治理力度。

有电竞业内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目前针对电竞被博彩渗透,已经采取的防范措施主要包括建立行业规范和处罚规则。但局限在于,即使发现了因博彩引发的打假赛,处罚规则基本上是行业自定,从打击力度上来说无法有效阻挡博彩对电竞的渗透。

好消息是,中国已有地方推出电竞选手注册制。2019年7月31日,上海首批电竞注册选手领到了注册证书,来自Dota2、英雄联盟、魔兽争霸3等7个项目的85名选手成为首批注册电竞选手。按照这一管理措施的规定,注册后的选手如果被发现打假赛,将吊销注册资格并永久禁赛,未来也不能转型做游戏主播,以实现全方位的震慑。

(应受访者要求,柳昱、李翔、黄南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