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巍:创新精神是革命金融的应有之义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威   编辑 | 袁满

2021年06月30日 19:03  

本文4386字,约6分钟

革命金融的创新发展观非常重要,即始终关注社会与经济的前沿变化,不断创新金融工具和金融政策,与时俱进地支持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全。

“2017年,接到吉安市政府和井冈山市政府的邀请,我有机会三上井冈山学习和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井冈山根据地时期艰苦卓绝的创业经历。除了广为人知的理想信念和军事斗争历史,我特别关注早期的经济与金融运营脉络。”

井冈山红军造币厂旧址。图/IC

近日,金融博物馆理事长、全联并购公会创始会长王巍在接受《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向记者回忆道。王巍表示,大家都熟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但中国共产党百年革命的历史经验反复验证了,钱袋子也是掌握枪杆子的重要基础。

简历显示,王巍在1992年获得美国Fordham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曾长期担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和长江商学院的客座教授。2004年主持创建了全联并购公会;2005年担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投资委员会专家委员。2007年起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治理专家委员会成员。

2010年开始,王巍与各地政府合作参与创建了一系列不同主题的公益性金融博物馆,陆续落地天津、苏州、北京、上海、沈阳、井冈山、宁波、成都、郑州和重庆,也参与香港金融博物馆的创建。基于对金融发展历史的兴趣与调研,王巍对于金融在中国近现代革命乃至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有着自己的理解。

据其介绍,为了革命根据地的长治久安,毛泽东曾亲自在井冈山推动了几项具体财经措施,开启了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因此,他认为,红色金融发端的源头要比人们通常认为的时间要早。

这三项措施分别是工字银元、东固平民银行、红色圩市。在王巍看来,工字银元、东固银行和大陇圩市这三个红色金融的要素都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根据地时期推动的,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也是红色金融的发源地。伴随中国革命的胜利进程,共产党领导的红色金融重心相继走向瑞金、遵义、延安等地,直到共和国建立,在石家庄以及北京完成了中国人民银行和现代金融体系的建立。

在交谈中,王巍更喜欢用革命金融这个词语来将中国近现代金融的发展与国际金融发展统括在一个语境下。在其看来,“坚定金融创新”是革命金融具备的重要属性。

红色金融起源井冈山

《财经》:你认为中国红色金融的起源是在什么时期? 

王巍:毛泽东在1928年11月写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开宗明义写了革命根据地生存的五个条件:“1.有很好的群众;2.有很好的党;3.有相当力量的红军;4.有便利于作战的地势;5.有足够给养的经济力。”

作为客家人,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后的军队进驻已经有当地武装割据的井冈山地区,立足不易,衣食温饱是当务之急。共产党的领袖们在政治教育和理想感化的同时,首先确定了经济生存战略,那就是“打土豪,分田地”。以打土豪解决现金和费用,以分田地巩固政权、税收与兵源。资金有了,红军立足了,党和政权强大了,革命才有成功的保障。为了革命根据地的长治久安,毛泽东还亲自在井冈山推动了几项具体财经措施,开启了共产党的红色金融的源头。

《财经》:毛泽东当时在井冈山推动了哪几项具体的财政措施,为什么这些措施可以被认定为红色金融的源头?

王巍:当时主要推出了三项财政措施。一是工字银元。为控制根据地的货币流通,稳定物价和保障物资供给,红军1928年5月在井冈山地区创办了简陋的造币厂。在土法制造银元的同时,也在缴获或交易来的各种机制银元如当时流通的墨西哥鹰洋等打上“工字“的印记。印有工字的银元才能在根据地内流通,购买盐粮布匹等物资,信贷结算。此后,永新和瑞金也相继办起红军造币厂。

二是东固平民银行。1929年8月,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在东固根据地用4000元建立了“东固平民银行”,同时发行了不同面额的纸币,开展储蓄业务,扩大信用交易。随着银行业务发展,东固银行纸币扩大到兴国和永丰等不同根据地。1932年与闽西银行合并为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成为第一个中央根据地银行的发起机构。

三是红色圩市。圩市就是当地的农贸市场,各乡农民与商贩定期的集市。井冈山地区由于多种政权割据,市场难以打通,圩市的经营也非常困难。没有市场交易,红军和根据地民众的日常生活变得日益艰难。毛泽东指导袁文才等在1928年7月在宁冈大陇建立了红色圩市。来自湖南和江西的商贩也赶来参加,集市繁荣时可达2万人,非常壮观。圩市有利地支持了革命根据地的经济发展,也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

工字银元,东固银行和大陇圩市这三个红色金融的要素都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根据地时期推动的,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也是红色金融的发源地。伴随中国革命的胜利进程,共产党领导的红色金融重心相继走向瑞金、遵义、延安等地,直到共和国建立,在石家庄以及北京完成了中国人民银行和现代金融体系的建立。

不同阶段的红色金融使命

《财经》:革命政权的创立时期是血与火的历练,在政治和军事斗争的同时,共产党建立自己的金融机构、创造各种金融工具和接管改造旧政权的金融体系成为保障革命成功的要素。在你看来,在中国革命的不同阶段,金融的使命与功能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巍: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金融主张和战略。例如,农民运动和北伐时期,“减租减息,取消高利贷”是国共两个政党达成共识而合作的重要口号。国共分裂后的土地革命时期,”打土豪,分田地“是共产党动员广大民众参加土地革命,推翻国民党和军阀统治的旗帜。抗日合作时期,开展“大生产运动”,丰衣足食,货币独立自主成为共产党坚持独立发展,推动根据地经济繁荣的基本原则。建立共和国之际,统一财经管理和货币,全面接收日伪敌产和国民党官僚资本,稳定物价和市场就成为新政权的金融目标。

共和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红色金融的斗争属性迅速调整为建设新中国的金融制度,红色金融成为历史词汇,但革命金融则是贯穿始终的精神。在共和国的70年里,中国经济迅速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也成为影响全球金融的重要力量。我们有了健全的金融体系,强有力的资本市场,丰富的金融工具和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特别是历经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6年以来的全球商业冲突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洗礼,中国的金融体系与成长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体现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金融力量的坚韧与成熟。

今天,我们强调继承红色基因,发扬革命传统,这是基于中国革命历史的经验总结,也是理解从红色金融到革命金融的发展过程,从而把握未来中国金融在全球体系中创新与成长的基本立场。对于红色基因,不同领域有不同的内涵和理解。

《财经》:注意到你提出了革命金融这个概念,以你研究现代金融史的立场观之,哪些核心要点是确保革命金融本色的关键?

王巍:第一,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指挥枪,党指挥金融,这是井冈山根据地以来始终不变的宗旨。从红军长征途中第15大队的信念坚守,到河北庞村财经会议的统一领导,到改革开放后几次重大国际金融危机的应对,中国金融从业者始终坚守组织原则,坚定执行中央制定的金融战略和政策,完成使命。

第二,坚守广大人民的利益和国家金融安全。无论是战争时期红色金融的货币斗争,还是共和国时期与改革开放后的金融体系建立与发展,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国家经济安全始终置于金融机构的商业利益之上。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和普惠金融的立场,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有效地巩固了国家的经济基础。

第三,坚定金融创新。金融是经济的血脉,必须服从并支持整体国民经济的发展。在高速发展和急剧变化的市场上,金融业需要贴近市场前沿,不断创造不同的技术工具与服务平台,根据网络技术、大数据社会和人工智能的突破,改造自己传统结构,创新成长。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是一个永久的博弈过程,监管为安全,创新为成长。革命金融就是继承红色基因不断在不同成长阶段坚持创新的一个长期过程。

革命金融的全球观与发展观

《财经》:自改革开放以来,为了有效对接国际市场,中国金融制度、工具和结构都与时俱进地对标全球技术规范,同时坚持中国金融的本色。你认为,中国革命金融的全球观与发展观的演变过程是怎样的?

王巍:邓小平1991年视察上海时指出:“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从此开启了中国对标国际金融市场的实践,推动创立证券交易所,建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实现银行股份化和上市等一系列金融市场的重组和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近年来连续发表了对金融工作的重要指示,“金融稳,经济稳,金融活,经济活”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将金融提升到国家安全的格局正是吸取了现代金融在全球各国政治、社会与经济层面上的主导作用和普遍规则,也是符合全球金融与社会发展的历史经验。

《财经》:纵观全球历史,政权变化与金融存在怎样的逻辑关系?

王巍:全球历史上,所有的政权变化都需要金融的支持,同样,新的政权最重要的事情也是要控制和改造金融体系,巩固自己的政权。英国的“光荣革命”与英格兰银行、法国大革命与法兰西银行、日本的明治维新与日本银行、美国的独立战争与美国银行、前苏联的苏维埃政权与国家银行等都有内在的正向逻辑联系。

值得提出的是,革命这个词汇翻译成中文后,内涵有很大变化。英文Revolution源于天文学家哥白尼的论文,指天象的大循环,后被演绎为巨大的改变。但当年翻译到中文时借用了《周易》的“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指改朝换代的变革,更狭隘也强烈得多。我向国际金融同行介绍井冈山革命金融博物馆时,翻成“revolution”很容易被理解为金融的创新,没有翻译为“红色金融”时引起的惊诧和不断的解释。

《财经》:你如何理解革命金融的创新发展?

王巍:革命金融的创新发展观非常重要,即始终关注社会与经济的前沿变化,不断创新金融工具和金融政策,与时俱进地支持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全。我们要广泛吸收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适应新一代消费者的需求,吸收金融科技、数字货币、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创新,丰富和完善中国当代金融体系和结构。中国推动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超越了国际同行,迅速为社会接受,就是一个最新的案例。

继承中国革命的红色基因,发扬革命金融的光荣传统。不断开拓全球视野,吸收各国金融体系与制度的先进经验,始终保持金融创新精神,巩固中国金融体系的安全基础,推动便利于企业家创业者和普通大众消费群体的普惠金融,提倡绿色金融与环境治理,这都是梳理了中国共产党百年成长经验基础上专注于金融领域的丰富实践,也是新一代金融从业者的挑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