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罚“肿瘤治疗黑幕”后续:医生罚3万医院罚4万,涉事企业罚165万

作者 | 《财经》记者 向雪   编辑 | 王小

2021年05月28日 19:27  

本文2987字,约4分钟

新公布的处罚结果中,没有提及涉事医生陆巍在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不规范诊疗。

持续争议一个多月的“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上海卫健委监督所和上海长宁卫健委陆续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

5月24日、5月25日,上海市卫健委监督所网站先后公示“陆巍卫生健康行政处罚案”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卫生健康行政处罚案”结果。据公示信息,涉事医生陆巍被给予警告、罚款3万元和暂停执业6个月的处罚;陆巍所在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被罚款4万元。

同时,上海长宁卫健委也公布了对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处罚结果,罚没款总计165万元,关联诊所被吊销执照。这家公司提供NK免疫细胞治疗。

该事件源于4月18日,自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张煜医生”,实名举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医生陆巍对患者的治疗不规范,以赚取利益为首要目的,向患者推荐无效、昂贵、不合法的诊疗方案,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

“张煜医生”举报,给这名患者治疗没有按标准指南制定治疗方案,有超适应症使用药品等行为,并且不必要向患者推荐NGS测序、NK免疫细胞治疗等昂贵的新型疗法。

事件发生后,国家卫健委表示对此次举报事件高度重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立即组织对有关情况和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4月27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治疗的原则还是基本符合规范的,治疗过程中是否进行利益输送还在调查中。上海卫健委承担了相关调查。

5月28日,看到此事件的进一步结果,举报者在被官方认证的微博“肿瘤内科张煜医生”中表示,“五味杂陈,难以评价”。  

他在微博中写道,希望民众能得到规范的医疗,不良医疗行为越来越少。以及我的很多同道,那些踏踏实实为患者健康努力的医生,能够劳有所得。

不规范诊疗待解

新公布的处罚结果中,没有提及陆巍在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不规范诊疗。

在5月24日上海卫健委监督所官网发布的“陆巍卫生健康行政处罚案”中,对于陆巍的处罚事由是未按规定填写病历资料,以及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未按照规定履行告知义务。

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列出,其违反了《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三条第一款,以及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处罚是依据《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四十七条,以及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

《财经·大健康》翻阅以上条例和法规发现,均指向陆巍在未按规定告知患者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以及病历填写方面违反相关规定,对此次事件中争议的陆巍存在“不按标准指南制定治疗方案、超适应症使用药品”的行为并未给出解释。

国家卫健委也曾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整个治疗的过程进行专家和同行的评议,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的原则还是基本符合规范的。

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认为,癌症患者个体差异是很明显的,治疗也很复杂,基于目前比较有限的医学证据所制定的诊疗共识、指南,甚至是标准,不太能够跟得上医学的发展。

肿瘤治疗指南,是基于循证医学证据、兼顾诊疗产品的可及性、吸收精准医学新进展,制定的常见癌症的诊断和治疗指南,是临床医生日常工作的重要参考。

在国内,肿瘤治疗中,确实有时会出现超适应症和超指南用药的情况。对此,赫捷称,“总体来说,国家的癌症治疗情况是在逐渐改善的。从肿瘤的诊疗管理来说,质量控制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和手段。”

不过,赫捷也强调,在开展超适应症和超治疗指南的临床研究上,临床药理机构和伦理委员会应当严格监督,这些是临床治疗的创新,并不是过度治疗,而是在严格的监控下实行的。事实证明,很多癌症患者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可以获益的。

5月6日,“张煜医生”发布微博,请求卫健委给予机会让他和专家团对陆巍医生事件进行辩论,希望专家团可以将如何认定基本符合规范解释清楚,也分析他认为不符合规范的原因,最好在全国媒体公开进行。

迄今为止,这一辩论未进行。

不过,上海市卫健委给予陆巍警告、罚款人民币3万元,并且暂停执业6个月的处罚。

涉事企业罚没款165万,暂不知医生是否收取“回扣”

在对陆巍医生的处罚结果中,陆巍是否涉及不当利益交换暂未知晓。但此次事件中的涉事企业也收到罚单。

5月24日,上海长宁卫健委官网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中显示,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被处以罚没款合计165万元,包括违法所得15万元,罚款150万。

这家公司就是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中提供NK疗法的企业,其中15万元违法所得就来自事件中的患者。调查结果显示,这家企业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也就是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

此次“张煜医生”的举报事件中,牵扯出的细胞免疫疗法NK。按举报中称,医生陆巍以赚取利益为首要目的,向患者推荐无效、昂贵、不合法的诊疗方案,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 10 倍以上”。

该企业同一个法定代表人徐以兵的另外一家公司上海嘉英医疗美容诊所也收到警告、罚款3000元,并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处罚原因为其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

至于陆巍与这家企业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处罚文件中并没有提供细节。

“张煜医生”在举报中称,患者每次治疗费用多达3万,并没有以免费的临床研究方式进行上述治疗。

而NK免疫疗法成为免疫疗法创新的主要领域之一。按规定,医生如果尝试创新疗法和药品,要开展规范的临床试验,对参与试验的患者是免费的,只收取适当的医疗服务费用,如检查、住院等费用,各医院收费不同。

“偶尔治愈”此前曾报道,陆巍曾任上海嘉慷公司关联公司的股东。不过,陆巍在此前接受《医学界》采访时对推荐疗法给患者一说予以否认,并称是患者是通过“同病房病人介绍”,只是跟患者解释过原理。

5月28日,自称是此事件中的患者女儿发微博称,“我有几个疑问。卫健委对这家公司的一个处罚是没收违法所得15万,正好是我爸爸和我姑姑治疗花的钱。这家公司营业这么久了,难道只有我家两个病人吗?在那个地区经营那么长时间是怎么存活下来的?陆巍医生之前提到的也在这家公司做NK治疗的陈步海,难道也没算进去吗?“

并提出,“我希望能知道更多细节:陆巍和nk公司、基因检测公司有没有利益关联?陆巍没有按规定填写保管补记病历的内容是哪些?他对我爸爸的治疗究竟有没有不规范的地方?陆巍被认定没有履行告知义务,他应该告知哪些内容?没有告知什么?陆巍做的这些事情,医院在里面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在4月27日上午的例行发布会上,焦雅辉指出,国家卫健委要求上海市卫健委在调查的过程当中,如果发现有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违法违规情况,绝不护短、绝不回避,将会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