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中期督导意义何在?

作者 | 《财经》E法 樊瑞   编辑 | 朱弢

2021年05月10日 20:12  

本文2094字,约3分钟

整改督查会体现了国家对于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是系统化和体系化的,既有自上而下的部署,又有自下而上的执行。

5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整改督查专题会,听取了各相关省(市)市场监管局督促平台企业整改工作汇报,对互联网平台企业整改督查和评估工作进行调度。

此前,市场监管总局曾于4月13日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34家平台企业限期一个月内彻底整改“二选一”等垄断违法行为。会议要求,相关省(市)市场监管局要落实属地责任,不搞形式,不走过场,督促平台企业全面自查自检。

专家分析,这种行政指导,不仅能够节约执法资源、有效提升法律实施效能,体现了国家对于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是系统化和体系化的,既有自上而下的部署,又有自下而上的执行;同时,既有平台企业的自审自查自究,也有社会力量的外部监督。

对于具体的整改举措对企业的影响,《财经》E法联系阿里、字节跳动、滴滴、腾讯、微博、快手、苏宁易购等平台,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整改力度空前

整改督查专题会指出,4月13日行政指导会后,有的地方加强统筹协调,组建多部门联合工作组,进驻平台企业实地指导;有的地方精心组织专题培训,对平台企业开展合规指导和法律法规宣贯;有的地方召开整改督导专题会,进一步明确平台企业整改要求。各地平台企业对照整改清单,开展自查自检,逐项进行整改。

中国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郜庆告诉《财经》E法,本次整改督查是4月13日行政指导会议的延续,显示中央层面对平台企业的监管态度从包容审慎转变为依法监管和审慎监管并行。

郜庆指出,市场监管总局在一个月的规定时间内,进行中期督导,显示执法部门注重时效,对互联网行业规范发展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整改督查专题会依然是一种行政指导,虽然不具备法律的强制约束力,但在当下依然意义重大。郜庆表示,在阿里领到182亿元反垄断罚单后,召开行政指导会议,对其他企业有警示之用。通过这一柔性的方式让企业限期自查整改,对平台企业能起到教育和规范作用。

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副教授周围表示,强化反垄断执法是目前市场监管总局工作的重点,但其具体内容不应局限于查处违法行为等事后监管内容,充分发挥法律的预防功能同样重要,而行政指导的形式通过督促企业进行自查整改,可以帮助企业合规经营。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反垄断律师邓志松表示,从企业的整改内容来看,此次整改行动的力度在过去执法行动中实属罕见。行政指导会上点出平台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包括强迫实施“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掐尖并购”、烧钱抢占“社区团购”市场、实施“大数据杀熟”、漠视“假冒伪劣”、“信息泄露”以及实施涉税违法行为等问题,并非仅涉及反垄断等专项法律。

从中央到地方形成监管网络

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代表参会。4月13日的行政指导会有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爱奇艺、百度、贝壳找房、滴滴、当当网、多点、京东、快手、美团、每日优鲜、奇虎360、去哪儿网、搜狗、微店、58同城、新浪微博、字节跳动、哔哩哔哩、叮咚买菜、饿了么、国美、盒马生鲜、拼多多、携程、小红书、阅文、苏宁易购、阿里、贝贝网、蘑菇街、网易(严选)、云集、唯品会、腾讯等。

会议要求,各平台企业要在一个月内全面自检自查,逐项彻底整改,公布《依法合规经营承诺》,接受社会监督。从4月14日起,市场监管总局连续三天公布了34家企业的经营承诺书。

邓志松指出,被要求整改的不仅包括一些头部电商平台,还包括交通出行、社交平台、招聘租房等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而从整改所涉企业的地域分布来看,除了北京,相关企业的总部还分布在上海、浙江、广东等各地,所涉地域范围涵盖全国。

会议要求,各相关省(市)市场监管局要落实属地责任,不搞形式,不走过场,督促平台企业全面自查自检,制定具体明确的整改措施,密切跟踪平台企业整改进度。

结合中央自2020年11月以来对平台领域强化监管的要求来看,互联网平台企业的整改工作仍将会持续。邓志松指出,市场监管总局将会统筹整改工作,而具体措施需依赖地方市场监管局执行,这也是落实属地责任的体现。比如,对扬子江药业的纵向垄断协议行为的查处中,市场监管总局就委托27个省级市场监管部门对当事公司进行了调查,中央与地方的协调配合力度可见一斑。

当前,反垄断的执法权集中在市场监管总局和省级市场监管部门。但在整改督查专题会上,除了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这些省级市场监管部门参会外,深圳市场监管部门也参加该会。

周围指出,在各省市反垄断力量的配合下,对平台企业的整改督查是全面而立体的,不仅针对企业总部,各省分支机构及其竞争行为同样是整改对象;不仅针对竞争行为,企业的商业模式乃至经营责任都将成为督查的重点。

郜庆认为,这次整改督查会体现了国家对于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是系统化和体系化的,既有自上而下的部署,又有自下而上的执行;既有平台企业的自审自查自究,也有社会力量的外部监督。平台企业如果能在整改中表现良好,未来即使被查处,也能争取减轻处理的空间;如果平台不整改违法违规行为,未来可能会被从重处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