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股东同被银保监会公示违法, 四川信托何去何从?

作者 | 唐郡   编辑 | 袁满

2021年05月14日 20:16  

本文1842字,约3分钟

银保监会点名后,一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其已经向银保监会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内容包括:公开宏达集团等四股东违法违规事实;最终处理决定;是否已将违法行为证据向公安机关移交、移交时间及受理机关

继被四川银保监局采取监管强制措施后,四川信托四股东又被银保监会点名。

5月14日下午,银保监会公开第三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四川信托四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600331.SH)、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濠吉集团”)、汇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榜上有名。

银保监会表示,本次公开坚持依法合规的原则,结合近期执法情况,对违法违规情节严重且社会影响恶劣的股东,坚决予以公开。据《财经》记者了解,这是四川信托发生兑付危机后,银保监会首次公开披露四川信托四股东违法违规情况。

据悉,本次公布股东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包括:一是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二是存在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三是编制提供虚假材料;四是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信托公司固有资金或信托资金;五是拒不按照监管意见进行整改,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六是违规将所持股权进行质押融资。

2020年12月22日,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下称“四川银保监局”)与四川省地方金融管理局(下称“四川金融局”)成立联合小组,对四川信托及上述四股东实施监管强制措施,后者被限制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股东权利,即不得行使包括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等权利。

据四川银保监局公告,四川信托四股东存在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情形,且在风险处置过程中拒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其行为已严重危及四川信托的稳健运行,损害了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危害了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据《财经》记者了解,前述股东曾向监管申请行政复议,但最终败诉。

今年3月12日,四川银保监局公开了对四川信托的行政处罚信息,列出十三项违法违规事实,包括公司治理不健全,违规开展固有贷款及信托业务,资金流向股东及其关联方等。此前,四川银保监局非银处相关人员曾在与投资者沟通会议中公开表示,四川信托“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项目资金大量存在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但监管机构至今仍未公开对四股东的处罚信息。

四川信托被管控后,迅速改组董事会,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董事长黄晓峰担任新一届董事长,原“宏达系”董事全数卸任。公开信息显示,除黄晓峰外,当前四川信托董事会成员包括董事吴滴浪、李彧,独立董事张炀、唐英凯、贺泽凯。

董事会换届虽已完成,但四川信托风险问题仍然待解。多位四川信托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四川信托经营基本已经停滞,“大家没什么活儿干,就发基本工资”。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信托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此前发布2020年年报,对所持四川信托22.1605%股权全额计提减值准备,也就是认定该部分股权价值为零。

此外,多位投资者告诉《财经》记者,成都经侦部门4月初口头对他们表示,四川信托已被立案调查,一位四川信托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确认了前述说法,并表示实际立案时间应该是1月份。

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处置方案仍未有进展。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此前曾公开透露,四川信托出现兑付危机的TOT产品总规模为252.57亿元,对应45个信托项目。截至目前,TOT项目陆续到期,但迟迟无法兑付,此前公司承诺的处置川信大厦等自救方案已无人再提。

在宣布实施强制管控的大会现场,四川银保监局局长、联合工作组组长陈育林表示,将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最终的风险处置方案。多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当前他们仍未拿到处置方案,此前四川信托与投资者协商会上承诺公开的审计报告也无音讯。管控之后,投资者仍在继续进行维权活动。

银保监会点名后,一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其已经向银保监会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内容包括:公开宏达集团等四股东违法违规事实;最终处理决定;是否已将违法行为证据向公安机关移交、移交时间及受理机关。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银保监会下发《关于推进信托公司与专业机构合作处置风险资产的通知》,明确支持信托公司与信托保障基金、AMC等专业机构合作,探索多种模式、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进行信托业风险资产处置。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对于违规股东,可以依法处置,对于资金来源不合规的,可以依法清退,但应避免处置风险引发新的风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